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里爾公國大神祭如火如荼展開之際,巴耶帝國的長老院中也不平靜。帝國首相馬默事隔數月,再度出現在長老院,這回,沒有帝國皇帝巴‧韓諾陪同,馬默單獨面對長老院十二位長老卻毫不氣短,依舊渾身散發堅定自信。
  
  「本相以為,眼前必須即刻通緝樊勞瑞諸人,以正帝國上下視聽。」馬默簡單報告過接收學院過程的始末之後,拋下了這樣強勢的建議。
  
  在座長老聞言面面相覷,顯然很是遲疑。
  
  交換眼神之後,首座長老(註)才開口委婉道:
  「首相大人,若是以此斷定樊勞瑞等人叛國,會否太過武斷?」
  
  「是啊!樊勞瑞是少有的大魔導師,不少大魔導師與之交情匪淺,與其逼迫他,還不如招安,如此才於我帝國有利啊!」次座也連忙補充。
  
  之前長老院便不甚贊同對學院用兵,如今徵收了學院,卻讓帝國好不容易掌握住的大魔導師跑了,長老院多少是有些後悔之前同意馬默這件事了。樊勞瑞向來溫和,於帝國又有感情,料必不會對帝國不利,這種情況下,還是不要窮追猛打的好。
  
  面對長老們的遲疑,馬默胸有成竹:
  「首座、次座此言差矣,樊勞瑞以此種方式,對帝國命令陽奉陰違,實在不足為取,若不通緝,豈不是助長此等惡跡嗎?」
  
  見馬默振振有詞,十二位長老還是面有難色。
  
  「首相大人,關於徵收學院這件事,錯的確在我們啊!」首座長老嘆道。
  
  馬默冷哼一聲,不以為然地道:
  「各位長老,你們太過仁慈了!學院早有叛心,前些日子學院發生的慘劇就是證據!若非樊勞瑞動手,三百多人豈能死得無聲無息?」
  
  首座長老搖頭,不甚同意:
  「首相大人,目前並沒有證據顯示樊勞瑞就是這件事的兇手。」
  
  不僅首座長老,次座長老也緊接著補充道:
  「根據穆恩傳來的消息,三百士兵並非死於魔法當中,足見並非樊勞瑞所為。」
  
  馬默搖搖頭,依舊堅持:
  「樊勞瑞手下還有上千學生,不須親自動用魔法。何況,若非是他們,誰能無聲無息侵入。」
  
  十二位長老面面相覷,好半晌,次座長老才猶豫地道:
  「據說,無聲無息殺死三百多人的,是魔族人。」
  
  馬默對這個消息似乎並不意外,反而仰頭哈哈大笑:
  「次座竟然相信這種無稽之談?魔族是傳說中的種族,誰人看過?」
  
  此話一出,眾長老都沉默了。
  
  馬默見好就收,停住追究兇手的話題,轉而道:
  「不論兇手是不是樊勞瑞,只要抓到他,一切就水落石出了。所以,還是照本相之議,將樊勞瑞一眾人列入通緝吧!」
  
  馬默的語氣強硬,十二位長老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因為上一次決策的錯誤,這一次眾長老們顯得特別小心翼翼,幾個人竊竊私語議論了好一陣,仍舊沒有共識。
  
  首座長老見狀站起身,斷然道:
  「這件事情再讓我們商量一段時間吧!」
  
  馬默眼神一個閃爍,但是他很清楚,這種情況急不得,於是語氣轉軟:
  「如此,本相也不勉強,希望各位長老盡快決定,以免失了緝捕先機。」
  
  說完,馬默也站起身,對首座長老微微點頭示意,這才轉身離開。
  
  
  註:巴耶帝國長老院的制度,設首座長老一人,次座一人,祭殿長老五人,護院長老五人,首座長老資歷最深,次座次之,兩者直接對帝國負責。祭殿長老推舉一人為祭座,護院長老推舉一人為護座,分別負責長老院對內及對外事務。
  
