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睡了好久,慢慢的,意識逐漸流入腦中,睜開雙眼,看到的是一個模糊影子。視線緩緩清晰,一張熟悉的臉也跟著浮現。
  
  見到這張臉,琉璃大吃一驚,雙手一撐,身體迅速往後拉。
  
  「你是誰!!」琉璃一臉驚恐,抖著聲音問。
  
  在琉璃的面前,坐著一個穿著清涼,相貌冶豔的女子。讓琉璃吃驚的不是女子的冶豔,還有眉目間散溢的挑逗,而是那女子精緻的五官,分明就是琉璃熟悉的自己的模樣!!
  
  冶豔女子聞言咯咯嬌笑,媚眼一掃:
  「我是琉璃啊!你怎麼會不認得我呢?」
  
  琉璃猛搖頭,眼神驚恐,楚楚可憐的模樣,叫人忍不住想將之攬入懷中呵憐。
  
  「不是……你不是……。」這個人一定是瘋了。
  
  女子勾起嬌豔的雙唇,突然湊近,鼻尖幾乎碰到琉璃的鼻子,溫熱的氣息吹在琉璃臉上:
  「我是!你看,我的臉跟你一模一樣呢!我是琉璃,你也是琉璃。不過嘛……不久之後,我才是唯一的琉璃。」
  
  此話一出,琉璃倒抽了一口冷氣:
  「這是什麼意思?」
  
  女子雙眼一瞇,身體往後一仰,拉開了與琉璃的距離: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琉璃腦袋混亂極了,想了好一會才終於捕捉到一點頭緒:
  「你要殺了我……?」
  
  這人說要成為唯一的琉璃,那就是要她消失了……
  
  女子微笑,可惜沒有溫度:
  「……差不多。」
  
  得到肯定的答案,琉璃的身體不由又往後一縮,唯唯諾諾地問:
  「為什麼……?」
  
  琉璃這麼一問,女子的眸光立刻尖銳起來。
  
  「因為你不能存在,只要你還在,王就不會只看著我!」女子的聲音冷颼颼的,讓琉璃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
  
  「王是……摩哥哥嗎?」琉璃一時反應不過來。
  
  女子一聽,像是被提醒什麼似的,憤憤咬牙:
  「沒錯,王竟然為了你,用月印綁住我!」
  
  「月、月印?」琉璃完全矇了。
  
  女子嘲諷地勾起一邊嘴角:
  「哼!你什麼都不知道。」這回也是一樣,若不是她刻意留在這裡與這個蠢笨女人見面,估計就是再久,這女人還是不會發現她的。
  
  女子這話說到了琉璃的痛處,表情也跟著落寞起來。琉璃不想什麼事都不知道,但是似乎她週遭的人都希望她無憂無慮,希望她什麼事都不知道……
  
  見到與自己一模一樣的琉璃,露出了落寞的表情,女子嫌惡地擰緊眉,撇開視線,隨手從懷中掏出一面鏡子,丟到琉璃身前。
  
  「想知道月印是什麼,就看看你自己吧!」女子雙手盤胸,不耐煩地道。
  
  琉璃看了女子一眼,視線轉向身前的鏡子,緩緩拾起。
  
  鏡子裡的容貌沒有變,只有額間多了一個水滴狀的金色印記。
  
  這就是月印?月印究竟是什麼?為什麼在她身上?跟摩哥哥有關嗎?是為了綁住眼前這個女子?那是說,摩哥哥知道這女子的存在?又為什麼月印可以綁住這女子呢?
  
  琉璃腦中一片混亂,一時間,完全不知道接下來她該怎麼辦。
  
  女子看著琉璃惶惶然不知所措的模樣,忍不住滴咕起來:
  「真不知道王為什麼護著你?連神族的日月印都用上了。」
  
  神族的日月印?用神族的日月印束縛眼前的女子,那麼,這女子究竟是……?
  
