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耶帝國的內亂帶動了各國的不安,情況初定的約塔地區再度亂了起來。但,同樣陷入混亂的還有北方大陸…。
  
  在龍人族南方軍事重鎮星鎭,耐達依第四十五次被寒星攔截。
  
  「喂!你…!為什麼躲著我呀!」寒星怒衝衝地道,神情又是埋怨又是委屈。
  
  「沒有啊!」耐達依一臉迷惑,彷彿一切都是寒星多心似的。
  
  儘管耐達依神情自然到了極點,寒星還是非常肯定:
  「你明明在躲我!」
  
  耐達依偏頭很認真地想,然後才像是恍然大悟地道:
  「啊!一定是因為我最近太忙了,忽略了你吧!雙胞胎妹妹。」
  
  聞言,寒星柳眉一豎:
  「我叫寒星,不叫雙胞胎妹妹!」
  
  這無賴,怎麼就記不住她的名字。來到星鎮之後,那麼多自稱姊姊、妹妹的女人來找他,怎麼他就都叫得出名字?!想到這裡,寒星不由很是吃味。
  
  耐達依呵呵一笑,似是知道了,卻立刻扯開了話題:
  「知道了,知道了。還有事哩!我先走啦!」說著,又待開溜。
  
  這種把戲,耐達依這段時間不知道耍了幾遍,寒星立刻驚覺,連忙伸手拉住耐達依的手:
  「等等!你這次別想溜!你說清楚,你到底幫不幫我。」
  
  發現跑不掉了,耐達依苦笑:
  「不是不幫,是不能幫。」
  
  「為什麼?」寒星焦急起來:「你只要幫我把我姊姊救出來就好了!拜託你。」
  
  耐達依抓抓頭,很是苦惱。
  
  瞧他運氣多好?莫名其妙撿回了逃亡公主寒星!這下可好啦!還要附帶救落難公主寒月?!
  
  「因為我是護佐。」耐達依總算有了一個正面的回答。
  
  「護佐有什麼關係?」寒星不解。寒星就是知道了耐達依是龍人族的護佐,才會有這個要求。能成為龍人族護佐,一定身手不凡,要是願意幫她救人,必定可以成功啊!
  
  耐達依眨眨眼,突然一臉痛苦地道:
  「因為,我只要一想到,萬一,我不小心被抓,我那些姊姊、妹妹們會有多傷心?龍人族裡數不清仰慕我的人會有多緊張?我就覺得好對不起他們啊!更不用說那些抓了我的人,他們一定會忌妒我的英俊倜儻,要是…他們一個不高興,用刀子在我臉上那麼一劃…!!啊!我不能再想下去了!」
  
  耐達依越說越誇張,最後更是滿臉激動。
  
  寒星見耐達依沒正經幾句又扯出一堆自戀的話,忍不住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我跟你說正經的!」
  
  聞言,耐達依委屈地扁扁嘴:
  「我也是跟你說正經的啊!」
  
  「哪裡正經?!」寒星撇嘴。
  
  「每一句都很正經。」耐達依用嚴肅的表情回答。
  
  寒星發現她很想將眼前這個嘻皮笑臉的男人掐死…。
  
  見寒星一雙眼幾乎噴出火來,耐達依總算捉弄夠了,神情一整,這才解釋道:
  「不只是我,就是我的其他同伴都不能幫你。寒月公主現在是巴耶帝國的人質,我們不能冒著與巴耶帝國開戰的風險去救她。」
  
  耐達依這番話很清楚地點出他的行動是以龍人族整體做考量的,他不會也不願為了一個寒月,將龍人族好不容易爭取到的修整時間犧牲掉。何況,他現在身上還有龍皇派給的任務,他不能拋下。
  
  寒星自然聽懂了,但……她實在無法放著寒月不管,偏偏靠她一個人的力量又無法救寒月。
  
  「那…只要、只要不被發現就好了。」寒星還是試圖說服。
  
  「你以為帶著寒月公主,有可能不被發現嗎?」耐達依反問。
  
  寒星啞口無言。她很清楚,姊姊在魔法上固然與她不相上下,但因為體質的關係,單就武功來講,其實比平常人沒強上多少。當初,寒月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決定成全寒星的。帶著寒月,行動根本快不了。
  
