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擾的事情已經解決,蔭‧沙爾神情倏然開朗。轉向薩摩和琉璃兩人,笑開了嘴,熱情地道:
  「話說回來,本王還真得感謝你們夫婦,要不是你們,本王恐怕屍骨早寒了。」
  
  薩摩知道蔭‧沙爾說的是那封預言信。事實上對薩摩而言那只不過偶一動念做的一件事,出於對那坦家的感情要多過於對公國未來的擔憂。雖然如此,客套話還是要說的:
  「哪裡……,安森夫婦只是遵從大神的指示,不讓歹人遂行陰謀罷了。」
  
  薩摩話說得誠懇,分明是謊言,卻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琉璃真的佩服極了!從頭到尾,琉璃都沒有爲公國預言,聽薩摩說得理直氣壯,琉璃不禁臉熱。
  
  她的摩哥哥好有演戲天份吶!
  
  「不管如何,本王還是要感謝你們及時稍給左相那封信。」蔭‧沙爾發自內心地道。
  
  不久前的政變,蔭‧沙爾現在想起來,還是會忍不住捏一把冷汗。他差一點就會失去一切,包括生命……
  
  看出蔭‧沙爾眼中的信任,不由露出淡淡的微笑:
  「王上太客氣了!這是大神庇祐公國,我等不能居功。」
  
  薩摩的笑容不是因為感謝蔭‧沙爾的感激,而是高興於不久之後,他,不,應該說他和琉璃,所做的預言將可能大大受到信任。
  
  薩摩的謙虛讓蔭‧沙爾滿意地連連點頭,接著,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神情突轉複雜,視線移到琉璃身上,停頓了一會,又移回薩摩身上。
  
  「本王有個不情之請,不知可否?」蔭‧沙爾銜著淡淡的微笑,口氣雖客氣,眼神卻是閃著試探的光芒。
  
  既然是試探,薩摩當然不能退縮。暗暗提起十二萬分的精神,薩摩臉上仍是勝卷在握的自在表情:
  「王上但說無妨,只要在我等能力範圍內,定不推辭。」
  
  蔭‧沙爾當然不會客氣,聞言立刻道:
  「本王希望能親眼看看預言過程。」
  
  薩摩聞言,恍然大悟。看來蔭‧沙爾並未全然信任他們的能力,想藉機考驗哩!
  
  「不知王上希望希望預言什麼?由誰來預言?」薩摩銜著成竹在胸的微笑,反問。
  
  蔭‧沙爾頓了一頓,視線已經移到一旁的琉璃身上:
  「不知尊夫人可否?」
  
  這一下,薩摩倒是一愣,但隨即想通了。蔭‧沙爾應該是擔心,琉璃並不是真正那坦家的傳人吧!
  
  一旁的琉璃也猜出蔭‧沙爾的用意,轉頭迎向薩摩有些沉重的表情,又轉向等待回應的蔭‧沙爾:
  「王上想知道什麼呢?」
  
  「琉璃……?」薩摩對琉璃的主動有些驚訝。
  
  琉璃回過頭,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
  「琉璃是那坦家的人。」所以不可以逃避這種試探……
  
  不知怎的,薩摩感覺琉璃這個笑容當中,帶著一種無力感。只是,琉璃既然已經決定,他也不會阻止,只好點點頭,表示接受。
  
  蔭‧沙爾被琉璃一句「想知道什麼」問倒了。他想知道琉璃的能耐,但是,若是預言之後的事情,除非等到實現,否則很難確定是不是真實。那麼,他該問什麼?
  
  一旁的囊‧卡見蔭‧沙爾遲遲沒有回應,也猜得出蔭‧沙爾正為什麼煩惱,略一思索,連忙湊近蔭‧沙爾身邊,低聲提示:
  「王上可以問一些您最清楚,但是外界不清楚的事情啊!」
  
  這個提示來得很是時候,蔭‧沙爾一聽,心頭已有決定。
  
  「那就請你反溯本王的幼年吧!」蔭‧沙爾丟出一個籠統的目標。反溯的難度一向較高,不僅可以試驗琉璃是否有真才實學,還可以立刻驗證正確程度。
  
  琉璃偏頭想了一下,點點頭:
  「好。」
  
  說完,突然轉頭問薩摩:
  「摩……夫君,有水晶球嗎?」
  
  薩摩聞言苦笑:
  「這……沒有。」他又不是正牌預言師,當然不會隨身攜帶水晶球,當然,他的包袱裡有,但是卻是一顆尋常的水晶球,只方便他用來裝神弄鬼。
  
  「你們沒有水晶球?!」蔭‧沙爾失聲叫道。預言晶球是每個預言師都要有的啊!
  
