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睜開眼睛,看到黑色床幔在飄動。這裡是……?
  
  困惑只有一瞬間,接著是一聲驚呼傳來。
  
  「啊!你醒了。」尼路驚喜萬分。竟這麼巧的,薩摩才離開一會兒,琉璃就醒了?!
  
  琉璃聞聲轉頭,就看到尼路從椅子上站起,滿面笑容。
  
  「尼……尼路。」琉璃發現她的聲音有些沙啞,是怎麼了嗎?這麼一想,才發現身體也有些虛弱。但是,她現在心裡滿是激盪的情緒。她想見他……
  
  「摩哥哥呢?」琉璃撐起身,立刻問道。
  
  這兩人,眼中當真只有彼此啊!尼路無奈一笑,趕忙安撫道:
  「你剛醒來,身體還虛,先歇著吧!王子到暖閣見客人,等一下就會回來了。」
  
  暖閣?琉璃不管尼路要她休息的建議,拉開被子,腳一跨,慢慢站了起來:
  「我……我要見摩哥哥……。」
  
  這下,尼路倒是為難了。正想開口勸說時,琉璃卻穩穩向前跨了幾步,哀求地看的尼路:
  「我要見摩哥哥。求求你……。」
  
  那個人要搶走摩哥哥,她要確定摩哥哥還在,她才能安心……
  
  這……?琉璃開口求他哩!尼路發現,他竟然想答應……。輕嘆一聲。算了!反正在王宮裡也不會出什麼事,他跟著她也就是了。於是,尼路退了開來。
  
  見狀,琉璃一喜,也不管衣衫單薄,兀自就往寢宮外而去,速度竟自不低?!
  
  尼路一愣,卻見身旁銀光一閃,竟是小斑也跟上去了。如此一來,尼路也不敢耽擱,連忙跟上。
  
  
  薩摩的金色雙眼不知何時暗沉了下來,慢慢變成了紫色。本來貼放在軟榻上的手緩緩上移,一手攬住絲妲兒纖細的腰枝,一手扣住絲妲兒的頭,迅速由被動化為主動,雙舌追逐,魔能交流更劇,軟榻那一角魔能濃密得彷彿黑夜將臨。
  
  絲妲兒知道她成功了,完全無視龐希爾斯在場,絲妲兒激動地將身體緊貼著薩摩輕輕扭動。
  
  龐希爾斯也激動了,因為他理想中的王已經出現了,不再是那個迂腐,還擁有無謂同情心的人了!
  
  當薩摩鬆開絲妲兒時,絲妲兒已是渾身癱軟,臉泛潮紅了。
  
  「絲妲兒,你做得很好。」魔王嘴角微勾,笑得邪魅。
  
  絲妲兒媚眼如絲,雙臂勾著魔王的脖子,愛嬌地道:
  「不!是王英明。您讓絲妲兒看到您現在的模樣,就是希望絲妲兒這樣做吧?」這是她後來才想通的。本來她一直不明白,王為何只給她看模樣,卻不直接回到族裡,現在,她才終於懂了!王知道族裡只有她能喚醒他,所以希望由她來尋找他吧!
  
  「你現在知道還不算晚。」魔王沒有怪罪的意思,攬著絲妲兒的腰站了起來。
  
  絲妲兒軟軟貼在魔王懷中,臉上洋溢著嬌豔的笑容。
  
  魔王往前踏了一步,帶動了垂在身前的長髮。金色的髮絲清輕飄動,叫魔王不悅地皺起眉:
  「真醜。」魔王簡單評論完,頭髮便倏地由髮根到髮稍,轉成了黑色。
  
  見狀,魔王這才滿意地勾起嘴角,大步上前。經過龐希爾斯身邊時,魔王腳步一頓,停了下來。
  
  龐希爾斯知機,趕忙雙膝一跪,高呼:
  「歡迎王歸來!」
  
  魔王滿意地點頭,不見做勢,龐希爾斯就感覺一股大力將之從地上推起,接著,這股力量就包圍著他,迅速滲透,轉眼間便完全化入他體內!
  
  感覺渾身充盈的力量,龐希爾斯感動不已:
  「謝王厚賜!」
  
  龐希爾斯的感激涕零並沒有感染魔王,像是做了微不足道的校小事一般,連眉也不抬,理所當然地接受龐希爾斯的跪謝之後,腳步一轉,就往門外走去。
  
  「王,您要去哪裡?」絲妲兒驚訝地問。
  
  她以為,王會迫不及待返族,而只要利用簡單的傳輸法術便可以在一眨眼間回到暗之都,實在不需要用走的,不是嗎?雖然,偶爾散步也是個不錯的調劑,但不該是現在,不是嗎?
  
