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神族人一起回到碧琉城的琉璃,看著神王指揮若定地連續下了好幾個命令,最後屏退了所有人,獨留琉璃與他相對。
  
  「摩哥哥呢?」一見閒雜人等都走了,琉璃立刻追問。
  
  神王用溫和的眸光看著琉璃道:
  「他需要一點心理建設,也需要考慮的時間。」
  
  心理建設?琉璃想了一會,遲疑地問:
  「……是因為爹爹媽媽的死嗎?」
  
  神王點點頭,語氣平淡地道:
  「沒錯!他親眼看到父母死在摩拉手裡,受到不小打擊。」
  
  神王可以理解薩摩的悲傷自責,但無法體會……這些情感,於他,都完全陌生。
  
  死在摩拉手裡?!琉璃聞言俏臉煞白。這豈不是說,靈珊和宇瀚死在薩摩手裡?!
  
  這個想法一浮現,琉璃立刻否認。不!不一樣!那不是薩摩!這一定是摩拉用來打擊薩摩的手段。但是,琉璃也非常清楚,薩摩並不會因此停止自責……正因如此,琉璃更加擔心起薩摩。
  
  神王看出琉璃的擔憂,嘴角彎起溫柔的弧度,溫言安慰道:
  「放心,薩摩一切都很好,只是完全破開魔王的封印花了不少力氣,他還需要休息。」
  
  聞言,琉璃遲疑了一會,又問:
  「那……你會把身體還給摩哥哥嗎?」
  
  「會。」神王回答得出乎意料的乾脆。
  
  神王的想法與魔王不同!他清楚這具身體的本靈是薩摩,他和摩拉儘管力量再大,在錯過抹滅薩摩主要人格的精華階段之後,要想憑單方意志就吞噬另一方,難度太大了。雖然握有薩摩身體主控權的機會相當珍貴,但薩斯幾乎可以肯定薩摩醒來後會做的決定,他何妨在這時大方一點,來換取永遠的勝利?
  
  這些都是神王心中的想法,自然不會告訴琉璃,而琉璃只沉浸於喜悅當中,也沒有推究神王毫不留戀態度背後的原因。
  
  
  同一時間,神王與魔王同宿一個軀體,魔王雖搶先取得身體的控制權,卻因落入神族陷阱,而讓神王有機可趁的消息,傳回魔族,魔族暗之都也掀起波瀾……
  
  「我認為絲妲兒已經不再適合領導族人了。」衉羅瞇著妖魅嗜血的紅瞳,尖銳地道。
  
  絲妲兒怒得拍桌而起:
  「衉羅!你這是什麼意思?別忘了我是王指定的代理人。現在王不在,你們就想奪權嗎?」
  
  衉羅擺擺手,嬌笑著道:
  「噯……說奪權多難聽啊?沒有能力就要下臺啊,這在魔族是再自然不過了,怎麼可以說是奪權呢?」
  
  「我哪裡沒能力?!你們想著掌管魔族,還要藉口說我沒能力?!」
  
  「藉口?」衉羅掩嘴嬌笑:「天大的誤會啊!妳有沒有領導我們的能力可是大家都看得到的事實啊!瞧?妳明明跟魔王一起出去,卻把王給丟了,還讓神族在我們族人面前大大威風了一下,不是我要為難姊姊妳,而是……唉……」衉羅說到這裡,還煞有其事地一邊搖頭一邊嘆氣。
  
  這番話讓絲妲兒氣得渾身顫抖。他們不在現場,怎麼可以說得這麼輕鬆?誰想到那個女人明明是魔后,卻能喚醒神王?誰又想到魔王竟然抵不住月印的衝擊?在魔王都無法掌握情勢的狀況下,神族準備充足,只她一人哪有辦法扭轉乾坤?!
  
  絲妲兒也知道,就算有再多理由也無濟於事,因為魔族只看結果,失敗就是失敗了,儘管有不得不敗的原因,依舊是失敗……
  
  見絲妲兒氣得渾身發抖,卻做聲不得,衉羅心中大樂,昂起頭,不掩得意地道:
  「所以,為了我族未來的發展,我建議要換一個可以領導我們的人來掌管魔族!」
  
  絲妲兒已經得意風光太久了。王的女人何其多?若不是王最後指定絲妲兒代掌魔族,絲妲兒根本稱不上魔王寵姬。每一想到這裡,衉羅就無法壓抑心裡的不甘。
  
  聞言,絲妲兒正想大聲斥責,一道冰冷聲音響起:
  「我同意。」
  
  令人意外的是,說話的竟然是五羅裡最難搞定的衁羅!這一下,絲妲兒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了。如果連衁羅都如此表態,那麼很有可能,五羅早就已經商議出結論了,此番前來,不過是達成目的罷了!
  
