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戰袍,穆恩飛快加入戰局。揮舞著特有的長戟,宏亮的聲音在一片吶喊聲中,依舊清楚可聞:
  「殺呀!把魔族的雜碎殺回去!保住東大陸。」
  
  穆恩一邊喊著,一邊衝向前方,覷準一名低等魔族,兜頭就是一掃!這一下,蘊著穆恩一身功力,那名低等魔族立時應戟而飛,重重跌落之後,給一名副將撿了便宜,順手一刀砍掉了頭。身軀倒下,魔靈成為黑夜中不起眼的一抹黑影,悄悄溜走。
  
  穆恩的聲音振奮了帝國士兵,頓時殺聲震天,尤其是穆恩所在的魔武小隊,士氣更是飆到最高點,向前衝刺的小隊就像尖錐,狠狠紮進湧上岸的魔族當中。
  
  受到這頭的振奮,其他士兵也熱血沸騰,恐懼不安都退去了,留下來的只有一定要殺退敵人的激情。敵消我長之下,魔族攻勢霎時一緩,本已攻佔的土地,轉眼間被討回了大半。
  
  穆恩見狀心下一喜,暗暗希望這次挫了魔族的銳氣,能使兩方力量更平均。如此一來,或許不用動用那些精銳,就可以擊退魔族。
  
  不過,穆恩不久就發現,他這些想法都太過一廂情願了。因為,就在他以為可以用這氣勢,翻轉戰局時,魔族那頭卻突然一陣騷動,接著爆起歡呼。然後就像方才他在帝國軍中所引發的效應一般,魔族也突然戰意大炙,瘋狂地對帝國軍展開攻擊。
  
  穆恩很快就知道怎麼一回事了,因為,隨著魔族軍隊的反攻,一批人尖嘯地越過魔族大軍的上空,直奔帝國軍。人還沒到,數十顆黑色球體便先一步落到帝國軍中,停頓、擴大、腐蝕!一眨眼,黑色球體竟然就這麼吞噬了數百士兵。
  
  帝國軍隊士氣為之一挫。
  
  這就是他最擔心的魔族高手嗎?穆恩咬牙看著快速逼近的黑雲,短暫猶豫後還是伸手入懷,掏出了一只拉炮。用力一抖一擲,亮白的光芒直奔夜空,炸出一片燦亮。
  
  精銳,終究還是無法保留……
  
  
  究竟殺了多久?穆恩不記得了,只曉得天空不知何時從黑轉成白。那支精銳的魔武次軍團已經全數投入了,堪堪把戰線膠著,但是,魔族驚人的肉體韌度和恢復力卻讓士兵慢慢吃不消。即便是魔武精銳也傷亡慘重,更別說一般士兵了!為了讓士兵可以充分休息,穆恩將士兵分成三批,輪番上陣,但,隨著死傷越來越大,三批士兵也已經不得不併成兩批,以保持對魔族士兵的戰力。那些魔族高手依舊在士兵中穿梭,捉弄般地奪走士兵的生命……
  
  難道,巴耶帝國命該亡於今日?穆恩按著胸口的傷痕,苦澀地想著。
  
  「皓老頭!你到底找出方法了沒?」趁著魔族短暫休戰的空檔,穆恩風風火火地衝進指揮營帳,劈頭就問。
  
  這場仗打了好幾個時辰,士兵已經快崩潰了!隨著時間過去,魔族的優勢也就越來越突顯。驚人的恢復力和體力,根本不是人類士兵可以比得上的。精銳士兵的加入的確幫助不少,但是,一般士兵的傷亡依舊很大,再下去,能剩下的恐怕也只有部分精銳士兵了。
  
