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王宮,薩摩就敏感地察覺到一股微微的波動。
  
  魔族?
  
  薩摩不動聲色,暗地戒備,將琉璃護在遠離來者的那方,表面裝做一無所知,登上神殿的馬車。
  
  一路上,追蹤者一直緊隨在後。薩摩並沒有機會察知跟蹤者的目的,因為,王宮與神殿實在太近了。
  
  馬車進了神殿,在前殿廣場停了下來。薩摩搶在琉璃之前下了馬車,一股隱誨卻非常確實的殺氣散了出來。
  
  是來刺殺的?薩摩心頭一動,正想著下一刻該是跟蹤者動手的時機時,殺氣又倏地斂起。原來,這時候六個神侍與一隊護殿騎兵已經迎了上來。
  
  刺客收手了。這是可以理解的,在這麼多人環繞下,只要對象稍有魔法或武功基礎,刺殺就會失敗。
  
  薩摩沉吟了一會,一邊扶著琉璃下馬車,一邊若有所思地看向遠方,隨即,收回視線,在神侍領路下,走進殿內。
  
  之後的幾天,薩摩都會刻意走到神殿裡人少的地方,那個刺客也沒讓薩摩失望,次次都有行動的跡象。只可惜,刺客似乎也很謹慎,只要看到有人接近就立刻退縮,讓薩摩大感苦惱。
  
  這個刺客會讓他縛手縛腳,有這人在旁窺探,他不敢去找龍人傳訊,更不敢讓琉璃與他同時出現!若非不想讓神殿眾人得知他的真實身分,薩摩早便親自揪出那人了!
  
  不能老是讓這人跟著!在第五次勾引失敗之後,薩摩下了這個決定。
  
  但,面對一個異常謹慎的刺客,除非能提供一個合理而安全的情境,否則恐怕很難勾出來。
  
  想了幾想,在薩摩摸到懷裡那封請願書時,答案出來了!
  
  隔天,薩摩立刻傳訊給囊‧卡,答應到各省去巡視。同時,薩摩也吩咐琉璃開始整理行囊…。
  
  
  決定巡視各省的消息一公佈,公國又立刻騷動起來。首席預言師在公國的地位直比國王,即便日常來往於王宮和神殿間都必須帶上百多人隨行保護,何況是遠行?因此,可以說是在消息公佈之後,神殿裡的護殿騎士和神侍們便開始緊鑼密鼓地準備,計畫安排多少人隨行,路線如何規劃,就連一路食衣住行的細節也開始計畫起來。此外,各省也忙的不可開交,首席預言師親臨,這是幾十年難得有一次的機會,各省都希望給首席預言師留下好印象。
  
  薩摩很想告訴眾人別忙了,因為,他根本不打算把公國走上一趟,不過他也知道,這話,說不得。因此,薩摩只能乖乖等待所有準備工作完成之後,才能展開他的誘敵大計。
  
  
  暗之都裡,絲妲兒斜倚在躺椅上,聽著手下報告。
  
  「沆羅又有行動了?」絲妲兒慢慢坐直身體,表情開始有些沉重。
  
  她都還沒等到魍丹的消息,沆羅就已經忍不住先行動了?想到這裡,絲妲兒心裡很焦急。這幾年沆羅不停的擴張勢力,讓她非常擔心,要是魔王再晚一點回來,整個人族,還有絕大多數的魔族力量都要被沆羅掌握在手裡了!尤其是那些新生魔族,他們沒看過王,是最容易被掌握的了!
  
  「是的,據了解,三王所派的人去了里爾公國,詳細目的還不清楚。」稟報消息的是一個侍女裝扮的女子。
  
  里爾公國?絲妲兒皺皺眉,從躺椅上站起來,開始來回踱步。
  
  這代表,沆羅準備將里爾公國納入他的控制範圍?里爾公國是那個預言師所在的國家,沆羅此舉難道還有更重要的目的?
  
  可能性太多了!絲妲兒不願再想,回頭見侍女仍跪在地上,連忙揮退:
  「你下去吧!有什麼消息隨時報告吧。」
  
  侍女退下之後,絲妲兒並沒有躺回躺椅,反而離開了宮殿。每當心煩的時候,絲妲兒喜歡漫無目的地遊走,最近,遲遲沒有魍丹消息,又無法阻止魔族內各股勢力蠢蠢欲動,絲妲兒發現,她散步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通常,每當絲妲兒散步,其他中低等魔族都不會靠近,但這一次,絲妲兒卻發現,有人從她離開宮殿不久之後,就一直跟在她身後。她本來不願意理會,反正以她的力量,根本不須在意那些力量低微的魔族。但,這個跟蹤者卻頻頻發出魔能騷擾她,這情況就不同了…。
  
  一個尋常的高等魔族不會蠢得以這種方法挑釁超高等魔族,那麼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那人有某種目的必須與她接觸。
  
