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勢出乎意料地陡,費了好一番力氣,好不容易才越過那座山,映入眼簾的是滿眼流光閃爍的水藍色世界。鏡般的水面上,是一座鋪著水藍色琉璃瓦的涼亭。一頭金色長髮的薩斯,就倚在亭柱上,遠遠與薩摩四目相接。看這情形,薩斯對薩摩的來訪,並不意外。
  
  不自覺地,薩摩轉頭回望。這動作本來只是起因於心裡隱約的不安,卻在看到身後的景象,大大吃了一驚。
  
  原來,方才他努力攀爬越過的險峻山嶺,竟然憑空消失了。舉目所見,就是方才他離開的那片原野。
  
  他與薩斯的勢力範圍再沒有阻隔,這,究竟是開放了薩斯的領域,還是他自己的領域?薩摩有了短暫的迷惑……
  
  儘管稍有遲疑,但薩摩隨即邁開步伐,踏進那個冰涼的世界……
  
  一走進涼亭,薩摩的注意力立刻被那把立在涼亭正中央的金色長劍所吸引。那是神劍……
  
  神劍在神王的領域中,那麼,魔刀理該是在摩拉那裡了吧!原來就算他可以使用神劍和魔刀,這兩把神兵仍舊不屬於他……這是因為,他本身的實力,仍未強過薩斯和摩拉嗎?若是如此,那麼在這個共享的意識世界,他實在是最勢弱的一方,唯一的優勢,恐怕就是,他是身體的主要靈識,遠比薩斯和摩拉更容易掌控這個身體,如此而已吧!
  
  見薩摩看著神劍滿臉沉重,卻不說話,薩斯主動開口:
  「你會來這裡,應該已經做好決定了吧?」
  應該這樣做嗎?心裡隱約的不安擔憂又短暫浮現,但隨即又被薩摩壓了下去:
  「沒錯。我接受你上次的提議,把摩拉趕出我的身體。」
  
  薩斯看到了薩摩不小心洩漏的不安,神情驟然一肅道:
  「你在徬徨?必須有堅定的態度,驅魔儀式才會成功。你如果無法信任我,那不如不要舉行了。」
  
  聞言,薩摩腦中浮現那幕令他痛徹心扉的景象,立刻用力搖起頭:
  「不!一定要舉行!」
  
  魔王的態度很清楚,就是要斬斷他口中所謂的羈絆,若他再遲疑下去,下一次,又該是哪個他重視的人會遭殃呢?儘管,他對神族所主導的驅魔儀式頗感不安,但應該沒有什麼比魔王掌握了他的身體更加糟糕了吧!
  
