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芒牽引著他,薩摩終於脫離了那片荒無黑暗,來到同樣無邊無際,卻是光亮的地方。
  
  光明中,響起飄蕩的聲音:
  「第二次見到你了,薩摩。」
  
  薩摩一驚:
  「……你是?」薩摩一邊問,一邊轉頭四顧。他聽不出聲音從哪個方向傳來……
  
  「別找了。我只能以聲音和你溝通。」聲音阻止薩摩徒勞的行為。
  
  薩摩雙眉微攏,猜出了這個人的身分:
  「你是神王。」
  
  神王輕嗯了一聲,算是肯定回答。
  
  「你對那傢伙太鬆懈了。你應該盡量避免接觸和魔族有關的人。」神王的聲音沒有火氣,但是聽得出有那麼一點不滿。
  
  聽出神王的不悅,薩摩抿直嘴,冷聲反問:
  「我應該先問你,為何身為神王的你,無法阻止他?」
  
  神王沉默了一會,才道:
  「沒有絕對的把握,我不會和那傢伙衝突。」他和摩拉之所以都還能保持對薩摩精神保持鄉當程度的影響,很大的原因在於他們不會做無謂的消耗。
  
  頓了一頓,神王又繼續道:
  「『鎖』的感應力量很強,與其再那種時候和那傢伙衝突,還不如留下力量等待機會來的划算。」
  
  這一次,絲妲兒不僅來得突然,“鎖”的感應更是來勢洶洶,要是他提早介入,結果就是失敗,這一來,可就完全沒機會挽救了。若非他保留力量,趁著魔王意外觸發月印的時候,同時發動攻擊,怎有辦法給予魔王重創,一次就叫魔王無法不退出?
  
  原來那種奇怪的感應,就是『鎖』嗎?魔王真是隨時隨地都在強調他的存在啊!
  
  撇開無謂的感嘆,薩摩又轉向神王:
  「那麼,現在呢?你成功了嗎?」
  
  神王輕輕一笑:
  「若沒有成功,我哪能和你在這裡閒聊?多虧那傢伙幾次硬闖,我現在可以用最低的力量,以這種方式跟你溝通。」他不會像摩拉一樣,每一次都花那麼多力量,只為了搶奪那個不穩的掌控權。
  
  薩摩沉吟了一會,突然反問道:
  「那麼,神王是來告訴我這個好消息的?」他不認為神王會做這種多餘的事。
  
  「當然不是。」神王的聲音突然嚴肅起來:「我只是想知道,經過這一件事,你難道沒有什麼覺悟?」
  
  覺悟?薩摩苦笑:
  「該有什麼覺悟?我只想知道,魔族有多少人有喚醒魔王的力量?」
  
  神王沉吟了一會:
  「……要說喚醒那傢伙,魔后最重要。這一次,要是換成魔后以后印來喚醒那傢伙,那麼你能不能好好在這裡,都還是未知數。」
  
  魔后不就是另一個琉璃嗎?但他與那個琉璃接觸那麼多次,也沒什麼不對勁啊!
  
  感覺出薩摩的迷惑,神王想到不久前看到的少女,有點理解薩摩的顧慮了。
  
  「魔后才剛誕生,還不會想到這件事。等到她想到,你就會很危險了。」神王補充說明完,還不忘提醒:「所以,你得離魔后遠一點。」
  
  薩摩越聽,表情越凝重。看來,他以後必須要在發現另一個琉璃出現時,遠遠避開?但,要是那個琉璃趁機傷害原來的琉璃,怎麼辦?
  
  「不過……」神王語氣一個轉折:「短時間內你應該不用擔心魔后了。」
  
  薩摩一愣,略一細想,隨即若有所悟地道:
  「你是說月印?」
  
  「沒錯。」神王顯得有些得意:「月印本來就是和后印相反的力量,有月印在,可以控制魔后的行動。」
  
  頓了一頓,神王聲音一沉:
  「不過,你還是要避免讓魔后接觸魔族,免得讓魔后有機會活動。」
  
  聞言,薩摩忽然想起琉璃如今的狀況,就是在他殺了那個魔族人之後。難道,就是那件事給魔后活動的機會,導致琉璃昏迷不醒?但,要是魔后可以活動,為何不出現?
  
