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窩索尼科的訊息,沆羅離開蒙腦特市之後並沒有直接回到滅之都,反而彎到了如今已經成為帝國東陸軍團駐紮地之一的蘭普頓魔武學院。
  
  儘管是凌晨好眠時候,駐紮在學院裡的東陸軍團依舊沒有鬆懈,一批一批的巡邏士兵交錯來回。區區的人類士兵並沒有對沆羅的行動造成影響,隱藏了身形,沆羅直直朝向一進學院就可以看到的白色高塔。
  
  當沆羅停在高塔前時,沆羅知道窩索尼科的判斷並沒有錯,這是一個高等神族所設的『聖域』結界。設下聖域的高等神族究竟有多強大?窩索尼科解不了,那該是超高等神族,像是雙衛五天之類的人物。如果是這些人介入,的確有些棘手…。
  
  一向奉行神王諭令的神族人,什麼時候開竅了?以前神族人所做的事情頂多就是監視,這點兩族都相同,魔族一向也有在神族容忍範圍內行事的默契。儘管這幾年因為時間不多,所以這種情況已經不大一樣,但神族上下還是相當聽從神王的命令,頂多暗地裡礙魔族的事,倒也沒有真正介入人類世界,當然,這是指神族整體而言,不包含個人私下的佈置。神族的小動作,沆羅本來不以為意,直到看到這座塔……那些人公然介入,就已經表示神族立場有變。這是因為神王歸來的關係嗎?
  
  前些日子傳來的消息說,神跡湖似有騷動,還有信使進入的跡象,難道這與雙衛五天介入人類世界有關?
  
  魔族的探子不能接近神跡湖,只能在外窺探,如此一來,能夠得知的消息自然就有限,因此,雖然是捕捉到信使進入神跡湖的影像,卻因距離遠,無法判斷發出信使之人的身分。若沆羅知道他以為的信使其實是神王傳訊的光使,或許就不會對神族介入人類世界這件事這般苦惱了。
  
  想不出原因,沆羅只知道,未來他做事恐怕會越來越施展不開手腳了……
  
  心裡有底之後,沆羅再度將心思移向了那座高塔。
  
  他們為什麼要在這座塔上施上『聖域』結界?這也是一個可疑處…。
  
  這座塔有什麼嗎?他曉得這座塔裡放著的是神族和魔族遺落的書籍,但,神族和魔族的文字人類看不懂,兩族又不會也不能學習對方的法術,在這裡設聖域是否有些多餘了?還是,裡頭有什麼東西是神族那些人必須要保護的?
  
  這個可能性很大!否則,何須雙衛五天親自動手?
  
  想到這裡,沆羅已有決定。雙衛五天所設的「聖域」固然可以阻擋絕大多數的魔族,其中卻不包括身為超高等魔族的三輔五羅。白塔裡面有什麼,解開「聖域」之後就可以揭曉…。沆羅這般認定,完全沒想到另一個可能性,也難怪要弄得灰頭土臉了。
  
  緩步上前,沆羅舉起雙手,掌心向著塔身,低聲喃喃唸:
  「暗影中的力量,為吾,張開來自幽冥的雙翅,開啟道路。」隨著聲音,暗黑的力量迅速匯聚在沆羅掌心之前。沆羅待力量聚集到他所能掌握的極端值後,突然低喝一聲:「結界,破!」
  
  聲音一出,凝聚在沆羅雙掌之間龐大的力量瞬間爆發,如尖錐一般,刺向白色高塔。
  
  當墨色的的尖錐接觸到塔身時,白色高塔表面突然激盪起來,像被擾動的水面,不規則地扭曲,越震越大…。
  
  見狀,沆羅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但是,下一刻,這抹笑容突然凝結!
  
  原來這時,本來非常劇烈的波動突然瞬間停滯,緊接著,白色高塔突然發出一陣強光,迅速消蝕已經打入塔身的黑色尖錐!
  
  不對!!沆羅驚覺有異,連忙一邊振起魔能擋御,一邊彈身飛退。與此同時,強大力量鋪天蓋地而來!
  
  「碰─!」一聲沉悶的氣爆聲響,高塔發出的力量與沆羅試圖抵禦的力量接觸了!
  
