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默坐在馬車裡,越是遠離長老院,怒火卻越大。
  
  丹頓‧霍姆的插手讓他必須重新計畫下一步。他更想不通的是,丹頓‧霍姆為什麼會插手?
  
  之前對學院用兵,丹頓‧霍姆並沒有插手,只在他企圖連西陸軍團一起調動時,丹頓‧霍姆才經由親近的大臣轉達不滿。於是,馬默只好收手。並不是因為他怕了丹頓‧霍姆,只是不願在大局未定的時候,與之衝突,何況,當時,他攻打學院造成帝國動盪的目的,基本上已經達到不少,只可惜後來竟然是那種結局!帝國東西陸軍團出乎意料都沒有重大損失,馬默必須想辦法增加損失,他與長老院商議的通緝,也只想調動東陸軍團,他以為,這是丹頓‧霍姆能夠接受的限度,不過,如今看來,丹頓‧霍姆已經改變了策略,打算積極掌控帝國了…。若不是如此,丹頓‧霍姆不會找上長老院。
  
  但,為什麼?跟之前神跡密林的行動有關嗎?
  
  馬車駛入宅邸,馬默走下馬車,一邊往書房走去,一邊想著要將丹頓‧霍姆的改變傳回族裡。
  
  但,就在踏入書房的一剎那,馬默倏地從思索中醒神。抬頭審視面積不大的書房,雙眼卻閃出謹慎的光芒。沒有看到人影,馬默卻感覺到危險。
  
  「誰…?」馬默沉聲喝道,他可以感覺到一種存在,足以威脅他的存在。
  
  突然間,書房的門“啪”地一聲關了起來,隨著,一道頗具磁性的男子聲音響起:
  「看來,是我小瞧你了。」
  
  馬默大吃一驚,立刻反應,魔能一轉,微捲的白髮瞬間轉成一頭又亮又直的茶色長髮,臉上的皺紋沒了,臉形身材拉長,鼻子挺起,眼睛由藍轉成暗褐。轉眼間,馬默變成一名三十餘歲的英挺男子。
  
  「既然敢來,難道還不敢露面嗎?」馬默的聲音由低沉變得響亮。
  
  一聲輕笑響起,一道淡而模糊的身影出現在窗邊,逐漸清楚,轉瞬間,一名看來稍年長一點的俊美男子便出現在眼前。
  
  「你是窩索尼科吧!聽說你是沆羅手下大將…。」男子神情從容,一點都不像敵對的一方。
  
  馬默瞇起眼,銳利地盯著男子,冷諷道:
  「相信閣下特地到這裡來不是為了要說這些廢話吧?!」
  
  「當然不是。」男子也不氣怒,反而頗為認同地點點頭:「我只是路過這裡,剛好遇上族人,順道幫個小忙罷了。」
  
  橫豎他的任務已經取消,順手幫個小忙倒也不算什麼。
  
  「幫個小忙?」馬默冷哼一聲,雙眼更顯銳利:「若在下沒有料錯,這個忙該是丹頓‧霍姆,不,應該是沙卡伊多,希望你幫的吧?」
  
  丹頓‧霍姆的真正身分就是神族二十五旗成員之一的沙卡依多。
  
  「你很聰明。」男子不慍不火,淡淡承認。
  
  馬默全身警戒,因為他知道,沙卡伊多會託此人前來,就表示此人有絕對高於沙卡伊多的實力。若以此判斷,此人有極大的可能會是…雙衛五天!!
  
  「你是雙衛五天裡的哪位?」馬默神情謹慎,全身更是蓄勢待發,準備應付隨時可能發動的攻擊。
  
  男子嘴角一勾:
  「昊天。」隨著聲音,昊天身軀也直撲而出。
  
  這天起,首相失蹤了!奇的是,不到一日,帝國皇帝巴‧韓諾被發現暴斃於寢宮。短短一天時間,帝國上下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中,六個皇子,除了流亡在外的六皇子外,其餘五個皇子各擁勢力,開始了帝位的爭奪,將蒙腦特市捲入腥風血雨之中。
  