  「你到底是誰?」心有疑惑,琉璃不覺開口追問。
  
  女子不耐煩地皺起臉: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是琉璃。」
  
  她從一開始,就認定她是琉璃了,為什麼所有人都要問她這麼簡單的問題呢?
  
  琉璃的神態這會顯得堅定起來了:
  「不是!摩哥哥會用神族的東西綁住你,你一定跟魔族有關!」這點常識琉璃還是有的。
  
  女子表情明顯一驚,但隨即收起:
  「原來你不怎麼笨嘛!」
  
  這話譏誚意味濃厚,讓琉璃有些難堪,但又想到月印在她身上,綁的卻是這女子,這豈不是相當奇怪嗎?
  
  想到這裡,琉璃看著冶豔女子的眼神又再度迷惑。她相信,這女子一定知道很多,只是,她實在不知道該從何問起。
  
  女子也不負琉璃所望,不用琉璃問,她就主動道:
  「既然你不笨,我就老實說了。我實在討厭我們兩個共用一個身體,所以,你要消失。這樣我才是真正的琉璃。」
  
  省得王又跟她說一些「我認識的琉璃比較好」這樣的話。只要沒得比較,王一定會認為她比較好了。
  
  聞言,琉璃驚愕不已。她和這女子共用一個身體?!這女子還要她消失?!琉璃無法反應,只能用力搖頭。
  
  見到琉璃搖頭,女子媚眼流露一絲不悅:
  「你不願意?不行!你非消失不可!不然,就枉費我浪費跟王見面的時間,在這裡等你了。」
  
  感覺到危險,琉璃自然不會束手待斃,快速站起,琉璃拔腿就跑,一邊跑一邊轉頭審視四周環境。這一看,卻著實又嚇了一跳。原來,琉璃這一看才發現,她所在的地方竟然是那個,她曾經如夢般停留過一段時間的美麗草原。這個驚嚇讓琉璃的腳步不由慢了下來。
  
  琉璃腳步才剛慢下來,一股大力便從背後傳來,轉瞬,琉璃便被壓倒在地。
  
  冶豔女子跨坐在琉璃背上,輕紗裙襬因為這個動作,撩了上來,露出骨肉勻稱的白皙雙腿。女子一手從琉璃的脖子處按住,一手撥起垂落的長髮,往後一甩,豔紅舌尖輕輕舔過雙唇,雙眼映出深具侵略性的嗜血凶光。
  
  女子彎下身,低胸的薄紗上衣,展露出一片柔嫩胸膛,雙峰呼之欲出。女子將頭靠在琉璃不停擺動掙扎頭上,刻意壓低的嗓音,沙啞而具有磁性:
  「我不會讓你逃的。而且,除非你有辦法離開這裡,否則,你是逃不掉的。偏偏呢,你對自己不夠了解!這樣的你,根本連一點逃的本錢都沒有。」
  
  這是說,只要她夠了解自己,她就可以離開這裡,就可以逃開這個可怕的人嗎?琉璃的掙扎有一瞬間的停滯,就在這時,琉璃突然感覺脖子壓力大增!女子竟將雙手死死壓在琉璃脖子上,巨大的壓力壓得琉璃脖子發疼。琉璃想喊痛,卻因為脖子被壓住,叫不出聲。
  
  「你知道嗎?只要你在這裡死掉了,就永永遠遠不會有機會醒來了。然後,我就是唯一的琉璃……」女子的聲音輕笑著,很是得意的樣子。
  
  女子的手勁越來越大,琉璃從說不出話來,到呼吸困難。無法喘息的同時,頸椎也在壓力之下傳來刺骨的疼痛。
  
  意識……逐漸模糊,瀕死的覺悟……。
  
  只要你在這裡死了,就永永遠遠不會醒來……
  
  琉璃腦中印的都是這句話。突然間,靈珊的臉、宇瀚的臉、圖甦的臉、海因的臉,尼路、漢斯、明斯克、耐達依、班塔耶、皮喇…,所有認識的人,一個個人的臉迅速閃過琉璃腦海,最後一張隨時帶著寵溺眼神的溫柔笑容填滿了琉璃已經模糊的神識。
  
  摩哥哥……摩哥哥!!
  
