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人努力想著要說的話:「那個、那個……手……」
  
  「你是說這個?」薩摩指著左手的手套問。
  
  矮人用力點頭。
  
  很好!矮人認出了他們的手藝。但,這很重要?薩摩仍是迷惑。不過,既然他們問了,那他就回答吧!
  
  「這是我一個非常好的朋友送的。」二狗子的坦率在這時又浮現薩摩腦海,讓他有些感傷。
  
  「朋友……」矮人沉吟著重複,突然轉頭對著右手邊的矮人嘰嘰咕咕了一會。
  
  薩摩不緊張,因為矮人的表情沒有敵意,只有像是已經弄清楚什麼似的豁然。
  
  右邊的矮人點點頭,飛快轉身鑽到後方的灌木叢裡。
  
  沒想到兩條短腿,跑起來速度竟也不慢!薩摩又有一個新的發現。
  
  見同伴離去,居中的矮人回過頭來,對薩摩道:
  「……請等、等一下。」
  
  用了「請」?!尼路不是說矮人一見面什麼也沒問就要求他離開嗎?怎麼他遇到的不是這麼一回事?還是,是因為這只手套?一個矮人的手藝,有這種影響力?
  
  不管如何,能夠成功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薩摩點點頭,沒有多問,安靜地等待。
  
  矮人似乎也不喜歡講話,薩摩沒問話,他們也沒搭話,只顧著瞪著雙眼,看著薩摩。像是很好奇似的。
  
  時間緩緩流逝,那個離開的矮人始終沒有回來。
  
  這等一下,也未免等得太久了些!薩摩抬頭看看西斜的日頭,不久,天色就會暗下來了。再看看兩個矮人,半點焦急的表情也沒有,顯然等這點時間,對他們來說,再尋常不過了。
  
  大概,還要等好久吧!以剛剛那個矮人的速度,難道是跑到天邊去通報了嗎?
  
  暗自嘆息,薩摩乾脆腿一彎,席地而坐。
  
  兩個矮人一看,猶豫了一會,也跟著在薩摩面前坐下。這一席地而坐,氣氛突然顯得輕鬆多。所以沒多久,其中一個矮人就忍不住開口了。
  
  「龍、龍人,都長得像你一樣,奇怪嗎?」矮人用不自然的斷句這麼問。
  
  奇怪?!用這樣的字眼形容他的容貌,薩摩這還是第一次聽到。不過,既然他都會覺得矮人樣貌奇怪了,那麼他們也這麼看他似乎並不奇怪。
  
  「應該是差不多的。」薩摩用肯定的語氣來回答。
  
  有了開始,接下來也就不難了。另一個矮人見薩摩似乎很友善,很願意為他們解答,也跟著問:
  「你的頭,髮,為什麼要這麼長?」
  
  矮人摸摸自己紮在腦後,沖天砲似,又短又刺的馬尾,表情不解以外,還有驚訝。他不明白一個人頭髮這麼長有什麼用!要綁起來不累嗎?像他們矮人,頭髮再長,都不會超過肩膀,即使如此,他們就對不時遮到視線的頭髮,感到很不耐煩了。
  
