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天看向發出驚疑聲的人。泖玥,巫蘭薩,還有跟著聖妃而來的六個龍人……奇怪的組合,不是嗎?
  
  不僅涅天覺得奇怪,啻波、磐天、皒天、睖天也同時將視線落向這些人。
  
  泖玥驚疑聲一出就後悔了,但才剛後悔,又被驚訝取代。
  
  為什麼巫蘭薩也是這種反應?那六個龍人若是常在人類世界走動,見過並不算意外,但巫蘭薩呢?雖然神族沒人管巫蘭薩去了哪裡,但,看他這種反應,對那人竟也不似陌生。難道,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況之下,巫蘭薩悄悄掌握了許多秘密?
  
  見泖玥一臉驚恐地望著他,巫蘭薩撇撇嘴,攤攤手,無所謂地道:
  「緊張什麼?我就是偶爾四處走走,看到不少東西而已。誰讓有人偏喜歡鬼鬼祟祟。」巫蘭薩口氣理所當然得令人咬牙。
  
  聞言,泖玥哪聽不出來,巫蘭薩的確有意或無意地透過他,見到了那個人?!
  
  「我可是為你好。你這傢伙蠢蠢的,我得幫著照看些。」巫蘭薩一臉委屈,無奈地道。
  
  他哪裡蠢了?!泖玥臉一綠,正想開口反駁時,啻波冷冷的聲音突然切了進來:
  「你們都認識那個人嗎?」
  
  此話一出,泖玥沉吟了一會,還是搖了搖頭。那個人應該只是剛巧長得很像而已……
  
  泖玥還在安慰自己,一旁卻傳來巫蘭薩的聲音:
  「算認識。」
  
  聞言,泖玥一下扭過頭去,怒道:
  「那個人怎麼可能是他?!」
  
  泖玥沒有發現,他已經不知不覺間,認定巫蘭薩認識的,和他認識的是同一人。
  
  巫蘭薩翻翻白眼:
  「我就說你蠢嘛!」
  
  說著,巫蘭薩也不給泖玥反駁的機會,指著尼路等人就道:
  「他們也認識影像裡的那個人不是?」
  
  「那又如何?」泖玥瞪著眼睛。
  
  巫蘭薩白眼再翻,指著泖玥的頭,尖酸刻薄地道:
  「難怪我那兄弟要我照看你。你那個腦袋長來幹嘛的!要想啊!真是豆腐腦!豆腐腦!」巫蘭薩氣得俊臉通紅,大有朽木不可雕的感嘆。
  
  堂堂雙衛被說得一無是處,泖玥怒極,倒是冷靜了下來。巫蘭薩口中的兄弟指的是神王,整個神族也只有一個完全不像神族的巫蘭薩敢這樣稱呼神王。正因為想到神王,泖玥才突然想起,神王曾經告訴他,要他可以完全相信巫蘭薩。
  
  其實也是巫蘭薩著實太過古怪,偏又為高權重,眾人對他的感覺相當複雜,才會老是在他面前失了平時的穩重冷靜。
  
  泖玥冷靜下來之後,當真努力想了起來,這一想,就讓他想到癥結所在。一想通,泖玥臉色跟著刷白。
  
  見狀,巫蘭薩笑了起來:
  「很好,很好,還有救。」
  
  泖玥這會也無心理會巫蘭薩說了什麼,兀自轉向尼路等人,指著尚未消失的影像,謹慎問道:
  「你們也認識那個人?」
  
  尼路等人對視一眼,同時點頭。
  
  「我們跟那個人可是十幾年老交情了,絕對不會認錯的。」耐達依扯出無奈的笑容。
  
  這個答案可不是非常清楚了嗎?泖玥怔愣著。
  
  他一直不相信神王和魔王會是同一人,只覺得這其中一定是哪裡搞錯了。剛剛看到的影像,除了髮色,那五官分明就是他所熟悉的,現在神王的模樣,偏偏那影像渾身上下散發的都是魔族的氣息。六個龍人說神王和魔王是同一個軀體,而他們也的確認識影像中的人。兩相對照,未免過於巧合……
  
