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巴耶帝國的變故一般,里爾公國聖典大預言的內容也像風一般傳開。從里爾公國傳到巴耶帝國。
  
  穿鑿附會之下,帝國的變故很快就與預言結合,一時間,整個人類世界籠罩在神族與魔族的陰影之下,許多人開始深信,所有變故的背後,都有人操作…。而那些人,就是預言中的神族與魔族,他們打算毀滅人類…。
  
  於是,開始有人尋找神族和魔族的蹤跡。有些人想證實預言內容,有些人想知道傳說中的種族究竟是什麼模樣,更有人打著利用這兩個種族的想法。不論是哪一個原因,都足夠讓人類世界掀起一片找尋神族和魔族的熱潮。
  
  這樣的熱潮之下,原本活動頻頻的勢力只得慢慢收斂。
  
  
  三山地區的暗之都裡再度爭吵,只不過這一次,爭吵的人只有三個,一個是如今代掌魔族的絲妲兒,一個是掌握五羅勢力的三王沆羅,另一個則是取代多孟而起的三輔之一,万閻。
  
  「現在人類都知道我們的存在了!不如就趁這機會出來吧!」沆羅雙眼閃著狂熱,這般建議。
  
  這個建議絲妲兒首先投反對票:
  「不行!王的旨意不能違背!我們不能讓人類察覺我們。」
  
  万閻嘴角勾起嘲諷的弧度道:
  「絲妲兒,現在,人類已經察覺我們了!」
  
  「是啊!感激那個人類的預言師,現在人類都在四處尋找我們,等著將我們徹底剷除。」沆羅咬牙,恨恨地道。
  
  為了那個預言,他很多佈置都很難推動,讓他極為頭痛。加上先前窩索尼科的魔靈逃了回來,告知神族介入破壞的細節,更讓沆羅心情煩躁。吃了神族虧的窩索尼科,元氣大傷,短時間無法恢復力量去扮演那個道貌岸然的首相大人。因為擔心神族從中破壞,沆羅對替代人選很是頭痛,遲遲無法派出,也就是說,魔族這會等於暫時喪失了對巴耶帝國的掌控。若不是解禁的關鍵掌握在絲妲兒手裡,他根本連商量都不想,直接出動了!
  
  聞言,絲妲兒也猶豫起來了。的確,現在的狀況已經不同了,現在關於兩族的傳言漫天飛起,間接也妨礙了魔族人的行動。她怎麼都無法理解,人類為什麼對那種根本沒什麼根據的預言那般相信…。
  
  見絲妲兒猶豫,万閻也跟著搭腔:
  「我們並沒有違背王的命令!解禁只是為了保護我們自己。我們不這麼做,難道等著人類來各個擊破嗎?」
  
  看來,在這件事上面,万閻和沆羅是同一陣線。
  
  現在人類各國風聲鶴唳,的確是給魔族的行動增加了不少壓力,絲妲兒的確也想過乾脆解禁,但沒有魔王的命令,魔族的力量也無法完全恢復。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絲妲兒抱持的態度較為保守。尤其在這種沆羅和万閻同一陣線的情況下,絲妲兒更加小心翼翼。
  
  前後看了沆羅和万閻好一會,絲妲兒才道:
  「這件事暫時緩下,魍丹已經去找王了,要不要解禁,就由王決定吧!」
  
  聞言,沆羅皺起眉:
  「要是魍丹找不到王呢?總不能就這樣拖下去吧!」
  
  絲妲兒啞口無言。魍丹已經離開好一段時間了,卻一直沒有傳回任何消息,其餘魔族人也沒有發現魍丹的行蹤。魍丹就好像憑空消失了…。
  
  万閻身為三輔之一,當然也清楚魍丹完全沒有消息,於是,他點頭附和:
  「沆羅說得沒錯!王的行蹤飄忽,魍丹不一定可以找到王,這樣等下去要等到什麼時候?現在情況很清楚了!人類知道了我們,到處都有人在徹查身世,我們族裡安排的人,撐不了太久。」
  