  神智一瞬間清醒!
  
  對!她不能放棄!她不想再也見不到摩哥哥!更無法忍受以後摩哥哥會對著那個女人綻放獨屬於她的溫柔!絕不!!
  
  一股莫名的力量從琉璃體內暴開!
  
  琉璃全身一振,竟猛地掙開女子緊壓在脖子的雙手,頭用力後仰,正好硬生生敲在女子的額頭。
  
  女子本以為勝卷在握,沒料到琉璃卻突然像發了神力,不僅掙開她的手,還用她的後腦杓敲她的額頭?!
  
  女子被這一撞,不僅吃痛得使不上力,還被敲得腦袋呼嚕起來。
  
  意識突然出現斷層……她彷彿看到一頭銀色的巨狐,站在她面前,對她齜牙裂嘴地怒吼威嚇……
  
  那是什麼?為什麼她看到這頭巨狐之後,會全身乏力?
  
  琉璃掙開女子之後,立刻從地上爬起來,用力喘氣。過度缺氧讓她胸肺間疼得利害,但即使如此,琉璃心口那種即將失去最重要事物的疼痛,還是遠遠超過身體的不適。
  
  「摩哥哥是我的!是我的!!」琉璃大聲呼喊,強大的衝擊彷彿立刻就要將肺部炸開似的:「我不讓給你!不讓給你!!」
  
  女子意識還沒恢復清楚,根本沒聽到琉璃說的話,只能茫然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琉璃卻不管這麼多,她只想把心裡所有激昂的情緒都發洩出來!
  
  「就算我什麼都不知道,就算,就算所有人都說我不適合摩哥哥,是我拖累摩哥哥,我還是不要把他讓給你!為了摩哥哥,我不會認輸,我不會死,不會消失!!摩哥哥是我的!誰也不讓!!」琉璃奮力將這些話都說出來,喘息著,突然有種解脫般的快感。
  
  她說出來了!將她心裡最深處的話都說出來了!她內心深處一直在告訴她,不要管其他人的想法,不要理會他人的評論看法,她深愛著薩摩,絲毫不願退讓!這就是真實,其餘都是矯飾。
  
  轉頭看著四周綠草茵茵,琉璃知道,這裡不是她的世界,她要的是那個有薩摩的世界,即便烽火滿天,即便遍地鮮血,即便一身罪惡,她…依舊甘之如飴。
  
  想通了,想開了,草原遼闊的景象逐漸模糊,包含那個與她相同面貌,卻氣質迥異的女子。
  
  
  每一天,薩摩都會坐在琉璃床邊等著琉璃清醒,但是,每一天,琉璃都讓他失望了。已經第七天了,為了怕琉璃身體虛弱,薩摩每一天都要親自用口渡些食物給琉璃,但,要是琉璃再不醒來,總有一天,她,會死在夢中……
  
  但,他不會放棄,他一定要等到琉璃醒來。琉璃一定會醒的!
  
