佛曼鈕好不容易勸離了大部分前來幫助的人,再集合學院的所有師生,宣布撤離一事,並讓不想跟隨著撤離的師生自由離開。好一陣忙亂之後,時已入夜,薩摩也在這時領著輕紗覆面的琉璃來了。
  
  見薩摩抵達,佛曼鈕立刻迎了上去,憂心忡忡地道:「晚了,我們還是明天出發吧?」
  
  薩摩微一思索便搖搖頭:「不好。越早出發風險越小。」
  
  佛曼鈕當然明白薩摩的顧慮,但他會如此建議,也非沒有自己的考量,只聽他解釋道:「但是……,這麼晚了,魔獸天堂裡不好走啊!」
  
  「這點你不用擔心。」薩摩不以為意地道,轉頭就看向廣場上為數不少的學生們:「這些人都確定要跟著撤離嗎?」
  
  裡面幾乎不見貴族,只有六皇子和姬娜兩個人站在其中,看來是篤定完全與學院同進退了。
  
  佛曼鈕本想追問,被薩摩這麼一引開話題,只好答道:「沒錯,總共八百七十七人。」其實大部分會留在學院抵抗帝國的人,多半也願意跟著撤離,所以這個數字,也幾乎等於學院這段時間的所有武力了。
  
  八百多人全副武裝,看來學院裡的武器、裝備,都在這些人身上了,再看著一旁堆得像小山似的箱子,不難猜出佛曼鈕等人,當真決定撤得徹底,連半點能用的東西,也不打算留下了。
  
  薩摩沉吟了一會兒,突然邁步上前,在站滿學生的外廣場圍繞了一圈,回到原地站定。
  
  眾師生都不知道薩摩打算做些什麼,一時間只是面面相覷。就在這個時候,方才薩摩走過的地方,突然浮現道道光芒,將學生們圈在光圈中。
  
  這個異變讓眾師生驚恐莫名,場面頓時騷動、喧鬧起來。一旁的佛曼鈕見狀才想開口阻止,薩摩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所有人站在圈子裡。」薩摩的聲音,穩穩蓋過了喧鬧聲,讓所有人不自覺安靜下來,往聲音的來處看去。
  
  光圈的光芒,照亮了薩摩,那俊美的容貌顯得高不可攀,嚴肅的神情,在光線的映照之下,更有種奇特的威嚴,叫所有人都屏起了氣息。
  
  在眾人好奇又敬畏的視線下,薩摩緩緩閉上雙眼,嘴裡喃喃吟唸著的聲音,像是歌謠一般,緩緩傳了開,光圈內的人,感覺雙耳都充填了這樣的歌謠,響亮卻不刺耳。
  
  隨著歌謠,光圈越來越明亮,最後竟似緩緩轉動起來。薩摩眉心微皺,聲音越顯響亮。
  
  沒有人聽得懂歌謠,因為,那是神族為了確保法術成功的咒語。神能在體內流轉,薩摩維繫著外界能量與神能的聯繫,另一頭則感應著那個不久前他所留下的氣息。龐大的神能驅使下,大自然的能量,構成了一個無形的通道,等待最後足夠的動力連通。
  
  這是集體傳送術,為了完全而迅速的撤離,薩摩決定使用這個方法。這個方法不是現今的人類可以理解,所以薩摩本來不想動用,但是白天樊勞瑞的信任,讓薩摩改變了主意。為了回報這個信任,薩摩會確保學院的元氣無傷。
  
  只是,八百多人著實多了一點。一般的高等神族使用集體傳送術,一次傳送的數量最多不會超過百人,而且傳送完成之後,會完全脫力。這樣的情況下,要是遇敵也只能束手就擒,所以大半的高等神族,使用集體傳送術時,都會限制在五十人以下,好保留自保的能力。但現在,沒有時間再讓薩摩分批傳送了,這麼多的數量,為了確保傳送術能一次成功,薩摩完全不敢保留,全力的催動神能。
  
