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薩摩詫異觀察六人的表現之際,班塔耶突然轉過頭來問:
  「這回魔族突然出現,實在很奇怪。王子知道為什麼嗎?」
  
  薩摩還沒開口哩,耐達依便老實不客氣地道:
  「這還用問嗎?笨蛋。一定是因為他們沒帶走王子,所以惱羞成怒了。」
  
  被耐達依罵笨蛋,就算本來真的不知道,班塔耶也不能承認了。於是,班塔耶口氣一轉,又半點不讓地道:
  「誰說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聽聽王子怎麼說,就你自作聰明。」
  
  耐達依看出班塔耶的想法,笑瞇了眼:
  「呵呵!你不知道就說吧!我又不會笑你。」
  
  是喔?班塔耶懷疑地瞇眼看著耐達依:
  「那你現在臉上的表情是什麼?」分明就是燦爛得刺眼的笑容嘛!
  
  薩摩見兩人又拌起嘴,連忙抬手阻止兩人,轉向尼路道:
  「你把你們剛剛的意見都匯整到王上那裡,讓王上決定吧。」
  
  此話一出,六人你眼看我眼,表情很是奇怪。有點像高興,又有點像難過。
  
  「怎麼了?」薩摩不解。
  
  六人不知道怎麼講,琉璃可知道,只聽她嬌笑道:
  「摩哥哥,王上把處理魔族的事情都交給他們全權管理了。」
  
  原來,為了讓六衛有更多歷練機會,圖甦鐵了心,竟把這事關重大的一環,全權交給六衛處理!
  
  薩摩才一愣,班塔耶便唉叫起來:
  「是啊!王子啊!我們就是討論不出來,剛剛才特地講給你聽的啊!」
  
  此話一出,耐達依立刻慘叫:
  「唉呀!班,你這笨蛋!你怎麼把它說出來了啊?」這一說,不就擺明他們真的拿現在的狀況沒輒嗎?
  
  敢情為了下一步怎麼走,幾個人意見相左,又事關重大,六人不敢貿然決定。加上,他們以為,薩摩與魔族關係不一般,看法必更加準確,所以有意想讓薩摩指示,但又不想讓人以為他們無能,才會這麼大費周章。
  
  也只有他這六個聰明過人的護佐,才會用這種兜兜轉轉的方法來試探他了!薩摩這時真是啼笑皆非。
  
  耐達依這一叫,班塔耶隨即省悟,尷尬得直抓頭:
  「啊!這是不小心!不小心!嘿嘿……」一邊說,班塔耶還滿臉歉意地看著同伴。
  
  只見,耐達依固然是一臉氣呼呼的模樣,皮喇更是惡狠狠地瞪著他,尼路對他翻了好幾個白眼,就連明斯克也冷冰冰地皺起眉頭,就只有漢斯,一臉茫然,見班塔耶看過來,還熱情地笑了。
  
  班塔耶頭一次覺得,這大塊頭實在憨得可愛啊!
  
  既然被班塔耶說破了,尼路也不再掩飾,坦承解釋:
  「是啊!我想王上一定不希望我們事事倚賴你,所以,才不敢明問。……王子會怪我們嗎?」
  
  聞言,薩摩突然掙開琉璃和皮喇的扶持,獨力站了起來,走向前。
  
  拍拍尼路的肩膀,薩摩的視線掃過眾人:
  「你們以為我是什麼人?難道會為了這種事怪你們嗎?」說著,薩摩淡淡地笑了:「忘了嗎?我們是要同甘共苦的同伴。」
  
  尼路等人一聽,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有一股暖流從心頭緩緩暈開。是啊!那個月夜似乎就在不久之前,他們發誓要永遠追隨王子……
  
  見眾人釋懷,薩摩這才收回手,緩步踱向窗邊。短短一段距離,薩摩腦中卻已經把事情前後串聯了起來。
  
  絲妲兒和龐希爾斯失敗之後,一定不會罷休,雖然他不知道神王究竟用什麼方式嚇走了他們,但想來,以為神王覺醒的那兩人,一定不敢再來一次了!既然不能明著奪回魔王,或許,他們就鐵了心,打算搶在神王讓神族解禁前,奪取最多籌碼。只有這才能解釋,為什麼一向遵循魔王命令的絲妲兒,會在事發之後隔天,便決定解禁。除非認定魔王無力支配魔族,否則怎敢擅自妄為?
  