  絲妲兒鐵青著臉,一咬牙道:
  「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內,王還沒傳回消息,我就解禁。」
  
  沆羅皺眉:
  「一個月太久了!」
  
  絲妲兒雙眼閃過怒芒:
  「不然,你說個期限。」
  
  「十天!」沆羅想都沒想,就將日期足足砍掉一半以上。
  
  絲妲兒雙眼一瞪:
  「這不行!太短了。」萬一魍丹有什麼耽擱了,十天時間根本不夠。
  
  「時間越長,我們的人就越危險。」沆羅也是一臉沒得商量的樣子。
  
  這時,万閻輕笑一聲,反問:
  「沆羅,你的人只能撐個十天嗎?」
  
  万閻對日期並不急迫,事實上,他是希望長一點的,因為,時間越長,在人類世界勢力根深蒂固的沆羅損失就越大。而他,只是想要一個切入人類世界的機會,當沆羅的勢力減弱的同時,就是他的最好時機。
  
  聞言,沆羅臉一沉:
  「你這是什麼意思?」
  
  万閻仍舊銜著笑,完全不將沆羅足以殺死人的視線放在眼裡:
  「我的意思是,你的人如果只能撐十天,那麼也沒什麼利用價值了。」
  
  看著暗自鉤心鬥角的兩人,絲妲兒嫌惡地撇撇嘴:
  「半個月!不能再少了。万閻說得對,連這點時間都撐不了,那些佈置也可以免了。」說完,絲妲兒站起身,兀自離開。
  
  万閻見狀,冷笑一聲,也跟著站起來,看著沆羅的雙眼閃著嘲諷:
  「我記得現在安排在人類那裡的,都是你的人啊!…半個月吶!你辛苦啦!」說完,万閻也離開了。
  
  留下來的沆羅臉色鐵青,看著万閻離去的方向,良久才怒哼一聲,身影一閃,也跟著離開。
  
  
  回到滅之都,沆羅胸中的怒火仍炙。倚在躺椅上,沉鬱的表情讓所有在一旁伺候的中、高等魔族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主子為了什麼生氣,但他們連問也不敢……魔族討厭被窺探心思,尤其以高等魔族為最。
  
  濃濃的緊張氣氛中,他們主子突然開口喊了一聲:
  「艾剎!」
  
  應聲,一名高等魔族立刻上前,恭恭敬敬地跪下:
  「屬下在。」
  
  沆羅看著艾剎的雙眼閃著陰鬱的怒火:
  「指派一個人去里爾公國,把那個什麼預言師的殺了!」
  
  沆羅話說得簡單,艾剎卻不敢多問。他知道,主子所交代的任務可以很簡短,至於其他更詳細的,像是預言師是誰,做了什麼事之類的,他得自己去找,或去猜,所以,艾剎立刻應是,在沆羅默許之下,轉身點了一個中等魔族執行這項任務。
  
  艾剎知道沆羅的意思是要一個中等或低等魔族去殺死那個人。因為,魔族的命令模式通常不會跨越階級。沆羅是超高等魔族,儘管殺死一個人類不需要動用高等魔族,沆羅的命令也只會交給高等魔族,再由高等魔族交給中等魔族。身為超高等魔族卻將命令直接交給中等魔族,是一種自降身分的做法,沒有必要的話,有身分的魔族們都會盡量避免。
  
  被點到的中等魔族立刻離開了。他必須去查清楚,主子所說的那個預言師是什麼人,並盡快完成任務。只要做得好,一定有機會翻身吧!
  
