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妃快退!」結界一旦出現瓦解的現象,便無法阻擋了。巫蘭薩連忙揚聲警告站在結界邊緣的琉璃退開。
  
  結界瓦解的威力太大,人類的軀體根本無法安然無恙。
  
  不用巫蘭薩說,琉璃也能感覺到能量的震盪,幾乎巫蘭薩開口的同時,琉璃便不由自主退了開來。
  
  絲妲兒和沆羅卻沒有退,反是滿臉興奮地看著閃爍的結界。
  
  這一個變故,讓尼路和衁羅等人都不自覺停下動作,怔怔地看著。
  
  突然間,整個結界猛地暗了下來。
  
  「小心!」熟知結界特性的巫蘭薩連忙發聲警告。
  
  尼路等人雖不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是這種突然的變化,仍讓他們本能察覺危險,也因此,巫蘭薩一開口警告,尼路等人就不約而同伏下身子!
  
  「砰!」一聲沉悶的聲響,龐大的能量彷彿開了閘門的洪水,轟隆隆地奔騰而出!
  
  能量的衝擊讓尼路等人儘管是伏下身體,仍能感覺到刺痛,只得就地幾個翻滾好遠離結界。琉璃本已離開結界一段距離,卻仍是被突如其來的強大力量,衝得不由自主飄退了好幾步。
  
  站在最前頭的沆羅和絲妲兒兩人,衣服、頭髮全被巨大能量衝得往後飛揚,臉部的肌肉似乎也因為能量的拉扯,而有些扭曲,雖然是堅持著不往後退,卻還是可以看到兩人腳步微微後挫。至於衁羅等人,早在結界不正常變化時,就已有準備,結界一破,他們便瞬間騰退,自然是毫髮無傷。
  
  直到結界瓦解的最後一刻,還在纏鬥的巫蘭薩和魍丹,在強大能量的衝擊下,也不得不停止攻防。
  
  結界瓦解的能量衝擊維持了約莫半刻鐘,能量一散完,最靠近結界的沆羅和絲妲兒立刻雙掌平舉,龐大的魔能散了出來,翻湧著向淨化陣中央而去。
  
  說也奇怪,龐大魔能一進入淨化陣,就像溶化似地,逐漸消散。
  
  巫蘭薩一見沆羅和絲妲兒舉起雙手,就知不妙,趁著魍丹還沒反應過來,立刻飛身上前,一刀劈向沆羅,一掌拍向絲妲兒。
  
  沆羅和絲妲兒立刻橫向退開,發出魔能的動作仍未停止。沆羅等兩人未停,巫蘭薩自然不肯罷手,白刀一轉,鎖著沆羅,一邊還不顧浪費力量,以龐大神能,遠遠干擾著絲妲兒。
  
  只是很快的,魍丹趕上來了。但是他並不前去阻攔巫蘭薩,反而加入了對淨化陣輸入魔能的行列。
  
  巫蘭薩見狀,大是焦急,連忙朝著琉璃等人揚聲道:「你們快來幫忙,別讓他們繼續破壞淨化陣。」
  
  驅魔儀式就是以最純然龐大的神能,來驅除魔能。也因此,淨化陣最忌魔能污染。因為每一滴魔能侵入,都代表陣中的人,必須多費一分力量,才能把入侵的魔能驅趕開。方才那些消散的魔能,其實並不是消散,而是滲入了淨化陣當中。
  