  「泖右衛,可否請你說明?」涅天說得客氣,卻掩不住語氣中洩漏出來的焦急。
  
  其實聽到這裡,眾人多少都有些預感,只待證實罷了。
  
  涅天這麼一問,泖玥一時回答不出來。因為這一說,就表示,他得承認,他已經早一步見過神王了。雖然是神王要求他不要洩漏消息,但他還是不願意讓人認為他欺騙了大家。
  
  討厭的道德潔癖。巫蘭薩撇撇嘴,乾脆自己開口:
  「其實也沒有什麼,只不過是,那個人是魔王,也是神王而已。」
  
  此話一出,眾皆怔愕。就像泖玥之前一樣,神族眾員,沒人真正相信尼路等人的說辭,直到現在……
  
  睖天轉向尼路等人,澀澀地問:
  「你們說神王和魔王共有一個軀體,就是指他?」
  
  「沒錯。」尼路答得很乾脆,卻掩不住滿臉苦澀。
  
  尼路等人此刻的心情非常複雜。那個人的確是薩摩沒錯,只是,這麼邪惡的薩摩,依舊帶給他們莫大震撼,更別說那隨之而來的聯想……
  
  靈珊和宇瀚死了,而薩摩就在那裡。難道,靈珊和宇瀚死在薩摩,不,是魔王手中?!
  
  這一刻,尼路等人都萬分慶幸琉璃此刻並不是醒著。
  
  想到這裡,尼路突然一臉沉重,軟言請求:
  「請你們不要把魔王出現的事情告訴聖妃。」
  
  要是讓琉璃知道,魔王利用薩摩的身軀,殺死了他的親生父母,琉璃肯定無法接受的……起碼,短時間無法接受。
  
  
  這日的暗之都靜得嚇人,整個都市都籠罩在前所未有的緊張氣氛當中,因為,他們的王震怒了……
  
  「通通滾開!」魔王的怒吼響徹宮殿,拒絕讓任何人接近。
  
  眼角流下的鮮血一直沒停,這讓魔王情緒糟到極點。他痛恨身體不受他控制的感覺!
  
  等到魔王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宮殿早已被破壞得滿目瘡痍,儘管沒有聽見魔王的怒吼聲,還是沒有人敢接近魔王一步。
  
  安靜下來的魔王靜靜坐在一片狼籍之中,雙眼沒有焦距地望著遠方,有些恍神的樣子。
  
  【是你吧!你醒了?】魔王低沉的聲音在腦中響起。
  
  他甦醒的時候,分明已經把薩摩封印起來,照理講應該不可能這麼快甦醒。不過,除了薩摩,絕對沒有人可以這樣影響他了,畢竟,這是薩摩的身體……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
  
  【不想讓我知道?】魔王嗤笑一聲,自信滿滿地道:【我知道你醒了,你看到你父母的死吧?】
  
  薩摩醒了多久,魔王沒什麼把握,不過,要是薩摩早就醒了,卻因為靈珊和宇瀚的死,洩漏了形跡,讓他發現,那麼,薩摩可真是愚蠢極了!
  
  沉默許久,傳來的只有嘆息。這讓魔王摸不清薩摩在想什麼。
  
  【我幫你切斷無謂的羈絆,你不高興嗎?】魔王故意這麼問,依他的經驗,以及對薩摩的了解,他這麼問應該會激起薩摩的反彈。
  
  沒想到,薩摩的確是有反應了,只是反應卻非常冷靜:
  【你不會有下次機會……】
  
  聞言,魔王一愣,隨即哈哈大笑:
  【哈!你這是向我挑戰?】
  
  魔王笑了一陣,又繼續道:
  【你總算有點像我了。下一次,我們可以試試,究竟是誰不給誰機會。】
  
  說完魔王再度哈哈大笑,兀自切斷了與薩摩的聯繫。
  
  
  琉璃再度醒過來時,人已經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睜眼一片明亮,隱約似有霧氣流動。
  
  這是哪裡?琉璃疑惑著,雙手一撐,就待坐起身,沒想到觸手所及,卻是異常的柔軟。
  
  低頭看去,卻見自己躺在一片白色猶如棉絮的物體上。像床鋪,卻因為四周的亮白,感覺這片白色棉絮彷彿飄在半空中一樣。
  
  「聖妃請安心下床吧。」白光中傳來一道聲音,聽得出來源,琉璃轉頭看去,卻沒見人影。
  
  小心將腳伸出棉絮外,卻驚訝地發現,腳一落,踩到的卻是實地。驚訝之後,琉璃站了起來。說也奇怪,琉璃身體一離開棉絮,那片棉絮立刻消失,四周霧氣一散,現出了建築的輪廓。
  