  「你們……!!」絲妲兒環視眾人,衉羅固然銜著得意的媚笑,其餘四羅更是冷冷看著她。那是一種看著失敗者的眼神……輕蔑得令絲妲兒渾身冰冷。
  
  「別忘了我才是王指定的代理人。」絲妲兒深吸一口氣,艷麗的臉上滿佈寒霜。
  
  此話一出,衉羅又咯咯嬌笑,笑得花枝亂顫:
  「呵呵……姊姊你好傻呀!代理人那是以前的事啦!王回來的時候,你就不是代理人了。這回王離開,可沒指定你當代理人啊!」
  
  「但是,王也沒指定你們五羅任何一個來當代理人。」絲妲兒半點也不示弱,尖銳回應。
  
  聞言,衎羅拉拉右眼的眼罩,慢慢的,一字一句提醒道:
  「那就是說,我們現在資格相同。」誰都沒有魔王的諭令。
  
  絲妲兒微微一啞,隨即哼聲道:
  「就算是這樣,你們也沒有權力叫我讓出代理人的身分。王沒有指定他人,就是由我繼續代掌。」
  
  「絲妲兒,識時務一點吧!」鷙羅冷冷勾起嘴角,帶點不懷好意的邪氣。
  
  絲妲兒怒火更炙:
  「識時務?哼……!說穿了,就是你們五羅聯合起來,要逼退我,拱沆羅吧?」
  
  其餘四人還沒說話,早就不耐煩的衉羅乾脆惡聲道:
  「是又如何?你還是識相點,乖乖走人,省得我們動手。」
  
  絲妲兒怎麼也想不到,代掌魔族這麼多年,竟然會淪落到被逼退的地步。怒火讓她忘記了敵我勢力的懸殊,尖聲叱道:
  「我就不讓,你們又待如何?」
  
  被怒火熊熊圍繞的絲妲兒,渾身散發著龐大能量,讓在場眾人都清楚明白,絲妲兒不只是魔王寵妃,還是一個超高等魔族,受魔王眷顧的超高等魔族。在魔王歸來的短暫期間,絲妲兒隨侍身旁,想必獲得不少好處……
  
  想到這裡,眾人心中不免有些遲疑。
  
  局勢僵持著,卻有一人走進了氣氛緊繃的會議廳。
  
  「你們不用爭了。」來人是三輔僅剩的魍丹。站在兩方中間,灰白的頭髮緩緩飄動,平靜的表情,一觸及發的緊繃氣氛完全沒有影響到他。
  
  除了被怒火矇了心的絲妲兒,五羅同時變了臉色。對峙的高等魔族間的強橫能量,足以重創一個尋常的中等魔族,即便同是高等魔族,也免不了被這強橫能量影響。但,魍丹沒事人似的站在兩方中間,能量沒有絲毫紊亂,顯見,魍丹的力量早已超越了他們其中的任何一人……
  
  五羅這時才終於正視這個在他們眼中,只懂得追求一己力量的人,恐怕強得出乎他們意料。
  
  「你這話什麼意思?」怒火未消的絲妲兒依舊咄咄逼人。
  
  魍丹看都不看眾人一眼,兀自從懷中掏出一只約莫巴掌大的魔晶石,隨手一拋,再屈指一彈。拋到半空中的魔晶石應指碎裂,一點一滴的黑色光點散了又聚……
  
  黑色修長的身影逐漸具像化,黑髮紫眸,隨時噙著嘲弄冷笑的魔王,就站在眾人面前。
  
  不自覺的,所有人同時退了開來。儘管知道這只是影像,但是,由魔王親自動手凝成的影像,栩栩如生到,讓他們本能畏懼退卻……
  
  魔王的影像彷彿真人,倚在那張方才他們用來會議的桌子上,半坐著。嘲弄的眸光環視一圈,一瞬間,眾人都有被看穿的心慌。
  
  「要是魍丹真的拿出這顆魔晶石,那就代表,那傢伙暫時贏了我。」魔王緩緩開口,還是一臉毫不在乎的模樣。
  
  魔王冷哼一聲:
  「但是,我很快就會回來。」
  
  說完,魔王嘴角一勾,右手一舉,就這麼恰恰指著魍丹:「在我回來之前,就由魍丹掌理魔族一切,所有人一律聽魍丹指揮。」
  
  頓了一頓,魔王露出一個滿是邪氣的笑容:
  「當然,若是有人想要自立門戶,我也非常歡迎。」
  
  此番話一出,眾人俱皆怔愣,直到魔王影子散掉,還遲遲無法反應。
  
  魍丹早就知道魔王要傳達的消息,更明白,魔王將魔晶石交給他,就是要他自己選擇要不要接下代掌魔族的任務。即使魔族分崩離析,只為自己而活的魔王也不會在乎,所以可以大方將決定權丟給魍丹。魍丹向來對權力一點興趣也沒有,但,這一回,魍丹已有打算,所以才會選擇接受任務,把魔晶石裡的消息公開。
  