  異象再度出現,隨著光圈的光芒沖天亮起,薩摩的周身散出了強烈的白光。緩緩的,薩摩平舉雙手,光芒維持著穩定的亮度,很寧靜,就像是爆發前的蓄勁。
  
  突然,薩摩低叱一聲,原本因為力量成長,而轉成透明的額心龍麟處,閃現七彩的矛形印記,然後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爆發,光圈外的學院師長們,被強大的力量震得連連後退,震驚的雙眼中,只看到薩摩淡金色的長髮在狂亂飛舞,光圈的光芒,完全掩蓋了裡面學生的身影,越來越亮、越來越耀眼,最後突地瓦解!亮光瞬間消失,劇烈的反差,讓眾人的視力完全歸零,好不容易適應,這才發現,光圈裡的學生已經消失了!
  
  這一夜,所有蘭普頓市的人,都看到了蘭普頓魔武學院上空,那維持許久的光芒,奪走了月亮的光輝,在短短時間內,完全照亮了蘭普頓魔武學院所在的那座山頭,然後又瞬間被黑夜吞噬。
  
  那不是炮火,沒有人猜得出那是什麼?只是,蘭普頓魔武學院外,有東陸軍團一個次軍包圍著,儘管居民再疑懼,也沒有人敢前去探看。
  
  東大陸的某個角落,這個光芒也落到了出來尋找神王行蹤的泖玥,和另一批有心人眼裡。這個已經是人類世界焦點的蘭普頓魔武學院,頓時也成了神魔雙族的焦點。
  
  
  空曠的廣場,在一片黑暗中顯得特別冷清,薩摩面對這片廣場緩緩吐了一口氣。
  
  成功了,儘管有些吃力,但薩摩還是可以感覺到,已經成功傳輸到目的地的波動,希望苗玉龍他們,對這批半夜裡來的不速之客,不要太過吃驚才好。
  
  轉身面對瞠目結舌的眾人,薩摩略顯疲憊的臉,仍舊維持著一貫的淡漠,若無其事地道:「接下來換大家吧!」
  
  「摩耶,你剛剛……做了什麼?」哈頓.索尼餘悸猶存,聲音顯得很虛弱。
  
  學生集合在這片廣場後,學院師長們便已陸續到達,所以每個人都沒有錯過,這壯觀卻又匪夷所思的一幕。
  
  對於這個屬於神族的傳送術,薩摩不想多提,只得推說道:「這是我們精靈人族的祕咒,我把他們都送到目的地了。」
  
  眾人面面相覷,更是滿臉的驚訝。精靈人有這麼神秘的祕咒?可以視時間、空間如無物,自由自在的穿越,而且還是一次這麼多人?如果將這種密法用在戰爭上,等於是處處皆奇兵,試問有誰能夠抵擋?
  
  見眾人只顧著發呆,薩摩略顯不悅:「快點!」
  
  被薩摩這麼一催,眾人心裡一慌,連忙走進廣場。
  
  薩摩銳目掃過眾人,很滿意的發現畢曼並沒有出現。稍早他就是去加強對畢曼的暗示,然後讓畢曼好好的睡上一覺。
  
  確定所有人都在之後,薩摩轉頭對一旁的琉璃道:「琉璃,你也進去吧!」
  
  琉璃擔憂地看了薩摩一眼:「那摩哥哥呢?」
  
  薩摩微微一笑,承諾道:「我會盡快前去會合。」
  
  說完,薩摩轉頭看向一旁的小斑,微微彎身輕拍小斑的頭:「你跟著琉璃,替我好好照料她。」
  
  聞言,小斑頭一抬,銀色雙眼一瞇,一副信心滿滿的模樣。倒是琉璃窘得俏臉泛紅,忍不住嬌嗔道:「摩哥哥,我會照顧自己……」
  
  薩摩見狀心頭一暖,不自覺的露出溫柔的微笑。他讓小斑跟著只是以防萬一,畢竟他不能即刻與琉璃會合。
  
  「那就當你幫我照顧小斑吧!」薩摩微笑著改口。
  
  這回換成小斑不悅的低吼,讓琉璃見狀都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待琉璃進了廣場,薩摩才在眾人四周繞走一圈,這一次的範圍比較小,按理應該比較輕鬆,但薩摩繞完一圈,才開始催動神能,卻猛地全身能量一震。原本運轉順暢的神能,竟微微的產生紊亂。
  