  
  一個月匆匆流逝,六皇子巴‧赫多安分地留在新生村。巴耶帝國帝位之爭,一開始只是檯面下的鉤心鬥角,卻因為長老院公開剔除五皇子的繼承身分,導致五皇子發動政變。政變時,各個反對五皇子即為最力的臣子,一一死於非命,三位皇子,更因不明原因,或癱瘓,或暴斃。暗殺和鬥爭,讓帝都一片風聲鶴唳。眼看著五皇子已經聚足實力,脅迫長老院重新宣布繼承順位時,護國大將軍丹頓‧霍姆突然介入,當場斬殺五皇子。這一來,局勢再變,酒色過度的四皇子成為最後一個合法繼承者。政變平息後的第五天,四王子在長老院監督之下,接掌帝位。為了昭顯天下一統,四皇子在長老院同意之下,迎娶了約塔公國的寒月公主。天下彷彿暫時太平了……
  
  這個消息傳到里爾公國,眾臣倒是鬆了一口氣。
  
  四皇子的風評大家都知道,由這樣的人來當皇帝,對巴耶帝國的敵國,里爾公國而言,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但同時,眾人也清楚記得聖典時的大預言,一切的起點是巴耶帝國。所以儘管四皇子的即位讓人放心不少,蔭‧沙爾還是在結果出爐之後,召集眾臣會議。
  
  「不知諸位大臣對巴耶帝國如今情勢的改變,有什麼看法?」蔭‧沙爾大方地讓眾大臣發表意見。
  
  「四皇子即位,整體而言,對我們應該是有利的。」右相答卡‧蘇魯多簡單地道。
  
  左相囊‧卡是兩朝重臣了,經驗豐富,看法較為深入:
  「臣以為,四皇子即位有些蹊蹺,我們必須全盤了解狀況,否則很容易誤判。」會咬人的狗不會叫,要是真的小瞧了,只怕會慘敗啊!
  
  蔭‧沙爾點點頭,像是頗為認可,轉向另一名大臣問:
  「基多,把你知道的消息說出來給大家聽聽吧!」
  
  這名叫做基多的大臣聞言立刻從座位站了起來,一臉嚴肅地道:
  「據臣所知,四皇子即位是因為五皇子叛變失敗。五皇子長年蓄養死士,招攬高手,前皇帝巴‧韓諾一死,五皇子立刻叛變,宮廷禁衛十之八九都倒向他。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都是在叛變時,受傷甚至死亡,只有在妓院過夜的四皇子僥倖逃過一劫。五皇子本來已經掌握大局,但是,帝國護國大將軍丹頓‧霍姆及時領著西陸軍團的兩個軍來援。情勢逆轉,五皇子被丹頓‧霍姆當場斬殺,並封鎖叛變消息。這種情況下,除了那個僥倖逃生的四皇子,就只剩流亡在外的六皇子了。六皇子有叛變之嫌,於是長老院決議由四皇子即位。」
  
  基多所說的話沒有人懷疑,因為他們都知道,基多掌握了里爾公國的情報系統。
  
  結合這些消息,眾人已經可以將這段時間,巴耶帝國裡所發生的事情拼湊起來。
  
  囊‧卡思索了一會,提出心裡的疑惑:
  「丹頓‧霍姆一直都留在蒙腦特市,為什麼到最後階段才出面呢?」
  
  蔭‧沙爾點點頭:
  「這也是本王不解之處。以丹頓‧霍姆的實力,馬默失蹤之後,他可以立刻掌握整個帝都,怎會容得五皇子叛變,還連續殺傷三個皇子?」
  
  囊‧卡和蔭‧沙爾的討論觸動了薩摩心中某個想法……難道,丹頓‧霍姆又是魔族在巴耶帝國的棋子?否則,怎會靜觀帝國前三位即位熱門皇子傷亡?獨獨留下了酒色過度的四皇子?但,回頭一想,丹頓‧霍姆若真是魔族棋子,為什麼要破壞五皇子的計畫?五皇子應該與馬默結合了吧!難道是因為五皇子與魔族間有嫌隙?所以才會讓丹頓‧霍姆出面阻止五皇子?
  