  
  滅之都裡,沆羅拍桌而起:
  「你說巴耶帝國裡的探子都失蹤了?!」
  
  「是、是的!」回報消息的男子抖著聲音,心中哀嘆為何會剛好在輪到他監視時,發生這樣的大事。
  
  沆羅怒哼一聲:
  「窩索尼科在幹什麼?!」
  
  「這……」男子猶豫了一下,才道:「屬下沒有見到窩索尼科。……屬下判斷他可能凶多吉少了。」
  
  沆羅抬抬眉,厲聲道:
  「凶多吉少?說清楚!」
  
  男子頭垂的更低:
  「有一段時間,屬下無法接近,之後,窩索尼科就消失了。」
  
  沆羅一愣,但隨即冷笑:
  「神族竟然對我們的族人趕盡殺絕,好!真是太好了!」說著,沆羅仰頭大笑。
  
  嘹喨的笑聲傳遍滅之都,魔力低弱的低等魔族驚得躲了起來,中高等魔族則是惶惶然不知所措地議論紛紛。這種笑聲,太不尋常了,他們只覺得毛骨悚然阿!
  
  
  聖典結束之後,一連十天的大神祭也畫下句話,這種時候,所有公國人民,不論貴族抑或平民都該回到自己的崗位。然而,今年的大神祭雖是結束了,公國上下卻一直籠罩在恐慌當中。
  
  前所未有的預言內容,公國人民不願相信,卻又不得不相信。首席預言師是大神的代言人,在大神祭中的的預言怎麼會有錯呢?
  
  但為什麼會有這麼不祥的預言,很快的,人們將罪怪在聖典前一天夜晚,那約‧土靈父子策劃刺殺這件事。一定是這件事情,惹怒了大神,才會降下災難…。
  
  第四天,一個驚人的消息傳來。巴耶帝國的王者,巴‧韓諾突然駕崩!繼承人未定,諸皇子為了皇座爭得你死我活,蒙腦特市陷入腥風血雨之中。
  
  這個消息增強了聖典預言的可信度!再沒有人對預言有絲毫懷疑。預言迅速傳播,越過海洋,短短兩個月不到,里爾公國兩位首席預言師的預言結合稍後帝國異變,傳遍了整個人類世界。
  
  其實,就連薩摩也很意外,雖然從琉璃的預言中得知,巴耶帝國即將有一場大變,但卻沒想到會是連著兩起這麼重大的變故。
  
  稍一細想,薩摩便猜出這件事情與神族有關,畢竟,能拿魔族人有辦法的,目前恐怕是以神族人的可能性最大。看來,他傳回去神族的消息,已經被確實執行了…。如今巴耶帝國應該是一團亂吧!要是待在新生村的巴‧赫多知道了,恐怕會擔心得想要立刻回到王都去吧!不過,巴‧赫多不是傻人,又有精明的樊勞瑞在,相信能夠做出正確的決定才是。
  
  
  薩摩猜得沒錯,魔獸天堂的新生村裡的確上演了一次精采的辯論攻防戰。
  
  「你想要去蒙腦特市?」哈頓‧索尼驚訝地道。
  
  巴‧赫多點點頭,神情除焦急之外,也有些沉重:
  「是的!父皇突然駕崩,帝都一定亂成一團了,我不放心。」
  
  哈頓‧索尼看了一旁難得板起臉的樊勞瑞一眼,回頭對著巴‧赫多就是一聲長嘆:
  「我知道你心裡焦集,但是,這時候,還是不要回去吧。」
  
  聞言,巴‧赫多沉默了一會,才語帶掙扎地道:
  「我知道我這時候回去,會讓哥哥們全把我當箭靶。但是,只要想到父皇走了,萬一魔族又去控制其他皇族的人,我就實在沒辦法待在這裡,什麼都不做。」
  
  巴‧赫多的擔憂,哈頓‧索尼很能體會,遲疑了一會,終於還是求救地看向樊勞瑞。巴‧赫多畢竟是皇子,要勸,恐怕還是自幼指導他的樊勞瑞比較適合。
  
  收到哈頓‧索尼的眼神暗示,樊勞瑞總算開口了:
  「就算魔族人真的又控制了皇族的人,你能阻止嗎?」
  
  樊勞瑞一開口就是反問,讓巴‧赫多一噎。
  
  「……我想警告他們,多少讓他們有所防備也好……」巴‧赫多無奈地道。他也知道他無法阻止,但是,如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眼睜睜看著帝國被操弄,身為帝國皇子,他於心何忍?所以儘管知道多餘,還是希望能盡點心力。
  