  「我很高興你想通了。」發現薩摩態度堅定,薩斯嘴上掛著微笑,就連眼神,都難得地跳躍著歡娛的光芒。
  
  之後,兩人討論了驅魔儀式的各項細節。待薩斯將所有薩摩必須配合的事情都交代完整之後,薩摩才離開薩斯的領域。
  
  
  薩摩離開之後,薩斯低著頭在涼亭裡靜靜地站了一會,像在思考些什麼。良久,突然抬起頭來,遠望那座冰雪不化的山嶺。
  
  「這麼久了,我們之間總該要有個了結了。」薩斯喃喃自語般地說完這麼一句話,轉身走入水藍色世界深處。
  
  
  冰雪不化的另一頭,站在黑暗世界裡的摩拉,坐在寬大的大椅子上。四周散出的淡淡黃色微光,照出了摩拉嘴角掛著的邪魅冷笑。
  
  「是要了結了,但是,究竟是誰了結誰,還難說得很哩!」摩拉自言自語地說著,臉上沒有半點處於弱勢的緊張或擔憂。
  
  「不久你就會知道,人的心,是靠不住的。」
  
  人心裡的黑暗,是遠比他們表現出來的,多上千百倍的……
  
  輕笑聲中,光芒漸漸暗下,黑暗將魔王的身影完全掩蓋。
  
  
  打通了和神王之間的溝通管道後,待在聖殿裡的薩摩幾乎無事可做。趁著這段難得的空閒時間,趁機問清楚,這段時間,族裡的變化。
  
  得知圖甦代理掌管龍人族,薩摩鬆了一口氣:
  「有圖爹爹在,我就放心了。」
  
  有圖甦在,加上他寫的那封信,他想,龍人族應該有足夠的反應能力了。至於精靈人族,巴蘭不會袖手旁觀,他寫了信提醒過他們,自保應該也沒問題了。
  
  儘管到了這個地步,薩摩還是有些拋不下精靈人和龍人族。怎麼樣才是保護他們最好的方法,他不確定,但可以肯定的是,維持現狀,絕對不是安全的。
  
  聽眾人交談告一段落,琉璃忍不住擔憂地問:
  「摩哥哥,驅魔儀式真的可以把魔王趕走嗎?」
  
  打從薩摩醒來,表情古怪地說要舉行驅魔儀式開始,尼路等人就對薩摩當時臉上的苦澀神情,充滿疑惑。一聽琉璃提及,尼路立刻接腔道:
  「是啊!魔王會這麼輕易讓驅魔儀式趕走嗎?」
  
  以他短暫接觸魔王得到的印象,魔王不像是那麼容易屈服的人啊!而且,神族的驅魔儀式真能對魔王發生作用嗎?魔王畢竟是魔王啊!是魔族裡最強的人啊!
  
  見眾人一臉焦急,再想到驅魔儀式成敗難料,薩摩心下一嘆,終於決定把驅魔儀式的目的和風險告訴琉璃和尼路等人。
  
  眾人聽到儀式失敗就是全毀結局時,立刻臉色大變。
  
  「王,這太冒險了!」尼路驚道。
  
  「我知道,但是,要徹底擺脫魔王,只有這個方法。」薩摩淡淡地道。關於其中的風險,薩摩早已想過千百次。
  
  見薩摩神色平淡,彷彿看透生死,尼路等人渾身冰冷,忽然想起,進入聖殿前,薩摩出乎意料地,主動要求他們跟隨……這是否表示,薩摩認為,他可能再也回不來,所以才想把握短暫相處的時間?
  
  越想,尼路等人越覺得這可能性實在很大。以薩摩一向的冷淡態度,從來沒有在他們沒有主動要求的情況下,主動表示要他們跟隨。何況,聖殿似乎是個很不一樣的地方,薩摩卻要他們進來……
  
  「王……驅魔儀式的成功率有多高?」尼路若有所悟,直接切入核心問題。
  
  薩摩沉默了一會,才緩緩地道:
  「最好的狀況是……成敗各半。」儘管是結合他和神王的力量,要驅除甚至消滅已經糾纏在同一具身體許久的魔王,仍舊是困難重重。另外,他的生命一開始是依賴神王和魔王的力量,才能揉合兩種截然相反的血脈,沒了魔王,這具身軀會不會就此瓦解?這一切,都在未知之數……
  
  聞言,眾人臉色再變。
  
  「請王停止舉行驅魔儀式吧!」皮喇雙膝跪地,大聲要求。
  
  尼路見狀,立刻跟著跪了下來,大聲疾呼:
  「成功率只有一半,為了精靈人和龍人雙族,請王不要冒險,收回成命吧!」
  
  其餘四人也是同樣心思,尼路話才說完,四人便先接在後面,跪求薩摩停止舉行驅摩儀式。
  
  「就算不為了精靈人和龍人族,老子也不要王死的。」漢斯紅著眼,一邊吸鼻子一邊道。
  
  班塔耶瞪了漢斯一眼,才轉向薩摩道:
  「王,成功率太低了,不值得冒這個險啊!一定還有其他方法的。」
  
  這段時間魔王所做的事情,尼路等人一清二楚,他們可以理解薩摩想要擺脫魔王的決心,但是,卻不是以這種玉石俱焚的方法。
  
  「摩哥哥,不要去……不要去,好不好?」琉璃抖著聲音,拉著薩摩的手,泫然欲泣。只要想到薩摩有可能再也回不來,琉璃就無法遏止那幾乎淹沒她的恐懼。
  
  看到這一幕,薩摩臉上強裝出的冷淡,再也維持不下去了……
  
  「你們……」驚覺自己的聲音有些哽咽,薩摩稍一停頓,深吸了一口氣才繼續道:「我知道你們擔心,但,我這麼做,就是為了精靈人和龍人族的安全。魔王為了消滅我,會不遺餘力地想辦法傷害我身邊的人。同時,這也是為了我自己,我不想再活在,隨時可能失去自我的恐懼當中了……」
  