  琉璃等人這才回過神來,想起那些魔能會破壞淨化陣,趕忙快步向前。
  
  聽到巫蘭薩討救兵,絲妲兒眼角卻瞥見衁羅等人站在原地,忍不住怒叱道:「你們還不快來幫忙?難道真的要讓王消失嗎?」
  
  絲妲兒的怒叱讓衁羅等人微微皺了皺眉頭。只是眾人都知道眼下不是發作的時候,因此只冷哼了一聲,便騰身上前。
  
  這時,琉璃和尼路等人已然來到結界邊緣。知道攻擊是阻礙魔族行動最有效的方法,琉璃一下就找上了魔族裡頭力量僅次於魔王的魍丹,軟劍一彈,就是凌厲一擊。
  
  魍丹發現了琉璃,卻礙於不能硬接,只好試著一邊閃避,一邊對淨化陣輸出魔能。
  
  至於尼路等人則分成兩批,分別往沆羅和絲妲兒攻去。這一下,大大減輕了巫蘭薩的負擔。
  
  沆羅不勝其擾,又見衁羅等人上前,立刻道:「你們先去把這六個人類給殺了!」
  
  衁羅等人本來就對尼路等人的阻擋,感到相當不耐煩,聞言誰也沒有反對。只見得黑芒連閃,衁羅等三人武器甫一出鞘,便毫不手軟地殺向尼路等人。
  
  超高等魔族的攻擊,真可說是雷霆萬鈞,尼路等人根本無法在牽制沆羅和絲妲兒的同時,還能應付後面和側面來的攻擊,只得騰身而退。
  
  衁羅等人有意置尼路等人於死地,自然不容他們逃脫,見狀立刻跟了上去。
  
  幾聲沉悶的撞擊聲響,漢斯、班塔耶和耐達依分別和衁羅等人正面短兵相接。
  
  沉悶的撞擊聲後,又是幾聲悶吭,三個身影彈飛開來!
  
  方才尼路等六人雖然與衁羅等人交手,但用的卻是互相牽制的方法,絕不與衁羅等人正面對決,就是因為他們都知道,以他們的力量,與高等魔族接觸,一對一是絕對討不了好的。
  
  儘管他們都清楚的知道這一點,也極力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但,此時衁羅等人存了殺心,尼路等人又分成兩批,無法及時照應,才會避不開來。
  
  見敵方身影彈飛,衁羅等人速度不慢,追著彈飛的身影,似乎想再下致命一擊。
  
  這時,趕上來的尼路等人見距離拉遠,漢斯等人又危在旦夕,連忙抖手發出魔法,擊向衁羅等人後背!
  
  儘管背對尼路等人,衁羅等人卻像背後長了眼睛,身形一頓,就在魔法即身前,側身一閃,堪堪避過。
  
  他們其實可以硬接,但是,被人類半調子的魔法打中,未免太不光彩。
  
  這一個閃避,彈飛的身影已經落了地!
  
  漢斯巨塔般的身體重重砸在地上,揚起一片灰塵。滾了幾滾,哼哼唧唧地翻身坐起。一向紅光滿面的臉,如今慘白如紙,一把大杵雖仍握在手上,卻已扭曲變形,可見方才那一個短暫交鋒,的確讓漢斯吃了不小的苦頭。
  
  至於班塔耶和耐達依雖然在落地前及時一個翻身,避去了四腳朝天的窘境,卻仍是餘勁未消地連連踉蹌了好幾步,臉色同樣的蒼白,嘴角隱掛血絲。
  
  尼路等人見狀鬆了一口氣。雖然同樣是吃虧,但起碼沒有像上次與魔王交手那樣,一下子就背過氣去,險些救不回來!
  
  與魔族交手,最難處理的就是入侵的魔能,這些魔能會癱瘓他們的行動力。幸好尼路等人在聖殿待了好一段時間,學會了初淺的神能,總算能夠多少化解入侵的魔能。
  
  衁羅等人見漢斯等三人似乎尚能行動,不滿地擰起眉。就在三人準備追擊時,地面突然微微震盪起來。
  
  三人第一時間轉頭看向淨化陣,只見本來佈滿白亮光芒的淨化陣,開始出現一道道黑色能量,在淨化陣中流動,淨化陣也不停斷斷續續地搖動著。
  
  三人見狀大喜,顧不得追擊尼路等人,身一擰,往淨化陣疾掠而去。
  
  不只是衁羅等人,沆羅和絲妲兒也是同樣興奮,大步一跨,進了進化陣。至於巫蘭薩,則在黑色能量出現的同時,如喪考妣般的垂下雙手,怔怔傻立著。
  
  與此同時,宮殿外一聲接著一聲的爆破聲浪,也意味著魔族大軍恐怕已經攻上了岸……
  
  當初,根本不應該把儀式移到流亡之島來的。這個決定本來並沒有錯,錯就錯在他完全沒想到那個人會冒這麼大的險,把魔族徹底引來……
  
  要是留在碧琉城,不僅有所有神族人和神王的結界可供依恃,也能阻絕那個人的操作空間。
  
  「都完了……」看著沆羅和絲妲兒踏進淨化陣,巫蘭薩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語。
  
  他一直努力不讓沆羅等人輸入太多魔能,起碼維持在陣中眾人可以化解的範圍之內,但是,很顯見的,他的努力還是失敗了。黑色能量的出現,代表淨化陣已經無法消化這些外來的魔能了。即便是現在趕走了魔族人,渾濁的淨化陣,也已經無法成功根除薩摩體內的魔能……
  