  穆恩進來的時候,皓軍已經沒在看地圖了,一名傳訊兵跪在皓軍前面,報告前線戰況。
  
  「沒方法。有方法也沒用,我們的士兵數量還有素質都沒辦法執行那個方法。」皓軍長嘆一聲。
  
  如果多給他一點時間,他會組出一支強力魔法師軍團,收購魔晶石和火砲,將戰爭型態控制在遠攻為主。人類士兵實在不適合與魔族近戰,以前那套行軍打仗的方法通通都不適用了。起碼,關於近戰的策略都要全部捨棄。
  
  聞言,穆恩瞇起眼睛,不悅地道:
  「你現在的意思是,要我們等死?」
  
  皓軍沉默了半晌,突然揮退傳訊兵,接著長嘆一聲:
  「難道你還有別的方法?」
  
  帝國退守東大陸,士氣本就低迷,魔族更是不時侵擾,將恐懼牢植在士兵心中,如此情況下,能撐得這麼久,已是難得。
  
  穆恩當然知道如今的情況,連日來的消耗,各項物資都顯得有些拮据,尤其是消耗最多的火砲,恐怕捱不到這一戰結束……
  
  就在兩人無奈對視時,又一人穿入營帳。
  
  皓星滿臉焦急,無暇與穆恩招呼,一進營帳就是要求參戰:
  「父親,請讓孩兒領最後一個次軍團參戰吧!他們快頂不住了!」儘管所有的精銳都在這裡了,但還有一個次軍被迫留在大後方,他們現在只能靠那些人補充兵員了。
  
  皓星這話無異表示,魔族那頭又開始攻擊了。穆恩顧不得再與皓軍討論,又風風火火地衝出了營帳。
  
  營帳內,皓軍拍拍皓星的肩膀,嘆道:
  「你可以參戰,但是最後那個次軍不能動。」
  
  如果可以動,他哪會不動。但,這一次從西大陸撤退的不只有西陸軍團,還有僥倖逃過一劫的帝國官員、長老,和王后寒月。這些劫後餘生的人,深怕小命不保,硬是要他們留下一個次軍團,駐守在如今的暫時國都道南鎮以西。就是怕魔族人打上來時,他們沒機會逃亡。
  
  這個次軍的駐守地離此並不遠,若要抽調並不困難,皓軍也不是沒想過,但,兩個軍團幾乎都投入戰爭了,如今就是再加上一個次軍有什麼用?何況,他已經派給這個次軍一個更長遠的任務,那便是收購東大陸的魔晶石和火藥,和徵兵。如果他們不能靠著這既有的人守住東大陸,那麼這仗也沒有打下去的必要了。
  
  
  出了營帳,穆恩才知道情況糟到什麼地步。這一次,那些魔族高手來得更多,擋下了帝國這邊好幾記魔法攻擊,掩護著魔族軍隊往前逼進,更趁隙獵殺帝國軍中為數不多的魔法師。
  
  沒有魔法牽制魔族,帝國士兵的處境更加艱難。好的也要數十人犧牲才能換得一個低等魔族。優勢一下子全往魔族那頭倒去……
  
  正當穆恩幾乎要絕望時,幾記超大型的魔法突然在魔族軍隊中爆開,強大的衝擊,讓魔族軍隊顯得有些混亂。
  
  這麼大型的魔法,不像是軍中的魔法師所施放出來的!難道有援軍?
  
  穆恩又驚又喜,這時,又是好幾記超強魔法在魔族軍中炸開。
  
  伴隨著魔族士兵的怒吼,戰場北邊的低丘突然出現人影,乍看之下,竟然不下千人!
  
  一面帝國十字旗高高揚起,一名年輕男子站在人群之前,高聲叫道:
  「骯髒的魔族,滾出巴耶帝國的國土!」
  
  此刻天已大亮,穆恩凝目一望,立刻認出帶頭的那人,正是帝國六皇子巴‧赫多!
  
  既然帶頭的是六皇子,那麼學院那批人該在吧!穆恩仔細一看,果然看到不少熟面孔,就連樊勞瑞也在其中。方才的魔法攻擊,大約有樊勞瑞的一份吧!
  
