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在空中穩住身形,緊張不安地看著魔王的變化。
  
  突然,魔王狠瞪了琉璃一眼,那一眼,帶著絕對報復的決心,還有一種奇怪的惡意。
  
  一絲了悟閃過琉璃腦海,纖細身軀再度前彈。
  
  「小心!魔王要逃了!」琉璃一邊抽出腰間軟劍,一邊大聲提醒尼路等人。
  
  「你別想接近!」見琉璃撲了上來,絲妲兒想都沒想就迎了上去。琉璃有后印,她不能攻擊,那總能防守吧!
  
  尼路等人反應不可謂不快,琉璃一被擋住,他們就立刻補上來。動作最快的明斯克、耐達依和尼路首先和魔王交上了手!
  
  三人長劍組成劍陣,不僅團團困住魔王,還銳利地往魔王要害攻擊。他們知道,他們一定要讓魔王動手,才能阻止魔王逃走。
  
  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魔王儘管受到體內神能衝擊,還有神王逐漸清晰的意識影響,殘餘的力量仍然不可小覷。
  
  見尼路等人逼近,魔王怒哼一聲,咬牙忍著內氣混亂的痛苦,橫手一揮,掌心蓄著強大力量,一掌劈開交叉襲來的兩把長劍,順勢一旋身,護體能量一縮,引得另一把長劍失勢偏離。魔王腳步一錯,就這麼脫出包圍。
  
  沒想到魔王這麼輕易就解開他們的合攻,尼路等人不由大驚。正怕魔王趁隙逃走時,皮喇、漢斯、班塔耶也趕到了。魔王剛脫出包圍圈,一刀一槍一杵,長短差距甚大的兵刃分不同角度攻上。
  
  魔王正因抽離力量禦敵而令意識更加模糊而懊惱,班塔耶等人又發動攻擊,魔王氣怒之下,一把抓住最快抵達的長槍槍身,一個回抽!
  
  皮喇被魔王這一把扯飛過去,迎面看到魔王另一手屈抓成爪,直直貫胸而來,直驚得心膽俱寒。
  
  就在這時,一把大杵及時敲來,由下而上,敲上那魔王成爪的手。
  
  魔王受到干擾,動作一頓,皮喇連忙趁機鬆開長槍,翻身後躍。死裡逃生的感覺,讓他當場出了一身冷汗。
  
  另一頭,漢斯一杵敲上魔王手臂,成功解救皮喇,卻也被反震的力量,震得手掌發麻。大杵彈了回來,餘勁不息,還將漢斯硬是逼退三尺。漢斯心裡驚愕不已。敲上魔王手臂的感覺,直比敲上鋼板還硬。
  
  漢斯大杵彈回,班塔耶大刀便畫向魔王因兩次交鋒而大張的胸前。
  
  距離甚近,班塔耶只需手臂向前一送,就可以砍上魔王。就在這時,尼路驚慌的聲音響起:
  「小心!!」
  
  班塔耶聞聲立知不妙,連忙收刀一迴,往側一閃。但,來不及閃到安全距離之外,魔王那頭黑雲般的長髮早已繞到班塔耶後背,狠狠甩上!
  
  「呃!」班塔耶悶哼一聲,遠遠拋飛,噴濺的鮮血在夜空中畫出一道弧線,灑落。
  
  「班!!」耐達依一聲驚叫,連忙飛身追去。同時,眼角發現尼路還有那個冷漠的明斯克也同時趕了上去。
  
  聽到連聲驚叫,琉璃心神一分,急得連忙想跟過去看看,偏偏絲妲兒猶如附骨之蛆,不論她如何動,都擋在她前面,分毫不差,叫琉璃急得焦頭爛額!
  