  終於成功進入淨化陣了!沆羅、絲妲兒,以及隨後進來的衁羅等人,得意之情寫在臉上。
  
  由於淨化陣過於純然的神能環境,以魔能為構成元素的魔族人,要是貿然進入,會有身軀遭受破壞的危險,也因此,方才結界破了之後,沆羅等人全都不敢進入,只能用魔能破壞這個純然的環境!只要純然環境不再,對他們的身軀也就不會構成太大的威脅。
  
  沆羅等人得意,陣中的神族眾人卻一個個表情痛苦。外面發生什麼事,他們是知道的,但是,驅魔儀式已經過了淨化累積階段,每個人身上龐大神能都陷在薩摩體內與魔能攻防,這種時候,要是停止驅魔,神能一去不返事小,失控的神能會造成的傷害事大!也因此,就算沆羅等人不停把魔能往陣中輸入,他們還是只能咬牙硬撐。
  
  如今,淨化陣混濁了,薩摩體內的龐大神能更難控制,簡直是分心不得!就算要應敵,也要等他們抽回殘存不多的力量。只是,如今能量纏成一團,要抽回卻不是一時半刻可以達成……
  
  沆羅等人進了淨化陣,交換了幾個眼神,隨即往陣中心而去。
  
  因為沆羅等人的侵入,淨化陣的搖動更劇,從間歇搖晃,到密集地細微晃動。沆羅等人知道,這是淨化陣能量出現擾動的正常現象,並不怎麼擔心,兀自前行。
  
  「你們要做什麼?」琉璃一直注意著陣中心的薩摩,見魔族眾人往陣中心而去,立刻嬌叱。
  
  隨著叫聲,琉璃彈身追去。
  
  這一叫,也叫醒了巫蘭薩。
  
  轉頭一看,見沆羅等人已經走過第三層,立刻驚得一身冷汗涔涔流下。沆羅等人的目標分明就是陣中心的超高等神族,甚至是……薩摩!
  
  巫蘭薩揮去方才滿心的絕望,趕忙衝進淨化陣裡!
  
  對沆羅等人而言,對他們有威脅的只有超高等神族以上的人……
  
  「鷙羅,攔住他!」沆羅指著奔近的巫蘭薩,吩咐道。
  
  命令的語氣令鷙羅表情一沉,丟給沆羅一個「回去再跟你算帳」的眼神,鷙羅腳一跺,旋身迎向巫蘭薩。沒幾下交手,鷙羅就險些攔不住巫蘭薩,一旁的衎羅見狀,隨即趕上,堪堪阻住了巫蘭薩。
  
  沒有受傷的尼路等三人這時也進了淨化陣,卻被衁羅攔個正著,立刻打了起來。尼路三人本是不弱,但衁羅靠著強橫的力量,左右牽制三人,令三人一籌莫展。
  
  相較之下,身具后印的琉璃,反倒是順順利利直抵淨化陣中心,小心翼翼站在六根晶柱前護著薩摩。
  
  眾人在淨化陣裡你來我往,更是將淨化陣搖撼得晃動不已,分立的晶柱更是明滅不定。
  
  魍丹在啻波身後站定,雙眼猶豫的光芒不停閃動。
  
  如今,這個驅魔儀式不僅失敗了,驅使儀式的神族眾人也將元氣大傷,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到此,他本來應該下令撤退。但是這個啻波,威脅性太高了!不得不讓他考慮起,在這個地方殺死啻波的可能性……
  
  魍丹在思考這件事,卻沒發現同樣身處陣中心的沆羅,投射過來的奇特眼神。
  
  沒人阻攔的絲妲兒和沆羅也跟著到了淨化陣內部。
  
  「一個一個慢慢來!」絲妲兒提醒道。
  
  雖然這是毀滅神族的大好機會,但是,為了魔王的宿體,他們必須確保淨化陣的力量不會過度失衡,所以,即便是再想馬上殺光所有高等神族,他們也必須放緩腳步,在淨化陣能量不過度擾動的情況下,一個接一個的殺。
  
  「我知道。」沆羅微微一笑,看準了一個人,走了過去。
  
  站定,沆羅對著他挑選上的超高等神族,大刀一揮。
  
  一聲慘哼!
  