  此話一出,眾人同時陷入沉默,心頭沉甸甸的,首次感受到薩摩平靜表象下,那糾葛十餘年的沉重包袱……兩個拉扯的力量,兩種獨立分裂的意識,夾在當中,要有多強的意志力,才不會被逼瘋呢?
  
  沉默中,薩摩的聲音忽轉低啞:
  「那天,爹爹被魔王殺死了,用的就是我這雙手。」
  
  薩摩低頭看著攤開的手掌,彷彿又看到宇瀚應掌拋飛的情景:「我用這雙手,掐著媽媽的脖子,打上爹爹的胸口……媽媽看到我了,她很痛苦,我知道……因為是我殺死爹爹的……所以媽媽才會跟著爹爹走……我好急,卻……什麼事都不能做。」一夕之間,在他眼前,失去了摯愛的父母,全然的無能為力……薩摩的眼中溢滿近乎瘋狂的痛苦情緒。
  
  薩摩斷斷續續地說著,第一次聽到薩摩充滿感情,全然誠實地陳述當時的情況和心情的尼路等人,完全不能反應,只能怔怔地聽著,只有琉璃,感受到薩摩空前的脆弱……
  
  「摩哥哥!不要想了!不要想了!」琉璃扯著薩摩的手,用力搖晃。
  
  薩摩抬起頭,有些失神地看著琉璃。尼路等人直到這時,才看到薩摩臉上徬徨無措的表情。這表情彷彿巨錘,大大敲痛了他們。
  
  他們從不知道,向來堅定的薩摩,會有這樣茫然無措,飽受創傷的表情……這一刻,他們都不禁在心中責怪自己,為什麼把所有責任,理所當然地冠在薩摩身上。薩摩是王,所以他們幾乎都忘了,薩摩如今也只有十幾歲……
  
  「摩哥哥……」琉璃心痛地環住薩摩,低低叫喚。
  
  薩摩茫然的雙眼慢慢出現微光,他慢慢低下頭,迎著琉璃滿是心疼的眼神。靜靜地看了一會,薩摩突然彎下身,抱住琉璃,將頭埋入琉璃柔軟的髮間。
  
  「摩哥哥……那些都不是你的錯……」琉璃撫慰似地輕輕撫摸薩摩的背脊。
  
  見狀,尼路等人對視一眼,緩緩站起身,輕手輕腳地離開。這個空間,只能留給他們兩人,只有琉璃,才能讓難得迷路的薩摩,重新找回方向……
  
  
  寂靜的空間,只有兩人的對話……
  
  「琉璃,我錯了。我錯在,我早就該下定這個決心,脫離魔王。如果我早點決定,爹爹和媽媽也不會死。」薩摩十指纏著琉璃的髮絲,眼神依舊有些混亂。
  
  「不,這不是你的錯。沒有人知道魔王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啊!」琉璃撫著薩摩的背脊,不停柔聲勸慰。
  
