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等人進入聖殿之後不久,聖殿外又是翻天覆地般的變化。
  
  暗之都短暫會議後的第二天,魔族在魍丹的命令下,全數集中到暗之都,連續集訓了四天。第五天,整編篩選過後的魔族士兵,分別由暗之都和滅之都出發,分東西兩路攻打東大陸的碧琉城。
  
  沆羅等人雖心有不甘,但一來不敢公然違抗魔王命令,二來,魍丹在魔族聲望極高,不只那些默默跟隨魍丹的高等魔族,就連許多沒有歸屬的高等魔族也跟著附和,把魔族因為魔王離去而消沉的士氣,大大提振,這都讓沆羅等人,暫時只能咬著牙,扮演乖順的屬下身分。
  
  魔族大軍首先遭遇巴耶帝國的軍隊,本該是連場惡鬥,沒想到魔族打了幾場,佔了一些土地之後,卻在新佔領的地區駐紮下來,不再繼續攻打,此舉讓巴耶帝國上下驚疑不定。對巴耶帝國而言,在東大陸的魔族大軍,簡直就如芒刺在背,偏生無力拔除,只能嚴格監控。
  
  不多天,魔族史無前例地主動與巴耶帝國講和,談定了在帝國站在中立立場的前提下,互不侵犯的約定。約定中,還有一個附加條款,那便是,巴耶帝國必須借道予魔族,讓魔族可以直達神族領地。
  
  這個條款很具爭議,巴耶帝國眾臣子爭論不下。一方以為,借道于敵,會讓魔族大軍合理深入東大陸,造成安全威脅。另一方以為,神族才是魔族的敵人,人類不需要犧牲自己,成為神族的擋箭牌。借道給魔族人,可以讓神魔族雙方恩怨儘早結束,最好兩敗俱傷,讓帝國有機會趁機收復失土。
  
  正因兩方爭論遲遲沒有結果,條款擱置下來,連帶的互不侵犯協定也遲遲未能生效。但,隨著魔族不停侵擾東大陸,兩方的均勢也慢慢出現了傾斜。這一切落入前來協助巴耶帝國佈防的神族人眼裡,傳回了碧琉城。
  
  
  「哼!人類還是老樣子。之前還把我們當救星,現在卻想著要把我們推出去和魔族打了。」這是涅天聽到消息的第一個反應。
  
  接到消息之後,超高等神族當中,除了巫蘭薩留在聖殿裡之外,剩下的雙衛四天立刻聚會商討。
  
  沉吟了一會,睖天好奇地問:
  「那麼,人類那邊的領導者是什麼樣的立場?」生性高傲的超高等神族鮮少會把「王」這個字眼,冠在任何神王和魔王以外的人身上。
  
  涅天輕輕點頭,臉色緩和下來:
  「那個人倒是站在我們這邊。他希望魔族不要附加這個條款。不過,照這情勢下去,他也不會堅持太久。」
  
  「這真是麻煩啊!我們正在準備驅魔儀式,要是人類真的讓開來,魔族逼近,一定會影響驅魔儀式的。」泖玥憂心忡忡地道。為神王驅魔的陣仗太大,沒有足夠空間不行。偏偏範圍越大,防禦上就越有問題。
  
  「魔族什麼時候不好來,偏要挑這種時候。」皒天苦惱地道。人類遲早會受不了魔族的壓力,借道給魔族,這一來不知道需要花費多少時間的驅魔儀式,就很有可能會被魔族打斷。
  
  一開始,神王預計驅魔儀式只需要十幾個高等神族,但後來,魔王勢強,佔據薩摩身體主控權時,更是大力加強魔能,也使得驅魔難度提高,恐怕得需要兩倍數量的高等神族才能應付。這一來,等於是所有高等神族都動員了!若是在這種時候來了外患,根本沒有足夠的力量阻止儀式被打擾。
  