  「泖玥!!」巫蘭薩救之不及,只能發出慌急不已的叫聲。
  
  他想去救,卻被鷙羅和衎羅纏得死死!
  
  沆羅一刀穿過泖玥的胸口,所有心思力量都掛在薩摩身上的泖玥,連抵擋的餘力也沒有,應刀噴出一道血柱。沆羅一刀回抽,泖玥身體一歪倒地。
  
  平時,這一個傷口儘管痊癒費時,但對超高等神族而言,卻不見得致命。只是現在,力量大損的泖玥,這一刀,已經不只是元氣大傷,還傷及靈體本身了!
  
  「卑鄙……」泖玥咬著牙,單手按著胸口,憤恨地瞪著得意洋洋的沆羅。
  
  沆羅咧出一個淡淡的笑容,嘲諷地道:「那又如何?反正你已經要死在我的手下了。」
  
  說著,手中黑刀倏忽不見,空出的手緩緩探向泖玥的胸口……
  
  泖玥哪裡不知道沆羅打的主意,身體一個掙動,卻發現,他完全無法蓄積力量逃離……
  
  沆羅的手慢慢的,就像刻意延長泖玥的恐懼痛苦似的,在最後一刻,突然加速插入泖玥胸口!
  
  「啊──」泖玥發出痛苦的慘叫。
  
  沆羅正用著魔族的力量,逐吋逐分地吞噬他的力量。
  
  他就要消失了?吞噬了一個超高等神族的沆羅,力量將突飛猛進!
  
  泖玥明知道必須阻止沆羅,不是為了他的生命,是為了不替神族創造一個大敵,偏偏他提不起力量阻止……
  
  「住手!」巫蘭薩越過鷙羅怒叫,身子一騰,就待越過鷙羅。
  
  鷙羅冷哼一聲,手中長刀一轉一掃,向著巫蘭薩兜頭打去:「你去哪?你的對手是我!」
  
  一再被攔阻的焦急和憤怒,讓巫蘭薩發出一聲震怒的長嘯,隱隱震得宮殿簌簌搖動。眾人吃了一驚,都不由得轉頭望向巫蘭薩。
  
  嘯聲中,有種不尋常的力量。不單是因為龐大,更因為那與神能似乎有點不一樣……
  
  這樣的力量讓鷙羅心下大驚,心中隱隱不安。巫蘭薩在神族裡或可稱為神秘,卻不見得最強,但現在的巫蘭薩,卻讓他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恐懼感。這是為什麼?方才,明明還好好的啊!
  
  嘯聲的不尋常,同時也讓沆羅吞噬的動作微微一滯。
  
  就在這時,泖玥雙眼眸光一亮,就像死前的迴光返照,力量從身體深處湧出,一瞬間,他有了解脫的力量!
  
  咬著牙,泖玥所有力量都凝聚在右手上,奮力一揮,反手插入肚子,捏住那個只有他最清楚位置的靈體之核,大睜的雙眼中有著視死如歸的堅定。
  
  默念著他以為永遠也用不到的自毀咒語,用力一捏!
  
  沆羅一驚!伸手就要拉出泖玥的手,卻……遲了!
  
  光芒一亮一暗,泖玥的身體眨眼就像被針扎破的氣囊,快速消癟!龐大能量轟地四散而出!
  
  陣中神族人儘管緊閉著眼,卻似乎感受到星子的殞落,淚水靜靜地,自眼角流淌……
  
  沒有人有時間懊悔究竟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卻因為泖玥,人人都有了玉石俱焚的決心……
  
  
  
擁抱死亡ORZ....我晚上再看看有沒有心情寫吧....坑還是越早填滿越好= =||||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