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踏出聖殿,琉璃仰望碧琉城上格外清澈的天空,掩不住心頭的雀躍。
  
  雖然只有一個月,但琉璃卻感覺在這一個月所學到,所了解的東西,比她過去十多年時間所學到的還要多。
  
  多虧薩摩之前曾以光元素再造經脈,巫蘭薩不僅利用神能輕易改造了她的身體,神能學習和累積的速度也遠超過預期。巫蘭薩在她神能具有一定規模之後,又引導她進入意識中心,找到了那個棲息著另一個靈魂的地方。也許因為在聖殿的關係,另一個靈魂萎靡不振,琉璃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學習掌控意識中心。據巫蘭薩所說,只要她能隨心所欲變換意識中心所呈現出來的影像,還能自由進出,那麼,意識中心的主控權就會完全落到她的手裡,屆時,魔后為了自身存亡,便不得不聽命於她。
  
  控制意識中心並不容易,尤其對以前完全沒有意識中心概念的琉璃而言更是。比較值得慶幸的是,預言本就是精神力的訓練,以預言訓練出來的精神力為基礎,除了一開始潛入意識中心花了比較多時間之外,之後的熟悉工作總算可以順利完成。
  
  經過這段時間的學習,琉璃感覺得到,她的感知範圍擴大了,彷彿時時刻刻都與自然界的一切波動同步。那種所有一切盡在掌中的感覺,讓琉璃擁有更強烈的自信。
  
  看著脫胎換骨的琉璃,巫蘭薩掩不住嘴角得意的笑容:
  「聖妃請到大殿,屬下在那裡有大禮恭候。」
  
  琉璃知道,巫蘭薩的意思是希望她利用新獲得的能力,瞬間傳送到大殿。
  
  在了解神能之後,琉璃才明白為何神王可以成為神族的主宰。不僅因為神劍的權威性,更因為神王完全與神能同步。在其餘神族人眼中,神能是一種工具,一種養分,但在神王眼中,神能就是他的軀體、他的骨血,役使神能,就如同役使身體一般自然。神王可以感知每個角落殘存的神能,立即追蹤,甚至以這些微量神能當基點,瞬間傳送。聖妃有著神王的印記,透過印記,聖妃也能達到相近的效果。
  
  這些除了由琉璃自己體會之外,巫蘭薩也從旁說明解釋。這段時間,巫蘭薩的表現,像極一個學問淵博,文質彬彬的學者,甚至有些神似那個只有一面之緣的神王,這讓琉璃更加好奇巫蘭薩的身分。她感覺得出來,巫蘭薩身上有很多秘密。
  
  在紛亂的思緒當中,琉璃感應到大殿明顯集中的神能,纖足一踱,身軀一輕,轉眼場景已換成琉璃色澤的宮殿。
  
  這是琉璃學習傳送術至今,最遠的傳送距離,因為,神殿其實並不在碧琉城的中心,而是在城的東北角。也許距離還是太短,所以琉璃一點都感覺不到,傳送時間有因此變長的跡象。
  
  宮殿裡,雙衛四天都在,尼路等人也在。比起一個月前,尼路等人,光芒內斂,乍看之下,似乎沒什麼改變,但仔細體會,又能感覺他們渾身充盈著令人無法忽視的力量。這一個月,到底在尼路等人身上發生了什麼事?琉璃相信,巫蘭薩口中的驚喜指的就是這個了。
  
  不只琉璃驚訝,一個月未見琉璃的尼路等人就更吃驚了。此刻的琉璃,全身充滿自信,僅是靜靜站著,都能感受她全身散發的光芒,讓人移不開視線。如果說,以前的琉璃就像朵溫室裡的小花,現在的琉璃就像一夕之間穿破溫室,在陽光下展示美麗,在微風中搖曳生姿。
  
  僅是學習神能就有這樣翻天徹地的變化嗎?
  