  這不是第一次,所以薩摩很快就知道,這又是他過度使用神能,身體筋脈無法負荷所致。
  
  集體的傳送術,只有高等神族才能使用,還會因為力量的高低,影響傳送的數量和距離,並非完全沒有限制。薩摩雖然繼承神王的力量,但是一次傳送了這麼多人,又跨越這麼遠的距離,實際上已經是超過極限。
  
  薩摩緩緩調勻神能,緩緩運轉了好一會兒,才加力催動。
  
  一回生、二回熟,這批只有二十餘人,薩摩自是順利傳送完成。於是,名聞世界的蘭普頓魔武學院,就在這一夜,成了一個空殼,留下來的只有已經完全簽署完畢的歸併資料。
  
  
  新生村裡,負責巡邏的人,組成一個個的分隊,依循著固定的路線巡邏。其中一隊分隊經過了一大片的空地。那是新生村裡準備安置,可能隨時抵達的蘭普頓魔武學院師生,所特意留下的空地,上面什麼建築都沒有,空蕩蕩的,只不過此刻那片空地的中央,出現了一個光點。
  
  巡邏隊員踏著整齊的腳步前進,這地方是村落中央,沒有魔獸會進來,巡邏其實是例行公事,沒有人特意觀察四周。
  
  深夜的巡邏太過無聊,加上夜風沁涼,更是催發睡意,其中一個巡邏分隊隊員,忍不住偏頭偷偷打了個呵欠,正巧就看到那點光點。呵欠打完,卻發現那光點好似大了一些。隊員眨眨眼睛、揉揉眼睛,再度發現光點又變大了。
  
  隊員抬頭看看天空、看看地面,確定他看到的,並不是天空投射下來的光芒。就在這一打量間,光點更大了,已經到了非常明顯的地步,隊員不自主的停下了腳步。
  
  這個巡邏隊員一停步,後頭的人立刻撞了上來。
  
  後面的人揉揉鼻子,瞇著睡意濃濃的雙眼,不悅地道:「繼續走啊!怎麼突然停下了?」敢情這個人是一邊睡、一邊走哩!
  
  停步的巡邏隊員,指著那越來越大的光芒,聲音怯怯的:「你、你看……」
  
  「看什麼?」後頭的人興趣缺缺地道,隨意偏過頭去看了一眼,又回過頭來:「不過就是光……」
  
  話說一半,後頭的人猛然醒神,立刻以比剛才還要來得猛的力道扭過頭去!
  
  「那是什麼?」看到已經擴大到,足足能夠站上五個人的光圈,後頭的人終於忍不住驚叫。
  
  這時,走在前頭的隊員,也因為後面的人沒跟上,而停下腳步,隊友的驚叫就在這時傳入眾人的耳中。隊員們自然的往四周觀望,也立刻發現了異樣。
  
  那片空地的中央,光的範圍越來越大,那模樣就好像地面以一點為中心,慢慢發光,而且逐漸擴大範圍。
  
  眾人來到這裡之後,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一時都被驚呆了,好半晌火炬掉落的聲音,才驚醒眾人,火炬的火花更噴了開來,濺到了原本持火炬人的腳,燙得他蹦了起來。
  