  沆羅張出的防禦魔能,幾乎是在與高塔力量接觸的一瞬間立刻瓦解!快得讓沆羅連發出驚呼都來不及。
  
  「呃─!」一聲悶哼,沆羅噴出一口鮮血,高大的身軀應聲被這股力量撞飛。
  
  奮力化解侵入體內的力量,沆羅總算來得及在摔落地面前一個翻身,免去了四腳朝天的醜態。沆羅單手撐著地面,看著白色高塔的表情滿是無法置信。
  
  正當沆羅還被滿心驚懼剝奪了思考能力時,一串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有入侵者!!」士兵宏亮的聲音響徹清晨的學院。
  
  聞聲,沆羅轉頭看去,只見一隊巡邏士兵戒備地盯著他。見沆羅轉頭,士兵們立刻非常有默契地同時抽出軍刀。這時,其他方向也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原來,方才力量衝突所引發的氣爆聲,引來了四週巡邏的士兵,加上沆羅因為猝不及防下被高塔力量所傷,一時無法維持隱身,才被士兵發現了他的身影。
  
  破除封印失敗,又被人類發現,沆羅心裡的惱怒高高燃起。他從來沒有這般狼狽過!
  
  雖然受了傷,但要對付這些人,還是措措有餘。這些看到他醜態的人,通通得死!!
  
  最快趕來的有五隊巡邏士兵,總共一百零五人,都是負責這個區域的,由一名組長率領。
  
  「乖乖站起來!你已經逃不掉了。」組長將軍刀指著入侵者,滿臉警戒道。他感覺得出來,眼前這人雖然單膝著地,蹲踞著,卻完全不能小覷,因為,這個人全身散發出一種讓人不寒而慄的氣息……
  
  其他士兵也都感覺到一種莫名的緊張,一時間,場面顯得非常安靜。他們是訓練有素的士兵,絕對不能退卻!只是恐懼感緊緊揪住他們的心,讓他們無法發出攻擊,一時間只能詭異地對峙著。
  
  組長的命令一出口,那名渾身是黑的入侵者就緩緩站了起來,眾人不自覺都把視線落在入侵者的臉上。
  
  那是非常英俊的一張臉,卻白皙陰冷得沒有絲毫人氣。站起身的人用冰冷的黑色眸子掃過眾人,所有人彷彿都感覺那雙深色眼睛裡掀起了血色的風暴,不自覺打起冷顫,有種卻步的衝動。
  
  看著團團圍住他的人類士兵,沆羅露出了輕蔑的冷笑:
  「你們這些小蟲子,必須要為你們愚蠢的行動付出代價。」
  
  話落,沆羅的身體就像疾飛的箭矢,射了出去!血幕於是揭開!
  
  沆羅完全不知道,在他被高塔和士兵吸引了全數注意力時,暗處卻有人將這一切盡數收進眼裡。
  
  
  血腥味瀰漫在高塔四週的空地,蘭普頓魔武學院的圖書館瞬間成了血腥煉獄。直到感覺不到生命氣息之後,沆羅才留下一聲冷哼離開。
  
  一切平靜之後,一道身影出現在血泊當中,身影雙腳虛懸,滿地鮮血卻沒有一絲半點沾上他的腳,潔白的錦靴與地上艷紅的鮮血呈現極端的對比。
  
  沒想到留在這裡還有這場好戲啊!雖然沆羅殺人的方式還是一貫的低俗。
  
  魔族三輔竟然會不自量力,想去解開神王親自施下的『聖域』結界?!這不是自討苦吃是什麼?可憐沆羅肯定完全想不到這個結界,會是向來不管事的神王所下的吧!
  
  其實何只沆羅意外?當初設下結界的薩摩恐怕也想不到,他想捉弄的馬默沒捉弄到,倒是整到了大意的沆羅?!
  
  嘴角勾起歡愉的笑容,來人緩緩走近高塔,喃喃自語:
  「這結界實在下得好啊!」
  
  
  「你說什麼?!」起床盥洗的穆恩被士兵一清早帶來的消息驚得渾身一震。
  
  士兵喘著氣,將驚人的消息重複一次:
  「回大將軍,駐紮在學院的第三軍團左次軍今晨被人入侵,當時負責巡邏的三組士兵共三百一十五人,無人生還。」
  
  「入侵者沒有抓到嗎?」穆恩連忙追問。駐紮在學院的都是東陸軍團的精英,別說損失三百多人了,就是損傷的百人都足夠讓穆恩心疼了!
  