  魔族來襲的時間太過微妙,眾高等神族,為了驅魔儀式,都盡可能不消耗神能,根本不能先解決魔族再來驅魔。
  
  就在眾人苦惱不已之際,啻波突然道:
  「我有一個想法……」
  
  涅天看了啻波一眼,卻沒有任何反應,倒是一旁的泖玥立刻追問:
  「什麼想法。」
  
  「不如,我們換個地方,就沒有這個問題了。」啻波一臉慎重,彷彿是深思熟慮後的決定。
  
  「別忘了,這個地點是王選的!」這回,換涅天以神王的命令來堵啻波了。
  
  啻波也不氣怒,反而格外有耐心地解釋:
  「我知道。但是,現在有魔族在搞怪,為了保險起見,改變地點也是不得已的。」
  
  「有道理。」泖玥點點頭:「要是被魔族干擾,事情就不好了。既然如此,換個地方也省得擔心。」
  
  「但是,還有什麼地方比碧琉城更安全,這裡起碼有結界保護啊!」睖天遲疑地道。
  
  「流亡之島。」啻波沉聲道:「那裡離魔族根據地遠,不用擔心魔族干擾。四周圍有結界,還有那些忠誠的人類守著,安全上沒問題。」
  
  「再多忠誠的人類,難道比得過碧琉城的結界嗎?這可是王親自設下的。」涅天點出了關鍵。
  
  「但是,如果我們能秘密轉移地方,留下一個明顯的碧琉城牽住魔族的人,不就可以順利完成驅魔儀式了嗎?」啻波對自己的決定很有一番看法。
  
  聞言,眾人開始覺得,換個地方似乎很是可行。雖然結界不及碧琉城強,但流亡之島孤懸海外,在防守上的確是比較佔優勢。何況,他們秘密離開,魔族就算知道他們離開碧琉城,也猜不到他們去了哪裡?為了什麼?
  
  這麼看來,的確可以避開魔族無謂的干擾。
  
  「聽起來似乎可以接受。」磐天首先表明態度。
  
  睖天沉吟了一會,也跟著表態:
  「我也可以接受。」
  
  皒天左右看看涅天和啻波,嘆了一口氣:
  「你們決定吧!我沒意見。」
  
  「你確定?」在結果一面倒的情況下,涅天依舊抱持懷疑的態度。
  
  啻波微微一笑,臉帶譏誚地反問:
  「你在擔心什麼?到時候,所有高等神族都在,有誰可以搞鬼嗎?」
  
  涅天沒有回答,僅是用複雜的眼神看著啻波。這樣的安排聽起來非常完美,但,涅天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卻說不出所以然來。
  
  或許真的是他想太多了吧!就像啻波自己所說的,就算是啻波長期經營的流亡之島,在所有高等神族都在,而且必須同進同出的情況下,啻波又能搞什麼怪呢?
  
  其實,若是有神王,不論要遷到哪裡舉行驅魔儀式,神王只消設下結界,幾乎可以高枕無憂!但是,薩摩進入聖殿之後,神王為了累積足夠能量,在驅魔之前都不可能再出現,這想法自然也就無法實現了。
  
  既然說不出理由,又沒有更好的方法,涅天也不好再反對。
  
  就在改變地點的決定定下之後的隔天,巴耶帝國終於承受不了魔族的壓力,答應讓道,唯一的限制是,魔族在東大陸上只能行經巴耶帝國特意安排的路線。更令人驚訝的是,向來任性妄為,自我中心慣了的魔族,竟然接受了這項限制。這樣的發展更讓神族深信,魔族此行勢在必得,完全將對人類的厭惡暫時擱下了。
  
  
  進入聖殿的薩摩,也在為驅魔儀式做準備。為了讓薩摩與神王更加合作無間,巫蘭薩決定引導薩摩進入意識中心。
  
  聽到巫蘭薩的決定,薩摩忍不住訝異:
  「真的可以嗎?我雖然可以進入琉璃的意識中心,但我自己的意識中心,我試過很多次,都進不去。」
  
  他的力量成長那麼多,還無法進入意識中心,力量應該遜於神王的巫蘭薩有辦法嗎?
  
  巫蘭薩聽到薩摩的說法並不驚訝,反而理所當然地道:
  「當然可以。你進不了你的意識中心,是因為,那是“你”。每個人最大的盲點都是“自己”。通常都是,你站在這裡,你自己卻看不見你站在哪裡。看得清楚別人,看不清楚自己,這就是原因。」
  
  聞言,薩摩若有所悟。
  
  見薩摩若有所思的神情,巫蘭薩一笑:
  「其實你已經有能力進入意識中心,只是找不到路而已。」
  
  於是,在巫蘭薩的協助下,薩摩在一種奇特的寂靜中,進入了意識中心。
  
  一開始,眼前是漆黑一片,慢慢的,逐漸亮了起來,像是一盞油燈緩緩點燃,增強亮度似的。四週的景象從微光中的隱約到強光下的清晰……
  
  不同於琉璃意識中心的遼闊原野,薩摩在自己的意識中心看到的卻是層層疊疊的險峻高山。
  
  薩摩身處四周高山環繞的一個小窪地。抬頭環視四周高山,薩摩納悶地發現,四周高山,一半是春意盎然,碧草芳霏,另一半卻是隆冬嚴雪,生機阻絕。
  
  抬頭一望,天空不是藍天白雲,而是一幕幕影像。琉璃和尼路等人圍著他,滿臉擔憂。
  
  稍一細想,薩摩就猜出了這就是巫蘭薩告訴他的心鏡。巫蘭薩說,人類意識中心,其實有著可以跨越空間障礙的心鏡,這也就是所謂第六感的來源。只是長久以來,人們過於倚賴雙眼,於是心鏡也就慢慢被遺忘了。
  
  低下頭,薩摩開始打量起身處的這片小窪地。小小一片土地,範圍不大,一目了然,薩摩可以看到不遠處一個寧靜小湖泊,和一道山澗小溪。
  
  薩摩心中微微一動,感覺那片湖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他。於是,薩摩緩緩走向湖泊……
  