  薩摩苦笑,還沒回答,一旁已經有過一次震驚經驗的囊‧卡便搶先道:
  「我記得之前遇到安森,也是一樣沒有水晶球。是對自己的預言能力很有自信吧!」
  
  既然囊‧卡已經給了他這麼好的台階下,薩摩自然樂得輕鬆。點點頭,刻意故作莫測高深:
  「愚夫婦鮮少隨身攜帶預言晶球,不過王既然要反溯,沒有晶球恐怕會影響準確度。」
  
  儘管當預言師只是招搖撞騙,但是該做的功課還是沒少的。
  
  經薩摩這麼一說,琉璃也想到之前薩摩使用的水晶球根本是個西貝貨,自然不敢叫薩摩去拿出來。目光轉動,突然看到站在大廳另一頭的神侍。
  
  「讓他們去拿一個吧!」琉璃指著神侍道。其他地方或許找不到預言晶球,但神殿絕對不缺。
  
  蔭‧沙爾看著囊‧卡喚來那名神侍,交代去拿一顆預言晶球來,突然出現詭異的神情。
  
  「等等!」蔭‧沙爾叫住正要轉身的神侍。
  
  「王、王上。」聽到國王叫喚,神侍緊張得手足無措。
  
  蔭‧沙爾揮揮手,下了一個讓在場眾人都愕然以對的命令:
  「去把那約頂級預言師的預言晶球拿來吧!」
  
  那約‧土靈畢竟曾是首席預言師,即便卸任,也仍能維持頂級預言師的頭銜。
  
  「……」神侍一時無法反應,愣在當場。
  
  蔭‧沙爾見狀,皺眉:
  「還不快去?!就說暫借來給聖師一用。」
  
  聽蔭‧沙爾口氣轉壞,神侍嚇得連忙轉身快步離開。
  
  這個決定對於曾經是首席預言師的那約‧土靈,肯定是極為污辱的……蔭‧沙爾為什麼這麼做?薩摩似乎聞到一點不尋常的氣氛。
  
  
  片刻之後,一顆預言晶球就送到琉璃手中,果然就是印有那約家印記的上好預言晶球,當然,比起「明鑑」,這顆預言晶球又差得遠了。
  
  審視一下預言晶球,琉璃轉而對蔭‧沙爾道:
  「王上受大神庇蔭,不容易反溯,所以要多費點功夫,請王上稍候。」
  
  蔭‧沙爾只想知道結果,對過程倒是不甚了解,聞言也僅是點頭表示接受。
  
  見蔭‧沙爾答應了,琉璃這才將預言晶球擺在一旁,接著彎身在地上畫起六芒星。
  
  見狀,薩摩記憶回籠,想起當初琉璃這樣為他預言的結果,連忙開口阻止:
  「琉璃,需要這麼麻煩嗎……?」
  
  薩摩在暗示琉璃不需那麼用心,只需知道個大概即可。
  
  專心畫圖的琉璃先將圖畫完了,才抬起頭疑惑地道:
  「要反溯王上的事情,一定要這麼做啊!而且這顆預言晶球沒有『明鑑』那麼好,更要這麼做了。」
  
  聞言,薩摩想也不想就道:「但是,這方法對你負擔太大了。」
  
  琉璃一聽,露出信心滿滿的微笑:
  「那是以前,現在不會了。」
  
  是嗎?薩摩依舊皺著眉,見琉璃起身拿起放在一旁的預言晶球,薩摩幾乎想要伸手按住,但顧慮還有他人在場,只得咬牙收回手。
  
  罷了!薩摩不再堅持了。他該相信琉璃才是,何況有他在,就算琉璃遇到什麼問題,也絕對可以處理才是。
  
  見薩摩緊擰的雙眉鬆了開來,琉璃這才將預言晶球捧了起來。
  
  站在六芒星外,琉璃長長吸了一口氣,垂目斂眉,秀緻的五官頓時顯得更加清冷遙遠。
  
  比起幼時,琉璃此刻已經完全有預言大家的風範了。
  
  在薩摩心中暗自讚嘆的時候,琉璃腳步動了。舞蹈一般,琉璃緩緩躍動,舉手、旋身、屈膝、蹴躍、曲身,輕盈的步伐,柔軟的身段,飄蕩的長髮,明明是預言前的斂神儀式,卻美得讓人移不開視線;明明每一個動作都不妖媚,卻能構成如此充滿感染力的舞蹈。對能量極為敏感的薩摩,甚至可以清楚感覺到四週的能量跟隨著琉璃的一舉手一投足,也在舞動著。
  