  既然無人生還,穆恩幾乎可以斷定入侵者怕是早已揚長而去,而士兵給的回答也的確沒讓他失望……
  
  「沒有!入侵者的身分和數量,謝夫魯次軍長還在深入了解中。」明明是大清早,士兵卻是一頭汗,光是幾句話時間,就滴了好些汗水到地上。
  
  穆恩看了看狀況異常的士兵,沉吟了一會,突然問跪地傳訊的士兵:
  「你看過現場嗎?」
  
  士兵全身抖了一抖:
  「是……」
  
  士兵的顫抖穆恩發現了,所以他的神情更顯凝重:
  「說說看,你看到什麼。」
  
  士兵這回連聲音都抖了:
  「回大將軍,現場…現場是人間地獄…。」
  
  穆恩聞言色變,已無心再問細節,伸手取過外衣,一邊穿一邊道:
  「傳令下去,請次軍長暫理軍務,本將軍要親自前往學院一趟。」
  
  一旁伺候盥洗的士兵聞言連忙行了一個軍禮,回身趕緊傳訊去了。
  
  穿好衣服,穆恩看著還跪在地上的士兵:
  「你先回學院去,本將軍稍後就到。」
  
  會是誰有這樣的力量,殺死三百多人?又為什麼要這麼做?目標是學院?是軍隊?還是帝國?可千萬別因為這件事,又讓馬默有藉口將勢力伸入軍隊裡啊!
  
  
  滿地斷肢殘軀,暗紅的泥地,空氣中令人作嘔的腥味,謝夫魯‧伊格滿臉鐵青蹲在屍體堆中,一個個仔細檢視死者的傷口。穆恩抵達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情景。
  
  「伊格。」穆恩輕喚。
  
  聞聲,伊格抬起頭來發現穆恩,連忙起身行禮:
  「謝夫魯‧伊格見過大將軍。」
  
  穆恩揮揮手,示意不須多禮。
  
  踏步向前,穆恩隨口問道:
  「看出什麼了嗎?」
  
  「看不出來…,有一些是撕裂傷。有些像是被利刃所傷,但是看不出是什麼兵器。有一些像是被野獸抓傷,但是現場沒有野獸的足跡。還有一些完全無法判斷…。」伊格苦惱地道。
  
  這麼複雜?穆恩在一具屍體旁蹲了下來,仔細觀察。
  
  這具屍體的脖子像是被利刃切開,傷口平整光滑,連切到脊椎骨也沒有震盪或停滯的現象,足見出手之人的功力。是刀嗎?若是刀的話,刀身恐怕必須沒有高低弧度才能這麼平整。視線往下移,屍體的胸腹處完全空了,像是被什麼力量生生穿過,想不出有什麼武器可以造成這樣的傷害。屍體沒有了手,斷口處是撕裂傷,像是被用力扯斷。
  
  轉頭再看隔壁的屍體,心口處被挖了一個大洞,空盪盪的是本來應該放著心臟的地方。觀察傷口四周,像是抓傷…。野獸無法這麼精確,動手的人要不是可以站立的魔獸,就是冷血的殺手。
  
  看得越多,穆恩心中的迷團就越滾越大。
  
  不是魔法卻能在短時間殺了這麼多人?敵人究竟有多少?又為什麼會直到學院中心的白塔才被發現?
  
  無法判斷……
  
  穆恩站起身,苦惱起來。這件事不能等閒視之。
  
  「完全沒有目擊證人嗎?」穆恩確認地問。
  
  「沒有。」
  
  「有。」
  
  兩個相反的答案讓穆恩愣了一下:
  「伊格,你說的是…?」
  
  伊格也是一臉茫然,聽穆恩問了,連忙重複一次:
  「沒有。屬下說的是沒有。」
  
  穆恩皺皺眉:
  「那麼,誰說了有?」他分明聽到了。
  
  伊格搖搖頭,轉頭看向四週。四周圍除了不會說話的屍體,就是跟隨伊格和穆恩而來的士兵。士兵們決計不敢在長官說話時插嘴,何況如今士兵們也是滿臉迷惑。
  
  「我親眼看到了。」隨著聲音,一個身影突然在白塔旁浮現。
  
  站在白塔附近的士兵一驚,忙往後退,「刷」地一聲抽出軍刀:
  「你是誰?!」
  
  刀劍出鞘的聲音連串響起,士兵動作迅速,很快就在穆恩和伊格前面結成小陣,警戒地看著突然出現的敵人,動作不可謂不快。
  
  身處士兵中央的穆恩注視著來人好一會,突然沉聲道:
  「退下…。」說著,邁步越過士兵。
  
  「大將軍…!」伊格緊張地喊,卻讓穆恩揚手阻止。
  
  來人穿著一身白袍,一頭金色長髮之下是一張英俊的臉和一雙柔和卻沒有半點情緒的淡金色雙眸。金色雙眼,那是傳說中屬於神族的眼…,穆恩不知怎的,想起了那個神秘的精靈人摩耶……
  