  碧綠的湖水,映著天空飄動的白雲,仔細一看,隱約還能透過清澈湖水,看到湖底那一顆顆色彩斑斕的礫石。
  
  薩摩蹲下身,伸手輕輕撥弄湖水,詫異於湖水傳來的微溫。
  
  湖面波紋散開,一層一層擴散出去,越來越大。順著波紋,薩摩看到了湖心一顆黑白分明的大晶石,隱約散出熟悉的能量。
  
  他就是被這能量吸引來的。仔細感受了一陣,淡淡的了悟襲上心頭……
  
  「小黑、小白?」薩摩輕聲叫喚。
  
  如果有誰可以與他共存在同一個意識中心,那便非從一出生就與他伴生的兩隻小精靈莫屬了。薩摩很快就認定那顆散發熟悉能量的晶石,是他的守護精靈,東黧和西泊。
  
  果不其然,薩摩叫聲甫落,兩道光芒立刻分別由晶石的黑白兩邊凝聚出來,轉瞬間,他熟悉的兩隻小精靈就出現了!
  
  「主人!!」兩隻小精靈一下就撲到薩摩身邊。
  
  自從被摩拉困住之後,薩摩就沒機會與兩隻小精靈見面,現在能看到兩隻小精靈活蹦亂跳的模樣,心裡大是寬慰。
  
  幸好,摩拉沒有傷害他們……儘管知道,摩拉有極大的可能只是因為不屑對兩隻弱小的精靈動手,薩摩還是不禁慶幸。
  
  「你們都還好嗎?」薩摩關心地問。
  
  「還好!平常我們都躲在裡面,只要那個人沒看到我們,就沒事了。」小白指著湖心的晶石,得意地道。看來,那裡應該算是兩隻小精靈的家了。
  
  「那小黑呢?摩拉的力量對你有沒有影響?」薩摩轉頭看著暗精靈,他記得以前魔化時,暗精靈都是承受兩方最大壓力的。
  
  小黑搖了搖頭:
  「這次我離那個人很遠。」
  
  小白嘻嘻一笑:
  「是啊!黑的一發現那人,立刻躲得連我都差點找不到呢!」
  
  小黑彆扭地撇過頭,但卻沒有反駁,薩摩見狀不由失笑。看來,小黑當真是怕了摩拉了……
  
  「主人怎麼到這裡來啦?」小白好奇地問。
  
  小白這麼一問,薩摩才猛然想起,他進入意識中心的目的……
  
  「對了,你們知不知道薩斯和摩拉在哪裡?」要說對意識中心的了解,薩摩知道自己還遠遠不如兩隻小精靈。
  
  聞言,兩隻小精靈同時指著四周高大雄偉,插天而上的山峰:
  「他們在山的另一邊。」
  
  山的另一邊?敢情兩人早已劃地為王?
  
  驚覺魔王和神王勢力已然如此龐大,對於這次與神王的合作,薩摩心中又泛起隱憂……
  
  薩摩揮開心中那點憂慮,鼓勵自己往好的一面想。
  
  只要成功了,他就不用再受制於魔王了。與神王共處,怎麼想都好過與那個隨心所欲、喜怒無常的魔王相處。
  
  拋開憂慮,薩摩詳細追問:
  「四面都是山,找薩斯要往哪邊去?」
  
  小白指著生意盎然的那面道:
  「翻過那面山,就是神王的地方了。」
  
  聞言,薩摩轉頭又看看另一邊雪白的山嶺。不用說,這面過去,該是摩拉的地盤了……
  
  見薩摩轉頭看另一面,小黑緊張地問:
  「主人要去找那個人嗎?」
  
  暗精靈一臉緊張,看得薩摩不禁莞爾:
  「不!我要找的是神王。」
  
  巫蘭薩說,只有他自己親自去找出神王,才能夠建立他與神王之間,暢通的感應管道。
  
  小黑一聽,不由鬆了一口氣。
  
  「主人需要我們陪你去嗎?」小白雙眼亮晶晶的,像是很期待的樣子。
  
  其實兩隻小精靈雖然知道神王和魔王的存在,卻從來不敢接近他們的領地。因為,對他們而言,神魔王的力量實在太過強大了。留在薩摩意識中心之內,一來神魔王對他們的影響可以降到最低,二來神王與魔王都有不將觸手伸到薩摩意識中心的默契,對兩隻精靈而言,起碼生命可以獲得保障。不過,這回薩摩親自來了,還要去見神王,難得有機會見識另一個地方的光精靈自然興奮不已。比起暗精靈害怕魔王,神王對光精靈態度還算友善……
  
  薩摩搖搖頭,苦笑道:
  「不了!我一個人去吧!」精靈畢竟是能量體,目前他對神王的領地裡有什麼尚且不知,帶著小精靈去,太過冒險了。
  
  說完,薩摩飛身而起,朝著山的另一頭,疾掠而去。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