  牆壁樑柱都是淡淡水藍色,映著明亮的光芒,像在緩緩流動。一種沁涼的感覺在醞釀,在這樣的環境下,琉璃全身洋溢著前所未有的輕鬆。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穿牆而來。正是所有神族人眼中的怪人,巫蘭薩。
  
  巫蘭薩指著四周的牆壁樑柱,甚至同樣色澤的地板道:
  「這裡是聖殿,所有的一切都由神能創造出來,當你認定並希望它是實體時,它們就是實體,要是你認定它們不存在,那麼它們隨時可以消失。」
  
  這時候的巫蘭薩沒有在涅天等人面前時的邪裡邪氣,顯露出一種博學多聞的智者風範,讓琉璃不禁懷疑,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巫蘭薩。
  
  見琉璃一臉疑惑地看著他,巫蘭薩突然嘴角一勾,又露出了那種帶點邪氣的笑容:
  「聖妃在猜測什麼?」
  
  又變回來了!琉璃驚訝之餘,連忙搖搖頭。巫蘭薩性格多變,這是無庸置疑了。
  
  不再猜測巫蘭薩的性格,琉璃轉頭四顧,發現,直到現在,她還沒看到除了巫蘭薩以外的人。
  
  「尼路他們呢?」琉璃疑惑問。
  
  巫蘭薩當然知道琉璃說的是那六個龍人,倒是回答得理所當然:
  「這裡是聖殿,聖妃要獨自學習神能,他們當然不能進來。」
  
  想到神能,琉璃就想到死在魔族手中的靈珊和宇瀚,神情不由落寞。
  
  看出琉璃情緒低落,巫蘭薩連忙道:
  「這段時間,聖妃要專心學習,其餘事務,請盡量不要想,以免影響進境。」
  
  巫蘭薩這番話提醒了琉璃。必須學會神能,她才能去救薩摩,現在不能再分出心思去想其他事了。於是,琉璃重重點頭:
  「我會專心學。請你趕快教我吧!」
  
  
  一個月時間匆匆流逝,就在琉璃努力學習神能的時候,外面的世界又是一場天翻地覆的變化。
  
  魔王出現的消息迅速傳遍整個世界,同時,魔王神似精靈人儲君的消息也悄悄蔓延。懷疑的箭頭指向中央大陸,加上連續好幾場戰爭,魔王都會短暫出現,造成巨大傷亡之後,又突然消失。此外,其餘高等魔族也開始拉下身段,介入戰爭。巴耶帝國,里爾公國這兩個戰場因此死傷慘重。
  
  精靈人喪失兩名王族之後,好幾次戰爭都不再參與,直到中央大陸來了精靈人族的長老,精靈和精靈人族才又繼續加入戰局。只是風格丕變,一旦遇到魔王出現,精靈人便會立刻撤退。這一來,精靈和精靈人的傷亡固然減少了,速度慢的人類大軍卻成了犧牲者。此舉自然又加深了巴耶帝國對中央大陸的不諒解。
  
  因為魔王和高等魔族的介入,各族簡直是節節敗退,神族坦白表示,沒有神王,神族與魔族的力量是絕對不平衡的。儘管加派了不少高等神族,但為了不讓魔族趁機各個擊破,高等魔族一律三人一起行動,如此一來,支援人類就少了些機動性,但總算能將魔族阻在道南鎮以西。
  
  里爾公國也沒好到哪裡,繼巴耶帝國之後,魔族攻擊的觸手也伸到了里爾公國。以約塔地區為基地的魔族軍隊,在魔族五羅的率領下,對里爾公國展開密集攻擊。瘋狂的魔族大軍就如夢魘,橫掃里爾公國南方。危急之際,龍人和獸人軍隊緊急加入,神族也由啻波領軍,率領中低等神族和流亡之島那些被里爾公國視為異教徒的人類,前來支援。
  
