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笛的聲音響起,尖銳的聲音直刺入耳!瞭望塔的哨兵透過遠望鏡,看到西方地平面飄上來的黑雲。那是魔族出動的跡象。
  
  所有士兵武器上手,迅速就防守位置。長槍兵在前,刀兵及魔武精銳其次,火砲及弓兵在後,更後面則是藏在掩體之後的精靈、精靈人以及人類魔法師,至於數量稀少的神族人,則是分散分布在弓兵和魔法師之間。由於魔族自天空攻擊,倒是免了壕溝之類費事的工程,但為了不讓魔族容易站上城牆,還是花了很多心思在城牆上弄了一堆尖錐釘刺。這可以阻礙低等魔物行進,就是魔族,也會因為腳下的尖錐分心。
  
  帝國軍全動了。尼路等人對視一眼,也立刻從聚集處散到各個安排的位置,同時把氣息小心斂起。
  
  巫蘭薩的改造讓眾人的內氣有了質的提升,其中一個好處就是,眾人如今已經可以近乎完全地收斂氣息了。如此一來,除非魔王特別留意,否則該不會注意到分散各處的他們。
  
  這也是他們能跟隨琉璃一起行動的原因。要是他們不能收斂氣息,以魔王透過薩摩對六衛的了解,難保不會發現,並查知端倪。
  
  士兵就位完成,魔族已經逼近到肉眼可識的距離了。穆恩站在弓兵列,冷靜地判斷敵人的距離。
  
  「第一波,攻擊!」當穆恩響亮的聲音在安靜的城牆上響起時,火砲和五顏六色的魔法立刻依序交叉畫出一道道弧線。密密麻麻地織成一張攻擊火網。
  
  這又是這段時間與魔族對戰研究出來的。魔族動作太過迅速,若沒有密集攻擊,很難造成實質傷害。當然,這必須要有數量夠多的魔法師。巴耶帝國擁有的魔法師加上精靈和精靈人,數量是夠了,但是為了顧及魔力恢復,以及防禦魔族反擊的問題,穆恩不得不把這些人分成兩批,輪流攻擊,數量不足的部分,就以火砲來補足。火網張出之後,就算前面的魔族閃過,也有後面的遭殃,一開始,的確給魔族造成不小威脅。
  
  不過魔族也不笨,立刻就想出應對方法,那就是在火網張出時,立刻散開減少傷亡。當然,這一來,前進速度就會稍微受阻。
  
  第一張火網的結果是十數個龐大身軀自空中墜落……差強人意。
  
  魔族動作迅速,火網才張出三次,魔族軍隊就開始反撲了。掩在魔物之後的魔族振翅躍起,同時密若疾雨的暗色能量高速砸下。
  
  「保護!」一直注意敵軍行動的穆恩第一時間發令。
  
  隱身掩體後的精靈和精靈人反應最快,首先在正前方張起魔法護罩,接著,人族魔法師咒語連響,第二面護壁緊接在第一面護壁之後立起。
  
  魔族暗魔法的破壞力強,尋常元素魔法難以抵禦。為此,帝國軍才發展出雙重護壁,將暗魔法的殺傷力降到最低。
  
  黑色能量一個接一個敲上第一道護壁,撞擊的力道震動空氣,眾帝國軍耳朵隆隆作響。
  
  一陣撞擊之後,只聽得嗶嗶啵啵,空氣再重重一盪,第一層護壁破了!黑色能量接著撞上第二層護壁。
  
  就這一陣功夫,魔族大軍已然逼近。
  
  穆恩表情沉穩,繼續發出第三道,也是最具殺傷力的命令:
  「第二波!攻擊!」
  
  命令一出,精靈、精靈人聯合神族,同時發出攻擊。各色魔法夾雜在神能中,破開魔族防禦,重重打擊!
  
  魔族又是一波受挫。穆恩不喊停,讓魔法、神能漫天飛舞。神族絕對可以獨當一面,只是神族力量未復,若不結合魔法,以神能當基礎的攻擊,速度太慢,耗力又大,殺傷力反而有限。
  
  連番攻擊,力量薄弱的魔物死傷慘重,但其餘魔族也已逼到城牆前了!
  