  一看到帝國十字旗,就算還沒搞清楚來人是誰,士兵們也知道是援軍來了!不約而同地爆出了歡呼聲。
  
  低丘上的人都是一身輕便勁裝,一半人持著各式各樣的武器,另一半的人則是一式軍刀,在一聲呼嘯後,加入了戰局。
  
  蘭普頓魔武學院的師生,私下號召高手,連同之前被逼入魔獸天堂的士兵,終於在這緊急時刻,加入了帝國軍,對抗魔族大軍。
  
  蘭普頓魔武學院的實力是無庸置疑的,光是幾乎每個人都是魔武兼備,等若一批將軍級的超級精兵,不可小覷,更遑論學院的師長們,最少都有接近穆恩的實力。更引人注目的是,苗玉龍這批人,因為專心訓練,加上後來這段時間,學院師長的栽培,實力大增,竟不比穆恩手下那批精銳遜色。
  
  有了這批生力軍,對帝國軍的影響是巨大的。因為,這些人牽制住了帝國軍最頭痛的魔族高手,尤其在這些人當中,有許多遠戰能力極高的魔法師。
  
  連續幾記超大型的攻擊,就連那些魔族高手也有些吃不消,更別說那些低等魔族了。不一會,魔族人緩緩停下攻擊,往後稍撤,像在等著什麼指示似的。
  
  帝國軍不敢追擊,只能趁著這個難得的喘息機會,重整陣腳。
  
  
  「你們真是來得及時啊!」穆恩盤腿坐在地上,苦笑道。
  
  「我們一接到消息就出發了,想不到還是慢了。」樊勞瑞整整身上的長袍,也在穆恩身邊坐下。
  
  穆恩煩躁地抓抓頭髮,擺擺手:
  「不!你們肯來就好。說實在的,我們已經被這幫魔族人逼得亂了手腳。我和皓軍都知道,帝國軍還需要訓練,偏偏沒這時間啊!」
  
  「當初摩耶是說過魔族的事,只是沒料到會這麼快。」哈頓‧索尼也坐了下來,正好與穆恩和樊勞瑞形成一個三角形。
  
  「我也沒料到。」穆恩悶悶地道。他更沒料到的是,魔族一出現就是在蒙腦特市上空,一下就摧毀了帝國的核心……
  
  見穆恩情緒低落,哈頓‧索尼輕聲一笑,拍拍穆恩肩膀,安慰道:
  「放心吧!這回我們把當初我們從學院帶出來的火藥、武器,和魔晶石都帶來了,等一會,我們給魔族重重一擊……」
  