  琉璃的變化雙衛四天也發現了,但是他們並不吃驚,因為聖殿一個月足以讓神族再上一層,更別說是本來什麼都不會的人類了。會有這麼大的變化,才是合理。
  
  見琉璃一臉吃驚,巫蘭薩指著尼路等人,得意地道:
  「這六個龍人,身體裡的能量亂糟糟的,我把他們整理了一遍,看起來總算順眼一點。」
  
  巫蘭薩口中的整理,其實就是把龍人一出生就具有的駁雜屬性,做個統整。中階龍人以上,難以突破階等,就是因為,中階龍人以上,因為屬性太多,統整不易。一開始,這樣多樣的屬性,依序成長,使用上靈活組合,但,一但到達一定程度,這樣雜而不純的內氣,卻反過來妨礙進境。當初尼路等人都是薩摩強行強化經脈,突破中階龍人的侷限,但,正因為不自然,所以體內的能量仍然駁雜混亂,長此以往,修為自然不會再有寸進。經過巫蘭薩的整理之後,以內氣的質而言,尼路等人才真正邁入高階龍人,甚至直追如今的八大龍神將。
  
  「謝謝你。」琉璃發自內心地道。她知道這樣的工作一定不輕鬆,因為,她曾經親眼看過薩摩為尼路等人強化經脈,了解其中存在不少風險。
  
  巫蘭薩再度露出帶點邪氣的笑容:
  「別客氣!反正我也玩得很開心。」
  
  此話一出,尼路等人同時臉色古怪。看來,巫蘭薩除了幫忙尼路等人之外,恐怕還弄了一些不小的苦頭給他們嘗了。不過,只要力量有成長,吃點虧也不算什麼。所以尼路等人雖然面色古怪,卻沒有怨懟之意。
  
  巫蘭薩同樣不管他人在想什麼,三兩句又把箭靶移向一旁的雙衛四天:
  「何況啊!我看你們這些有人味的人,還比那些沒人味的順眼多了。」
  
  聞言,眾人苦笑以對。說來,雙衛四天也實在冤枉,他們從來沒冒犯過巫蘭薩,不過巫蘭薩就是不喜歡他們,其中以啻波最嚴重。
  
  為了不讓巫蘭薩又說話諷刺他們,泖玥連忙扯開話題:
  「有了神能保護,聖妃靠近魔王,安全該可無虞,只是,聖妃打算如何喚醒王呢?」
  
  這問題倒是問對了,巫蘭薩也想知道答案,所以立刻就停下批評,等著琉璃回答。
  
  其實琉璃也沒什麼計畫,頂多只有粗略的輪廓。沉吟了一會,琉璃才道:
  「我想,我一個人去見魔王……」
  
  琉璃話還沒說完,皮喇就立刻道:「我們不能讓王妃獨自涉險。」
  
  琉璃一愣,正想說出自己的理由時,尼路也跟著慎重道:
  「皮喇說得沒錯,王子希望我們隨行保護您,我們不能坐視您獨自冒險。」
  
  儘管琉璃有了神能,但對手是魔王啊!尼路想起魔王殺了靈珊和宇瀚,實在不希望這樣的悲劇同樣發生在琉璃身上。這樣,薩摩未免……太可憐了……
  
  「我也覺得不妥。」緊接著附和的是泖玥。
  
  見狀,琉璃嘆了一口氣,無奈地道:
  「可是,除了我以外,還有誰能進入暗之都嗎?」她有后印,其他人可沒有。
  
  這倒是癥結,魔王最常待的地方是暗之都,但他們卻進不了。尼路等人無助又焦急,難道,真的要讓琉璃一人前去?
  