  聞言,薩摩再度為矮人們奇怪的問題感到好笑。將長髮從背後抓到身前,薩摩這才解釋道:
  「不是我『要』,而是它自己長出來的。」
  
  兩個矮人同時將視線凝注在薩摩身前的長髮。方才明明披散地上,卻沒沾上半點髒污,這麼奇特的頭髮,真是讓他們大開眼界。
  
  「……可,以摸嗎?」矮人遲疑地問。
  
  薩摩挑挑眉,很大方地將長髮往前遞,末梢落到矮人粗厚的手掌上。
  
  兩個矮人驚呼一聲,驚訝地摸著薩摩淡金色,又滑又亮的髮絲。薩摩蘊含大量能量的髮絲,已經不是尋常的頭髮可以比擬了。
  
  「……太陽的碎片。」突然間,其中一名矮人冒出這麼一句話。
  
  「什麼?」薩摩不解。
  
  「他說的是,我們矮人的傳說裡,有一種叫做『太陽的碎片』的物質,可以做出傳說中的神劍和魔刀。」這些話字正腔圓,竟是非常地道的人類語言。
  
  這聲音一出現,本來抓著薩摩頭髮的兩個矮人立刻鬆手,飛快蹦了起來,轉身對著聲音來向揚聲道:
  「族長。」
  
  矮人族沒有王,只有族長。每隔一段時間,便會選出技藝最高超的人,來擔任族長。
  
  聞言,薩摩不敢失禮,連忙站了起來,迅速往聲音來向看了一眼,隨即揚聲道:
  「龍人族王子薩摩,代表龍人族,有要事與族長商議。」
  
  矮人族的族長,自然也是矮的,而且比之前那三個矮人還矮。灰白的頭髮,滿臉皺紋,看起來垂垂老矣,但方才那聲音卻是中氣十足。矮人的年齡可以用外表來評斷嗎?薩摩不確定。
  
  族長背著手,走到薩摩面前,然後抬頭瞇眼,像是非常用力地看著薩摩。
  
  就在薩摩想著該不該彎身讓他看個夠時,族長卻突然哼了一聲:
  「你不是他!說,你的『沙卡魯』從哪裡來的?」
  
  薩摩花了短短一瞬間,想起『沙卡魯』就是他左手上的手套,才能回答:
  「這是我一個非常好的朋友送的。」
  
  此話一出,族長濃眉一豎,怒沖沖地問:
  「你的朋友是誰?」
  
  薩摩這會真有些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感覺,他不知道族長在生什麼氣。但,薩摩並沒有因此感到不高興,因為,矮人們的五官,在生氣時,看起來還是有些滑稽……他實在氣不上來啊!
  
  忍住想笑的衝動,薩摩輕咳一聲,努力嚴肅地道:
  「住在巴耶帝國的人類。本來是他父親的,但是他父親過世了,他將這個送給我……」
  
  聞言,族長一愣,沉默了好一會才啞聲道:
  「……他過世了嗎?人類的生命太短暫了……」
  
  「你就是二狗子父親的矮人朋友?」只是短短兩句話,就足夠薩摩推斷許多事。
  
  原來二狗子父親的矮人朋友竟然貴為族長。難怪只是一個矮人手藝卻讓排外的矮人,沒立刻把他趕走,想必是認出他手上的手套出自族長之手了。
  
  族長點頭,舉起一直背在身後的右手,露出了手上樣式和薩摩左手一模一樣的手套:
  「這是一對。你手上的是防具,我手上的是武器。」
  
  聞言,薩摩吃了一驚。沒想到一對手套,竟然還可以一做防禦,一做攻擊,看來這人成為族長,倒是真才實學!
  
  看了一眼左手上不起眼的手套,薩摩伸手拿了下來,遞給矮人族長,笑道:
  「這麼珍貴的東西,是該物歸原主了。」橫豎大約因為魔王力量大增的關係,左手上的魔眼,已經可以隱形。如此一來,有沒有這個手套已經不重要了。
  
  矮人族長接過手套,眼神複雜地看了薩摩好一會,突然問道:
  「就這麼還我,你不覺得可惜嗎?」
  
  聞言,薩摩也是一怔,接著搖搖頭:
  「東西要在需要的人手中才有價值,我並不需要,有何可惜可言?」
  
  此話一出,矮人族長雙眼突然爆出燦亮的光彩:
  「你的想法我很喜歡!很好!」當初他之所以把左手手套送給那人,也是因為他認為那人需要。
  
  絕大多數的人都認為他們小氣,吝嗇。事實上,他們只是不喜歡他們用心做出來的東西,淪為人們比較、展示的工具,所以從不輕易賣出作品。但是有時候,他們需要錢來買一些他們缺乏的原料,所以,才會偶爾賣出一些作品。
  
  矮人族長的讚美,薩摩微笑以對:
  「能得到族長認同,是薩摩的光榮。」
  
  矮人族長將手套戴上左手,上前拉起薩摩的手,熱絡地道:
  「我的朋友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我叫沙朗塔依多拿克,你就叫我沙克就好。來!我帶你到我家坐坐。」說著,也不管薩摩同不同意,就扯著薩摩往前走。
  
  被一個身高不到自己一半的矮人拉著走有何感受?薩摩必須說,難過死了!因為,為了讓矮人可以順利拉著他,他只好半彎下身體,遷就矮人的身高。用這樣的姿勢走路,當然不會好看到哪裡。薩摩一輩子,大概就屬這時,樣子最猥瑣……
  
  雖然如此,薩摩也沒有掙開沙克的手。難得的友善,怎能破壞呢?
  