  見那人跟了好一段路,仍沒有放棄的打算,絲妲兒終於繞到一處較偏僻的角落,簡單張了一個空間。這個空間由她主宰生死…。
  
  如果那人真是想見她,自然會自動走入她的空間。
  
  沒讓她等太久,很快的,一個擁有血紅雙瞳的英挺男子踏入了她的空間。那是一個高等魔族,不須魔能修飾就能有傲人的容貌…,但,最多就是一個尋常的高等魔族,不足以構成她的威脅,絲妲兒第一眼就能如此斷定。
  
  絲妲兒沒有出聲招呼,她靜靜地站著,維持身為魔王代理人的疏離與高傲。
  
  來人很是識相,一上前便單膝著地,恭敬地報上身分:
  「龐希爾斯見過夫人。」
  
  龐希爾斯?絲妲兒挑起了眉,開始仔細觀察起這個人了:
  「我記得沒錯的話,你是沆羅的人…。」
  
  深棕色的長髮,血紅色的雙瞳,細長的眼、挺鼻、薄唇、略濃的劍眉,刀削般的五官,壯碩高壯的身材…。這的確是在沆羅手底下做事的其中一名高等魔族…。
  
  高等魔族數量本來就不多,不只絲妲兒,就連其餘三輔五羅也會特意注意,尤其對方陣營有哪些高等魔族,更是非清楚了解不可。
  
  龐希爾斯頭壓的更低,語氣很小心翼翼:
  「…是的。」
  
  龐希爾斯很清楚三王和絲妲兒間緊張的關係,所以才會擔心一個不小心就成為絲妲兒洩憤的目標。
  
  絲妲兒也沒讓龐希爾斯起身,只將思索的視線落到龐希爾斯垂落地上的深棕色長髮上,單刀直入地問:
  「你有事?我相信三王有事找我,還沒困難到要用這種方法。」
  
  龐希爾斯緊張地舔舔嘴唇,斟酌了一會,才謹慎地試探道:
  「夫人,若是您知道了王的行蹤,您會怎麼做?」
  
  絲妲兒神情一震,但隨即冷下臉來,哼聲反問:
  「你想問的就是這個?你是代替沆羅來試探我?」
  
  龐希爾斯知道絲妲兒動怒了,連忙解釋道:
  「夫人請不要誤會,在下此番前來,三王毫不知情。」
  
  絲妲兒並不領情,冷聲反諷:
  「你是三王的人,難道我該相信你?」
  
  聞言,龐希爾斯有些急了。若是絲妲兒不相信他,那這件事再沒有其他人可以合作了!!本來,他想過找魍丹合作,偏生魍丹行動飄忽,最近更是半點蹤影也不見,累得他必須找絲妲兒合作…。
  
  焦急之際,龐希爾斯也顧不得試探了,脫口便道:
  「以前屬下的確是三王的人,但自從見了王,屬下就是王的人了!」
  
  絲妲兒一愣,隨即反應過來:
  「你見過王?!」
  
  龐希爾斯話才出口就知不妙,他太早翻出底牌了…,但木已成舟,只得老實承認:
  「是的,屬下是在先前的任務裡遇到王,這次回來也是王命令屬下回來監督族裡的一舉一動。」
  
  絲妲兒聞言大喜若望,連忙追問:
  「那現在王在哪裡?」
  
  龐希爾斯本想說出,卻又遲疑了:
  「夫人,王現在的情況並不尋常…。」
  
  「不尋常?什麼意思?」絲妲兒顰眉。
  
  這該如何說起呢?龐希爾斯暗中無奈嘆氣,整了一下思緒才道:
  「王現在並不完全是魔王…,他有一半是神王…。」
  
  絲妲兒眉頭幾乎打結:
  「你在胡說些什麼?」魔王就是魔王,神王就是神王,何來一半一半之說?
  
  「也許王在寄生或重生時出了什麼差錯…,屬下並不清楚。屬下只知道,王現在的身體裡似乎同時有神王和魔王,就連神劍和魔刀也同時在王的身上。」龐希爾斯早就知道絲妲兒沒有那麼容易接受這樣的說法,可惜他所知也有限,無法解釋得更清楚了。
  
  絲妲兒一邊聽,表情也從疑惑慢慢轉成了冷硬。
  
  「你是來耍弄我的?」絲妲兒紫色雙眸閃動著冷焰。
  
  就知道魔族的女人多疑又喜怒不定!龐希爾斯暗暗叫苦,嘴上還是盡可能地誠懇道:
  「屬下怎敢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屬下說的句句屬實,只要夫人看到王,就會相信了。」
  
  絲妲兒神情不變,似乎仍未相信:
  「那也是等我看到王之後的事。」
  
  龐希爾斯知道現在不能強迫絲妲兒相信,於是只能退而求其次:
  「夫人不相信沒關係,屬下只是想說,王現在還沒有完全恢復魔王的記憶,他並不想回族…。」
  
  「王還沒恢復記憶?」絲妲兒又驚訝了。重生或寄生的確有可能影響記憶,只是不久前魔王才傳回那樣的訊息,怎會還沒恢復記憶?
  
  「是的!王現在想要保護人類。」龐希爾斯重重點頭。
  
  「保護人類?!哈!」絲妲兒發出一個滑稽的輕笑。人類哪裡值得保護?
  