  剛解決一個謎團,又出現一個謎團……
  
  神王不管薩摩混亂的情緒,兀自嚴肅提醒:
  「所以,你也要控制自己,要是你受到魔能影響,絕對會連帶影響魔后。」
  
  從不久前與琉璃的短短接觸,神王就看出,若不是魔后因為不明原因受到重創,恐怕在琉璃接觸魔王的瞬間,就會觸發后印了。說來,這回著實是僥倖了!正因如此,神王才會特地與薩摩接觸,就是想藉由警告,讓薩摩有所防備。他可不想下一次讓摩拉有機會,把他和薩摩兩人一起剷除。
  
  摩拉殺不了他們,但是重創囚禁,卻是可以的。
  
  控制自己?薩摩苦笑。那可真難,以前他可以肯定他做得到,但現在……在一連串事情之後,他不確定了。
  
  神王說了那番話之後,就沉默起來,留下薩摩一人,蹙眉苦思。
  
  魔能會受到他情緒波動影響,除非,他能像幼時,住在單純悠閒的中央大陸,或許還可以。但,就算他現在回到中央大陸,而且再也不管任何事情,卻總不能一輩子這樣下去吧!偏偏,他也不想讓琉璃受到他的影響。不放心琉璃,又無法控制體內魔族的力量,薩摩感覺自己就站在危橋之上,每一步都掙扎。
  
  當薩摩懊惱地從思索中醒神時,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這段時間,神王一直沒有說話,讓薩摩幾乎以為神王已經離開。
  
  「……神王?」薩摩試探地喊。
  
  神王沒有回應。這下,薩摩的擔憂就換成了,他該如何從這裡出去?從神王的口氣中,似乎魔王這一次行動還是失敗了,但神王卻沒告訴被莫名拋到這裡來的他,該怎麼離開。
  
  就在薩摩決定自救,想辦法找出離開的方法時,神王的聲音卻又傳來了:
  「薩摩,你想不想完全擺脫魔族?」神王壓低的聲音,聽起來顯得格外凝重。
  
  擺脫魔族?這個令人心動的提議讓薩摩心臟不自覺一個緊縮。
  
  壓抑興奮的心情,薩摩試圖確認:
  「你說的是指消滅魔王?你不是說過,你們兩個,誰也無法消滅誰嗎?」
  
  「沒錯,我們兩個誰也奈何不了誰,但是,如果多了你,情況就不同了。」神王如是回答。
  
  薩摩聽懂了,三股力量結合了兩股,自然可以破壞原來的三角平衡。
  
  感覺出事有可為,薩摩不由得有些情緒高昂:
  「我們兩個合作,消滅魔王?」
  
  「沒錯。」發現薩摩意願甚高,神王補充說明:「只要可以找到足夠的高等神族,施行驅魔術(註),配合我們兩個,內外夾攻,就可以讓那傢伙徹底消失。」
  
  「這只是理論吧?有多少成功機率?」薩摩相信,這個方法從來沒有實驗過。
  
  薩摩不是沒想過驅魔術,但是,魔王的魔靈不比尋常,根本不可能找到比魔王更高層級的神族,來做這件事!不過,或許正如神王所言,只要集合夠多的高等神族,再配合神王,應該也不無可能。
  
  薩摩的問題讓神王遲疑了半晌才回答:
  「……不高。」
  
  那就是很低了!薩摩揚揚眉。這個方法想必也讓神王掙扎許久,才決定說出來吧!
  
  「如果沒有成功的話呢?」儘管很想擺脫魔族,但薩摩也沒忘記要達到一個目的的,總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同樣的,神王又沉默了一會,才幽幽嘆了一口氣:
  「……全部毀滅。」
  
  全部毀滅!!薩摩深受震撼,只覺喉嚨像噎著什麼似的,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好大的代價,不是嗎?
  
  「看你要不要下這個賭注。」神王把決定權交給薩摩,口氣中竟也有些猶豫不決。
  
  要不要下賭注……?多麼困難的抉擇啊!要是成功了,他所害怕的事情就可算完全根除解決了,他可以不用縛手縛腳,不用這般小心翼翼。但要是失敗了,就是完全的毀滅……
  
  更何況,就算成功了,剩下神王,沒有魔王制衡,最後,會不會反而讓神王控制了他?
  
