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琉璃趴在地上,臉色有點蒼白,一臉驚魂未定的表情。另一頭,魔王抱頭厲嘯,臉上肌肉扭曲,紫眸佈滿血絲,像在承受莫大的痛苦似的。
  
  擔心琉璃再被魔王所擄,尼路趕忙上前扶起琉璃。
  
  琉璃靠著尼路的肩膀,一手撫胸,臉上又是茫然又是驚訝:
  「這、這是?」
  
  琉璃看著局勢翻轉,努力回想。剛才,她看到魔王眼中的殺機,那一瞬間,她只想著,她不想讓尼路死在薩摩手裡,所以,她用力掙脫了魔王的鉗制,就衝到了兩人之間。
  
  她以為會很痛,但是,在她感覺魔王的手接觸後背時,琉璃腦中一震,忽然間恍惚起來。……接著,她被一股力量重重壓到地上,但究竟怎麼讓魔王變這樣的?她完全不明白。
  
  不只琉璃和尼路這頭不明所以,另一邊慢慢恢復力量的絲妲兒和慢了一步的龐希爾斯也同樣茫然。
  
  「可惡!!你……該死的!唔!本王,不走……。唔……」魔王跪在地上狂亂地抓著頭髮,一臉瘋狂。
  
  「王!!」絲妲兒見狀不妙,上前就想抱住魔王安撫,沒想到她連碰到魔王的衣角都還來不及,就被魔王散溢出來的龐大力量彈了開來。
  
  魔王失控了?!絲妲兒驚恐地瞪著雙眼開始出現異色的魔王。
  
  魔王非常憤怒,他很清楚琉璃身上不僅有后印,更有月印,所以他小心翼翼不去觸發。但該死的,那個女人竟然趁他不注意,掙脫了他的手。時間緊迫,他想收回手,已經來不及。月印的衝擊對他影響很大,他感覺他的靈體能量被削弱了……對身體的掌控能力也一點一滴流失。
  
  在場除了薩摩外,沒有人知道琉璃身上存在與魔王截然相反的力量,神族的月印起了保護琉璃的功用,對沒有防備的魔王造成衝擊。所以,也沒有人料到下一刻,魔王會突然完全安靜下來。
  
  等四溢的能量完全散掉之後,所有人仍未回過神,兀自怔愣著。
  
  極靜中,魔王緩緩抬起頭,露出黃金色的雙瞳,緩緩掃視在場眾人。
  
  完全沒有絲毫情緒的雙眸,卻讓絲妲兒和龐希爾斯不自覺往後退了一步。
  
  金色的雙眼,應該是薩摩吧!薩摩回來了?!儘管琉璃和尼路心裡都有這樣的猜測,卻不知為何,不敢上前。莫名的陌生感……
  
  「你們的計畫失敗了,還不走嗎?」金眸魔王注視絲妲兒,聲線平穩,彷彿剛才那一陣掙扎和瘋狂都不曾存在過。
  
  恐懼的感覺?排斥的感覺?絲妲兒驚疑不定地看著金眸魔王:
  「……王?!」
  
  失敗了?但,為什麼?
  
  金眸魔王沒有起身,反而身體一仰,自在地伸腿坐在地上,一手擱在曲起的膝蓋上,一手自然下垂,輕鬆的動作在筆直脊樑的襯托下,竟有種說不出的高貴氣質。
  
  恐懼自腳底蔓延而上,龐希爾斯倏地知道眼前這人的身分了。
  
  「神、神王?」龐希爾斯驚怯地叫。雖知道薩摩體內同時擁有神王和魔王,但這卻是龐希爾斯第一次看到神王出現。
  
  同樣相貌,卻是截然不同的氣質,完全不可能混淆。
  
  此話一出,眾人皆是大吃一驚。絲妲兒當場倒抽一口氣,難怪,她會突然有排斥的感覺!
  
  金眸魔王聞聲,冷冷看了龐希爾斯一眼,淡淡而疏離地微微一笑。
  
  這一笑,讓龐希爾斯全身血液近乎冰凍,呼吸頓時困難起來,四肢僵硬,再不能動彈。
  
  神王鎖定了他!!
  