  這一下可把這人給完全燙得醒神了,連忙拿起掛在脖子上的哨子。
  
  「嗶||」警哨聲劃破夜空,驚醒還在睡夢中的人。
  
  等到所有人都聚集到這片空地前時,那光芒已經籠罩了半個空地。
  
  「這是怎麼回事?」苗玉龍看著發光的土地,驚訝莫名地道。
  
  「我們也不知道,剛剛我們發現的時候,光只有一丁點,後來越來越大,就成了這副模樣了。」巡邏隊的隊員連忙解釋。
  
  苗玉龍神情沉重地點點頭,果斷的命令:「所有人保持距離結陣戒備,不得接近。」
  
  在不清楚這現象究竟是什麼前,貿然接近只會造成不必要的犧牲。
  
  眾人不愧是軍旅出身,加上這段時間毫不鬆懈的訓練,眾人在苗玉龍的命令一出下,很快就以這片空地為中心,二十個人為一個單位,分方位將空地團團圍住。
  
  發亮的範圍,直到佔據了空地的三分之二後,才停止擴張,明亮的土地,流動著奇怪的光芒,眾人屏氣凝神,心中都是忐忑不安。他們都有感覺,似乎有事情要發生了。
  
  突然間,光芒規則的流動起來,越流越急,好似漩渦狀,方向卻是由中心往四周流動。
  
  接著,空地的光芒大盛,亮光從土地往天空散開,把四周都暈成了一片迷濛。
  
  就在眾人茫然不明所以之際,空氣中傳來一種奇特的震盪,就像有個巨大的東西,突然投入了水面,衝擊出一波波的浪花般,強大的力量,以發光的土地為中心震盪開來。苗玉龍等人措手不及,都被這波震盪,震得不自主往後連退好幾步。
  
  這是什麼力量?苗玉龍心下駭然,卻見龐大黑影出現在迷濛之中!
  
  
  經過哈頓.索尼的開導,巴.赫多對身為精靈人王儲的薩摩力量,再沒有半點懷疑。站在人群中,聽薩摩要將他們送到安全的地方時,巴.赫多還不能理解,只以為將要出發,沒想到薩摩一連串施為之後,眾人眼前卻是一片白光,什麼都看不見了!不僅如此,原本四周同伴的體溫和氣息也突然沒了!就好像一眨眼間,世界就剩下他獨自一人。
  
  恐慌來不及出現,巴.赫多感覺全身被強烈撕扯著,身體有一種被扭曲的感覺。這種感覺沒有持續很久,不多時,巴.赫多感覺到四周人群的氣息慢慢出現了,身體扭曲的感覺,也逐漸平復。
  
  眼前的白光散去之後,巴.赫多這才小心翼翼地睜開眼。
  
  睜開雙眼之後,巴.赫多看到的是和他同樣滿臉茫然的人。
  
  不及思索,人群突然推擠起來。凝目一看,巴.赫多才發現,原來不停有人突然出現,把已經站在這裡的人擠了開來。
  
  這一來,埋怨此起彼落!
  
  「唉呀!別擠!」
  
  「媽的,別盡往這裡貼!」
  
  「把這些箱子拖遠點!天啊!這些箱子怎麼跑到這裡來了?我明明把它堆在旁邊的!」
  
  「啊!是誰丟東西?疼死我了!」
  
  埋怨聲中,巴.赫多被擠出了老遠,等到終於感覺四周的壓力大減時,巴.赫多已經被擠到人群之外。
  
  轉頭四顧,巴.赫多整個人都傻了。
  
  高大林木的影子灑在地面,潮濕的空氣、森林的氣味,完全不像是在學院。學院即便是在森林裡,但因為只算是在森林外緣,於是學院的樹木並不是很茂密,空氣也顯得乾燥了一點。不像這裡,腐葉和濕土的氣味,完全是森林深處的感覺。何況,這裡根本沒有學院裡,那樣密集的建築物。
  
  這是哪裡?不只是巴.赫多,所有有空審視四週的人,臉上都寫著這個問題。
  
  「你們是誰?」低沉卻充滿威嚴的聲音響起。
  
  茫然的眾人還沒有從迷惑中回神,聞聲除了那些還在中間飽受推擠之苦的人外,其餘人都愣愣的轉頭望去。這一看,卻令眾人同時驚凜。原來,他們的四周,現在就圍著一隊隊站得筆直,手擎制式軍刀的大漢!
  
  你們是誰?眾人此刻也想這麼問。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