  薩摩反覆思量,發現,他需要更加強烈的決心才能決定。於是,他嘆道:
  「再給我一點時間吧。」
  
  神王可以體會薩摩的掙扎,所以,得到這樣的回答,神王的反應也很淡然:
  「你慢慢想吧!如果你答應了,就去找涅天,請他找齊十個高等神族,連同五天,找個隱密的地點,進行驅魔術。有這些人,我想該夠了。」
  
  薩摩點點頭表示了解,混亂的情緒讓他忘了問,為什麼這些人裡,沒有雙衛?
  
  接著,神王用一種奇特的方法,將他彈出那片光的世界。
  
  
  睜開眼睛,薩摩不明白,他為什麼有種沉睡很久的感覺。眨動沉重的眼皮,外界的聲音開始清晰起來:
  「摩哥哥,太好了,你醒了。」
  
  清脆好聽的聲音……是琉璃。
  
  薩摩轉動脖子,琉璃稍顯憔悴的臉立刻映入眼簾。
  
  「琉璃?」薩摩有一點小小的吃驚。
  
  「還有我們呢!王子!」一聲怪叫從另一邊傳來。
  
  薩摩偏頭看去,這才發現,六衛一個不少,通通圍在他床邊。剛剛怪叫的就是耐達依。
  
  薩摩一愣,隨即苦笑:
  「啊!你們……?我睡了很久嗎?」
  
  「何只很久?我說王子大人,外頭天下都翻啦!」耐達依誇張地垮著臉,叫道。
  
  天下翻了?薩摩驚訝,一手撐起身體。琉璃見狀,立刻上前扶持,皮喇也上前來,與琉璃一左一右,幫著薩摩坐起。
  
  薩摩很想說些,他並沒有那麼虛弱這類的話,最後還是收了回去。他們一片好意,接受也好。
  
  「外頭怎麼了嗎?」薩摩回頭問道。
  
  耐達依正想回答,班塔耶卻搶在前頭:
  「哪有什麼?不過就是打起來而已。」
  
  薩摩一驚:
  「誰打起來?」
  
  這回耐達依反應可快了,搶在班塔耶開口前就道:
  「魔族和巴耶帝國打起來了!外頭熱鬧得緊啊!」
  
  班塔耶像是擔心薩摩不夠緊張似的,立刻表情誇張地補充:
  「熱鬧怎麼夠形容?現在外面啊!根本是從天上打到地下,人從山上死到海裡,船塞滿整個港口!」頓了一頓,班塔耶口氣一轉,又拉高聲音道:「王子,你知道嗎?那個武器啊!現在貴得跟金子似的,你瞧我們之前買了那麼多,現在賣出去不是正好?偏偏王怎麼說都不讓我賣!」
  
  班塔耶沒幾句正經,三兩句又扯到錢,當場讓眾人眉頭同時一鎖。
  
  看著班塔耶滿臉激動,尼路嘆道:
  「王子只想要知道狀況,你囉唆這麼多做什麼?」
  
  說完,不讓班塔耶有機會反駁,尼路又立刻接下去道:
  「王子已經昏迷七天了……」
  
  尼路知道,要是等耐達依和班塔耶邊玩耍邊說,等王子摸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恐怕天都要黑了。於是,他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一一道出。
  
  片刻之後……
  
  「魔族都市出現在巴耶帝國首都的正上方?」薩摩驚訝得張大嘴。雖然早就想過魔族早晚耐不住寂寞,但倒是完全沒想過,城市會出現在帝國首都的正上方。這讓下頭的蒙瑙特市怎麼辦?
  