  穆恩眉一皺,命令又出。弓兵聯合魔法師,再起攻勢。
  
  這時候他必須讓神族歇息,以應付等一下的近身接戰。
  
  距離一拉近,立刻有不少突破火線的魔物以及魔族踏上佈滿尖刺的城牆,弓兵在這時退到第二線,將空間留給一般士兵和魔武士兵結陣禦敵,神族諸人迅速投入,遊走於城牆之上,專挑真正的魔族動手。戰爭迅速發展到了短兵相接的階段。
  
  戰火漫天,死傷人數不停攀升,尼路等人躲在掩蔽處蟄而未動,暗中祈禱魔王盡快出現。聽穆恩說,魔王總是在戰爭最激烈的時候出現,如今兩方短兵相接,時間也該差不多了。
  
  就在魔族大軍都撲上了城牆,掩體後的弓兵和魔法師再無法順利發出攻擊時,天際紅雲漩成漩渦,將戰場本已紛亂的空氣擾得更加狂暴。
  
  穆恩一直都在防範這種狀況,一見天現異兆,立刻命令傳令兵敲響警鐘。響亮的鐘聲已算戰場上的常客,一響起,帝國軍立刻知機,掩體後的弓兵和魔法師立刻拉開掩體下巧妙安排的石板,鑽了進去。石板下是一個滑道,可以迅速讓這些沒有足夠防禦能力,盔甲又輕薄的兵種撤出戰場。至於一般士兵和魔武士兵則第一時間搶到空下來的掩體之後,以盾擋身,橫刀胸前。
  
  為了防禦魔族,不論掩體還是士兵的盔甲,都用上了可以吸收能量的魔晶石,可以讓士兵在面對魔族時,不至於一交手就受重創。而事實也證明,這樣的掩體和防具的確達到緩衝的作用,減少了士兵的傷亡。
  
  帝國軍撤得飛快,魔族軍也不惶多讓,不僅沒有追擊,還跟著退離城牆區域。
  
  真正的魔族是靠著對魔王的感應本能撤退,至於那些沒什麼智慧的魔物,則是經過多次經驗法則的教訓,對鐘聲有條件反射的反應。
  
  兩方都還沒完全撤離,城牆突然毫無預警地轟了開來。每一顆都足有半人大小的大石頭被炸得滿天噴飛,堅固的城牆應聲轟出了一大塊缺角。
  
  與此同時,一高一矮兩道黑影出現在戰場上方。琉璃眼尖,一看就知道,高的那人就是佔據薩摩身體的魔王,矮的那個則是有一面之緣的魔王愛妃絲妲兒。
  
  見兩人連袂出現,琉璃心裡酸酸澀澀的,很不是滋味。
  
  那是她的摩哥哥……這一刻,琉璃和魔后的想法同步了。
  
  
  「哎呀!真沒意思!他們都躲開了。」絲妲兒貼在魔王胸前,不滿地指著城牆上的缺口。
  
  魔王神情淡然,勾起一抹邪笑:
  「要逮著他們得轉個彎。」
  
  說著,魔王伸指一彈!一道黑色能量從指間射出,轉瞬間來到了一個掩體之前,就在即將撞進掩體時,能量往上一個彈跳,越過掩體,擲向掩體後方。
  
  只聽得幾聲慘叫之後,城牆開始短暫卻密集地震動,從上至下,一瞬間,一聲轟隆伴隨慘叫,像是從地面傳來。
  
  原來魔王這一記攻擊,從掩體後方直接貫到地面,造成退到城牆之下的魔法師死傷慘重。
  
  見狀,絲妲兒咯咯嬌笑:
  「原來是這樣啊!」
  
  絲妲兒說著,纖指微屈,像是打算依樣畫葫蘆。穆恩見了,心都涼了一大截。要是用這種方法攻擊,幾次下來,下回對戰,他們就沒有魔法師可用了。
  
  就在這時,一道纖細的白色身影從其中一個掩體後方飛了出來,與魔王等人凌空對峙,正是有目的而來的琉璃。
  
  「離摩哥哥遠一點,老太婆!」琉璃俏臉慍怒,指著絲妲兒叫。
  
  絲妲兒正為認出琉璃而驚訝,又聽琉璃那番話,當場氣得火冒三丈,尖聲怒叫:
  「你說誰是老太婆?!」
  
  琉璃嘴一撇,不屑地瞪了絲妲兒一眼:
  「不就是你嗎?老‧太‧婆!」
  
  琉璃特地將三個字斷得清清楚楚,氣得全身直發抖。
  
  琉璃叉腰嘟嘴,蠻橫得可愛至極:
  「怎麼?說不出話來了?要是承認的話,就老老實實離摩哥哥遠一點。只要你永遠不再接近摩哥哥,我會很大方的原諒你。反正你是老太婆,也沒多少日子好活,我也犯不著跟你計較。」
  