  魔王停下腳步,垂眸警告地看了絲妲兒一眼,頓時讓絲妲兒驚覺自己犯了以前絕對不會犯的錯誤。
  
  「對、對不起,絲妲兒踰矩了。」絲妲兒囁嚅地道。太久沒見到王,加上又是她親自喚醒魔王,讓她得意忘形地忘記了,魔王最忌諱他人探詢行動想法。
  
  魔王似乎還沒忘記絲妲兒不久前才立了大功,一聽絲妲兒告罪,便收回視線,沒打算追究。
  
  腳步再度邁開,踏出暖閣的那一瞬間,魔王才淡淡地道:
  「我要去把魍丹放了。」他的好手下給他那個不聽話的分身給囚禁起來,他可不能放著不管。整治族裡那些不聽話的傢伙,交給魍丹他放心些。
  
  「魍丹?」絲妲兒愕然。一直以來沒有魍丹的消息,原來竟是在這裡?還被抓了?魍丹這麼利害,除了王,誰能活捉他?可是看王現在的模樣,卻好像不是王親手抓的?
  
  絲妲兒心裡有許多疑惑,但這次卻不敢再問了。王原諒她一次,可不能保證會原諒她第二次。
  
  
  才剛踏出暖閣,魔王突然停下腳步,雙眼看著前方。絲妲兒扭頭看去,正好見到前方迴廊轉出一個人,一個相當美麗的女人。
  
  心頭一跳,絲妲兒又抬頭看向魔王的臉。只見魔王臉上出現一種複雜,說不出是厭煩還是歡喜的表情。
  
  絲妲兒美目一瞇,悄悄留上了心。魔王對這女人的反應,讓絲妲兒很不安。正想說些什麼引回魔王的注意力時,魔王卻鬆開了攬住她腰枝的手……
  
  為什麼?王竟然在另外一個女人面前,放開了她?王什麼時候開始在意其他人的想法了?
  
  「王……」
  
  「琉璃。」
  
  「摩哥哥!」
  
  詭異的,三人同時開口,看傻了分別跟在兩邊後頭的龐希爾斯和尼路。
  
  接著,魔王和絲妲兒同時皺眉。魔王是因為聽到刺耳的「摩哥哥」三個字;絲妲兒則是因為聽到魔王竟然用那種溫和的聲音叫喚那個女人。
  
  琉璃在一開始的驚喜之後,緊接的是一連串訝異:
  「摩哥哥,你要去哪裡?你的頭髮?她、她是誰?」
  
  一個陌生而美麗的女子,琉璃相當陌生,結合不久前的夢境,不安的感覺頓時充溢心頭。這時,小斑也到了,面對樣貌稍有不同的薩摩,魔獸敏銳地察覺異樣,不僅沒有上前,反而警戒地看著薩摩,喉間發出低低的怒吼聲。
  
  魔王還沒開口,倒是絲妲兒忍不住挑釁,哼聲道:
  「那你又是誰?」
  
  這……?琉璃混亂了,求救似地看向薩摩,卻發現薩摩冷著臉,竟似毫不在乎。
  
  就在這時,跟在後頭的龐希爾斯走向前,湊在絲妲兒耳邊,滴滴咕咕起來。
  
  那兩人是誰?一個棕髮紅瞳,一個黑髮紫瞳,不像是龍人族的人,倒比較像是魔族。想到這裡,琉璃一愣。突然,一絲了悟閃過琉璃腦海,接著,琉璃突然快步跑到薩摩面前,湊近一看……
  
  是紫色的!薩摩的雙眼是紫色的!
  