  提到這個,耐達依精神就來了,情緒高昂地道:
  「是啊!蒙瑙特市簡直像炸了鍋!魔族人從天而降,也不知道嚇死多少人。呵呵……」
  
  明斯克冷瞥了耐達依一眼,為耐達依唯恐天下不亂的口氣皺皺眉:
  「重點是魔族的屠殺。」才不是嚇死多少人。耐達依就只在意這種怪地方。
  
  耐達依不以為意,燦爛一笑:
  「唉!大冰塊,別這麼計較嘛!」
  
  從一開始的驚訝回過神,耐達依和明斯克的鬥嘴又讓薩摩不禁失笑。輕輕搖搖頭,薩摩轉向尼路,問:
  「那麼,現在的蒙瑙特市的狀況怎麼樣?」
  
  尼路的回答是一個非常用力的搖頭。
  
  什麼意思?薩摩發現,連尼路也學會同他打啞謎了!真是令人吃驚。
  
  耐達依見狀又呵呵一笑:
  「尼路這是說,沒了!蒙瑙特市已經沒了。人要不是死了,就是逃了。」
  
  尼路沉重點頭:
  「是的,蒙瑙特市已經成了死城。魔族屠城,帝國貴族逃出來的,非常少。就算逃出來,滿西大陸發狂的魔獸,也已經不能待了。就連西陸軍團也在第一時間,從海路撤到東大陸去了。」
  
  「巴耶帝國已經沒了。」皮喇在一旁補充。
  
  聞言,薩摩不知怎的,心臟有種被揪緊的感受。一個帝國的殞落,任憑薩摩再豁達,也不免受到震撼。突然,薩摩想到新生村裡的巴‧赫多。不知道他們如何?有他的結界保護,應該還算安全才是。
  
  想著,薩摩忍不住問:
  「東大陸呢?」
  
  尼路的表情嚴肅地分析道:
  「很危險。魔族的目標很明顯是人類,東大陸也受到攻擊,雖然東大陸有兩個軍團,但以人類的戰力,加上太過恐懼魔族,我想,最多,也無法撐過一個月。只要東大陸一被佔據,接下來應該就輪到里爾公國了。」
  
  頓了一頓,尼路又接著補充:
  「現在我們正在考慮要不要和人類合作。」
  
  尼路話才說完,班塔耶便連忙撇清關係:
  「什麼我們?我沒同意啊!」說到這裡,班塔耶又轉向薩摩:「我說,王子,光看這幾天人類的表現,我看,我們還是別合作了,省得自找麻煩。」
  
  薩摩挑挑眉,還沒反應,耐達依就附和道:
  「是啊!現在人類聽到魔族,簡直像耗子遇著貓,別說打了,逃都來不及了。」
  
  原來是鬥志被奪,這的確是相當棘手……
  
  聞言,尼路不以為然地搖搖頭:
  「現在魔族的目標雖然是人類,但說不定,人類之後就輪到我們。我們現在幫人類,也是替我們爭取時間啊!」
  
  「要和人類合作,還不如把北方大陸和中央大陸結合起來,划算得多。」很明顯的,班塔耶還是持反對意見:「現在,我們已經和龍族、獸人族達成協議,決定不再交戰,專心對付魔族。只要再加上矮人,精靈人,精靈,這些力量,絕對比和人類合作好。」
  
  耐達依一邊聽一邊深有同感地連連點頭:
  「班這話說得好。人類太複雜,戰力也不高,要是和他們合作,保管被他們搞得團團轉。何況,如果要和人類合作,那是找誰好?東大陸還是里爾公國?」
  
  「你們的想法當然很好,但是,人類可以減少我們本土的傷亡,只要戰場留在人類那頭,我們就不會大傷元氣。所以,我認為不能把人類排除在外。」尼路的觀點又是從另一個角度切入。
  
  「不如一方面聯合各族,一方面也通知人類。要不要合作,由他們決定。」皮喇折衷地建議。
  
  此話一出,明斯克立刻跟著表態:
  「我贊成皮喇的建議。」
  
  漢斯見其他人都表示意見了,只好抓抓頭,無奈地道:
  「老子想不來,反正,什麼都好。」
  
  薩摩在一旁聽著六人討論,忽然發現,他的六個護佐,對時局竟也頗有見解,不知道是因為他太過忽略他們,沒發現他們的優點,還是他們六人這段時間的確成長許多。
  
  
  註:驅魔術─受魔能入侵的神族,身軀會快速腐壞。驅魔術即為將魔能自神族人體內驅出的一種方法。通常只能由層級較高的神族人,上對下施行。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