  不只尼路等人在想,其餘神族諸人也在想,突然,睖天沉吟著道:
  「要見魔王也不一定要到暗之都,在戰場上等就好了。」
  
  眾人思路本都膠結在如何進入暗之都,如今睖天一提,眾人恍然大悟,同聲叫好。
  
  「沒錯,最近魔王時常出現在戰場上,只要趁著他出現時,及時攔住也不是不可能。」泖玥一想到成功截住魔王,喚醒神王,就不禁振奮。
  
  「不可行。」眾皆振奮的時刻,啻波突然兜頭淋下一盆冷水。
  
  此話一出,巫蘭薩立刻瞪了啻波一眼:
  「理由呢?」
  
  啻波沉著地回答:
  「聖妃全身都是神能的氣味,魔王哪會看不出來?到時,魔王要走,我們又有誰攔得住?」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啞口無言。
  
  魔王知道琉璃身上有月印,本就會格外小心,再加上現在琉璃全身散溢著神能,魔王會讓琉璃接近,才是奇怪。
  
  聞言,巫蘭薩立刻皺起眉頭,不滿地道:
  「這種事情你怎麼沒有提早提醒?」那他也不會把聖妃改造得這麼徹底。
  
  面對巫蘭薩的指責,啻波還是一貫冷然以對:
  「我之前還沒想到這層。」
  
  見巫蘭薩又將矛頭指向啻波,泖玥連忙出面緩頰:
  「是啊!先前誰也沒想到這一層的。」
  
  巫蘭薩沒有窮追猛打,只低啐一聲:
  「難怪你老讓人耍得團團轉。」
  
  泖玥苦笑以對,就在這當頭,琉璃突然道:
  「那……如果,我讓另一個靈魂代替我接近魔王呢?」既然是魔后,魔王該不會排斥吧?
  
  此話一出,睖天首先附和:
  「有道理。」
  
  聞言,涅天也跟著分析道:
  「沒錯!另外一個靈魂有后印在,聖妃又退居幕後,魔王應該比較不容易察覺神能。但是,也不全然安全。」要是魔王仔細探查,依舊是逃不開魔王雙眼的。
  
  得到眾人肯定的回應,琉璃信心大增:
  「沒關係!只要有機會就好。」為了救薩摩,冒一點險算什麼呢?
  
  睖天輕輕頷首,提議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要好好計畫一下,怎麼配置了。」
  
  為了更順利接近魔王,還有確保聖妃的安全,佈置是必須的。
  
  
  隔天,琉璃和尼路等一行七人離開美麗的碧琉城,在巴耶帝國現在的臨時首都蘭普頓市稍作停留,與巴‧赫多短暫商議如何引誘魔王現身。取得共識之後,又繼續西行。為了不引起魔族的注意,琉璃甚至不敢使用傳輸術。
  
  終於在離開碧琉城之後的第五天,琉璃和尼路等人抵達了道南鎮。這個曾經是臨時首都的地方,如今是人魔雙族戰線中,最重要也是最大的關防,更是魔王最常出現襲擊的地方。高大的城牆,多重掩蔽物,可以讓琉璃不管從何處出現,都不顯突兀。
  
  一進道南鎮,眾人便遞出了巴‧赫多的親筆信函,順利見到在道南鎮主持防禦工事的穆恩。
  
  看完信件,穆恩立刻抬起頭,一臉振奮:
  「我可以配合你們,但是,你們真的有把握阻擋魔王?」
  
  儘管他已經把軍隊組織訓練到,魔王出現時,可以迅速退至掩蔽處,但魔王每一回來還是讓他們損失慘重。每一次防禦工事都要重頭做起。一開始,穆恩非常不習慣魔王那張熟悉的臉,但,一來魔王黑髮紫眸,二來作風表情又與薩摩相去甚遠,加上多次造成帝國軍重大傷亡,所以,很快的,穆恩已經能把魔王當成徹底的敵人了。魔王的威脅不僅在於他所擁有的強大力量,更在於他對魔族人的象徵意義。只要魔王在,本來都是一盤散沙各自為政的魔族,就會立刻變成凝聚力極高的勁旅。兩者對帝國軍都是催命符……
  