  可能性很高,但,薩摩心裡面還是覺得有點不對勁,似乎遺漏了什麼線索似的。
  
  就在薩摩兀自思索之際,蔭‧沙爾也因為諸位大臣無人提出合理推測,而轉向薩摩和琉璃:
  「兩位聖師,不知怎麼看這件事?」
  
  聞言,琉璃拉拉有些出神的薩摩。來參加會議之前,薩摩便表示,他會趁機操弄預言,所以琉璃一直靜靜地聽著。就擔心要是插嘴了,會影響薩摩的計畫。
  
  薩摩立刻從沉思中回神,腦中飛快轉過幾個念頭,隨即不卑不亢地道:
  「這的確透著蹊蹺。丹頓‧霍姆似乎有意拖延阻止政變的時間。」薩摩將方才想出來的結論,輕輕帶出。
  
  聞言,囊‧卡立刻追問:
  「為了什麼?聖師能與大神溝通,不知道有沒有其他指示?」
  
  此話一出,其他大臣也跟囊‧卡一樣,都睜著充滿期望的雙眼,看著薩摩和琉璃。
  
  薩摩暗自皺眉,對里爾公國眾位大臣異常依賴預言此事,有些不以為然。這種細節變化根本不是預言的範圍,預言只能看出某個階段的結果。但他也知道,就是這種盲目的相信,才讓他有操作的空間,所以他沒讓琉璃預言,反是藏起不耐煩,表現出一臉平靜到近乎超然的神情:
  「大神的指示中,只表示神族和魔族已經出現。馬默是魔族之人,雖然失蹤了,還是不能小看。」
  
  「那麼,丹頓‧霍姆呢?他跟那兩個傳說中的種族有關嗎?」蔭‧沙爾抬抬眉毛,很是驚訝。
  
  薩摩斟酌了一會,卻把尚未證實的事情說得非常肯定:
  「有關。」這樣該可以讓他們更緊張一點吧!「至於他屬於哪一邊,大神還未指示。」
  
  眾大臣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眼前詭譎的情勢。突然間,囊‧卡「咦」了一聲,緊張地問:
  「那兩個種族的人已經深入巴耶帝國,那我國呢?我國會不會在不知不覺間也被滲透了?」
  
  馬默和丹頓‧霍姆都是巴耶帝國兩朝元老,功勳顯赫,這樣的人卻是那兩個種族伸入帝國的觸手,由此可推知,若說里爾公國裡也有那樣的間諜,也非不可能。
  
  這個不須問大神,薩摩這雙眼睛可是有用多了。銳目掃過在場眾人,結果已是一目了然。然而薩摩卻不明說,反倒是故做神秘地道:
  「我國有大神庇祐,與巴耶帝國不能相提並論。」
  
  此話一出,眾臣立刻安心不少。蔭‧沙爾緊繃的表情也隨之鬆懈許多。
  
  感覺謎題已經被解開不少,答卡‧蘇魯多緊接著問:
  「巴耶帝國現在的情形已經應了預言,那麼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合作?」
  
  聞言,不用其他人開口催促,薩摩便果斷否定:
  「不行!」
  
  目前帝國顯然還被魔族或者神族牢牢掌握,跟現在的帝國合作無異與虎謀皮!別到時候連里爾公國都賠上了!
  
  薩摩的回答大出眾人意料,囊‧卡首先納悶地問:
  「但是,預言裡不是這樣的指示?難道我們解讀錯誤?」
  
  薩摩搖搖頭,補充:
  「解讀沒有錯誤。只是不是現在。」
  
  薩摩這麼一說,蔭‧沙爾倒是急了,連忙追問:
  「那是什麼時候?」
  
  薩摩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不帶嘲諷,反而比較雷同智珠在握的笑容:
  「…合作的最佳時機,就是神族和魔族的軌跡都清楚之後。」
  
  這話沒頭沒腦,滿座大臣人人是滿頭霧水。
  
  「這…到底是什麼時候?」囊‧卡吶吶地問。
  
  薩摩暗自翻翻白眼。他怎會知道呢?就連琉璃也不能肯定哩!何況神族與魔族未來的動態,端看局勢而定,哪有什麼時間表?
  