  龐希爾斯悔不當初,他知道,若不是他因為驚訝,鬆了防備,絕不會一照面就被神王制住。
  
  絲妲兒見狀,眼中掙扎光芒閃動幾次,很快地,成了決然。
  
  破天荒拉下身段,抓著龐希爾斯的手,用力一拖:
  「我們走!」
  
  絲妲兒這一抓很有學問,趁著這個勢子,送進魔能,解開神王禁制。
  
  神王似乎也無意堅持,很快就鬆掉控制。到這裡,絲妲兒總算暗鬆一口氣。她就擔心神王有心要龐希爾斯死。換成其他時候,龐希爾斯的死活當然與她無關,但,為了取信所有魔族人,她需要一個證人,所以,龐希爾斯不能死。儘管有這樣的理由,絲妲兒還是掙扎了一會。所以,當她成功讓龐希爾斯擺脫神王箝制時,心中不免有些僥倖。
  
  正因如此,所以絲妲兒一成功,就連忙趁著這機會,施展傳輸術,化成一道黑芒,遁空而去。龐希爾斯一脫出控制,也知道不能耽擱,立刻緊接著絲妲兒,遁空而去。
  
  人都走了,留下一眾人面面相覷。王宮侍衛自始至終,都沒搞清楚眼前的混亂。琉璃和尼路雖然知道事情根由,卻也被之後出乎意料的演變弄糊塗了。
  
  就在這時,神王長長噓了一口氣,那模樣竟像是鬆了一口氣。
  
  琉璃和尼路詫異地看著神王,卻見神王露出一個自嘲的笑容:
  「這身體太虛弱了,幸好他們走了。」
  
  琉璃和尼路愕然以對。就在這時,神王微微垂下頭,用手指勾起散落的髮絲,輕輕皺眉:
  「那傢伙的審美觀還是一樣令人不敢領教。」
  
  埋怨過後,神王在頭髮上輕輕一點,就像魔術似的,黑色頭髮瞬間變成原來的淡金色澤。
  
  在場所有人都被眼前這一幕驚得說不出話來,他們都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讓頭髮顏色變化自如……
  
  若無其事地完成這件事,神王又抬起頭,視線掃過四周呆若木雞的人們,最後停在琉璃身上:
  「等一下,好好讓薩摩休息一下。」
  
  神王的口氣,像在吩咐琉璃好好照顧薩摩似的。琉璃直覺反應地點點頭。
  
  見狀,神王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然後慢慢閉上眼睛,低聲喃喃道:
  「該讓他回來了……」
  
  尼路和琉璃離神王最近,都聽到最後那句話,但沒頭沒尾的,一時都是滿頭霧水。還沒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神王突然像抽離所有力量似的,仰身軟倒!
  
  這一下來得突然,眾人都是大吃一驚,驚呼抽氣聲幾乎同時響起。
  
  尼路距離最近,發現神王往後仰倒,立刻反應。即便如此,還是只來得及在薩摩的頭敲到地面前,拉住薩摩的身體。
  
  噓了一口氣,尼路又檢查一下薩摩全身,發現完全沒受傷,才總算完完全全放下心頭的那顆大石。
  
  被魔王、神王附身都是另一回事,他們王子畢竟還只是血肉之軀啊!
  
  放心之後,尼路抬頭,見王宮侍衛一個個呆若木雞,不禁有些氣怒:
  「還愣在那裡幹什麼?還不趕快把王子送到寢宮?!」
  
  這一叫,總算把一直無法搞清楚狀況,更不知該如何介入這團亂的侍衛們叫醒了。幾個侍衛連忙上前,七手八腳地將薩摩送到寢宮裡。
  
  琉璃和尼路自然緊隨其後。
  
  
  絲妲兒回到暗之都,還驚魂未定時,龐希爾斯也跟著回來了。
  
  「幸好你還懂自己跑。」絲妲兒斜了龐希爾斯一眼,冷冷道。
  
  龐希爾斯尷尬一笑:
  「感謝夫人救了龐希爾斯一命。」要不是絲妲兒幫他一把,後果可真糟糕極了。
  
  絲妲兒高傲地哼了一聲。
  
  龐希爾斯知道絲妲兒因為計畫失敗,心情不好,而他要是不小心一點,極有可能成為代罪羔羊。不敢顯露絲毫不悅,龐希爾斯乾笑幾聲,連忙扯開話題:
  「不知道夫人接下來有何計畫?」
  
  聞言,絲妲兒也想到這一層。魔王的意識為什麼被神王取代?她不了解究竟怎麼回事,但卻猜得到與那個突如其來的白光有關。現在,魔王消失了,她必須再重新喚醒一次嗎?
  
  還有,那女人是誰?為什麼有后印?既然有后印,又為什麼不喚醒王?
  
  「龐希爾斯。」絲妲兒沉聲問。
  
  龐希爾斯心頭一跳:
  「屬下在。」
  
  絲妲兒眸光尖銳地看著龐希爾斯:
  「那個女人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后印會在她身上?」龐希爾斯只跟她說,那女人是重要人物,可沒講詳細。
  
  龐希爾斯在心中暗自埋怨女人的妒性,嘴上卻老實地將琉璃的身分說出來。
  
  「王的人類妻子……」聽完龐希爾斯的話,絲妲兒緊緊皺眉,非常厭惡這個答案。
  
  魔后的地位何其崇高?她跟隨魔王那麼久,都不能成為魔后,王卻把這種殊榮給了一個尋常人類?
  