  
  聖典前一夜,許是因為緊張的緣故,琉璃一直睡不著。薩摩乾脆不睡了,拉著琉璃談天,希望能舒緩她緊張的情緒。
  
  聊著聊著,琉璃突然問道:
  「那摩哥哥打算怎麼處理神族魔族的事呢?」
  
  與神族和魔族同時扯上關係,琉璃的確是很擔心薩摩要如何自處。
  
  薩摩抬抬眉。關於神族和魔族?他對這兩族的態度與人類相同,不過就是另一個種族罷了。要他為了其中一個種族消滅其他種族,他是做不到的。
  
  「我打算讓神族和魔族互相牽制,人類只要不太弱,應該就可以在神族和魔族中存活。」薩摩坦承說出心裡的想法。
  
  從頭到尾,薩摩就沒有歸屬神族或魔族的想法,最好可以各族相安無事,魔族神族不來惹他,他也不會主動去招惹他們。為了避免神族和魔族的目標放到精靈人族或龍人族身上,薩摩也認為人類是不能任憑神、魔兩族操控,但僅止於此了,他不以為他該為人類擔負起未來。儘管偶爾還是會同情……
  
  「那就這樣做吧。」令人訝異的,琉璃贊成了薩摩這個想法。
  
  琉璃認同得這般乾脆,反倒讓薩摩吃了一驚,一臉訝異地看著琉璃。他以為,善良的琉璃應該會希望他是偏向弱勢的人類那邊。
  
  「你不希望我幫助人類?」薩摩驚訝反問。
  
  「摩哥哥現在不是在幫助人類嗎?」琉璃偏著頭,不解地問。
  
  「不是。」薩摩搖搖頭:「我只是讓人類和神族、魔族盡量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
  
  「這樣就夠了。」琉璃一臉認真:「他們的未來讓他們去煩惱,摩哥哥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了。」
  
  這番話像一顆巨石投入薩摩心海,令薩摩恐懼的了悟隨即浮上心頭。這話,琉璃自己沒有發現,但薩摩卻不是。雖然琉璃這番話還是以他為中心,但,話中卻已經透露出對神族、魔族,甚至人類的冷漠,這是琉璃以前都不曾有過的態度…。換成是以前,琉璃就算不願勉強他幫助人類,但神情總會有些落寞、不忍,這回不僅沒有,還隱約有和人類劃清界線的味道。
  
  這是后印的關係?看著對自己的改變毫無所覺的琉璃,薩摩彷彿看到了另一個琉璃,忽然之間,一股冰冷的感覺自內心深處迅速擴散,蔓延全身…。
  
  「琉璃…你…?」薩摩遲疑地問。眼前的琉璃會是另一個琉璃嗎?
  
  琉璃偏著頭,不解地看著薩摩,清澈的藍眼睛,已經看不出方才那種奇特的性格重疊現象。
  
  自從第一次發現琉璃的另一個性格之後,每隔一段時間,另一個性格就會出現,但多半是夜晚琉璃入睡之後才會出現,雖然頻率越來越高,但,從來沒在琉璃清醒時取代過,難道,就在他不知不覺中,另一個性格已經快要超越琉璃本來的性格了嗎?
  
  想到這裡,薩摩伸出手,將琉璃攬進懷中…。一種即將失去琉璃的恐懼感讓薩摩忽然覺得軟弱。他該怎麼辦?解開后印可以阻止這個變化吧!但,如今的他還沒有力量解開后印,卻得眼睜睜看著琉璃一點一滴改變?!難道沒有什麼方法,可以阻止琉璃改變?
  