  相較於穆恩的焦急,琉璃語氣柔緩道:
  「把握是不一定,但是,不管有沒有把握,還是要試上一試。」
  
  聞言,穆恩也發現自己的確急躁了一些,不由尷尬一笑:
  「說的極是。那麼,我要怎麼配合你們呢?」
  
  微微一笑,琉璃隨即把已經擬好的計畫,說了出來:
  「請大將軍先把尼路他們安排到……」
  
  
  這一天,黃昏的天空近乎鮮紅,像是不祥的徵兆。士兵來回穿梭在各防禦工事之間,加強防禦,準備可能展開的惡鬥。
  
  黃昏時候一向是魔族喜愛的攻擊時段,道南鎮已經平靜兩天了,照推算也該要有一次大規模的戰爭了。
  
  感覺到肅殺的氣氛,沒有太多戰場經驗的琉璃不由跟著緊張起來。她知道,只要她運行神能,這種緊張就會消失無蹤,但是,為了要讓接近魔王時,不被查覺,琉璃這段時間絲毫不敢動用神能,只怕會有絲毫半縷的殘留。
  
  比起琉璃,經歷多場戰爭的尼路等人倒是氣定神閒,為了舒緩琉璃的情緒,還特地和琉璃聊起天來。
  
  「要和魔王見面,另一個靈魂會聽話配合嗎?」尼路問道。雖是引開琉璃的注意力,其實也不無擔憂。
  
  琉璃用信心滿滿的口吻道:
  「她會的。因為我威脅她,要是不乖乖聽話,我就要完全封印她。」說著,琉璃淘氣地吐吐舌頭。
  
  眾人一聽,都略現訝色。看來,琉璃和魔后之間已經做好協議了。真是不可思議,不久之前,琉璃對魔后還一無所知,轉眼間,局勢竟然就逆轉了。
  
  其實這也歸功於后印依附的力量是白兒的靈體。魔獸靈體本來就比人類稍弱,又是後來才進入的靈魂,對琉璃身體的支配能力也弱,若非憑著后印,根本不可能發展成可以與琉璃本體抗衡的靈魂。一開始,琉璃對后印毫無所覺,加上精神防禦力又弱,才會多次為魔后所乘,之後,有了月印,琉璃多了防禦的能力,卻不知善用,才會維持著均勢的局面。碧琉城之行後,琉璃學習神能,靈魂正式與月印融合,比白兒還完整的靈體,加上本靈優勢,又特意修練,以薄弱魔獸靈體為基礎的魔后,自然不是對手。
  
  相較之下,薩摩的情況就複雜多了。魔王、神王、薩摩的靈體在生命構成時,就同時存在一個身體裡,若非薩摩有主靈的優勢,加上魔王和神王的靈體經過千萬年的消磨,又在同一個身體裡互相牽制,薩摩的靈體根本無法壯大到後來可以與神魔王談判的程度。從這個角度看來,薩摩無法如琉璃這般輕鬆容易地獲得身體主控權,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那麼……魔后會不會趁機搞些小把戲啊?」耐達依好奇地問。
  
  琉璃回想與魔后的談判,緩緩搖頭:
  「她一定會配合的。」
  
  「為什麼?」耐達依驚訝地問。以魔后的個性,沒這麼好商量吧?
  
  「因為我們打賭,只要這次沒有辦法喚回摩哥哥,我就把身體交給她。她要是有什麼小動作,就是破壞了賭注。」琉璃神色坦然自若,彷彿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小賭注。
  
  「把身體交給她?!」眾人驚叫。這怎麼可以?!
  
  「王妃,你這樣太莽撞了。」尼路嘆道。
  
  這樣的賭注,輸了於魔后無損,贏了卻能擁有琉璃身體的主控權,難怪魔后會答應。
  
  「並不會。」琉璃搖搖頭,笑得很是瀟灑:「如果這次失敗了,魔王對我會有防備,當然也就沒有下一次的機會,既然沒有機會喚回摩哥哥,那麼我消失了,又算什麼呢?」
  
  琉璃說得輕鬆,卻讓眾人都感受到那份堅定的決心,還有對薩摩的痴心,一時間感慨得說不出話來。天底下,又有多少人像琉璃和薩摩一樣,如此相屬?
  
  其實,琉璃說得很有道理。這一次要是失敗了,魔王絕對不可能給他們第二次機會……
  
  想到這裡,眾人也跟著緊張起來了。這一次,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