  哈頓‧索尼話還沒說完,魔族那頭便傳來震天歡呼。三人大吃一驚,同時騰身躍起。
  
  「不好!」穆恩叫了一聲。依照經驗,魔族恐怕又來了一批高手……
  
  和穆恩有相同經驗的帝國軍們顯然也是這種想法,紛紛擎起武器,迅速重整隊伍。
  
  眾人才歸隊不久,魔族就一邊呼嘯一邊進攻了。同樣由中等魔族掩在低等魔族之前擋住魔法攻擊的攻擊模式,似乎看不出有什麼大異動。
  
  學院師長聯合發出一記魔法攻擊,本預估會破開中等魔族的防禦網,不料,一股強大的力量卻突然自中等魔族之前爆開,幾記魔法攻擊當場瓦解。
  
  勁風散去,三道人影大剌剌地飄在半空中,底下的中低等魔族立刻爆出震天歡呼。不用說,方才一開始的歡呼聲,就是因為這三人的到來了。
  
  只一眼,穆恩就知道,這才是魔族真正的高手……也直到這時,穆恩才知道魔族起碼有三個階等。
  
  這三人一出現,魔族停下了攻擊的腳步,像等著這三人進一步指示似的。
  
  歡呼聲中,居中的人揚起得意而輕蔑的笑容道:
  「給你們一個投降的機會。乖乖把這塊土地交給我們吧!」
  
  聲音穿過歡呼聲,在帝國軍這頭傳了開來,只這一手,就足以令人心寒。
  
  此話一出,魔族那頭立刻鼓譟哄笑起來,似乎已將東大陸視為囊中之物。
  
  見狀,在前頭率領學院眾人的六皇子巴‧赫多,悄悄運起全身功力,揚聲回應:
  「蠻夷之人也想占我帝國聖土?!我巴耶帝國沒有投降之人,你死了這條心吧!」
  
  這些話是巴‧赫多蓄意為之,雖然不及魔族人的宣告,倒也頗有聲勢,立刻提振了帝國軍的士氣,毫不退讓地向著魔族士兵呼嘯鼓譟。
  
  見狀,方才那名發話的魔族人立刻怒哼一聲,緩緩舉起手臂……
  
  穆恩一看,心中暗叫不妙,正想發聲警告士兵之際,那名魔族人已然手臂快速一揮!尖銳的勁氣像片巨大的刀片,橫掃而來。
  
  「趴下!」巴‧赫多早在發話之際就已密切注意魔族人的反應,因此及時發出警告。
  
  聲音一出,反應快的士兵連忙側身一倒,勁氣呼嘯而過,那些反應不及的士兵當場被切成兩截,血雨漫天……
  
  「你們這些人類大概已經忘了,當初你們不過就是我族的奴隸,要毀滅你們,對我族而言,只是舉手之勞。」魔族人冷冷的聲音在一片死寂中響起,加深了帝國軍心中的恐懼。
  
  面對這樣的敵人,他們還能對抗嗎?也許,投降了,還有一線生機。
  
  「……投降吧……」死寂聲中,巴‧赫多低聲嘆道。
  
  「不行!」一旁的穆恩聽了首先反對:「已經打到這階段了,我們怎麼可以投降?!」
  
  另一邊的樊勞瑞聞言也跟著附和:「他們剛剛說人類是他們的奴隸,你忍心讓人民成為奴隸?」說完,輕輕一嘆:「再等等吧!說不定會有轉機。」
  
  樊勞瑞的話讓巴‧赫多深受震撼,一時之間掙扎萬分:
  「……但是,我又怎麼忍心看大家白白犧牲?」
  
  穆恩抿著嘴,視線落向半空中。三人看著這頭的紛亂,輕蔑的眼神,彷彿他們眼下的都是低等生物似的。見到這樣的神態,穆恩心頭怒火狂燒,口氣更加堅決:
  「就算犧牲所有人,我也絕對不會讓我們帝國的人民成為魔族的奴隸!」
  
  說完,穆恩轉過身,高高舉起手上的長戟,激動高呼:
  「我們不做魔族的奴隸!就算戰到最後一人,也絕不投降!!」
  
  本在迷惘中的士兵,聽到穆恩呼喊的聲音,如夢初醒,想到方才敵人口中那個「奴隸」論點,情知投降只有為奴一途,不由對穆恩的高呼興起共鳴。
  
  「戰到最後一人!絕不投降!」吶喊聲一聲接著一聲,由近而遠,由遠而近,層層疊疊,響徹雲霄,帝國軍士氣達到最高點。
  
  到這時,巴‧赫多知道,誰也無法阻止帝國士兵決心與魔族士兵玉石俱焚的決心了。暗暗嘆了一口氣,巴‧赫多閉上雙眼,握緊手裡的武器,再睜開眼時,雙眼已是堅定。
  
  見狀,半空中的魔族人一愣,接著咧出一個猙獰的笑容:
  「戰到最後一人嗎?我看你們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說完,魔族人突然發出一聲尖嘯,尖銳刺耳得令人都忍不住掩住耳朵。
  
  尖嘯聲出,魔族士兵立刻呼嘯鼓譟起來,發了瘋似的衝向帝國士兵!
  
  「殺啊!」穆恩一直提高警覺,第一時間發出衝殺的命令!
  
  日光照耀下,鮮血紅得刺眼……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