  尼路他們的顧慮都有道理,薩摩的本意也是希望戰場留在人類世界,但就耐達依所說,人類現在完全被恐懼支配,根本不可能對魔族造成威脅,如此一來,計畫要有變動了。何況,神王告訴他的事情,不論他願不願意,與神族交好,恐怕,還是必須的。
  
  想通之後,薩摩再度轉身面對眾人:
  「合作方面,先從北方大陸和中央大陸各族聯合做起。人類方面,你們先不用擔心,我自有決定。」
  
  就這麼簡單?
  
  「但是,要是人類撐不了怎麼辦?我們需不需要暗地幫忙他們?」尼路憂心忡忡地問。他可不想北方大陸和中央大陸還沒準備好,魔族就打到門前來了。
  
  薩摩沉吟一會,才答道:
  「……給物資吧!對了,把帕蘭德和諾耶魯送到東大陸吧,我需要更多東大陸的消息,順便,讓他們去幫六皇子的忙。也該是他們歷練的時候了。」
  
  ……解禁嗎?絲妲兒的解禁,只是表面,魔族的力量並未全然恢復,若非如此,人類無備之下,被搶走的恐怕不會只有兩塊大陸。要真正解禁,還是需要真正的魔王!
  
  但即使如此,人類要是不振作,完全的滅亡也是遲早的事。
  
  想著,薩摩突然微舉右手,伸出一指,同時輕輕唸動幾個音節。尼路等人正在摸不著頭腦,一團光芒就出現在薩摩手指之上。模糊的光影逐漸濃縮,出現輪廓,從粗略到精細,一隻栩栩如生的光鳥就這麼停在薩摩伸出的手指之上。
  
  這不就是之前王子曾經拿來傳訊的光鳥嗎?聽說,叫做光使?
  
  光鳥形成之後,薩摩伸出另一隻手,輕輕撫摸光鳥的羽毛。一道道思緒隨著動作送入光鳥之中。這是光鳥的靈魂……
  
  見狀,尼路若有所悟:
  「王子打算用神族來牽制魔族?」
  
  尼路也想過這個方法,但是顧及薩摩似乎一直避免和神、魔雙族接觸,所以不敢主動提議。
  
  薩摩點點頭,表示回答。就在這時,光鳥抖抖雙翅,眼睛眨動,形貌瞬間活了過來。
  
  光鳥偏過頭,用鳥喙輕磨薩摩撫摸羽毛的手,似乎在說,它已經準備好的樣子。
  
  薩摩收回手,指著窗外,另一手接著一抖,光鳥雙翅一張一拍,順著薩摩的動作,飛出窗外,轉眼化成一道白光,消失在天際。
  
  光鳥離開之後,薩摩才轉頭對著眾人解釋:
  「有神族在,我們暫時不用擔心人類。現在我們只需要聯防北方大陸和中央大陸。」
  
  聞言,主張北方、中央兩大陸合作的班塔耶,尤其振奮:
  「這不難,王子和中央大陸關係這麼好,一定可以成功的。」
  
  尼路思慮又周到些,立刻想到一個在外人眼中相當棘手的問題:
  「不過,我們都進不了中央大陸,要是不能討論出合作的細節,到時候真正聯合運作,恐怕會出問題。」
  
  此話一出,古靈精怪的耐達依,眼珠子一轉,很快就想到方法了:
  「那就讓他們到北方大陸來吧!正好也把龍族和獸人共和的人請來,這麼多王聚在一起,肯定是空前絕後了!」說著,耐達依臉上又露出興致高昂的表情,彷彿已經等不及想看那種壯觀局面了。
  
  「這方法很不錯。」尼路一邊聽一邊點頭:「精靈人那裡由我去。只要不進中央大陸,一切都沒問題。獸人族那邊,當然交給漢斯,至於……龍族那頭,就給小耐吧!」
  
  薩摩聽了這一連串分配,不由暗暗讚許。尼路已經很能擔負起六衛的整合任務了!其他人也比以往更加有自信,不像以前那樣,在他面前事事都要他拿主意。看來,讓他們離開他歷練,的確是很有成效。
  