  薩摩的頭在琉璃的肩膀上搖了搖:
  「琉璃,你不知道,但是我應該知道。魔王都可以用后印來操控妳了,怎麼可能會放過我身邊的其他人呢?」
  
  「我早就知道有這個方法可以擺脫魔王,我卻遲遲不敢決定。因為,我怕失敗之後,再也見不到你們……」
  
  「這一次,我不會再猶豫了。我要保護你們,即使,我有可能會死。……琉璃,你能理解嗎?」
  
  琉璃靜靜地聽著,薩摩都說完了,她還沉默了好久,才輕聲道:
  「……摩哥哥,你去吧!」
  
  琉璃冷靜的反應讓薩摩心中微微一驚,不覺抬起頭看著琉璃,卻見琉璃臉上也是同樣堅決。
  
  「但是,你要是回不來了,我也會跟著你一起走。」琉璃直視薩摩雙眼,堅定地道。
  
  「琉璃?!」薩摩大驚。
  
  「所以,你一定要回來……」琉璃露出讓人如沐春風的溫柔笑容,薩摩卻被琉璃眼中強忍的淚光,刺痛了。
  
  
  同一時間,里爾公國的賢者之谷裡,神秘男子再度出現,短暫停留之後,隨即離開。不多久,那名臉型方正的老者召集了所有居住在賢者之谷的人……
  
  「現在,是我們亞矮人族報恩的時候了。」老者宏亮的聲音傳遍整個賢者之谷。
  
  住在賢者之谷裡的人,都是矮人與人類的混血,他們不是人族,也不是矮人族,他們自稱亞矮人族。在千年前,他們在里爾公國的土地上,是最沒尊嚴的工匠。後來,一個神秘的人出現,帶著他們,脫離里爾公國,還率領數量稀少的他們,連連打退里爾公國的軍隊。最後,里爾公國不得不妥協,默許他們住在賢者之谷裡,互不侵犯。這個恩情,他們一代傳一代,直到現在……
  
  聞言,眾人歡聲雷動,雀躍不已。他們亞矮人族,繼承矮人有恩必報的性格,對於這個大恩簡直無時不放在心裡,對他們來說,只有報了恩,他們才算真真正正的自由。
  
  「我們有一個非常艱鉅的任務,但是,只要完成這個任務,我們欠下的恩情,就可以還清了。你們要接受嗎?」老者肅著臉,宏聲問。
  
  「要!」回答幾乎可說是異口同聲。
  
  老者滿意地點點頭,等了一會,都沒有人提出異議,這才緩緩道:
  「我們的任務就是……」
  
  
  當薩摩眾人離開聖殿時,整個碧琉城已經在戰爭狀態。成功向巴耶帝國借道的魔族,毫不客氣地將魔族大軍開到了神跡密林,團團圍住。只是神族依峙碧琉城的結界,魔族圍攻雖然已經持續了三天,仍然未能造成神族損傷。
  
  但也就是這種局勢,讓驅魔儀式在極多數同意的情形下,已然決定移到流亡之島舉行。現在唯一擔心的是,若是高等神族全都到流亡之島去,碧琉城防禦能力大減,魔族大軍壓境下,難保不會出岔子。於是,薩摩等人一離開聖殿,面對的就是一場舌戰。
  
  「既然如此,乾脆不要到流亡之島去了。」磐天擰著眉,沒耐煩地道。
  
  聞言,泖玥連忙道:
  「不,驅魔儀式非常重要,不能有半分差錯。」
  
  「但是我們怎麼有辦法放心?碧琉城現在被魔族團團圍住啊!」皒天秀眉也是緊擰,口氣雖然仍是輕輕緩緩,卻也表達出她的擔憂。
  
  「有王的結界在,魔族也不一定會成功……」泖玥還想讓眾人改變主意。
  
  睖天搖搖頭,理智地分析道:
  「不,結界還是有弱點的。魔族也有同樣的結界,他們一定知道,只要願意付出點犧牲,針對一點,結界可以被暫時癱瘓。說不定,魔族就在等我們全部離開之後,再發動大規模攻擊。」
  
