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快點火啊!」耐達依將打火石塞進班塔耶手哩,壞心地催促。

自己的財產自己燒,瞧他多仁慈?

打火石進了手,班塔耶看看被壓在木材下的借據,露出一臉錐心刺骨的表情。

「你們點!」一把甩掉打火時,班塔耶扭過頭不肯看到自己的財產隨火消失的過程。

“就像親手殺死自己小孩的感覺”這是班塔耶後來才說出來的感想。

其餘五人交換一個視線,最後尼路開口確認:
「你確定?」

他忽然覺得,他們好像對班塔耶太殘忍了......

好吧!頂多之後他們賴賬賴少一點也就是了.....

班塔耶沒有回答,倒是下巴肌肉不停抽蓄。

耐達依撿起打火石,樂道:
「我來。」

聲音一出,班塔耶的下巴又再度抽動幾下,看的耐達依差點忍不住要笑出聲音了。

借據很快就燒起來了,木材也被火焰激出了一點小火苗。眾人見狀,同時發出一聲歡呼,就連心痛的班塔耶也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皮喇不敢耽擱,立刻彎下身體,對著火堆猛吹氣。

火光閃著閃著,眾人臉上就越來越亮...

借據的火光慢慢消失,一簇小火苗在木材上搖搖晃晃。

「皮喇!快!再吹!再吹!」尼路緊張地催促。那火,像要熄了啊!

聞言,皮喇湊得更近,使勁吃奶的力氣狂吹。

火苗掙扎了一會,閃了幾閃,突然熄了....

眾人看著冒出一縷白煙,然後再度壽終正寢的火苗,沉默不語。

皮喇抬起被燻黑的臉,一臉不解。

他都照步驟來了,怎麼還是錯?

就在沒有人知道該說什麼時,耐達依小心翼翼地移動身軀......

所有人都看到了耐達依的行動,卻沒人敢開口,因為大家都在等待,那座隨時可能爆發的火山。

就在耐達依就要抵達安全範圍,慢慢站起身時,班塔耶突然彈了起來!

耐達依動作飛快,幾乎就在同時,雙腳一彈,如砲彈般飛了出去。

「耐達依!!」狂吼聲中,班塔耶發揮了史上最快速度,追著耐達依而去。

「呃!班!等等!等等!」耐達依一邊跑一邊解釋:「我...我不是故意的啊!!」

「還我的借據來!!」遠遠的,傳來班塔耶憤怒的吼聲。

兩人一下子跑得不見人影,留下尼路等四人看著火堆一愁莫展。

「怎麼辦?」尼爾看著木材,傷心地道。

見尼爾難過,琉璃心裡心疼,只好轉向薩摩:
「摩哥哥....」

在她心中,薩摩是無所不能的。

不只琉璃,經過剛剛那番折騰,尼路等人也放棄嘗試了,只得轉回頭,等著薩摩決定。

「王,屬下無能。」皮喇抓著那張步驟單,自責地道。

薩摩看看一臉期待的尼爾和琉璃,還有表情各異的四人,不知道怎麼告訴他們,他其實也沒什麼更高明的方法。

薩摩沒講話,倒是尼爾忍不住了:
「爹爹!爹爹有辦法對不對?」

看著臉上期待光芒更強烈的眾人,薩摩重重嘆了一口氣才道:
「我只想到魔法....」

用魔法生火,但是......

薩摩話沒說完,漢斯就忍不住嚷道:
「對啊!有魔法!」

她們這些會魔法的人,竟然還傻傻的生火.....尼路想起方才那陣折騰,忽然感覺很冤枉。

尼爾一聽說有方法,立刻興奮起來,扯著薩摩的手不停搖晃:
「爹爹快試阿!」

薩摩見眾人都沒有異議,只好凌空對著木材一指!

只見轟隆一聲,一團火在木材上燒了起來,眾人連高興都來不及,就看到木材被火完全吞噬乾淨,露出燒到一點灰塵也不剩的地面.....

啊???

眾人怔愣著,好一會尼路等人才想起,薩摩的魔法..向來都是強到不能拿來生活......

「怎麼會這樣?」尼爾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就在這時,小村方向跑來一個人。

來到眾人面前的村民,不明白為什麼眾人都是一副如喪考妣的模樣,怔愣的表情,在低頭發現地面沒有任何木材的時候,變成了驚愕。

「尼爾,你拿的那堆木炭呢?」村人轉向尼爾,不解地問。

眾人尷尬對視一眼。

尼爾吸吸鼻子,不知道該怎麼告訴村人,他搬回來的木材都給父親一把火燒光了....

村人卻沒追究,只趕忙又道:
「村長說,你拿的那堆木炭是去年的,受潮了,不能用了,要你趕快去領新的。」

要不是村長清點時,發現今年的木炭多出一份,還真不知道尼爾拿到去年的呢!

不能用了??那她們剛才燒不起來就是因為木炭過期??

眾人驚愕地瞪大眼睛。

「尼爾,原來是你....」驚愕中,陰森森的聲音自眾人背後傳來。

眾人一個扭頭,就發現頂著一個黑眼圈,臉頰還腫出一大塊的耐達依一臉猙獰地看著尼爾。

原來被追殺的耐達依不知道什麼時候繞了回來,只不知為何不見班塔耶。

「我...我...我....」尼爾不自覺一步一步後退。

「你看看我,我好可憐啊!都是被你害的。」耐達依可憐兮兮地道,一步一步逼近尼爾。

「我不是故意的。」尼爾圓滾滾的雙眼掛著淚光,卻不知道耐達依早已在心中笑翻了天。

「想要我原諒你嗎?」耐達依露出邪惡的笑容。

尼爾用力點頭,眼淚差點掉下來。

耐達依眼珠子飛快一轉,用力咳了一聲:
「那你就要.....」

耐達依話還沒有說完,冷冷的聲線突然打斷他。

「別鬧了。」冷冷的聲音,是明斯克開口了。

「叔叔!」尼爾一聽有人開口解救,立刻奔向明斯克。

明斯克把尼爾護在懷裡,一臉不諒解地看著耐達依。

耐達依臉上的猙獰突然消失。

「噯!大冰塊,你做什老是破壞我的計畫呢?」

好不容易他想騙尼爾叫他哥哥的.......

明斯克沒說話,倒是尼路咧出無奈的笑容:
「你做什麼老是欺負小孩呢?」

其實眾人早就看出耐達依只是裝得很兇,但是出於方才一陣白忙,眾人心中多少有怨,所以都沒立刻戳破。

瞧!連做爹爹的薩摩還不是好端端坐在那頭,好整以暇地看著耐達依裝神弄鬼哩!就是琉璃想幫忙,也讓薩摩按了下去!

村人被眼前的一陣混亂給搞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只得匆匆告訴尼爾去取木炭,然後趕忙走了。

村人走後,沉默再度籠罩。

「那我們還要生火嗎?」漢斯愣愣地問。

「不!」眾人異口同聲地回答。


--------完-------

小小的禮物...沒修過..請多多包含><-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