  龐希爾斯知道這會絲妲兒打翻了醋缸子,連吭也不敢吭一聲,戒慎恐懼地站著不動,就怕一不小心,火頭便燒到他這頭。
  
  眼看著絲妲兒咬牙切齒,也不知那怒火何時要噴發,龐希爾斯心裡忐忑不已。卻在這時,絲妲兒突然深吸一口氣:
  「龐希爾斯。」
  
  「在、在!」龐希爾斯吃了一驚,差點反應不過來。
  
  絲妲兒卻沒在意龐希爾斯的失態,兀自板著一張美艷的臉,道:
  「你去通知万閻和五羅,我要解開禁制,請他們立刻到暗之都來。」
  
  這個令人震撼的消息,當場讓龐希爾斯詫異地瞪大眼,一時忘了身分,不禁追問:
  「沒有王,可以解禁嗎?」
  
  才問出口,龐希爾斯就驚覺不對,正想補救,絲妲兒卻只是瞪了他一眼,便道:
  「當然可以。雖然沒有王,解不開元素禁錮,不能恢復族人最大力量,但是,要對付人類就已經夠了。」
  
  鎖族包含兩個部分,一部分是政策性的禁制,禁止族人對外活動,另一部分就是力量的禁制,封鎖對魔族力量有加乘作用的暗元素。絲妲兒無法解開元素禁制,但身為魔王的代理人,卻可以解開命令禁制。
  
  「……人類?」龐希爾斯怔怔地。他們的對手不是神族嗎?人類不是終極目標吧!什麼時候變了?
  
  他以為絲妲兒會訂正她的回答,沒想到絲妲兒卻肯定地道:
  「沒錯!你說現在的王很照顧人類吧?那我就把人類毀了,之後,再把所有種族,一個個摧毀!等到只剩下龍人族和我族,我就不信他不會主動來找我!只要他回來,這次一定不會失敗了!」
  
  計畫失敗,無法帶回王,難道不能讓王自己回來嗎?只要他回來,她有非常多時間可以讓王甦醒!
  
  龐希爾斯一聽,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不是害怕!是興奮!毀滅人類、毀滅所有種族,這個想法讓龐希爾斯渾身炙熱燃燒……
  
  
  血幕在隔天突然降下,將人類第一大國,巴耶帝國,捲入其中。龐大的暗黑都城,在一片烏雲翻湧中,出現在帝國首都上方。美麗的魔族降臨,帶來的卻是遍地血腥。死亡前的哀嚎,逃亡的急促喘息,人類第一大城市,蒙瑙特市的風華,一夕殞落。
  
  同一時間,已經成為巴耶帝國國土的約塔地區,也出現異狀。滅之都佇立於法梭礦山之下,法梭礦山下的城鎮首當其衝,成為魔族解禁狂歡中的犧牲品。
  
  魔族的出現,喚起了土地上所有魔獸的野性,逼迫在這些地方安身立命數百年的人類撤離。
  
  短短數天,約塔地區和巴耶帝國西大陸,成了人類絕跡之地。難民一批批,絡繹不絕,逃往東大陸和里爾公國,船票一票難求……
  
  世界局勢轉瞬丕變,里爾公國緊急宣布全國進入警備狀態,一方面嚴格過濾難民身分,控制湧入國境的難民數量,加緊徵兵。巴耶帝國的遭遇,讓里爾公國感覺大難臨頭……
  
  底牌一一揭開,世界一夕之間,變了樣。
  
  
  薩摩發現,他被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不論往哪個方向走,都看不到光線,摸不到邊際。
  
  他非常清楚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他現在求助無門的窘境。龐希爾斯連同絲妲兒,陷害了他。那個時候,薩摩感覺龐大的魔能入侵,勾動他體內被他刻意壓制活動的魔能。猝不及防下,他幾乎沒有挽回的機會,加上,有一種奇怪的感應,從絲妲兒身上傳過來。他不知道這是什麼力量,為什麼可以迅速讓魔王靈體的力量壯大。他掙扎了許久,最後在筋疲力盡中,落入這片黑暗中。
  
  這是魔王打算禁錮他的地方?疲累地坐倒,薩摩腦中盤旋著的竟是這樣的結論。
  
  這次跟上次不同,上次,他只是被推出主意識,成了旁觀者,但,起碼,他對外界發生的一切清清楚楚。這一次,他像是完全被隔離了。
  
  現在外面怎麼了?魔王會拿他的身體去做什麼?會不會傷害琉璃?傷害龍人族?這一次,他是完全無法阻止了嗎?
  
  終究,他還是無法攔阻魔王的強大嗎?
  
  黑暗中,薩摩無法克制地讓失落、沮喪,拖著墬落。在他以為,他將被困在這種地方,直到消失時,一點微光在遠方閃爍。
  
  那點光,就像一個溺水者的一個希望,即便只是一根稻草,也想死死抓住。這時候,薩摩終於拋開所有負面的情緒,專心往光芒處走去。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