  琉璃這番話當真不把絲妲兒給氣昏不罷休。
  
  聽琉璃一句一口「老太婆」,絲妲兒怒極,反倒咯咯嬌笑起來。脫下外袍,露出薄紗掩蓋下,那若隱若現,呼之欲出的波濤洶湧。接著,纖足一岔,撩起裙擺,修長秀美的長腿露出了一截,引人遐思。這幕美景當場看得敵我雙方瞠目結舌,都忘了打仗,盡把脖子拉長,酸了都捨不得收回視線。
  
  「我哪裡像老太婆了?小妹妹?」絲妲兒毫不示弱,反唇相譏。
  
  琉璃嗤聲一笑:
  「哼!老太婆年紀大了,也只能賣肉而已。真可憐。我啊!就算是小妹妹,也比妳年輕。妳都幾千幾萬歲啦?愛裝年輕的噁心老妖婆!」
  
  絲妲兒怒火再飆,卻突然聽得一聲哧笑,竟是從魔王口中傳出。
  
  「王!你怎麼可以跟她一鼻子出氣呢?」絲妲兒媚眼流轉著哀怨,嬌嗔。
  
  魔王都還沒回答,琉璃就搶在前頭,理所當然地道:
  「那是當然了。我是魔后呢!」
  
  此話提醒了絲妲兒,魔王的確給了這個女人后印……她知道她不能過問魔王的決定,但是,她真的不甘心啊!
  
  琉璃才不管絲妲兒咬牙切齒的在想什麼,飛身上前,投入魔王懷中。魔王神色不動,任由琉璃纖纖雙臂,圈住了他的脖子,將頭親暱地靠在他的肩膀上。魔王只猶豫了一會,就伸出左手,將琉璃纖細的腰枝圈在懷中。
  
  纖細輕盈的感覺,溫暖柔軟的身軀,微帶自然香氣的髮香,魔王訝異地體會心中莫名出現的懷念……
  
  見狀,絲妲兒雙眸怒瞪著琉璃,簡直快噴出火花了。
  
  琉璃笑得得意,扭過頭對絲妲兒道:
  「本來嘛!你應該來叫我姊姊的。可是,你都這麼老了,我才不想讓你叫姊姊。所以嘛!我才叫你離摩哥哥遠一點,老太婆要有老太婆的本分。摩哥哥是我一個人的。」
  
  琉璃這番話不僅惡毒,而且獨占意味濃厚,偏偏絲妲兒卻發作不得,只因為,魔王給了這個女人后印,確立這個女人在族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聽到「摩哥哥是我一個人的」這句話,魔王驚訝發現,他竟然有種微微的感動?!真是奇怪……
  
  他給琉璃后印,一開始雖是為了控制薩摩,但也不無私心。這個美麗又單純的人類的確很吸引他,吸引到會讓他想起那個他第一次給予后印的那個女子。
  
  但是,魔王不會有真愛,因為有了真愛,就會被「俘虜」,就如同那些低等魔族,為了他所效忠的中等魔族,全然獻身一樣……
  
  這不是真愛,他只是被薩摩的情緒影響。魔王迅速找出一個合理的答案。
  
  「琉璃,別太超過了。」魔王低啞的聲音,帶點慵懶,很是吸引人。
  
  女人的爭吵,魔王一向不管,甚至是樂意看到,但,如今在眾人之前,他還是會為絲妲兒留些顏面。
  
  琉璃嘴一嘟,勉強點點頭,扭過頭,靠在摩王的脖子邊,悶悶地道:
  「好嘛!我不說就是了。」
  
  溫熱的氣息拂過魔王的脖子,吹進耳朵,魔王眸色迅速一暗,圈住琉璃的左臂不覺用力,將琉璃纖細的身軀牢牢壓在懷裡。
  
  魔王低頭看著懷中的人兒:
  「你在勾引我?」
  
  他的情慾被迅速勾起了,只因為琉璃在他脖子旁邊那軟軟的聲調,和溫熱的氣息……
  
  琉璃抬起頭,神情有點無辜。
  
  伸出右手勾起琉璃的下巴,魔王舔舔有點乾澀的唇,暗紫色的瞳孔燒著絲毫沒有收斂隱瞞的慾火:
  「也許,我也該試試你的滋味了……」
  
  當初因為薩摩作梗,他根本沒機會親身品嘗這個猶如白紙般的女人,不過,現在他可以,順便也讓宣稱不會給他第二次機會的薩摩,徹底了解,只要他魔王想要,沒有任何人能阻擋!
  