  樊勞瑞銳利的雙眼直視巴‧赫多,直將巴‧赫多看得一陣心慌,不禁垂下頭去。
  
  樊勞瑞見巴‧赫多低下頭,這才移開視線道:
  「保護皇上的護衛何其多,還不是被控制了?有沒有防備都是一樣的。」
  
  此話一出,巴‧赫多啞口無言,只能澀澀苦笑。這時,哈頓‧索尼也接著道:
  「沒錯!再說了,魔族出現的事情,要是沒有親眼看到,又有多少人會相信?」
  
  是啊!就是他,到現在也還有種,一切都是夢的感覺……巴‧赫多情緒盪到谷底。
  
  見狀,樊勞瑞放緩了語調,柔聲道:
  「所以,你還是別去吧!那只會為你招來危險。」
  
  巴‧赫多低著頭,聽著樊勞瑞語重心長的勸說,長嘆一聲:
  「你們…都不擔心嗎?」
  
  「擔心自然是會的。」樊勞瑞無奈地道,走到巴‧赫多身邊,伸手摸了摸巴‧赫多的頭,苦口婆心地道:「但是,必須謀定而後動,不能做無謂的犧牲。關心則亂,你這麼聰明,只要冷靜下來想想,一定能懂的。」
  
  「謀定而後動?」巴‧赫多怔怔地反問:「老師有計畫?」
  
  微微一笑,樊勞瑞收回了手。巴‧赫多有些失落,以前,樊勞瑞指導他魔法時,每次他失敗氣餒時,樊勞瑞都會摸摸他的頭,安慰他。後來,隨著年齡慢慢增長,樊勞瑞也就越來越少這麼做了。
  
  「這些事情,你要自己想。」樊勞瑞適時抽離。
  
  巴‧赫多已經長大,也很有主見,只是這次事件太過複雜,才會讓他亂了頭緒。為了讓巴‧赫多更加成長,樊勞瑞只能稍微提點,其餘還是要是需要巴‧赫多自己思考。
  
  聞言,巴‧赫多也驚覺自己又像小時候那樣,過度倚賴樊勞瑞。深吸一口氣,巴‧赫多強迫自己撇開煩躁的心情,靜下心來思索。
  
  樊勞瑞靜靜地等著,沒有打擾巴‧赫多的思緒。
  
  沉默持續了許久,等巴‧赫多再度看向樊勞瑞時,神情已經恢復冷靜:
  「我想要在這裡好好和苗玉龍學習怎麼領兵,在這裡的人已經相信魔族的存在,苗玉龍為人也很正派,我想我可以相信他們。」
  
  巴‧赫多已經想通了。現在回去蒙腦特市,只會讓他成為其他五位皇子攻擊的箭靶,還不如留在這裡好好培養實力,來得實際。只要擁有可以和魔族對抗的力量,又何愁大事不成?
  
  學院眾人來到新生村已經半個月了,這段時間,樊勞瑞指示師生們配合苗玉龍等人,一邊耕種、打獵,同時也持續訓練。學生們來到這裡,所有人都認定這是因為帝國逼著學院撤退,所以,樊勞瑞等人花了不少時間解釋真正的原因。大部分人一開始都半信半疑,但有學院師長們信誓旦旦的說辭,又有六皇子親眼看到死去的皇帝受到操控,匪夷所思之外,又令眾人不得不有些相信了。
  
  不久前,皇帝駕崩、馬默失蹤的消息傳來,映證了所有說辭,如今,新生村裡的人都知道,魔獸天堂外,即將掀起的絕對是非同小可的風暴。不安籠罩在眾人心頭,樊勞瑞早就決定,藉著這個機會讓六皇子成為這些人的精神核心。留在這裡的人,多半是巴耶帝國和約塔公國的人民。要讓巴耶帝國的人民依附巴‧赫多並不難,畢竟巴‧赫多在帝國頗具聲望。另外那些約塔公國的人,因為約塔亡國,對巴‧赫多恐怕不會太過友善,恐怕得有些條件交換才能完全掌控。至於那些更少數的民族,包括精靈人、獸人、龍人,樊勞瑞並未考慮在內,畢竟,外族人不容易協助人類,尤其是有政治立場的人類…。
  
  
  同一時間,里爾公國的某一個角落……
  
  「烏坦,你沒有執行恩人的託付,卻回來做什麼?」方正的輪廓,稍顯風霜的臉,一名老者威嚴地看著風塵僕僕的青年。青年稍矮的身材,黑色短髮,帶點灰色的雙眼,正是烏坦‧凡匿。
  
  烏坦‧凡匿是他為了配合人類的姓氏制度的化名,實際上,他的名字是烏坦。
  
  烏坦抓抓頭,尷尬地道:
  「族長,我…我跟丟了…。」
  
  「跟丟了?」老者有點驚訝:「你的目的被發現了?」
  
  「…應該沒有吧……」烏坦不確定,但覺得薩摩並未刻意防他,該是相信他吧?!
  