  族長牽著薩摩鑽入方才他們出現的灌木叢。當然,矮人們用鑽的,薩摩是直接用跨的。
  
  越過灌木叢,看到的是一片翠綠的草原,旁邊還有半截樹頭。接著,族長用腳用力往下一踹,前方的草皮突然掀起一片,接著便見底下濕軟的土壤往下一塌,露出一個深深的地洞。
  
  「下去。」沙克鬆開薩摩的手,笑得很燦爛,看起來憨厚得可愛。
  
  見族長背著手站在地洞旁邊,擺明要等他先跳進去,薩摩心中苦笑。不過,薩摩藝高人膽大,自然不會畏怯。略打量了一眼,便縱身一跳。
  
  說跳並不恰當,因為薩摩身體一懸空,神能急速流轉,早已漂浮在半空!
  
  緩緩落下,薩摩一邊還有餘暇打量這個直線往下的地洞。
  
  這種洞,換成是別人,怕不跌死了?這如果不是陷阱,那麼該有些預防人摔死的東西吧!
  
  薩摩很努力看,不過,依舊看不出所以然,只能看到通道周圍有大大小小的坑洞。
  
  當薩摩輕飄飄落到地上時,抬頭上望,只能看到細小的光點。這地洞,還真不是普通的深。要是有人真的發現這地洞,恐怕會以為是大蛇巢穴,絕對不會想到是通往矮人住處的居所吧!
  
  沒等多久,他就看到矮人族族長沙克從上頭,一頓一頓地掉下來!
  
  沒錯!是一頓、一頓!原來四周的坑坑洞洞,就是給人輔助用的。突然間,薩摩覺得自己有點笨……
  
  沙克一落地,就上下審視薩摩,接著長長噓了一口氣:
  「你用跳的,我還以為你會摔死!原來你有注意到旁邊的洞啊!果然不愧是龍人族的王子。」
  
  薩摩尷尬一笑,有些臉熱:
  「我是有注意到……」不過沒想到可以這麼用!
  
  其實也對,換成誰看到深不見底的洞,是絕對不可能像他這樣「視死如歸」地一頭跳進去的!而要是他肯猶豫一點,謹慎一點,一定會很自然地去運用那些坑洞……
  
  為了掩飾尷尬,薩摩輕咳一聲,拉開話題問:
  「你們這樣下來,要出去的話,不就得爬上去?」
  
  沙克搖搖頭,煞有其事地道:
  「我們出去是另一條路。你看到那個大樹頭沒有?我們出去就是從那裡。」
  
  原來如此,看來矮人真不是普通的謹慎,難怪會這麼神秘。
  
  之後,另外三個矮人也跟著下來了。族長見狀,往洞穴底部一敲,上面的光點隨即消失,入口已經封起來了。同一時間,眾人背後出現了一條礫石疊成的地道,彎曲延伸,不知道通往哪裡去。
  
  沙克一馬當先,往地道走去,一邊走一邊介紹道:
  「以前我們所有族人都住在地下,不過十幾年前,大地震把我們的房子震垮了,水還淹進來,所以很多族人出了地面,搬到更南邊的海島了。現在還在這裡的不多了。」
  
  沙克的口氣很是感慨。薩摩不方便說什麼,只能靜靜聽。事實上他也不想說話,因為這地道奇低無比,薩摩簡直是彎著身體前進。幸好地道裡濕氣並不重,空氣也算流通,除了溫度偏高之外,還不致太過難受。
  
  說到這裡,沙克突然回頭笑道:
  「你現在來得巧!我剛從碎島海域過來,不然你起碼要多等兩三天。」
  
  聞言,薩摩想起方才呆站著等人的情形。若要多等兩三天,恐怕都是那樣等吧!他不認為那幾個矮人會為他安排一間房子,讓他慢慢等。
  
  地道彎彎折折,奇長無比。為什麼把地道弄得這麼長,沙克的說法是,為了防禦。儘管地道很長,但卻似乎都在同一塊區域兜兜轉轉。薩摩本來不解,直到看到一片牆掉下來,接著跳出一個矮人,以著散步的姿態,越過地道,鑽入牆的另一頭之後,薩摩才知道,原來這地道繞行的就是矮人們的居處。地道一方面是惑敵的設施,一方面也是矮人們的道路,可能就在你完全想不到的地方,會有一扇矮人家的門。
  