  絲妲兒很清楚,琉璃對魔王的影響絕對遠遠超過那六人的總合,所以她說什麼也不能放走琉璃。
  
  琉璃焦急於另一頭的狀況,突然腦中靈光一閃。突然停下左右橫移的步伐,毫無預警地轉向直直往絲妲兒撞去。
  
  她身有后印,絲妲兒不能傷害她,甚至,絲妲兒會因為忌憚后印,而縛手縛腳。既然如此,她又何必老想著要繞過絲妲兒呢?
  
  果不其然,琉璃這毫無預警的動作,大出絲妲兒意料,對后印的顧忌,讓她不由一退,本能地避開與琉璃的近身接觸。
  
  琉璃要的就是這一退!趁此空檔,琉璃加速斜掠,成功越過絲妲兒的阻擋。
  
  
  魔王氣怒了,殘存不多的力量告訴他,他已無力回天!但,在此之前,他要讓他們後悔莫及!
  
  於是,他放任神能四處橫流,趁著還能控制這具身體的時候,做一些讓那人痛苦的事情!
  
  會有第二次的!他保證……
  
  方才那一下,魔王很清楚,因為班塔耶的閃避,並未擊中要害!因此,魔王彈身追去!迅若流星,一眨眼便追上被擊飛的班塔耶!
  
  他可以用魔能凌空攻擊,但,他現在能操控的魔能有限,他不想浪費……
  
  掌蓄魔能,照著班塔耶的後背劈去!
  
  卻在這時,一道人影閃了進來!魔王吃了一驚,直覺收回掌勁。上一次,也是在緊急的時候,琉璃介入,卻害他被月印打得措手不及。這一回,魔王直覺以為,這個中途閃進來的身影是琉璃!沒想到定睛一看,才發現,來的其實是明斯克!
  
  趁著魔王一愣的時候,明斯克使了巧勁,將受傷的班塔耶挑得更遠。尼路正好趕到,連忙一把接過班塔耶。
  
  只是,魔王一發現自己誤判,卻更憤怒!明斯克才剛把班塔耶挑遠,魔王掌心勁氣再吐。
  
  明斯克早在搶在班塔耶前頭時,就有硬挨魔王攻擊的心理準備。果不其然,他剛將班塔耶挑遠,魔王掌勁就已來到面前。明斯克早有準備,長劍與劍鞘成十字交叉,格在胸前,全身勃發能量蓄而不發,牢牢護著全身!
  
  劍身劍鞘才剛搭上,魔王掌勁就已打了上來。沉重力量猶如巨錘,撞擊的一瞬間,劍與鞘的阻擋彷彿薄紙,「鏗」地一聲,瞬間粉碎!接著,巨錘就敲中明斯克胸口!
  