  分配才完成,班塔耶突然表情一肅,很是誇張地叫:
  「尼路,這不行啊!小耐到了龍族,就像魚入大海,有得消遙!到時候,龍王沒來,就來了一堆婆婆媽媽啊!」
  
  眾人一聽,就知道耐達依在龍族肯定有不少風流債,表情頓時古怪起來。
  
  耐達依擰擰眉:
  「什麼婆婆媽媽?!我的紅粉知己都是大美人哩!」
  
  班塔耶難得可以欺負耐達依,當然不放棄,攤攤手:
  「五六百歲的美女?那就是婆婆媽媽!」
  
  耐達依眼一瞇,突然又彎起眼,笑了起來:
  「喔!班!我懂你的意思啦!」
  
  班塔耶光看耐達依燦爛的表情,就是一股惡寒臨身:
  「什、什麼意思?」
  
  耐達依露出曖昧的笑容:
  「放心!我會記得帶妮妮妹妹回來的。」
  
  「什麼?!」班塔耶差點跳了起來:「不!不用!你千萬別把那個千年花癡、萬年暴力女帶回來!」
  
  這一下,局勢逆轉,眾人只能同情地看著班塔耶。說真的,班塔耶也實在勇氣可嘉!明明和耐達依交鋒,幾乎次次敗陣,卻還是鍥而不捨,每次都主動去撩撥耐達依。
  
  「什麼話?妮妮妹妹好可愛呢!」見班塔耶這麼不懂欣賞女人,耐達依忍不住就想趁機教育一下:「就像我那些可愛的姊姊妹妹們!有時候笑,有時候哭,有時候害羞,多精采?光是看就不無聊了!」
  
  眾人一聽,險些昏倒。原來耐達依天天招惹女人竟是為了女人千變萬化的表情?!
  
  不理目瞪口呆的眾人,耐達依嘆了一口氣,語氣突然哀怨起來:「唉!那些可愛的姊姊妹妹們一定非常想念我。想想,我真是罪過啊!誰叫我這麼可愛呢?」說著,耐達依露出一個害羞的表情。
  
  見狀,眾人表時頓時發青。糟糕……耐達依又發起癡了,接下來遭殃的應該是……那個人吧!
  
  果不其然,耐達依眼睛一轉,笑彎的雙眼轉向從剛剛開始就渾身僵硬的明斯克。接著,耐達依拉長的詭異聲音就響了起來:
  「小明~~~~你說是不是啊?」
  
  明斯克臉一僵,猶豫了一會,還是選擇誠實:
  「不是!」
  
  天啊!眾人暗暗為明斯克默哀,可憐的明斯克還沒學會,為了保護自己,說點小謊……
  
  耐達依露出一臉受傷的表情:
  「怎麼會呢?你看,我有多~~~多可愛啊!」耐達依把燦爛的笑臉逼近明斯克的冷臉。
  
  明斯克皺皺眉,老實不客氣地將耐達依的臉推開,人還一下閃到薩摩背後。
  
  眾人一看,在心裡大聲喝采。好個明斯克,這回也學聰明了!可不是?耐達依這回只能遠遠瞪著明斯克,卻不敢再撲上前去了。
  
  一個以捉弄人為娛樂,一個則是冷硬不苟言笑,兩人湊在一起,說來明斯克也挺可憐的。
  
  薩摩同情地看了身後的明斯克一眼,回頭對著耐達依道:
  「別只顧著捉弄人,到了龍族,盡快完成任務。」
  
  談到正事,耐達依總算收回瞪著明斯克的眼,規規矩矩地應了一聲是。
  
  所有工作交代完畢,眾人正想著該離開時,皮喇卻突然冒出一句:
  「對了!矮人呢?」剛剛他們像把矮人族全忘了。
  
  「我去。」薩摩想也不想就道。當初他金蠶脫殼,自里爾公國脫身,就是為了親自走一趟,只是後來被一連串的事情拖延了。
  
  
  離開王子寢宮,尼路突然對著眼珠子亂轉,猛動歪腦筋的耐達依問:
  「耐達依!寒星還是找不到嗎?」
  
  提到寒星,耐達依表情難得一肅:
  「沒有消息。」
  
  尼路沉默了一會,嘆道:
  「這也難怪。當初她一個個求我們,我們沒答應,誰想到她就這麼跑得不見人影?」
  
  眾人這會也想起當初寒星求他們的情形,心裡都不由有些內疚。耐達依見狀,斂起笑容,冷嗤一聲:
  「你們在想什麼?寒星和寒月他們和我們什麼交情?我們當然不可能丟下族裡的大事,替她去救一個病號回來。」
  