  這一下,五羅的算計頓時落空,偏偏是魔王下的諭令,所有人都做聲不得。
  
  「這真是太好了。」絲妲兒朝著五羅冷冷一笑,嘲諷著。
  
  五羅交換了一個複雜的眼神。魍丹不一定比絲妲兒好對付,卻肯定比絲妲兒更加強硬。只信仰力量的魍丹,簡直是魔族裡死忠於魔王的絕對代表。絲妲兒雖然也完全忠於魔王,但相較之下,和絲妲兒還比較有商量討論的空間。魍丹除了比他強的人之外,誰的話也聽不下去……
  
  魍丹對五羅的眼神交流一點興趣都沒有,掃了眾人一眼,便丟下一句:
  「從今天開始,停止攻打其他種族,專心攻打神族。」
  
  說完,人也走了,留下面面相覷的眾人。這的確是魍丹風格的命令……完全不管權謀,只是單純地,絕不浪費力氣去打那些不值得打的對手。
  
  
  當絲妲兒好不容易找到魍丹時,魍丹在暗之都最僻靜的角落,盤腿坐在一顆大石上,看著暗之都上空流動的暗雲,若有所思。
  
  「魍丹,你究竟有什麼打算?」絲妲兒直言詢問,她知道,魍丹聽得到她說的話。
  
  她沒有沆羅等人那麼排斥魍丹掌理魔族,因為她很清楚,只要王還強過魍丹的一天,魍丹就會絕對效忠。但,即便不擔心魍丹背叛,絲妲兒還是猜不透魍丹那個命令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魍丹看著天空好一會,才低下頭,將視線落到絲妲兒身上,直直的,定定的,冷冷的,那眼神,跟看一顆沒有生命的石頭沒兩樣。
  
  魍丹的目光讓絲妲兒忍不住皺起眉頭。雖然魍丹對比他弱的人都是這種表情,絲妲兒還是每次都不習慣。
  
  察覺絲妲兒的不悅,魍丹收回視線,離開大石頭,慢慢站起來。
  
  「我會讓王回來,至於其他事……你不需要知道。」魍丹說完這些話就背過身,離開這個已經被打破寧靜的地方。
  
  
  神王沒有違背他的諾言,在返回碧琉城之後的第五天,神王在神族眾高等神族面前,將身體還給了薩摩。這等於神王有意讓所有神族人把薩摩真正認定為神王,也就是承認了薩摩這個靈魂在神族裡的正當性,只是急於見到薩摩的琉璃,卻沒有想到這麼多。
  
  看著薩摩慢慢睜開雙眼,琉璃立刻試探地喚道:
  「摩哥哥?」
  
  薩摩視線落向琉璃,薄唇彎起,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
  「琉璃。」
  
  聽到薩摩以她熟悉的嗓音和語調呼喚她,琉璃心頭震顫,顧不得圍觀眾人,飛身投入薩摩懷中。擔憂了好幾天,薩摩真的回來了……驟然放鬆的心情和見到薩摩的喜悅,再想到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複雜的心情讓琉璃關不住隱忍多時的眼淚,撲在薩摩懷中,嚶嚶哭泣。
  
  薩摩靜靜摟著琉璃,一手輕撫琉璃如絲緞般的順滑長髮,良久才恍似嘆息地道:
  「……讓你擔心了……」嘆息聲中,薩摩眼中閃過一絲痛楚,隨即斂去,卻沒逃過尼路的雙眼。
  
  這時候,尼路有種感覺,那就是,薩摩心裡的痛苦,早已超過外表所能表現出的哀痛了……
  
  大殿裡,所有高等神族默默地看著那個前一刻還是神王的人,一眨眼,成了一個氣質迥異的人。雖然如神王一般,有著平靜淡然的表情,但眉眼之間,卻有屬於人類的多感。對待聖妃的態度也有落差。向來沒太多情感表現的神王,對聖妃,最多也只是包容。容忍聖妃一天到晚吵著要見薩摩,儘管這樣的包容對神王而言已是絕無僅見,但相較於薩摩對待聖妃那種一眼就可以看出的深沉愛意,著實淡薄多了。
  
  沒有人表現出他們的驚訝,因為在這幾天裡面,神王早已對他們坦承一切,包括與魔王的糾纏爭鬥,還告訴他們,將有一個機會,讓神族不僅脫離這樣互相牽制的關係,更可以趁機毀滅魔王……所以,他們都在等待。
  