  儘管里爾公國對這些人心存芥蒂,但在危急之際,卻也開不了口拒絕。
  
  在北方大陸和神族兩方力量援助之下,里爾公國憑恃賀蘭山區,將魔族軍隊阻在賀蘭武術學院以及瓜達米預言師範院連起來的防線以南。
  
  儘管如此,隨著魔族領土擴張,勢力不斷擴大,巴耶帝國和里爾公國的防線仍然隨時有被突破的可能。
  
  巴耶帝國和里爾公國不時擔憂領土被魔族所佔,對照中央大陸和北方大陸,魔族似乎一點攻打的意思也沒有,不滿、懷疑,一點一滴匯聚起來,終於爆發。
  
  就在琉璃踏出聖殿十天前,各族各國領導者在諾姆鎮會面,與會的還包含神族代表睖天。
  
  討論完各族合作狀況之後,巴‧赫多終於忍不住委婉問道:
  「本王與精靈人儲君有些交情,卻許久不見老友,不知他近來如何?」
  
  巴‧赫多話一問出口,與會的海因便知該來的還是來了。轉頭看著同樣臉色沉重的圖甦,海因啞著聲音道:
  「圖甦,這件事情,還是由你來說吧。」這段時間,接連遭受孫子為魔王控制、女婿身故、女兒殉情的打擊,海因顯得更加蒼老。
  
  聞言,圖甦一愣,苦笑著接下這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好,就由我來說吧。」
  
  這段時間,各式各樣的傳言不僅傳遍巴耶帝國和里爾公國,同時也傳到中央大陸和北方大陸。會議開始之前,海因、巴蘭和圖甦就針對這件事討論過了。三人都認同,在這種時候,各方絕不能有嫌隙存在,所以決定將事情坦承以告。
  
  聽到海因和圖甦奇怪的對話,巴‧赫多、蔭‧沙爾,以及獸人族代表的亂羽都嗅出不對勁,但都沉著地靜靜等著。
  
  圖甦輕咳一聲,整理一下思緒,這才將所有事情和盤托出。包括薩摩是精靈人和龍人的混血,同時受到女神和龍神的眷顧,成為精靈人和龍人的王位繼承人,但卻不知哪裡出了錯,消失已久的神王和魔王也寄宿在薩摩的身體裡,並隨時準備搶奪控制權。薩摩雖然控制了部分力量,並藉此解救龍族危機,破壞魔族在北方大陸的佈局,還警告巴耶帝國神魔族再現的危機,但,卻在解除中央大陸魔族攻擊危機之後,力量失控。魔王搶奪了控制權,回到了魔族,進一步讓魔族完全解禁,造成眼下這樣危急的情勢。
  
  也就是說,魔王就是精靈人儲君薩摩這件事,是確定的了。
  
  這些話要是別人說出來,或許會被譏為無稽之談,但,出自圖甦之口,眾人卻無法懷疑。正因為無法懷疑,所以倍感震驚。
  
  說完這匪夷所思的一切,圖甦看了震驚的眾人一眼,又無奈嘆道:
  「其實我們也很焦急,海因想救出精靈人的王位繼承人,而我則想救回龍人族的新任龍皇。薩摩的妻子和六名護佐現在都在神族,就是希望能找出方法,救回薩摩。」
  
  聞言,眾人怔怔地轉向神族代表睖天。
  
  睖天清冷的神情依舊,僅淡淡點點頭,好聽卻沒有任何感情起伏的聲音緩緩響起:
  「聖妃目前的確在聖殿。」
  
  眾人不知聖妃代表什麼,卻曉得,的確如圖甦所言,他們正在想辦法解決。
  
  見睖天證實了他所說的話,圖甦這才繼續道:
  「至於之後魔族為什麼不攻打中央大陸和北方大陸?我們也不明白。也許是薩摩對魔王還有一定的影響力,也或許是魔王企圖用這種方法來分化我們的合作……」
  
  圖甦的猜測都很合理,巴‧赫多和蔭‧沙爾各自低頭沉吟思索了起來。
  
  巴‧赫多首先抬頭,一開口就是眾人最不願意聽見的假設:
  「如果救不回來呢?」
  
  圖甦沉默了一會,才苦澀地道:
  「……那就是薩摩完全被魔王取代了吧。」
  
  這樣簡單的一句話,眾人各自解讀。在巴耶帝國和里爾公國耳裡,這無疑代表,這種一面倒的戰局會持續到國家完全滅亡。在諾恩和亂羽耳裡,代表,最後,他們仍避不了正面面對魔族的攻擊。而在睖天耳裡,則是代表,神王將永遠無法歸來……
  
  這一場會議結束得很快,在沒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下,眾人都同意繼續維持合作,神族則表示願意盡最大的努力,將魔王驅離薩摩體內。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