  此話一出,班塔耶首先附和:
  「嗯!有道理!這不划算哩!人說皇帝不差餓兵,她倒也沒給什麼酬勞。」
  
  漢斯聽著,又想起當初寒星和他談過之後的反應,不禁有些不解:
  「老子想去!可是她竟然叫老子不要去了!」
  
  聞言,班塔耶倒是毫不留情:
  「那是當然了!你的破輕功,到時不要累得我們還要去救你。」
  
  討論中,沉默的明斯克突然輕輕問了一句:
  「她不怪我們嗎?」
  
  眾人同時一愣,陷入沉默。耐達依皺眉想了一會,聳聳肩:
  「想這個做什麼?反正她都跑了。」
  
  明斯克皺緊的眉頭沒有鬆開,猶豫了一會才道:
  「她會不會出什麼亂子?」
  
  聞言,耐達依突然變臉,燦爛笑容再度出現,已有多次經驗的明斯克驚得退了一步,悄悄拉開和耐達依的距離。
  
  明斯克一退,耐達依就跟著往前逼近,一邊往前,一邊大驚小怪地道:
  「小明~~~你老實說了,你……是不是在暗戀那個凶婆娘啊?」
  
  明斯克眉一皺,連回答也省了,乾脆腳一蹦,一溜煙地跑走了。
  
  「耶?跑了?」耐達依眨眨眼,沒料到明斯克竟然沒與他多講幾句話。以前,明斯克都會老實得和他講個幾句,見狀不妙才會逃的。
  
  其餘四人看著明斯克逃走的方向,心中又開始為另一個人默哀。普茲‧諾耶魯被派到明斯克身邊學習,這會明斯克逃回去,諾耶魯肯定又要挨凍了。難怪各系魔法裡,諾耶魯什麼都學不好,就一個火系特別精……
  
  
  第二天,送走同樣出任務的耐達依,薩摩就獨自出發了。說獨自也不恰當,因為與漢斯同方向,所以一起出發,預計要出龍人族才會分開行動。為了避免獸人族多餘的揣測,薩摩並不準備與漢斯同時進入獸人共和。
  
  沿途,薩摩順便視察了龍人族西部城鎮。風雪期已經過了,消去積雪的土地上和光禿禿的枝枒上已經冒出青芽,與冬季遍地積雪的風貌,大不相同。雖然天候仍偏冷,但各地已經開始陸續展開莊稼工作,薩摩一路上看到各村鎮忙忙碌碌,心裡大是寬慰。只要狀況持續下去,數個月後,因為戰爭而大量耗損的糧食物資,應該可望獲得補充。
  
  北方大陸不同於人類各個國家,貨物商品並不算通暢,行商也少,不像人類各國到處都有應運而生的旅棧,但基於同是龍人,隱瞞身分的薩摩和漢斯不論走到哪裡,各村鎮的龍人們還是熱情提供他們宿處,倒是讓薩摩感受了不同於中央大陸和人類各國的溫暖。
  
  
  巴耶帝國東大陸,東陸軍團與從西大陸撤退的西陸軍團扼守著東西陸之間的帝國海峽。魔族不定時的滋擾還有源源不絕的難民,讓帝國軍隊疲於奔命,更令東陸大將軍穆恩和西陸大將軍皓軍忙得幾乎沒有時間闔眼休息。
  
  這夜,穆恩好不容易偷得時間入睡,天都還沒亮,警笛聲又響徹雲霄,連日來神經緊繃的穆恩立刻被驚得從床上一蹦而起。
  
  抓起床邊的外衣披在身上,穆恩大步跨出營帳,迎面就碰上傳訊兵。
  
  「多少敵人?」穆恩劈頭就問這句話。幾乎每天都有的例行攻擊,差別只在於今天開始得比較早罷了。
  
  傳訊小兵見到穆恩連忙煞住腳步,雙膝一彎:
  「回大將軍,整個海面都是敵人,沒辦法判定有多少人。皓大將軍已經在前方指揮了!」
  
  聞言,穆恩雙唇緊抿,匆匆套上衣服,邁開大步往西而去。就在這時,前方也已經傳來震天的喊殺聲。他知道,兩方已經交鋒了!
  