  不過,眾人既然問了,他這個無所不能的“首席預言師”還是得有些回答,才能顯得權威。於是,略一沉吟,答案已經出口:
  「時間一到,自然會出現最佳的結盟時機。」
  
  眾人同時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但是卻是誰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時候。不過,首席預言師說會有最佳時機出現,那就是一定會有了,這點倒是誰也沒懷疑的。
  
  一場會議就這樣等於沒有結論地結束了!眾大臣魚貫離開,薩摩自然也沒打算留下,拉著琉璃就想離開,只是沒想到囊‧卡卻開口叫住了他。
  
  「不知囊左相有何指教?」薩摩不失客氣地詢問。
  
  「聖師客氣了!」囊‧卡對薩摩身為首席預言師仍尊重他,顯得相當滿意,頻頻呵呵笑道:「其實只是個不情之請。」
  
  薩摩嘴上銜著淡淡的微笑:
  「囊左相但說無妨。」
  
  囊‧卡從懷中取出一份折得端整的精美紙張,遞給薩摩:
  「這是各省聯名呈上來的請願書。」
  
  請願書?這該給國王看吧?!
  
  薩摩疑惑地接過紙張,不明白地看向國王離去的方向。
  
  囊‧卡注意到薩摩的視線,露出了莫測高深的笑容:
  「王上說了,這事,由您決定。」
  
  由他決定?即使沒有耐達依那樣豐沛的好奇心,薩摩還是有點想看看紙張上面寫什麼了。
  
  翻開名單,映入眼簾的是洋洋灑灑以不同字跡寫著的里爾公國十省首長名字。一排名字的上面是一篇文情並茂的“請願書”,內容竟是希望首席預言師能到各省省境內的神殿分殿巡視,將大神的祝福賜給他們。
  
  薩摩看著,皺起眉,抬頭問也是滿臉期待的囊‧卡:
  「這種事很常見嗎?」
  
  囊‧卡搖頭,臉上露出有趣的笑容:
  「不常,里爾公國開國迄今,只有過一次。」
  
  不常?薩摩正待再問,囊‧卡便接著道:
  「那一次是首席預言師在聖典時預測來年即將大旱之後。」
  
  薩摩懂了!敢情這些省首長是因為預言內容不祥,擔憂無法躲過災難,才希望首席預言師前去賜福?!這說回來,竟又是他自己惹出來的了…。
  
  薩摩皺著眉,煩惱了起來。這種時候,他還想要找機會離開里爾公國,怎麼可能還會在這種小事上花時間?不過,身為一個首席預言師,能夠拒絕這種請願嗎?
  
  「巡迴十個省,需要多少時間?」薩摩隨口問道。
  
  「最少也得一個月。」囊‧卡很快回答。接到這封請願書,囊‧卡直覺認定薩摩必定不會答應。因為不知不覺間,他好像已經認定薩摩是個冷漠的人,即使表面看起來不是…。
  
  一個月?那怎麼可以?!薩摩開口就想拒絕,囊‧卡卻早一步攔住:
  「這是地方上的願望,別急著拒絕,好好考慮個幾天吧!」
  
  說完轉身就走,沒讓薩摩有機會開口拒絕。
  
  看著囊‧卡像戰勝的公雞般,搖頭晃腦地離去,琉璃忍不住問:
  「摩哥哥,怎麼辦?」
  
  「再看看吧!」薩摩無奈地帶著琉璃離開。既然囊‧卡希望他考慮,那麼他就考慮幾天,然後拒絕吧!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