  涅天同意地點點頭:
  「沒錯,魔族雖然沒有魔王,還是不能輕視。」
  
  薩摩等人聽著神族眾人你一句我一句,口氣沒有焦急,沒有急怒,討論的卻是關乎神族存亡的大事,感覺相當詭異。
  
  泖玥見勸眾人不動,重重嘆了一口氣,無奈地問:
  「那你們的意思是想要留在這裡舉行驅魔儀式了?」
  
  這卻沒人敢開口肯定,因為,要是因此使驅魔儀式失敗,誰也擔當不起……
  
  就在這時,啻波沉吟著道:
  「我想,我們可以留下一個人在碧琉城,萬一情況緊急,也有人指揮族人應戰……」
  
  這個建議折衷兩方說法,眾人眼神不停交換,卻沒人表示反對。
  
  「這的確也是一個方法。」睖天這番話等若間接表示同意了。
  
  巫蘭薩聽到這裡,冷哼了一聲:
  「我真不知道你們腦袋裡都在想什麼!」
  
  「什麼意思?」磐天冷起臉,不悅地問。
  
  「什麼意思?」巫蘭薩冷嗤一聲:「我的意思就是,根本不需要擔心碧琉城。」
  
  「碧琉城是我族的都城,怎麼可以不擔心?」皒天不以為然。
  
  「只要有神王,就算三個都城都可以搶回來,你還怕失掉一個碧琉城?」巫蘭薩叉著手,信心滿滿地道。
  
  這倒是……眾人一時找不出話來反駁。
  
  「何況」巫蘭薩頓了一頓又道:「碧琉城裡都是神能,魔族能用來做什麼?」
  
  魔族既不能在碧琉城駐紮,更不可能在碧琉城佈防,最後他們回來,魔族還不是要把碧琉城雙手奉上?
  
  神族眾人面面相覷,都知道巫蘭薩這番話很有道理,但卻感覺似乎遺漏什麼……
  
  就在這時,巫蘭薩突然沉下臉,嚴肅地道:
  「何況,你們有沒有想過,拿下碧琉城既然沒有半點好處,魔族為什麼要攻打?」
  
  巫蘭薩的懷疑本屬合理,只可惜,在所有神族人眼中,碧琉城的象徵意涵極高,根本不是「沒有半點好處」!也因此,自然沒人能理解巫蘭薩的懷疑。
  
  「神族都城被魔族攻陷,是所有神族人的恥辱,這就是他們的目的。」磐天僵著臉,很不能接受巫蘭薩的說法。
  
  磐天這番話勾起所有神族人的共同特性,驕傲。
  
  涅天一臉嚴肅:
  「磐天說得很有道理,就算可以搶回來,我們也絕對不能失去碧琉城。」尤其還是把碧琉城丟在他們的死敵,魔族手裡。
  
  睖天緩緩點道:
  「沒錯,碧琉城不能讓魔族得手。更何況,萬一碧琉城被攻破,住在城裡的族人們恐怕會死傷慘重啊。」
  
  皒天一聽,臉都刷白了:
  「是啊!我們不能眼睜睜看魔族殺害我們族人啊。」
  
  巫蘭薩眉一皺:
  「那麼,你們究竟想怎麼辦?」他就是討厭這些人這一點,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堅持……
  
  巫蘭薩這一問,又讓眾人一下安靜下來。
  
  泖玥遲疑了一會道:
  「還是,就像啻波說的,我們留下一個人在碧琉城吧!」有那麼多高等神族在,缺一個,該不至於影響驅魔儀式吧!
  
  涅天掃視眾人一眼,淡淡地問:
  「那麼,要留誰好呢?」
  
  涅天一問,巫蘭薩立刻道:
  「啻波。」
  
  「這怎麼可以?!」泖玥大驚。啻波可是超高等神族裡,實力數一數二的啊!
  
  「為什麼不可以,這是他提議的,自然就是他留下來。」巫蘭薩有點蠻橫地道。反正就算啻波跟著去了,也不見得會盡心盡力驅魔。
  
  泖玥一瞪眼,正待再開口反對時,啻波卻拉住了他。
  
  「啻波?」泖玥不解地看著啻波。
  
  啻波對泖玥使了一個眼神,阻止泖玥追問,才轉頭面對眾人:
  「巫蘭薩的抬愛在下心領了。不過,我個人比較希望讓磐天留下來,不知各位以為如何?」
  
  磐天在眾超高等神族當中,最為善戰,留下來指揮抵抗魔族,自是再適合不過了。
  
  「我贊成。磐天驍勇善戰,把碧琉城交給他,我放心。」泖玥首先附和。
  
  其餘四天對磐天的實力再了解不過,頭一次沒有異議,全數同意了。
  
  啻波見狀,轉頭看著沉著一張臉的巫蘭薩,謙遜地問:
  「如此安排,不知道是否可以?」
  
  巫蘭薩冷嗤一聲:
  「哼!你們都決定了,還來問我做什麼?」說完,巫蘭薩轉頭就走,不再理會眾人。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