  趕到作為指揮中心的營帳,不停裡外穿梭的傳訊兵昭示了戰況的緊急。
  
  「情況如何?」穆恩踏入營帳劈頭就問。
  
  皓軍正低著頭研究桌上攤開的地圖,聞聲頭也不抬,兀自丟了一句:
  「很不妙。魔族這次,像是打定主意一定要上岸了。」
  
  穆恩跨步向前,看向皓軍正在研究的地圖,皺了皺眉:
  「這張圖,你已經研究很久了!還有什麼地方能突破嗎?」
  
  為了防備魔族,他們已經將連接東西大陸的主要橋樑給炸斷了,只剩那座奇特的拉普頓橋,為了就是希望以這僅餘的一條路線,限制魔族的攻擊。不過,自從魔族幾次從拉普頓橋攻擊,都被人類成功攔截之後,魔族就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一堆船隻,乾脆越過海峽襲擊。
  
  魔族實力驚人,即便只是一稍小漁船,魔族人都可以不用船槳驅動,速度極快,常令必須划槳驅動的帝國士兵猝不及防,傷亡持續增加。更可恨的是,魔族像在捉弄他們,時間拖久了,見帝國軍全部動員,就迅速收手。
  
  「我還在研究。」皓軍的視線還是沒從地圖移開。
  
  穆恩正想勸皓軍別再研究這張已經不知道研究幾百次的地圖時,外頭喊殺聲卻一陣高過一陣。
  
  吞下勸說,穆恩草草丟下一句:
  「我去前頭看戰況。」接著,也不等皓軍的回應,就穿出營帳,往前方的瞭望臺而去。
  
  瞭望台上已有皓星在觀察戰況,穆恩也不打擾他,兀自從一旁接過遠望鏡,湊近便開看。
  
  這一看,還真是大吃一驚。傳訊兵所言不虛,滿滿一片海上都是船影,黑壓壓一片,顯見魔族真是傾巢而來。帝國士兵分成五個大隊,守著海岸,前頭士兵利用長兵器,壓制逼近的敵人,後頭則是火砲隊牽制後方敵人。火砲發射的光芒在黑夜裡閃動,畫出一道道橘紅色的光線,投往海面。
  
  
  經過這段時間的交鋒,穆恩對魔族已經有初步的了解。他知道,絕大多數的魔族人多半相貌平常,雖然遠比人類士兵強橫,卻非無敵。只要用人海戰術,困住他們,要殲滅也非不可能。所以,通常造成帝國士兵傷亡比較大的是,夾雜在這些魔族當中的少數高手。這些人通常可以在重創帝國士兵時候,全身而退。少數幾個被殺死的,是因為魔武兵及時攔截,加上魔法師的配合,才能成功,即便如此,也造成魔武兵不少傷亡。
  
  現在穆恩擔心的是,目前他們遇到的,還不是魔族最強的力量……他嚴重懷疑,這段時間的消耗戰是魔族試圖消耗帝國精銳所做的佈局。
  
  可以瞬間毀滅王都,將長駐王宮的魔武精銳軍隊殲滅,絕對不只有這一點力量……
  
  為了這一點顧慮,穆恩一直主張要適度保留精銳力量。幸好,他的主張獲得皓軍的支持,否則,那些怕死的官僚,恐怕容不得他將精銳藏在大後方。
  
  見眼前這態勢,他的所有顧慮,恐怕會在今天實現了……
  
  放下遠望鏡,穆恩回頭吩咐隨身侍衛:
  「你去通知謝夫魯次軍長,準備出動。」
  
  此話一出,皓星也放下遠望鏡,看著侍衛接令而去,忍不住好奇地問:
  「穆伯父,您要出動那支軍隊嗎?」
  
  穆恩點點頭,表情沉重地指著遠方海面:
  「你不覺得這一回,不像之前幾回嗎?」
  
  皓星摸著下巴,沉吟道:
  「嗯!侄兒也是覺得這次的規模,不像隨時可以撤退的模樣。」
  
  穆恩轉頭再看烽火滿天的那頭,終究還是不耐煩地用力嘆氣:
  「不行!我還是不放心!我要去前頭,你在這裡隨時觀察戰況,好給你爹爹通報。」說完,人也掠下瞭望臺。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