  「摩哥哥…,你在發抖?」琉璃伸手環住薩摩寬闊的背,關心地問。
  
  將頭埋進琉璃髮間,薩摩什麼話也沒說。手無意識地扣住了琉璃的肩膀,越來越用力,彷彿想要將那個印著后印的地方挖起來似的…。
  
  「好痛…摩哥哥…。」琉璃抖著聲音,卻沒將薩摩推開。
  
  聞聲,薩摩霎時驚醒,連忙鬆開手:
  「對不起。」
  
  「摩哥哥,你怎麼了?是不是琉璃說錯什麼了?」琉璃纖細的雙手在薩摩背上緩緩上下移動,彷彿在安撫薩摩似的。
  
  不能說。薩摩知道,他所發現的事情不能告訴琉璃。深吸幾口氣,平撫情緒之後,薩摩才放開琉璃,露出一個若無其事的笑容:
  「沒什麼。夜深了,早些休息,明天要忙哩!」
  
  提到這個,琉璃神情又落寞起來。輕輕點頭之後,回頭又看著殿裡那巨大的塑像。
  
  好累……。她想繼承父親,但,她有那種能力嗎?萬一不行,那、那麼那坦家會被說得多麼難聽啊!琉璃想著想著,突然感覺一股濃濃的睡意襲來。
  
  「摩哥哥,我好想睡……」琉璃喃喃道。睡著了就什麼都不用想了……
  
  薩摩不疑有他,只道琉璃終於不緊張了,不由鬆了一口氣:
  「睡吧!你有好幾天都沒睡好了。」
  
  琉璃點點頭,起身走向一旁為他們準備好的兩張簡易床榻,尋了一張,倒身就睡,不一會,平穩緩慢的呼吸聲傳來,竟已入眠。
  
  太累了吧!薩摩苦笑一聲,也跟著來到床邊,拉起一旁的被褥,替琉璃蓋好。正打算到另一張床睡覺時,突然一股奇特的感應傳來!
  
  有人來了?目的是什麼?後殿禁止出入,此人前來必是來者不善吧!
  
  這些念頭電光火石閃過,一眨眼,大膽的想法已然成形。
  
  迅速聚集能量,雙手幾個起落,一男一女兩個身影便出現在大神塑像前的兩個團圃上,盤著腿,專心冥想的模樣。
  
  接著,薩摩結界一張,便將他與琉璃所在的地方徹底隱藏起來。
  
  佈置才剛完成,便見一條鬼鬼祟祟的人影,小心翼翼地從後殿偏門走進。半彎的身軀,躡手躡腳的模樣,標準作壞事的模樣。
  
  刺客?薩摩發現這人的身影有些眼熟,該是他認識的人…。會是誰呢?在里爾公國,敢刺殺首席預言師的人應該不多,何況杜斯妥‧安森還是個對政局介入不多的新任首席預言師?這麼一想,刺客的身分就昭然若揭了…。
  
  不急於阻擋刺客,薩摩藏在暗影中觀察。昏暗的燈光阻止不了他的視線,唯一可惜的是,刺客蒙了臉。
  
  刺客很努力放輕腳步,但或許因為太緊張的關係,呼吸聲顯得很沉重,這讓薩摩暗自嘆息。這麼容易緊張,這刺客實在不合格…。
  
  距離兩道幻影約莫五步距離,刺客停下腳步,似乎在觀察目標有沒有發現他的行蹤。
  
  目標盤腿而坐,低頭彷彿沉思,似乎完全沒有察覺異樣。
  
  刺客眼角微動,薩摩知道…刺客笑了。就在這時,刺客彈身前撲,同時自懷中抽出兩把匕首,一把往薩摩的幻影擲去,一把則抓在右手,朝琉璃幻影的背脊直刺而去。一看就知道,刺客的主要目標是琉璃……薩摩雙眼銳芒一閃。
  
  成功了…!他看到匕首刺進了目標的背,高度的喜悅讓他忽略了匕首刺入身體應該有聲音和震動。只不過,下一刻,刺客發覺不對勁,因為,匕首穿過了目標的身體,連同刺客的手一起穿過!沒有刺中實體的錯誤施力感,讓刺客一個踉蹌,撲倒地面,手上的匕首斜斜插入地面!
  
  「鏗─!」匕首插入硬石地,傳出響亮的聲音。幾乎與此同時,另一個金屬落地的聲音也跟著響起。
  
  另一把匕首穿過幻影,射中正前方的大神塑像。
  
  刺客心頭劇震,抬眼一看,卻發現方才端坐在這裡的兩人,通通消失了!
  
  為什麼?刺客茫然不解…。
  
  「辛苦你了,那約‧木靈。」直到這時,薩摩才出聲嘲諷。熟悉的身影,可以深入神殿,加上有刺殺的動機,還有誰比那約家更有可能?那約‧土靈年紀大了,身分又顯眼,不可能親自來做這種事情。
  
  刺客還來不及弄清楚究竟怎麼回事,後頭傳來的聲音便讓他渾身冰冷。
  
  抓著匕首往前一個翻滾扭身,刺客面對聲音來的方向,凝目看去。
  
  穿著輕鬆寬袍,一頭長髮隨意流洩,端正溫和的臉…。那不就是杜斯妥‧安森?!
  
  驚訝之後,刺客又懂了。定是方才匕首及體的那一瞬間,杜斯妥‧安森及時逃開了!
  
  嘖!沒想到杜斯妥‧安森身手這麼好!刺客暗自咒罵。
  
  「沒想到傳言中不懂武的首席預言師其實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啊!」刺客咬牙切齒,冷聲道。
  
  薩摩咧開了嘴,笑了起來。多麼大的誤會?究竟是誰以為他不懂武?好似沒人問過他這個問題哩!
  