  「琉璃,你會醒的,你不會讓我失望,對不對?」薩摩輕輕撫摸琉璃依舊散發美麗光澤的臉頰,近乎喃喃自語地道。看似肯定的話語,無法掩飾薩摩內心的擔憂。
  
  可惜,回答他的只有小斑擔憂的咕噥聲。
  
  尼路進到寢殿,看到的就是薩摩眷戀撫摸琉璃的景象。
  
  「……王子。」猶豫了一會,尼路還是開口輕喚。
  
  薩摩沒有回答,但尼路卻相信他聽到了,因為,薩摩的手停下來了。所以,他繼續說下去:
  「王宮外兩個人求見,其中一個自稱龐希爾斯。」
  
  薩摩的手停頓了一會,接著收回,站起,轉身。
  
  尼路知道,薩摩決定見那兩個人了。果不其然,薩摩離開了寢宮。尼路本想跟上,沒想到薩摩卻丟來了一句:
  「替我照顧琉璃。」
  
  薩摩這一說,尼路只好停下腳步,回過頭,看著床上的人。
  
  靜靜的,沒有醒來的跡象……
  
  尼路嘆了一口氣,搖搖頭,慢慢在方才薩摩坐的位置上坐下。
  
  琉璃妹妹啊!你可要早點醒來,否則,王子這樣失魂落魄的,也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哩!
  
  
  龐希爾斯並不算龍人族的正式貴賓,所以只被引到離王子寢殿不遠的偏殿暖閤裡候見。暖閤並不大,牆邊兩排置物架,架前幾片素雅的屏風分放左右,一張軟榻擺在窗邊,旁邊是一張圓形矮几,留下的是中間較寬敞的空間。龐希爾斯大約看過暖閣佈置之後,就聽到外頭傳來呼喚王子的聲音。龐希爾斯知道,王來了!王還是和以前一樣,半點魔能,甚至神能,都沒有洩漏出來啊。
  
  「王來了。」龐希爾斯壓低聲音,提醒一旁穿著帶帽長斗篷的纖細身影。
  
  為了不讓王有戒心,他還特地請那個人收斂力量,只希望他們這回到龍人族來的目的可以達成。
  
  穿著長斗篷的身影輕輕點了頭,表示知道。就在這時,薩摩踏入暖閣。一身輕鬆的呢絨寬袍,搭了件深色披風,黑色絲帶將長髮由上至下,纏捲固定,越過肩膀,從胸前垂向膝蓋。
  
  薩摩踏入暖閣的瞬間,穿著連帽斗篷的人似是抬頭看了一眼,接著便全身一震。
  
  奇怪的舉動引起薩摩的注意,視線在那人身上停留了一會,暗自奇怪於此人給他的莫名熟悉感,接著又移到擁有血紅色雙瞳的英挺男子身上。這個人…?
  
  薩摩視線一落到英挺男子身上,男子立刻彎下,恭恭敬敬地喊了一聲:
  「王。」
  
  聞聲,薩摩抬抬眉,有些了悟:
  「你是龐希爾斯?」
  
  英挺男子點點頭,臉上似是浮上些許興奮神采:
  「是的,屬下是龐希爾斯,這是屬下原本的容貌。」能夠擺脫那個人類醜陋無用的身軀,龐希爾斯總是高興的。
  
  聞言,薩摩一愣。難怪他從這人身上感覺不到一點人類的氣息,看來,眼前的龐希爾斯應是擺脫人類的軀殼了。想到這裡,另一個疑問隨之而來:
  「你哪來的力量再造身軀?」
  
  「屬下帶回王的消息,三王十分高興,才協助屬下再造身軀。」龐希爾斯不打算隱瞞,為了降低薩摩的戒心,他得讓薩摩感覺,他是絕對誠實的。
  
  三王?薩摩皺皺眉。有血誓的限制,龐希爾斯應該無法洩漏他的消息,那麼,龐希爾斯應該是擬了假消息吧!只不知是什麼假消息讓三王深信不疑,還給龐希爾斯這麼大的獎賞?
  