  見寒星滿臉沮喪、掙扎,苦口婆心地勸道:
  「所以,你還是放棄這個想法吧!我猜,那些人肯定在等著你回去救寒月公主,然後一起抓起來哩!」
  
  瞧他多善良,他還提醒她不要自投羅網呢!對於女人,他可是很疼惜的…。
  
  「但是…我…,我不能看著姊姊被逼著嫁給那個酒色過度的皇子啊!」寒星還是很掙扎。
  
  看著寒星滿是擔憂的神情,耐達依突然淡淡道:
  「關於這個,在寒月公主決定不逃時,不就已經有接受的心理準備了嗎?」
  
  寒星一愣:
  「什麼意思?」
  
  「不想接受安排,有很多方法可以逃開,妳姊姊,她並沒有很積極的抵抗,不是嗎?」耐達依很誠實地評論。他感覺得出,寒月是個隨波逐流的女子,習慣讓人安排她的未來。對於這種人,他並不想救…。
  
  「姊姊是為了救我!」寒星激動地為姊姊辯駁。
  
  耐達依這時已經收起所有嘻笑表情,異常嚴肅地道:
  「若是她真的有心要逃,她會堅持著和你一起逃。」
  
  對此,寒星卻有另一番看法:
  「不…!你不了解!姊姊、姊姊她從小身體就不好,受不得長途奔波的。」
  
  「那也就是說,你姊姊她一開始就認為她逃不掉。既然如此,就算我去救她,結果還是一樣。因為,救了她之後,還是需要長途奔波。」耐達依撇撇嘴,下了這樣的結論。
  
  對此,寒星無言以對。這是她最憂心的地方,要是寒月無法忍受長途跋涉,必會拖緩逃亡速度…,那麼到最後,結果仍是一樣。
  
  見寒星愁眉苦臉,耐達依雙眼一瞇,又笑了起來:
  「既然你懂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耐達依轉身就走,似乎完全無意再提寒月之事。寒星看著耐達依的背影,忽然覺得,這個常常臉帶無賴笑容的男人,並不是如他外表般那麼好商量,甚至必要時候,他也會很冷酷…。
  
  想到這裡,寒星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耐達依不會幫她了,耐達依的其他五個同伴也是護佐,當然也不會幫她…。那還有誰呢?還有誰能幫她?!
  