  薩摩懷疑,在這樣的舞蹈面前,還有什麼人可以主導自己的呼吸?連薩摩自己,都有一種近乎無法喘息的感覺,視線更是牢牢膠結在琉璃舞動的姿態上。
  
  琉璃踏著特殊的步伐,旋步繞進六芒星中,在近乎舞蹈的動作完成時,琉璃也來到六芒星的中央。
  
  盤腿跌坐於地,琉璃將預言晶球捧在胸前,閉上雙眼,任憑兩扇長睫在微微透紅的白皙臉上灑下兩道彎彎陰影。粉色的雙唇輕輕開闔,喃喃念念有詞。
  
  經過這段時間不斷加強對預言的了解,薩摩知道琉璃唸的是類似於魔法的咒語,為的是集中精神,與能量聯繫共鳴,穿越時間空間的限制,獲得天地之間釋出的訊息。
  
  這是一個神族和魔族都不知道的領域,或許也是神族與魔族創造人類時所料想不到的。人類的生命太過短暫,一個魔族人一生的時間,人類不知已經過了多少個輪迴。如此看來,人類自然卑微,但,正因為頻繁的生命交替,讓人類有更多進化的機會,更多解構再結構的機會,正因為如此,所以人類相較於生命漫長的神族和魔族而言,也就多了更多「可能」。
  
  突然間,薩摩對薩斯的觀念又有了共鳴。「人類遠比神族和魔族更適合這個世界」,這句話的意思,何嘗不是看出了神族和魔族的盲點和瓶頸?如今的神族和魔族有多少人看出了這點呢?
  
  就在薩摩這頭思潮洶湧之際,琉璃那頭也有了結果。預言晶球在一陣閃爍之後,緩緩平靜下來。
  
  儘管只是存著試探的心理,蔭‧沙爾還是忍不住緊張起來,感覺手心微微濕潤……
  
  慢慢將預言晶石從胸前放下,琉璃睜開雙眼,從頭整理一次方才看到的一切,正想說出結果時,突然感覺不對勁。
  
  她剛剛看到的東西,觸及國王隱私,而現在在場的還有左右相……
  
  琉璃斟酌了一下,還是決定先確認一下:
  「王上,不知道那些事情,是否十分隱密?」
  
  蔭‧沙爾一聽,表情一變,顯然也想到在場的人多了一些,連忙回頭命令道:
  「所有人通通退下,這裡留下本王和聖師夫婦即可。」
  
  囊‧卡和答卡‧蘇魯多知機,沒敢多問,應諾一聲,先趕著四周神侍離開大廳,接著兩人也跟著退出大廳。
  
  見狀,薩摩思緒一轉,突然自請離開:
  「王上,在下也離開吧!」
  
  不是薩摩不想知道預言內容,而是知道,這種情況,知機而退才是上策。儘管蔭‧沙爾說他可以留下,但那約莫只是不好意思將另一名聖師也趕出去罷了!蔭‧沙爾的表情,已經說明他不想讓太多人知道那些事情……
  
  自請離開,蔭‧沙爾卻沒開口挽留,更加證實了他的猜測。這是薩摩出了大廳之後的第一個想法。
  
  琉璃到底說了什麼,薩摩不知道,只曉得蔭‧沙爾再次喚他們進去時,臉上滿是興奮的神情。
  
  見薩摩等人入內,蔭‧沙爾立刻招呼眾人入座,接著大加贊許道:
  「那坦聖師盛名不虛!有你們兩個,本王也總算放心多了。」
  
  聽出蔭‧沙爾這番話語意未盡,薩摩也很識相地並未急著謙虛客套,果不其然,蔭‧沙爾很快就接著道:
  「其實,當初雖然本王和囊左相都屬意你擔任首席預言師,但是,你知道的,原本的首席預言師那約‧土靈在朝殿和神殿都有不小的勢力,讓本王著實傷神了好一陣子。」
  
  薩摩和琉璃對看一眼,沒有講話。蔭‧沙爾這番話的背後意思薩摩很清楚,不外乎要讓他知道,他,杜斯妥‧安森,今日之所以成為首席預言師是因為國王的大力支持。
  
  絕大多數的情況,首席預言師與公國國王的關係都相當融洽,蔭‧沙爾這番暗示其實並不需要,約莫是因為薩摩並非在公國土生土長,與蔭‧沙爾先前並無交情,加上那坦家的緣故,蔭‧沙爾才會在這種時候,意圖讓薩摩知道他們兩方是同坐一條船上的。
  