  明斯克感覺腦中轟然巨響,彷彿聽到胸前骨頭碎裂的脆響,悶痛的胸口叫囂著宣洩龐大壓力!明斯克嘴一張,鮮血猶如噴泉,一下衝出,灑上魔王黑色衣袍,暈開,卻被黑色吞沒……
  
  一下子天旋地轉,明斯克已看不清眼前究竟還有什麼,只隱約聽到遠遠傳來的呼喊聲……
  
  「明斯克!!」尼路抱著班塔耶,只能全身冰冷地看著明斯克如斷線風箏般飄飛,極端痛苦狠狠拉扯他的心。
  
  「大冰塊!」耐達依發現自己終究晚了一步,臉上首次抹上痛苦的神情。上前!卻只來得及抱住明斯克癱軟的身軀……
  
  這一眨眼,就是兩個戰友……
  
  魔王卻不罷休,覷準抱著明斯克的耐達依,猶如毒蛇一般,撲身而上。
  
  「不要──!」琉璃好不容易擺脫絲妲兒,看到的就是明斯克受傷,魔王又想追擊耐達依,又是心痛又是焦急,脫口尖叫。
  
  就在這時,下方突然毫無預兆地,從不同方位射出光柱,巧妙交叉,恰恰把魔王困在其中。
  
  魔王一驚,連忙停下前撲的勢子,正待後退,這才發現光柱早已就位……
  
  至此,魔王知道,一切都來不及了。不由得不甘地發出一聲痛苦長嘯……
  
  這番交手直如電光火石,不到一刻鐘,情勢卻多次劇變,底下觀戰之人,甚至完全沒弄清楚事情究竟如何發生,便已結束……
  
  光柱在瞬間膨脹,魔王的身影和長嘯被淹沒在一片光芒當中。
  
  「王──!!」絲妲兒既痛苦又憤怒。
  
  「聖光陣」不過是個死陣法,尋常時候對魔王根本一點威脅也沒有,但,對現在的魔王卻是催命符……
  
  光芒還在夜空中閃耀,刺眼得猶如盛夏白日。六道身影分由不同方位,飄上空中。不分男女,都是說不出的俊美風流,白衣飄飛,神聖高潔。
  
  六人一現,神族諸人即刻爆出歡呼!如今神族最頂端的人出現在這裡,還一次來了六個,怎不讓神族大感振奮?!
  
  至此,絲妲兒知大勢已去,不甘心地看了聖光陣一眼,隨即咬牙道:
  「你們別得意!魔王一定會再回來的!」說完,再不停留,閃身而逝!
  
  一下,情勢丕變,魔王和絲妲兒,一個被困,一個逃走,又見超高等神族出現,底下魔族大軍再遲鈍也能察覺情勢不妙,不由躁動起來。
  
  涅天等人沒有攔阻絲妲兒,也不管底下敵我雙方作何反應,盡是一臉凝重,看著聖光陣中的動靜。
  
  「聖妃,抱歉來得遲了。」泖玥歉然道。
  
  其實不是他們不想早點插手,而是擔憂他們這種純然的神能能量體,會讓魔王察覺,反而破壞了整體計畫。為此,他們連安排聖光陣,都得小心翼翼,在不會驚動魔王的小幅度移動的狀態下佈置,實在是快不起來啊!
  
  琉璃無心與泖玥等人計較,轉頭就找起受傷的班塔耶和明斯克。
  
  一回頭卻發現巫蘭薩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笑嘻嘻地看著她。
  
  「那兩個人都死不了!幸好被我整理過,要不然,恐怕早不知死到哪裡去啦!」
  
  巫蘭薩這番話讓琉璃鬆了一口氣,總算能專心注意光團的變化。
  
  「為什麼聖光陣一直沒動靜?」琉璃擔憂地問。
  
  在神族那段時間,琉璃學了很多,自然也知道聖光陣是一個簡單的淨化陣,有驅邪淨身,充填神能的效果。只是這種陣法必須講求方位來擺設,半點不能出錯,所以不是隨處能設。方才能那麼巧妙將魔王困在其中,想必費了眾人不少力氣。
  
  不只琉璃擔心,泖玥等人也很不安。聖光陣對魔王的影響本就不大,這次用上也是在月印奏效的前提下。事實上,聖光陣出了之後,魔王力量的確被削弱了,但,接下來該是神王甦醒吧?為何遲遲沒有動靜?
  
  眾人惴惴不安,倒是巫蘭薩信心滿滿:
  「沒事的,我那兄弟沒那麼不濟事。」巫蘭薩倒是信心滿滿。
  
  巫蘭薩話才說完,聖光陣光芒逐漸散去,現出了那個本是魔王的人。一身光明,一頭淡金色長髮像陽光灑落的光輝,在近夜的天空中瑩瑩閃爍。分明同一個軀體,卻在轉眼間,天差地別……
  
  不知道真相的人,只能愕然面對這種匪夷所思的變化。而那些知情的人,也到此刻,才真正接受,魔王和神王的確存在同一個身體中的事實。
  
  甦醒的神王,眸光平靜,平和的表情,彷彿方才那些變化完全不存在。虛緲的身影,有種幻影般的不真實感。
  
  是神王……是神王!!
  