  眼前的不是薩摩,而是魔王!為什麼魔王會出現?琉璃根本無法細想,她此刻心裡全被即將失去薩摩的恐懼籠罩。
  
  「是你!!你把摩哥哥怎麼了?!」琉璃怒視魔王,那神情像是恨之入骨。
  
  尼路在後頭見了,還道琉璃睡昏了頭,連忙上前安撫道:
  「王子妃,這個,他是王子啊!」
  
  此話一出,魔王露出了一個嘲諷般的笑容,卻是絲妲兒從這短短幾句話中聽出端倪。原來,王和這女人是這種關係……
  
  沒錯,這女人是魔族找不到的類型,乾淨得叫人想狠狠玷汙,魔王偶爾也會對這樣的女人感興趣……王肯定是對這女人有興趣了,否則,不會當著這女人的面鬆開她。
  
  想到這裡,絲妲兒非常不高興。氣極了,絲妲兒突然發出一聲嬌笑,嬌軀一偏,軟軟靠在魔王身上,一手勾著魔王的手臂,一手掩嘴輕笑:
  「你們在說什麼啊!什麼王子?他是我們偉大的魔王啊!」
  
  絲妲兒一邊說,一邊還挑釁地看了琉璃一眼,親暱的舉動彷彿在昭告她的所有權。
  
  看到絲妲兒的動作,琉璃心頭一痛。摩哥哥……是她的啊!
  
  「放開摩哥哥!」等琉璃回過神時,已經是她拉開絲妲兒之後了。
  
  絲妲兒完全沒料到眼前這個小兔子一般的女人,會突然衝向前,把她從魔王身邊拉開,一時反應不來,直到被拉開了,還兀自愕然怔立。
  
  琉璃拉開了絲妲兒之後,自己也嚇了一跳。絲妲兒挑釁的表情,讓琉璃以為,絲妲兒已經將薩摩據為己有……
  
  就在琉璃為自己的行為震驚之際,背後突然傳來低沉的笑聲:
  「你的表現真令人激賞……」
  
  此話一出,琉璃全身一震,是了,摩哥哥的身體被魔王佔據了!於是,琉璃倏地扭過身,拉住魔王的手,驚恐萬分地問:
  「你把摩哥哥怎麼了?」
  
  魔王不悅地皺皺眉,但隨即咧出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
  「他嗎?永遠不會回來了!」
  
  什麼?!
  
  「你、你說什麼……?」琉璃抖著聲音問,雙手不由揪緊了魔王的手。
  
  尼路聽到這裡,終於釐出點頭緒了。眼前的薩摩不是薩摩!而是魔王!如果真是這樣,現在最危險的,應該是琉璃!
  
  神情一肅,尼路大步上前,正打算將琉璃護在身後之際,魔王卻突然銳眸一斜,龐希爾斯立刻上前,攔在尼路身前。
  
  見狀,尼路立刻戒備地按上腰邊的長劍。他不敢硬闖,因為,他感覺出眼前這人有極強大的力量。這人應該是龐希爾斯吧!高等魔族的力量就是這樣嗎?讓身為高階龍人的他也不敢輕舉妄動的力量?
  
  見龐希爾斯動了,絲妲兒也想起剛剛龐希爾斯告訴她的話:
  『王,很重視那個人……屬下認為,王之所以不能覺醒,很大的部分是因為她。』
  
  想到這裡,一個大膽的想法浮現,絲妲兒柳眉一豎,拉高了聲音,故做憤怒:
  「放手!你這個無禮的人!王是你這種低濺的人類可以碰的嗎?」說著,絲妲兒纖手一抬,暗色能量隨即在指間閃現。
  
  王對這個女人有興趣,她不如趁機把這女人殺了,以絕後患!
  
  只是,就在絲妲兒動念想將這能量打出之際,一種猶如站在斷崖邊的恐懼感,突然從腦海深處湧現,不停擴散,轉眼間剝奪了絲妲兒全身的力量。
  
  倏地收回手,抓緊胸口,絲妲兒往後踉蹌幾步,接著癱軟跪地。
  
  「后……后印……?」絲妲兒艱難地吐出這兩個字,神色間盡是恐慌與無法置信。
  
  只有后印可以牽引所有魔族深層的恐懼,讓他們失去攻擊的力量……但,這女人為什麼會有后印?!王為何給人類后印?!
  
  絲妲兒的視線轉向了冷眼旁觀的魔王,不解、委屈,慢慢轉成憤怒、不平!
  