  老者皺眉:
  「那怎麼會跟丟?」
  
  見族長已有怒意,烏坦聞言連忙將在巴耶帝國所發生的一切,鉅細靡遺說出來。
  
  聽完烏坦的敘述,老者眉頭皺得更緊了。正想說些什麼時,一道沒有溫度的聲音驀地響起:
  「你說他用精靈人的密術把學院近千人送到魔獸天堂?」
  
  聲音一出,老者和烏坦同時將視線往聲音來處望去,只見一個相貌平凡中年男子憑空出現在房間裡。
  
  見到此人,老者一驚,連忙從座位站起,恭敬喊道:
  「恩人!」
  
  烏坦一愣,隨即跟著彎下身子。他知道族長是看過恩人的,因為當初恩人親手持信物來,就是為了交代族長那個任務。但,任務交到他手上之後,恩人就沒再出現了,一向只以光劍指示行動,他從頭到尾對恩人的印象就只有沒什麼起伏的聲音,直到現在,他才有機會見到恩人的真面目。
  
  好平凡。烏坦有點吃驚。聽說恩人幫助他們在里爾公國安居樂業,他直覺認定,恩人會是非常特殊的人,即便是恩人的子孫,也不會差到哪裡。事實上恩人的傳訊方式也的確匪夷所思到極點,所以當烏坦看到恩人竟然會是這樣一副,隨時可以遺忘的容貌時,心中不免有種奇怪的矛盾感。
  
  不過,剛才恩人出現的方式很突然,可見,恩人雖然樣子不怎麼樣,力量倒是神秘得很。光看族長一點都不驚訝,可見這樣的出現方式,應該不是第一次了。
  
  「恩人,真是失禮,好不容易能夠為您做事,烏坦卻搞砸了。」老者滿臉抱歉。
  
  平凡男子搖搖頭,心思顯然不在成功和失敗上,兀自對著烏坦問道:
  「你把那個人怎麼把人送到魔獸天堂的過程說清楚一點。」
  
  烏坦不明白恩人為什麼這麼在乎這件事,但還是努力回想細節,一一說了出來。
  
  聽完,平凡男子表情沉重,一向冰冷的雙眼也閃現激動的光芒。烏坦敏銳地發現平凡男子握緊的雙拳,像在刻意壓抑什麼似的…。
  
  良久,平凡男子都沒有任何表示。老者和烏坦茫然對視,只能靜靜等待。
  
  終於,平凡男子又開口了,問的卻是:
  「如果就站在那個人的身邊,你有沒有辦法成功?」
  
  烏坦知道恩人的意思是,如果在薩摩無備之下,有沒有辦法成功殺死他?直覺的,烏坦知道他不會成功。那個隨時都無懈可擊的男人,雙眼就彷彿可以看透一切似的,他強烈懷疑,只要他一動念,一切就會結束了…。
  
  「沒有辦法…。」烏坦誠實道。
  
  平凡男子似乎也不意外,只是顯得有些遺憾。也是,如果是那個人,一般人是無法傷他的,這當然是他的力量已經完全覺醒的情況下…。
  
  依照烏坦所言,那人一次傳送近千人,以此判斷,那人力量就算還沒完全覺醒,大概也是相差不多了…。
  
  現在該怎麼辦?他親自出手?如果那個人力量尚未完全甦醒,那麼,他是有勝算的。想到這裡,他幾乎想要立刻行動了。但很快的,他又壓抑了這個衝動。
  
  這太冒險了!只要有一丁點估算錯誤,就是滿盤皆輸了…。他必須忍耐,必須等待機會…。等待於他無損,衝動卻可能毀了他…。
  
  於是,他平靜下來了…。他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那人的事情,暫且擱著吧!
  
  「這件事就到這裡吧!」平凡男子念頭一轉,命令也跟著改變。
  
  「咦?但是,我們還沒完成恩人的托付啊!」老者驚訝地道。
  
  「不用,就到此為止,我已經知道我想要知道的事情了。」平凡男子沒有多做交代,丟下這句話,身影一閃,又已消失。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