  突然間,寒星腦中浮現一個人的臉。立刻地,寒星一躍而起,跑了出去,追向那個還沒走遠的男人。
  
  「等等!等一下!」寒星焦急地喊。
  
  男人,耐達依,停下腳步,偏過身,不解地看著追過來的寒星。
  
  寒星跑到耐達依身邊,揪著耐達依的手,眼中閃爍的是希望的光彩:
  「你…你可不可以派一艘船給我?」對護佐而言,派一艘船應該不是難事吧。
  
  派一艘船?耐達依不解,立刻好奇地問:
  「你要回去?」
  
  寒星搖搖頭:
  「不!我要去中央大陸。」
  
  中央大陸?!耐達依驚得雙眼一瞪:
  「你去中央大陸做什麼?你不知道人類去到那裡,沒幾天好活嗎?」尤其是身具魔法和武功的人。
  
  寒星雙眼燦亮,自信滿滿的模樣:
  「我知道啊!我不會進入中央大陸。聽說有個諾姆鎮,那裡常常有精靈人出沒,我要到那裡去。」
  
  「你要找精靈人?」耐達依敏感地瞇起眼睛。
  
  寒星點點頭,很興奮地道:
  「精靈人輕功好,魔法也很好,如果他們能幫忙,一定可以救出姊姊的。」
  
  「你和精靈人並沒有交情,他們怎會幫你?」耐達依反問。
  
  提到這個,寒星顯得有些尷尬了:
  「我…我想求那個摩耶…。」
  
  他們總可以算認識吧!希望摩耶看在姊姊對他一往情深的份上,幫她這個忙。
  
  聞言,耐達依突然冷下臉,駁斥:
  「不可以。」
  
  寒星一愣:
  「為什麼?」
  
  耐達依也發現自己反應過度,深吸一口氣,緩下了表情:
  「摩耶目前並不在中央大陸!」
  
  「那他現在在哪裡?」感覺最後一絲希望又快沒了,寒星急得差點哭出來。
  
  耐達依當然不可能透露薩摩的行蹤,更不希望寒星像無頭蒼蠅一樣,胡亂轉,所以,他很乾脆地道:
  「這你不用管。因為,摩耶不會幫你。」
  
  被耐達依這麼一說,寒星有些難堪:
  「你怎麼知道?他…他才不會像你一樣冷酷呢!」
  
  寒星反駁的有些心虛,因為她自己也很清楚,那個精靈人渾身散發的都是疏離感…,只是寒星心裡還抱持著微弱的希望,希望那個人不會真的見死不救。
  
  聞言,耐達依突然歡快地笑了起來。
  
  這笑又將寒星的臉給笑紅了。
  
  耐達依看著滿臉通紅的寒星,了解她實在很為寒月著急,於是乾脆挑明了說:
  「實話告訴你了,摩耶是精靈人的王儲,絕對不可能冒著將中央大陸牽扯進去的危險,去救你姊姊。」
  
  「精靈人族的王儲?怎麼可能?!」寒星大驚失色。為什麼她隨隨便便都遇到這種貴族呢?!耐達依那些人是,現在,那個冷漠的摩耶也是!她還認識什麼外族人不是貴族的?!
  
  「我沒必要騙你。」耐達依煞有其事地道。他沒騙她喔!他只是把實話說了一半而已。
  
  寒星臉色幾度變換,最後留在臉上的是濃濃的沮喪。
  
  耐達依拍拍寒星的肩膀,呵呵一笑:
  「別擔心!說不定啊!寒月公主來不及嫁去巴耶帝國,巴耶帝國就亡國哩!」
  
  這話,當然是耐達依隨口胡說,寒星聽得翻翻白眼:
  「你盡會做白日夢!」跺跺腳,寒星不服輸地道:「我一定會想出辦法救姊姊的。」
  
  說完,寒星就像一陣風捲走了。
  
  耐達依看著跑遠的寒星,聳聳肩,無所謂地喃喃道:
  「救人嗎?真是一點也不有趣…。」
  
  
  聖典之後,薩摩以精神過度耗損為由,著實在神殿裡好好輕鬆了一陣。這天,他趁著夜色,離開神殿到指定地點收取來自北方大陸的消息。為了不失去掌握北方大陸情勢的先機,薩摩每到一處,都會主動與龍人聯繫,以取得北方大陸的最新消息。
  
  前幾次薩摩得到的消息都無傷大雅,但這回,薩摩接到的消息卻讓他有些頭疼。所以,直到回到神殿,薩摩還是忍不住為了那些消息鎖緊了眉頭。
  
  知道薩摩行蹤的琉璃,見薩摩面有愁色,忍不住關心地問:
  「摩哥哥,是不好的消息嗎?」
  
  薩摩沉吟了一會,才道:
  「不算不好,只是有點讓人心煩。」
  
  「什麼事情啊?」琉璃奇怪的問,不明白現在會有什麼事讓薩摩心煩。
  
  「北方大陸各族結盟已經成功一大半,但是多次派人去碎島海域的人都被趕了回來,矮人那頭遲遲沒有進展。」薩摩食指敲著桌面,面帶愁容。
  
  聞言,琉璃偏頭想了一會,才問:
  「是不是派去的人不受矮人信任?」
  
  薩摩輕輕頷首:
  「這個原因自然是有的,但是,矮人排外性太強,尼路親自去了,還是不得其門而入。偏偏,我們的目的是合盟,不好動手硬來。」
  
  「那…接下來要怎麼辦?」琉璃也跟著薩摩愁起來了。
  
  薩摩沉默了好一會才道:
  「看來我要親自走一趟。」他總算是龍人族的王族,矮人應該不致為難,何況,以他的身手,也可以在不傷及矮人的情況下,深入碎島海域。
  
  聞言,琉璃立刻安心了。在她心中,只要薩摩親自出馬,沒有什麼事做不到。但她很快就想到一個問題:
  「那麼,我們現在要離開這裡嗎?」薩摩現在是里爾公國的首席預言師,似乎不能任意離開啊!
  
  說到這裡,薩摩也有些猶豫:
  「現在還不行,我先讓尼路他們再想想辦法,如果還是不行,那我就非走一趟不可了。」
  
  薩摩自然知道,若沒有好的機會離開,難保沒有後遺症。屆時,要是里爾公國漫天舖地找起了首席預言師,那可真不大妙,這也是薩摩方才猶豫的原因。但矮人族的事情,關係到北方各族的合盟,薩摩非常希望一切能夠圓滿達成……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