  為什麼是這樣的人?!如果只是一時好奇,絲妲兒好想一掌殺死這個脆弱的人類,就像她方才想做的那樣,但,她卻更清楚,只要后印在那人身上的一天,她都別想如願。
  
  琉璃完全不明白絲妲兒究竟是怎麼了,只知道絲妲兒看她的表情除了憤恨,又夾雜了恐懼,這讓她不解,但她現在最關心的並不是絲妲兒的反應。
  
  咬著牙,琉璃持續和魔王談判:
  「……你要怎樣才願意讓摩哥哥回來?」琉璃緊緊抓著魔王的手,不敢鬆手,就怕一鬆手,魔王就會將薩摩給帶走。
  
  魔王淡淡瞥了絲妲兒一眼,視線又轉回琉璃身上,故做訝然:
  「你在跟我商量?」頓了一頓,又譏誚地撇嘴:「但是,我從來不接受商量。」
  
  聞言,琉璃俏臉煞白。就在這時,魔王舉起沒被琉璃抓住的另一隻手,緊緊扣住琉璃的下巴,欣賞琉璃倏然冷凝的表情,口氣很歡娛:
  「你應該要聰明一點。當本王的魔后,絕對比當這種地方的王子妃風光多了。」這麼一個小族,還不夠他塞牙縫哩!
  
  琉璃用力扭頭,卻沒掙開魔王的手,不禁氣怒地道:
  「我不要當什麼魔后,我只要摩哥哥!」
  
  魔王挑挑眉,用著理所當然到令人咬牙的口氣道:
  「我沒有給你拒絕的權力。」
  
  說完,魔王手一抖,震開了琉璃的雙手,接著,取回自由的手臂一彎,便緊緊將琉璃困住了。
  
  被圈入魔王懷中,琉璃花容失色,怒叫:
  「放開我!」
  
  幾乎是在這同時,銀光一閃,小斑撲上前!早已警戒的小斑沒有任何人注意到牠的威脅性,讓牠得以在第一時間反應。就連魔王也沒想到那頭充其量只算是寵物的魔獸,會突然撲上來,沒有防備之下,竟給小斑咬上手臂。
  
  不過,魔王何許人也?儘管出乎意料,魔王還是在小斑咬上的一瞬間,反應了!能量迸出,瞬間彈開了魔獸的利齒,接著手輕輕一抖,壯碩的魔獸竟像紙鷲般,被輕易甩出!
  
  「小斑!!」見魔獸重重摔到地上,發出吃痛的嚎聲,琉璃失聲大叫。
  
  見狀,尼路情知不能耽擱,無法再顧慮龐希爾斯究竟給他多少威脅了。正好龐希爾斯也因為琉璃的尖叫,分了心神。尼路見機不可失,即刻騰身上前,按在劍柄上的手順是一抽,一溜寒光隨即往魔王疾奔而去。一邊攻擊,尼路還不忘微一扭身,另一隻手往琉璃伸去。
  
  他想藉著讓魔王分神抵抗的瞬間,將琉璃救回來。
  
  見狀,魔王銳眸倏地一瞇,冷光閃過,扣住琉璃下巴的手首先鬆開,曲起兩指,朝前一彈!
  
  只聽得「鏗」地一聲尖銳聲響,尼路手中長劍突然從中間斷裂,甩飛的半截因為慣性,仍舊順勢往前飛奔,但已經失了準頭,從魔王頭側飛過,連髮絲也沒削掉一根。
  
  這一連串變化,其實只是一瞬間。魔王雙指一彈出,立刻五指一併,化指為掌,腳步一錯,往騰身而來的尼路拍去。
  
  尼路怎麼也想不到,魔王竟能連碰觸也不需要,就將一把好劍擊斷,如此一來,尼路的打算落空,偏偏去勢已成,根本停不下來。如今的尼路就像主動將身體往魔王伸出的手掌飛去似的……
  
  就在尼路以為他已經逃不掉的時候,魔王突然發出一聲低低的驚疑聲,接著,一抹淡色身影遮住了尼路的視線!
  
  「啊!!」旁邊傳來許多驚呼聲。
  
  原來,就在這時,四周已經圍滿聞聲而來的侍衛,偏偏打起來的一個是王子,一個是護佐,眾侍衛們完全無所適從,只能呆站著。呆看著被王子摟在懷中的王子妃,突然彎起手肘,用力撞上王子的胸口,然後掙開王子的手,衝到王子和護佐之間!!
  
  尼路來不及看清楚攔在身前的是誰,只聽得一聲勁氣交擊聲,一股強光便驀地閃現,強烈得讓尼路只能瞇起眼,努力辨識正前方發生的事情。
  
  伴著強光,強烈力量碰撞的波動漫開,緊接著一聲怒號,尼路當場被大力彈了開來。
  
  凌空旋身化去衝擊,尼路穩穩落地之後,還感覺眼前充斥著好幾種顏色,好一會才終於看清楚狀況。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