  雖然看出了蔭‧沙爾的目的,但薩摩並不說破。對他而言,杜斯妥‧安森只是一個短暫的身分,在這短短的時間內,薩摩很樂意讓蔭‧沙爾以為身為首席預言師的他們已經完全信任他。
  
  「王上的支持,愚夫婦十分感謝,爾後必將努力為公國,為王上服務。」薩摩垂著雙眼,恭敬地道。
  
  蔭‧沙爾聞言立刻露出笑容,接著開始振振有詞地道:
  「有你這些話,本王就知道沒有選錯人了。那約‧土靈雖然有那坦家的光環,但是自先王時代,結黨營私,本王早就看不過去,如今又運作黨羽,企圖讓那約‧土靈繼續擔任首席預言師,本王自然不能允許。現在有你,還有真正那坦家的血脈,本王相信必可讓那些異議份子識趣些。」
  
  蔭‧沙爾提到了那約家與那坦家的關係,讓薩摩不由關心起來。噬巫災禍事件,那坦家本脈支脈死的死逃的逃,唯獨那約家無事,還成為公國最大家族,薩摩本就起了疑心,這回蔭‧沙爾提起,薩摩乾脆順勢詢問:
  「依安森所知,那約家為那坦一族支脈,為何竟能獨存呢?」
  
  蔭‧沙爾聞言一愣,似乎沒料到薩摩會問起這件事,沉吟了一會才道:
  「那坦家一事發生得突然,先王又令重人不得談論,所以本王對事情的來龍去脈並不清楚。但據本王所知,那約家得以倖存是因為先一步對先王投誠,至於其中細節,本王就不知道了。」
  
  聞言,薩摩想起囊‧卡似乎對那坦家很了解,忍不住將視線移向囊‧卡。
  
  囊‧卡一見薩摩看過來,就知道薩摩想問什麼,連忙解釋道:
  「這是秘辛,除非那約‧土靈說,否則先王沒說,沒有人知道啊!」
  
  沒有人知道?薩摩對此抱持懷疑。囊‧卡或許不知道,但蔭‧沙爾是公國國王,能夠接觸的層面有多大?對影響公國甚鉅的噬巫災禍事件理該已有更多的了解才是。想來應該有所顧忌,所以才沒有說出來吧!
  
  「原來如此。」薩摩點點頭,讓蔭‧沙爾和囊‧卡以為他已經接受這樣的說辭。既然如此,那他便親自去問那約‧土靈吧!
  
  提到了那約家,蔭‧沙爾想到了橫亙在心中的事情。
  
  「說到這裡,有一事可能要請你們多注意了。」蔭‧沙爾的口氣有些憂心。
  
  薩摩心裡很好奇,只是表面上依舊平靜地恭聲道:
  「王上請說。」
  
  蔭‧沙爾皺著眉,憂心忡忡地看著薩摩:
  「那約‧土靈雖然已經卸下首席預言師的職務,但還是擁有頂級預言師的身分,可以留在神殿裡。那約‧土靈此人頗有心機,神殿裡的預言師又多與之交情頗深,恐怕會對你不利啊!」
  
  聞言,薩摩也皺眉了。雖然擔任首席預言師只是暫時,但若有人隨時想要扯他後腿,那便不怎麼令人愉快了,尤其還有琉璃在身邊,他不希望琉璃受到傷害。只是,再一細想,薩摩又忍不住心中冷笑。
  
  要將一個預言師驅出神殿對一國的國王而言並不難,但蔭‧沙爾卻沒有這麼做,還特地來提醒他此事,這豈不是表明了蔭‧沙爾打算將那約‧土靈的問題踢給他們?!甚至很有可能蔭‧沙爾想藉由這個機會考驗他們?!公國首席預言師,如果除開那約‧土靈不看,大多都是公國國王的智囊左右手,蔭‧沙爾多半是想藉此考驗新的首席預言師是否有能力輔佐國王。如果那約‧土靈在朝中的勢力真如蔭‧沙爾所說的那麼大,那麼蔭‧沙爾這番交給他的任務,就不單只是處置那約‧土靈一個人這麼簡單,而是希望薩摩打散那約‧土靈在朝中的力量。
  
  薩摩不想為公國做這麼多事,但,這次的對象是那約‧土靈。他想,那約‧土靈與噬巫災禍事件絕對有某種程度的相關。若是如此,那麼,他便不介意“順便”達到蔭‧沙爾的期望。
  
  看穿了一切,薩摩給了蔭‧沙爾一個莫測高深的回答:
  「王上的意思,愚夫婦理解。」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