  哭聲慢慢平息,從激動情緒中回神的琉璃,驚覺自己的失態,身體一掙,就想離開薩摩的懷抱,沒想到薩摩卻反而更加用力地將琉璃抱在懷裡。
  
  驚訝地抬頭看著薩摩,卻見薩摩用一種極為懷念,又似相當不捨的眼光看著她。
  
  為什麼這樣看著她?就好像,下一刻,他們就要分離似的。
  
  就在琉璃趕緊揮去心頭那種不祥的預感時,薩摩視線一轉,落到了站在大殿裡的高等神族。
  
  神族裡,不含神王,高等神族以上共有三十二個,如今一個不少,都到齊了,連同那個神族裡的異類─巫蘭薩在內。透過神王隱約洩漏出的情緒,薩摩知道,這個巫蘭薩與神王的關係,絕對不只外界所了解的那種程度。
  
  見到薩摩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巫蘭薩彎出了一個不明意涵的笑容,淡淡的,有點像神王……
  
  「神王應該告訴你們了。」收回視線,薩摩轉向看著雙衛四天:「我決定舉行驅魔儀式。」
  
  他再也不要看到那樣的一幕,痛到,讓他幾乎想要立刻死去……所以,即使失去生命,他也要下這個賭注。
  
  薩摩的聲音冷冷的,沒波動到近乎刻意。琉璃和尼路等人不知道薩摩即將進行驅魔有多危險,卻因為一種古怪的感覺,讓他們不由交換了一個眼神。這樣冰冷的語氣,為什麼有一種近乎絕望的死寂?
  
  眾高等神族等的就是這個承諾。驅魔,尤其是到神王這個層級的驅魔,被驅魔者本身的意志是相當重要的。
  
  巫蘭薩聽薩摩答應了,連忙蹦了起來,笑道:
  「我那兄弟說了,驅魔的場地和儀式已經在準備中,這段時間,還請您到聖殿暫住。」
  
  為了讓驅魔的效果提高,這段時間讓薩摩待在神殿,一方面可以壓制魔王的力量,一方面加強神能的強度,讓薩摩更加趨近神王。如此一來,薩摩才能與神王密切聯手,對驅魔的成功率絕對有正面助益。
  
  聞言,薩摩低下頭,微一沉吟。
  
  「進聖殿沒問題,只是,我有一個不情之請。」再度抬起頭,薩摩提出了請求。
  
  巫蘭薩點點頭,示意薩摩說出來。
  
  微一猶豫,視線掃過那六張關心緊張的臉孔,薩摩下定決心:
  「不知可否讓我的妻子和手下陪我一起進去聖殿?」他知道聖殿不允許外族人進入,但,他還有好多事情要交代他們……
  
  本以為自己很淡薄,沒想到,臨到這種關鍵時刻,他卻也是拋不下,放不開……
  
  這個要求一出,神族眾人當場神色大變,巫蘭薩臉上的笑容也微微一斂。
  
  視線一飄,巫蘭薩看到那六個一臉期待的人,眼珠子一轉,又笑了開來:
  「沒問題。」雖然如果是他那兄弟肯定不會答應,可是,誰規定他要聽他的?反正,他也挺喜歡這六個龍人的。比起一城子的神族人,這六個人跟他氣味相投得多。
  
  巫蘭薩才一答應,涅天立刻皺眉道:
  「這……不妥!」
  
  何止涅天這樣想?只看在場神族眾人都是一臉不認同,就知道他們的想法已是驚人地一致了。
  
  巫蘭薩瞪了眾人一眼:
  「什麼妥不妥?我答應就妥了。」就討厭他們這般古古板板的。
  
  聖殿之所以這般嚴格限制外族進入,是因為聖殿裡高密度的神能,可以讓不是神族的人,也有學習神能的能力。當然,這不包含天生抗拒神能的魔族人。尼路等人雖然擁有魔族的血脈,但歸功於薩摩曾以光元素拓寬補填經脈,進入聖殿也沒問題了。
  
  「要是王在,絕對不會答應的。」睖天清冷的聲音響起,竟是把神王搬出來,要巫蘭薩改變主意了。
  
  可惜,巫蘭薩完全沒有被威脅的自覺,想都不想就回答道:
  「你又知道了?我那兄弟怎麼想可輪不到你猜。」
  
  聞言,睖天頓時無言以對。她的確不該猜測神王的反應,但是,眼前這事非同小可啊……
  
  巫蘭薩看了看一臉欲言又止的眾人,撇了撇嘴,冷笑道:
  「你們擔心什麼?要是有事,我擔下來便是了。」
  
  巫蘭薩主動擔下責任,眾人也不好再說什麼。
  
  第二天,薩摩簡單寫了兩封書信,託人送交精靈人族和龍人族之後,就與琉璃,以及尼路等人,一同進了聖殿。
  
  儘管神王主動協助他,態度似乎公正無私,但他還是得防著,萬一失敗了,或者,神王趁機做什麼小動作,他都希望精靈人族和龍人族有所防備。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