  「你笑什麼?!」刺客惱怒地握緊匕首,隨時準備再攻擊一次。
  
  薩摩掛著微微的笑容,柔聲道:
  「我笑你從頭到尾都沒發現你剛剛刺的根本不是人。」
  
  刺客慢慢站起身:
  「什麼意思?」
  
  「意思是,我從頭到尾都站在這裡,而你剛才刺的只是一個幻影。」薩摩不厭其煩地解釋。
  
  刺客皺起眉:
  「你胡說什麼?這天下哪有什麼幻影?!」
  
  薩摩嘴角揚起嘲諷的弧度:
  「連有沒有生命氣息都感覺不出來,你武也白練了。」
  
  薩摩諷刺的語氣讓刺客大感難堪,怒聲道:
  「是不是白練,你很快就會知道!」說完,雙手一招:「冰雪囚牢!」
  
  隨著聲音,薩摩四周突然凝出一道道冰柱,交叉縱橫,牢牢圍住。
  
  薩摩看著四周冰柱,有些好笑,再看看因為施展魔法,累得猛喘氣的刺客…。
  
  「你的中級魔法不怎麼合格啊!」摸摸四周的冰柱,薩摩不怎麼在意。方才元素聚集時,他就發現了,但他無意阻止,倒是有些好奇那約‧木靈能夠把魔法應用到什麼程度。
  
  事實上,以還是學生的身分,能夠把一個中級魔法的大部分咒語都在心裡默念,那約‧木靈的魔法實在已經算不錯了。之前老是看他跟在前右相之子後頭,倒是看不出有這點真才實學。
  
  刺客聞言,連忙站直身體,強硬地道:
  「你可以再耍嘴皮子,反正等你死了就沒機會了!」說著,便持著匕首上前。
  
  薩摩微微一笑,伸指指向接近的刺客,輕輕吐了一個字:
  「囚!」
  
  聲音一出,龐大冰柱突然一瞬間凝出,速度之快,讓刺客來不及反應,一頭撞了上去。
  
  「這才是合格的魔法。」薩摩倚在冰柱上,閒適地道。
  
  刺客驚恐地望著將他團團困柱的冰柱,他知道,這也是冰雪囚牢,但,比起方才他自己施展的,不僅時間上差距甚遠,就連冰柱的粗細和排列也明顯有別。比起他方才施展冰雪囚牢,冰柱只有手臂粗細,又是斜的又是直的雜亂交錯,困住他的冰雪囚牢,不僅根根冰柱都有小腿般粗,還規律地縱橫直交,儼然就是個完整的牢籠。更恐怖的是,那人只是那麼一個字,就能輕易施展中級魔法!
  
  刺客還在震撼中,薩摩站直身,伸指往四周的冰柱輕輕一彈,接著,便聽得「嗶嗶啵啵」連聲響,一個偌大的冰雪囚牢碎成了一堆冰渣,堆滿一地。
  
  跨過冰渣,薩摩站到滿眼驚恐的刺客前,指著刺客臉上的蒙面巾,笑道:
  「那約‧木靈,你也該拿下你的遮羞布了。還是,你需要我幫你?」
  
  刺客看著薩摩,眼中又是驚懼,又是憤怒。用力扯下蒙面巾,憤憤道:
  「我便是那約‧木靈又如何?!」
  
  薩摩收起笑容,冷著聲音:
  「不如何,只不知前首席預言師的獨生子,於聖典前一日潛入後殿,行刺現任首席預言師,這,代表什麼意思?」
  
  那約‧木靈似乎對“前首席預言師之子”這樣的稱呼很是敏感,聞言立刻拉高聲音,怒道:
  「你這個外來人,憑什麼成為首席預言師?真正的首席預言師是我父親!!」
  
  薩摩不以為忤,還反諷地道:
  「那約家得到首席預言師的位置,說來也不怎麼光榮吧!」
  
  聞言,那約‧木靈竟然啞口無言,神情顯得相當難堪。這種意外的反應,讓薩摩也跟著一愣。他隨口說說,那約‧木靈卻是這種反應,難道那坦家的事件,那約家也當真插上了一手?
  
  這個想法一出,薩摩發現,他不能放著那約‧土靈消遙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