  沒有絲毫疑惑,所有神族人心頭都有同樣的衝擊。感動?興奮?懷念?愛敬?夾雜著,讓所有神族人只能屏息地仰望著他們的神祇。
  
  靜默中,啻波的聲音高高響起:
  「恭迎神王歸來!」
  
  這句話敲醒了沉浸在複雜情緒中的神族諸人,城牆上的神族人同時雙膝齊彎,跪地高呼恭迎,涅天等人則從空中降到城牆上,和其餘中低等神族一樣,跪地高呼。
  
  夾雜在跪地歡呼的神族人當中,帝國軍有點不知所措,紛紛從神族人身邊退開。
  
  琉璃沒有動。儘管她是神族人眼中的聖妃,但給她月印是薩摩的意思,琉璃從未將自己或薩摩視做神族一份子。如今她心心念念的是另一件事。她知道她的行動成功了,但,她期待的不是神王,而是薩摩。神王會像上次一樣,把身體還給摩哥哥嗎?
  
  琉璃正在思索之際,神王溫和眸光暖暖籠罩眾人,略帶磁性的好聽聲音輕輕響起:
  「你們做得很好。」神王嘴角掛著優雅的微笑,溫煦得彷彿春陽。
  
  沒有多餘的稱讚,只有這麼短短一句話,神族眾人卻有熱淚盈眶的感動。千萬年的等待,在這一句話中,再不算什麼。千萬年的距離,一句話,就足以跨越。
  
  神王頭一抬,突然望著碧琉城的方向,沉吟著道:
  「沒想到魔族已經逼到這裡來了……」
  
  聞言,涅天惶恐不已,垂著頭,連忙自請處分:
  「涅天無能,辜負王的期望,請王降罪!」
  
  神王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既不安撫,也不怪罪,只伸手指著東方道:
  「該是時候讓魔族知道,神族不會永遠沉默了。」
  
  眾人還未完全聽懂神王話中之意,便見東方地平線之處,爆出強大能量,亮白光芒向上升騰,直達天際,接著迅速四散,周圍的空氣,開始顯得有些不一樣。
  
  夜空有一瞬間完全亮了!彷彿神蹟般的景象,讓底下的帝國軍禁不住發出讚嘆的聲音,這些讚嘆聲很快就被神族熱烈的歡呼聲淹沒。
  
  另一頭,魔物騷動更甚,本能讓他們不安、焦躁。至於那些真正的魔族,則除了恐懼外,還有擔憂。
  
  空氣中不停充填的光元素,不需他人解釋,他們也能知道代表什麼。
  
  繼魔族之後,神族也解禁了!光元素從被禁錮了千萬年的神跡湖底解放了!
  
  神王滿意地看著東方天際光芒逐漸消退,視線一轉,移向不安騷動的魔族大軍。
  
  發現神王的視線,魔族大軍,不論是思考力薄弱的魔物,還是聰明狡猾的魔族,都同時退開,拉開與神王之間的距離。儘管,這點距離對神王而言近乎不存在,但卻可以讓魔族人更安心一點。
  
  看著退離城牆的魔族人,神王溫和視線逐漸變得銳利:
  「神族只給你們一天時間,一天內,徹底退離這塊土地。」
  
  神王命令的語氣沒有商量餘地,強大力量更讓所有魔族人卻步。不知從哪個人開始,魔族大軍一點一點,緩慢小心地撤退了……
  
  看著突然空蕩蕩的戰場,穆恩有種彷彿夢境的不真實感受。
  
  那些魔族惡魔不會再來了嗎?日復一日的緊張,因為太過突然的變化,讓穆恩無法感受一絲半點的解脫感。
  
  這天之後,魔族完全撤離了東大陸,甚至連里爾公國境內的魔族大軍,也停下了攻擊,暫且按兵不動。世界難得地平靜了好一段時間。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