  不過,這不重要,他不想花時間在這種事情上,最好可以快些打發兩人,他才可以早些回到寢殿陪琉璃。
  
  基於這樣的想法,薩摩放棄追究,大步越過兩人,來到窗邊的軟榻,一坐下便開門見山地問:
  「有什麼重要的事值得你違背我的命令,特地到這裡來找我?」薩摩微瞇起眼睛,語氣有些嚴厲。
  
  他不希望讓有心人藉由追蹤龐希爾斯,得知他的存在。寢殿裡的魍丹已經夠他頭痛了。
  
  「呃……這……」龐希爾斯一滯,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此行只有一個目的,卻是不能宣之於口。
  
  都怪他一路太過激動,沉浸在王即將歸來的喜悅中,竟然忘了想一個好的藉口……
  
  龐希爾斯的猶豫不僅讓薩摩疑惑,更讓一旁一身黑斗篷的人緊張起來。
  
  那人身上波動的力量讓薩摩心頭一動,不覺將視線落到那人身上。
  
  這一仔細看,薩摩才發覺不對勁。此人雖然把斗篷帽子拉得很低,但室內並不暗,帽子縱是拉得在低,也不能蓋住全部,但現在,薩摩從帽緣看去,卻發現裡頭黑沉沉一片,像是什麼都沒有似的。
  
  慢慢坐直身體,薩摩戒備的視線沒有離開那人,嘴巴卻是對龐希爾斯問:
  「你是為了這個人嗎?」
  
  被薩摩一語道中,龐希爾斯肯定也不是,否定也不是。血誓在薩摩手中,不能怪他過分小心翼翼啊!
  
  發覺龐希爾斯無法處理眼前的狀況,那人突然往前跨了兩步。
  
  「夫……!!」龐希爾斯差點驚叫出聲,幸好急忙打住。
  
  薩摩坐在軟榻上不動,雙眼精光閃閃,全身彷彿即將出鞘的劍,隨時可以擇人而噬。
  
  那人也發覺薩摩的戒備,沒有繼續逼近,而是伸出纖白手掌,拉開斗篷繫帶。
  
  斗篷迅速滑落,一頭黑緞般的長髮輕輕飄動,瓜子臉蛋上那雙妖異的淡紫色雙眸,特別引人注意。部分魔族的五官或許雌雄難辨,但很快的,斗篷完全落地,露一具曲線凹凸有致的朣體,毫無疑惑的,這是個女性。而且是屬於魔族當中,極端美麗的那群。
  
  淡紫色的雙眸無懼地迎著薩摩的視線,薄唇吐出的聲音,低低的,全然的蠱惑:
  「王……您忘了我嗎?」
  
  隨著聲音,淡紫色的眼眸閃動水光,帶著哀求,楚楚可憐,卻又令人從心底湧現一種,想要讓那水光落下的殘虐慾望……
  
  不自覺的,薩摩有了片刻恍神。薩摩怎麼也料想不到,打從這女子伸出手的那時,蠱惑的網便已張了起來。正是因為薩摩對這人起了戒心,將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這人身上,所以,才會輕易被這張網捕獲……或許,如果薩摩提早知道這個女子就是絲妲兒的話,他會更加小心。
  
  片刻恍神並不很久,但絕對絲妲兒做她想做的事情。
  
  女子撩動長髮,以媚惑的姿態上前,大喇喇地坐在薩摩膝蓋上,淡紫色的雙眸越來越深沉。從那片深沉中,好像有一種莫名的東西被喚醒了。
  
  「王……你怎麼可以不醒來呢?快點,讓絲妲兒看到你的紫色妖眼吧!」絲妲兒的雙眼突然湧現侵略般的凶光,然後,雙唇相貼,絲妲兒如靈蛇的舌迅速侵入,將一絲絲魔能渡入薩摩口中。
  
  酥酥麻麻的感覺,由薩摩舌尖上傳,很快就取代了薩摩所有的知覺。
  
  魔王的女人何其多?但只有少數幾人能被魔王賦予具有「喚醒」力量的印記,這當中,最強的自然是后印。絲妲兒沒有后印,但她有表示魔王獨占的鎖!藉由肢體交纏才會發生作用的鎖。這也是以絲妲兒之美,卻無人敢冒犯的主要原因。誰都知道,有魔王之鎖的女人,就算是美,也是長著毒刺的玫瑰……
  
  這是絲妲兒的驕傲。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