  見狀,龐希爾斯也露出無奈的苦笑:
  「是的…,王以為他還是人類…。」
  
  以為?絲妲兒冷笑一聲:
  「沒關係,如果王真的忘了他是魔王,我可以讓他記起來!」
  
  龐希爾斯大喜若望:
  「夫人真的有辦法?」
  
  龐希爾斯這話立刻又讓絲妲兒沉下臉:
  「你質疑我說的話?」
  
  龐希爾斯一聽,大是惶恐:
  「不!龐希爾斯不敢!」額上冷汗滴落,龐希爾斯緊張地吞了一口唾沫:「龐希爾斯只是太高興了!屬下無時無刻希望王能回來領導我們啊!」
  
  儘管龐希爾斯說得信誓旦旦,絲妲兒仍未全然相信,不耐煩地擺擺手:
  「夠了!直接告訴我,王現在在哪裡?」
  
  龐希爾斯臉上猶豫神情一閃而過,最後剩下的只有堅決:
  「北方大陸的龍人族。」
  
  絲妲兒聞言一怔。北方大陸的龍人族?魔王在那兒做什麼?這個龐希爾斯是三王的人,說的話能不能信?說不定,這是個陷阱…。只是,既然知道魔王行蹤,要她完全不在意,絲妲兒做不到…。所以,就算是陷阱,她還是得冒險了。
  
  懷疑地看了龐希爾斯一眼,冷聲警告地道:
  「要是你說的話有一句謊話…,你的命就到此為止。」
  
  龐希爾斯暗暗打了個寒顫,隨即振起精神,保證道:
  「龐希爾斯句句屬實,絕對不敢欺瞞。」
  
  絲妲兒冷哼一聲:
  「既然如此,那你就跟我一道去找王吧!」要是這人膽敢欺騙她,她可以立刻讓他後悔莫及。
  
  龐希爾斯聞言心頭大震,但卻知,他現在若敢有半分猶豫,大禍便會臨頭,於是連忙高聲應是。
  
  答應之後,龐希爾斯又不覺有些後悔了…。要是讓魔王知道他不僅將他真實身分洩漏出去,還把絲妲兒帶去,定會屍骨無存吧…。想到這裡,龐希爾斯開始卻步了。
  
  只可惜,絲妲兒沒有給龐希爾斯後悔的機會,收起空間,像拎小雞一般,揪著龐希爾斯離開了。
  
  
  首席預言師的派頭有多大?絕對比龍人族的王還要大!現在,薩摩終於離開葉都了,但,他和琉璃坐在金碧輝煌的馬車上,透過窗子看出去,馬車四周是神殿派出來的兩百名神侍和護殿騎士,在外圍是國王親自指派的五十名宮廷禁衛和百名士兵。總共三百名隨行人員,裡三圈外三圈,將馬車包得密不通風,這態勢,要他是刺客都不願意接近!!薩摩這時還真的開始後悔了。
  
  早知道出巡是這麼一回事,他還不如留在神殿多晃悠幾圈,說不定能勾下那個刺客。
  
  他不會真得把里爾公國走上一圈吧?!薩摩再次長嘆一口氣。只是如今木已成舟,還是想想下一步該怎麼做比較實際。
  
  「摩哥哥,我們什麼時候走呢?」琉璃一手摸著行囊,隨口問道。
  
  薩摩聞言苦笑:
  「沒想到人這麼多。看這情形,只能見機行事了。」這一路這麼遠,也不知什麼時候才會有好機會。
  
  想到這裡,薩摩突然憶起前幾日神侍交給他的那份資料。那是神侍們為了首席預言師出巡,安排出來的路線資料,包含先後所經之地,落腳的分殿或貴族宅邸。本來薩摩對這份資料興趣缺缺,現在想想,似乎還是得研究一下了。必要時,他得改一下路線,方便那個刺客…。因為,只有除掉那個吊靴鬼,他才能放心行動。
  
  找出那份資料,薩摩迅速翻動,跳過那些瑣碎事務,直接看資料中的路線安排。
  
  神侍在安排路線時十分小心,通常會刻意避開密林狹道,薩摩仔細看過路線,好不容易終於找到路線中唯一的狹道。那是青鎮之間唯一的路,其他路線就必須跨越蠻荒密林,相較之下,這狹道反而成了最佳選擇。加上此地接近白虎軍區,雖是狹道,卻向來少有宵小出沒,也就沒有什麼安全上的顧忌了。
  
  只一眼,薩摩就知道這是最好的刺殺地點。對於魔族人而言,要刺殺一個尋常的人類,只要短暫的空隙就夠了。而那個空隙,這條蜿蜒曲折的狹道,再多不過了。比較可惜的是,這個地點還有五天才會抵達,這中間的時間,倒是很難打發。
  
  後來,薩摩才發現,他的煩惱實在太多餘了。因為,這五天,馬不停蹄地,遇河過橋、進村入鎮,都要進行祝禱儀式,反反覆覆,忙得不可開交,幸好有琉璃,總算還能分攤一點。一轉眼,五天已經過了,狹道已在眼前…。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