  魔王即說即做,也不管眾目睽睽,低頭吻上琉璃,唇舌相接,口沫相濡。
  
  魔王不知道,是否因為薩摩的關係,與琉璃接觸的感覺,比一向只為情慾宣洩的行為更加深刻。心中有一種迫不及待的感覺,想要馬上將懷中女子揉入體內。
  
  其實魔王對琉璃不是沒有戒心的。畢竟,在他離開以前,琉璃的魔化一直不太穩定,加上月印的存在,讓他離開時,甚至不敢冒險去找琉璃喚醒后印。
  
  一開始魔王還有些疑惑琉璃如今的狀況,但聽到琉璃和絲妲兒的唇舌交鋒,觀察琉璃的每一個神情變化,魔王確信,眼前這個琉璃是被后印主宰的琉璃。儘管如此,魔王還是存在部分疑惑。包括,琉璃為何到了這裡,是有心還是無意?又為何單獨一人出現?
  
  親吻琉璃時,魔王的確有意藉此與后印連結,確保月印已被壓制,但,一接觸,魔王被心中那種破天荒出現的感受給迷了心智,竟忘了初衷。
  
  其實何只魔王,就連琉璃也控制不了情況了。魔后因為絲妲兒的刺激,不需她提醒,也表現得很好,但,琉璃畢竟還是小瞧了后印與魔王的呼應。當魔后貼近魔王身邊時,后印的力量卻阻礙了琉璃對魔后的控制。儘管,魔王的親吻,意外的沒有輸入魔能探索,無法搶回主導權的琉璃還是急得團團轉。
  
  「嗯……」唇舌追逐中,琉璃從喉嚨深處發出動情的輕吟,將魔王慾火燒得更炙,左手依舊支撐著琉璃,右手卻已探入琉璃的衣襟之中,尋到了那片柔軟……
  
  看著上頭似乎打算演出活春宮,一開始,眾人驚訝萬分。但帝國軍多半都是血氣方剛的男人,魔族更多的是視道德如無物的任性主義者,見狀甚至雙眼發赤,露出急色神情。
  
  魔王自然察覺底下那些低等魔物完全不知收斂的想望,加上此刻他業已無心殺戮,正打算離開之際,城牆上又騰出六道身影。
  
  「王妃!」六人同時大聲叫喊。他們的計畫明明是,琉璃一靠近魔王,就要立刻行動,可是,眼看著時間一點一滴過去,琉璃卻還是絲毫未動,哪不將尼路等人急得跳腳?
  
  難不成,那個魔后當真不聽話了?
  
  這麼一想,尼路等人也躲不住了,同時騰身而出,大聲喊叫,就是希望能催促琉璃行動。
  
  尼路等人這一喊果然奏效,魔王只感覺懷中人兒全身一震,轉瞬間,不容他錯認的神能氣味便從琉璃身上散溢出來。
  
  魔王像碰到什麼燙手物品似的,立刻鬆開雙手,只是琉璃雙臂還牢牢圈著魔王。這時,琉璃也抬起頭了。只見琉璃眼神清明,氣質清雅,彷彿方才那些任性嬌嗔的神情,都只是錯覺。
  
  魔王正想拉開琉璃,卻發現琉璃雙臂死命纏著他的脖子,若要脫身,便得用強。只是一用強,難保不會反而激起月印的守護功能。上次的事,魔王記憶猶新,一時間,著實不知該如何是好。就在這時,琉璃粉色唇瓣微啓……
  
  「魔王,還我摩哥哥來。」琉璃輕聲說完,立刻將神能全數往眉心月印處集中。
  
  強大白光瞬間籠罩兩人!狀況來得突然,絲妲兒還沒搞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就聽得魔王一聲慘叫。接著,白光一散,琉璃彈了出來,而魔王則是痛苦萬分地抱著頭。
  
  「啊──!可惡!!」魔王冷靜神情不再,痛苦和憤恨讓他的表情扭曲得猙獰萬分。
  
  那些他好不容易逼在一角的神能,被月印牽引,全數衝了出來。長期的禁錮,加上日印月印的呼應,來勢洶洶,癱瘓了魔王全身大半魔能,更把那個他最討厭的人給喚了出來……
  
  但,他絕對不會讓他們得逞……這具身體,合該是他的!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