  穆恩大踏步上前,神情嚴肅:
  「閣下說親眼看到,是真的嗎?」
  
  聽到穆恩的質疑,來人眼中浮現一抹不悅:
  「我沒有必要騙你。」
  
  穆恩並沒有被那人眼中的不悅激怒,依舊客氣地道:
  「既然如此,可否請閣下告訴我們?」其實穆恩多少已經猜出點端倪,畢竟,不久前他才從薩摩口中得知那個消息…。
  
  身為大將軍都沒有躲在護衛之後了,伊格自然也不行。緊跟著穆恩的伊格實在疑惑極了,他不懂為什麼大將軍要對這個不明來路的人這麼客氣。這人明明沒有半點威脅性,除了方才出現得突然之外,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倒是長相之俊美,伊格認識的人當中還真只有那個精靈人摩耶可以相比。難道說,眼前這人跟摩耶一樣,都是深藏不露?
  
  「當然可以。」來人眼中的不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類似愉悅的光芒:「半刻鐘殺掉這麼多人的正是魔族第二號人物,三王沆羅。」
  
  這人在說什麼?伊格皺皺眉,有些懷疑眼前這人是不是根本就是精神異常?!不過更令他吃驚的是,穆恩聽了這樣的回答,竟然臉色沉重,語氣認真地回答!
  
  「不知我們何處冒犯了那人,讓他下此毒手?」穆恩神情冷凝。
  
  「魔族做事不需要理由。」來人露出一個極端輕蔑的表情:「要說有什麼理由的話,就是惱羞成怒。」
  
  「惱羞成怒?」穆恩不解。
  
  來人轉頭看了一眼旁邊的白色高塔,忽然問道:
  「這座塔,沒有人進的去,對吧!」
  
  進不去?這點穆恩倒不清楚,轉頭看著一旁的伊格:
  「是真的嗎?伊格。」
  
  「是的。」伊格老實回答。當初的確是想盡辦法也打不開,可是這跟滿地死人有什麼關係?
  
  「打不開是因為,這裡有結界。」說到這裡,來人突然笑了起來:「沆羅想解開,卻被反撲,落得被發現行蹤,惱羞成怒下,自然是要把這些人全殺了。」
  
  穆恩聽得一知半解,疑惑地問:
  「這塔有結界?」他看不出來啊!
  
  此話一出,那人立刻理所當然地道:
  「神族的結界哪是你們人類看得出來的?」
  
  又是神族又是魔族,伊格完全被弄迷糊了,偏偏他們大將軍還是煞有其事地回應,更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閣下既然在場,為何不阻止此等暴行?」穆恩沉凝著臉問。
  
  來人一愣,反問:
  「為什麼?」
  
  「這……。」這一問也讓穆恩愣了。為什麼?這些士兵的確是跟他無親無故,但,眼看慘劇發生,難道連一點惻隱之心都沒有嗎?
  
  「沆羅耍脾氣,難道我還同他一塊鬧嗎?」來人譏誚地道。他不想裝好人,他只想好好替魔族製造點麻煩。
  
  穆恩皺皺眉,有些無法認同: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告訴我們事實?」
  
  聞言,來人抬抬眉:
  「你們想知道不是嗎?」
  
  這…,穆恩無言以對。
  
  來人見狀微微一笑:
  「話我說完了,之後就是你們的事了。」說完,然就像來時一般突然,一閃眼就不見蹤影。
  
  「人呢?」伊格大驚。
  
  不僅伊格驚訝,方才圍著那人的士兵們更是滿頭霧水,他們沒看到人離開,但人卻確實不見了。
  
  「不用找了。」穆恩本來也是吃了一驚,但後來想到,這人可以讓那個所謂的魔族三王無法發現,想來也非尋常人……
  
  會是什麼人?聽那人的口氣,似乎是神族一員…?若是如此,那麼那人告訴他們這件事是否有什麼目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nighty 的頭像
whitenighty

「夜」色─白夜的瑣事部落格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