  在薩摩弄清楚這件事之後,他們又走了好一會,沙克才終於停下來。伸出粗短的手,往地道礫石牆面上,輕輕一壓。只見沙克所站的地面突然緩緩沉下,一道昏黃的光線從礫石牆面下透出。原來,礫石牆面下此刻已經開出一個洞口,地面沉下之後,沙克就正面對著礫石牆面下的洞口。
  
  「進來吧!」沙克回過頭對著薩摩招招手,接著便兀自走進洞口。
  
  薩摩回頭看看另外三名矮人,見他們完全沒有進去的打算,只好自己上前。至於那三個矮人為什麼不跟?約莫是族長住處不能隨意進出吧!
  
  彎身鑽過洞口,一股熱氣便撲面而來。抬頭一看,一個巨大火爐佔了半個房間,熊熊爐火不停燃燒,發出高熱的艷藍色澤。火爐旁是滿地凌亂的各式工具,鉤鉗刀鑽,應有盡有。各類魔晶原石廉價地散落一地,倒是一顆黑沉巨石被小心地放在屋內正中央,凌亂的工具通通遠離巨石,倒成了屋內最整潔的一處。
  
  也許是為了容納高大的火爐,所以雖然是矮人的住所,屋內卻相當寬敞高挑。呼吸一會,薩摩更驚異地發現,儘管爐火熊熊燃燒,深埋地底的此地卻沒有半絲氣悶,顯然矮人們已經為此下了不少功夫。
  
  薩摩進門的當兒,沙克正努力騰出空間讓薩摩容身,不過他很顯然失敗了!所以他抓抓頭,對著薩摩尷尬地道:
  「我們進去裡面吧。」
  
  薩摩從善如流,跟著沙克走進大火爐旁邊的小門。這個房間比起前一個,實在小得不成比例,薩摩在這個房間只能半彎著身,辛苦打量房間。
  
  這個房間雖小,但明顯比方才那間整齊許多,空蕩蕩的房間擺了一張矮桌,幾張小矮凳,雖然極度懷疑那些迷你小矮凳能否禁得住他輕輕一坐,但這房間總算有些待客的格局了。
  
  對房間有一定了解後,薩摩這才前行。他當然不可能當真坐上這些小矮凳,正想尋個地方坐下時,已經在矮凳上坐定的沙克突然叫了一聲:
  「啊!那邊小心點!那是我的床。」
  
  此話一出,薩摩一愣,接著轉頭四顧,想尋找床的蹤影。他的右手邊是被他推開的矮凳,前方是矮桌角,後面他剛剛走過來,什麼都沒有,左邊則是一個長方形的凹洞……
  
  ……難道?是那個洞?薩摩瞪著左邊的洞,他本來以為那是用來擺放什麼東西的洞,但現在這麼一想,再仔細看,就突然覺得,這洞的長度,跟那個坐在他面前的矮人族長的身高,有著驚人的雷同……
  
  「你說的是這個嗎?」薩摩指著那個洞,不確定地問。
  
  沙克似乎一點都不覺得奇怪,理所當然地道:
  「是啊!就是那個!那是我的床。」
  
  薩摩慢慢收回視線,將身體往右移動,席地而坐,沉默了一會才委婉地問:「這麼睡舒服嗎?」
  
  沙克用力點點頭:
  「當然啦!睡在土裡才涼啊!」
  
  聽沙克這麼一說,薩摩倒是理解了。有外頭那種大火爐存在,睡地洞裡,的確會舒服不少。想到這裡,薩摩忍不住問道:
  「族長屋裡的爐從來不熄嗎?」
  
  「當然不能熄。」矮人族長的表情嚴肅起來:「要是熄了再點燃,煉出來的東西就差了!」
  
  原來如此!轉念一想,薩摩又想起一事:
  「每一個矮人家裡都有這麼大的火爐?」
  
  提到這個,沙克臉上浮現自豪的神色:
  「那當然!不過,我的鍛爐是矮人族裡最大的一個!」
  
  聽到這裡,薩摩之前的疑惑也有了解答!原來是地底下有那麼多個火爐全年無休地工作,難怪上頭的溫度會那麼高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