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外頭的混亂,在薩摩的意識中心裡,神王與魔王也正在對峙……
  
  「你失敗了,薩斯。」摩王銜著興災樂禍的笑容道,只可惜聲音有些沙啞。
  
  雖然在意識中心,兩人對外頭發生的一切,仍舊瞭如指掌。
  
  「還不算。」神王雙手緊緊掐著魔王的脖子壓在地上,冷著一張臉看著一絲絲魔能自魔王身體抽離:「在完全失敗前,我還有足夠的力量和時間,可以將你鎖在這裡。」
  
  魔王臉色略顯蒼白,但口氣依舊強勢,半點也不肯示弱:「你的左右手死了一個!而且我相信,我忠實的奴僕,是不會滿足於殺死一個超高等神族。」
  
  神王勾勾嘴角,不甘示弱地道:「你忠實的奴僕,也不是真的為了你才這麼做。」魔族的自私自利,他很清楚,摩拉也應該清楚。
  
  果然,魔王一點都不覺難堪,反而呵呵笑道:「那又如何?我比較好奇的是,我那些僕人們怎麼會找到這裡來?你們的機密,看來也不怎麼機密啊!」
  
  魔王言下之意,竟是暗指神族有人洩漏消息,神王當場表情一僵,但很快又恢復平素的優雅:
  「這也不勞你費心。」
  
  神王表面上顯得不很在意,實際上卻只有自己清楚,今天這個破壞他所有計畫的變故,絕非偶然……
  
  撇開心頭疑慮,神王雙手力道增強,加緊催動可以利用的神能,摧毀魔王。
  
  不管是不是偶然,只要能牢牢控制魔王,那他仍有勝算。
  
  神王堅定的想法立刻讓魔王壓力大增,體內能量突然的加速流失,更讓魔王痛苦得緊咬下唇,只為了不痛哼出聲。
  
  催動神能的神王敏銳察覺,減少的神能已經不足以讓他給魔王最後一擊,於是,另一個替代方案立刻浮現心頭。
  
  不能摧毀,就讓他沉眠吧!
  
  神王甫一動念,還來不及施行,他們所在的意識世界,卻突然不穩定地搖晃起來。
  
  魔王仰倒著,一眼就看到心鏡映出的影像,在神王雙手的箝制下,依舊哼哼呵呵地笑了起來:「哼哼……你恐怕已經沒有機會殺死我了。」
  
  欠缺力量、欠缺時間!即便是強橫如神王,也別想摧毀他。
  
  神王根本無心理會魔王,早在意識世界動搖時,他就扭過頭去,看著正上方的心鏡,那裡映著外頭發生的事情……
  
  
  泖玥全心只想著不願成全沆羅,卻沒想過四溢的能量對淨化陣而言,簡直就像投入湖面的巨石。整個淨化陣從細微的搖動,轉瞬變成劇烈晃動,越搖越大,晶柱光芒不停轉暗。
  
  淨化陣在搖撼,神族眾人卻像站在危橋上,進退兩難。
  
  驅魔已經失敗,淨化陣更因為泖玥自毀靈體,而處在崩毀的邊緣。雖然只要他們不動,還能勉強架著淨化陣,保得神王宿體無恙。但是,他們不動,卻不代表魔族會放過他們,與其讓魔族一一擊破,不如玉石俱焚,將神魔雙族的精英都……葬送在這裡吧!幸運的話,也許還會有人逃過這一劫,回到族裡重新整頓……
  
  就在神族眾人猶豫的當頭,魍丹察覺了淨化陣岌岌可危的狀況。他當然知道淨化陣與薩摩之間的存亡關係,立刻怒聲道:「退出去!」
  
  他們此行是為了喚回魔王,在此之前,魔王的宿體不能受創。都怪沆羅逞一時之快!如今,這個淨化陣再經不起半點干擾了。
  
  絲妲兒一心向著魔王,不用魍丹說,立刻彈身退出淨化陣!
  
  淨化陣裡光線明滅不停,確實有種毀滅邊緣的感覺,眾人都知情況危急,巫蘭薩、尼路、鷙羅等人在魍丹話聲一落,也跟著退出淨化陣。
  
  「王妃呢?」躺在陣外的班塔耶見眾人都出來了,卻不見琉璃,連忙問。
  
  聞言,尼路等人一驚!難不成琉璃還在裡頭?!
  
  就在這時,陣內傳出琉璃驚慌的叫聲:「你要做什麼!!」
  
  聞聲,尼路等人就待再跟進去,不料卻被巫蘭薩一把拉了回來:「你們退遠點。我進去。」說完,人也跟著消失在淨化陣裡。
  
  這一刻,尼路看到了神情凝重的巫蘭薩,雙眼閃動著的,是彷彿知道了什麼似的了然。
  
  同一時間,絲妲兒也發現了沆羅的失蹤:「糟糕!是沆羅!」
  
  絲妲兒驚叫聲一出,魍丹眉一聳,雙眼厲芒一閃,身如箭矢,疾射而入!
  
  絲妲兒等人自然不願落於人後,後腳跟了上去。
  
  
  琉璃本來的確是打算要退出了,沒想到卻發現沆羅不僅沒有離開的準備,還一步一步往前走。這下,琉璃說什麼也不敢走了。
  
  沆羅本來就已逼近淨化陣的中心,沒幾步就靠近了薩摩。
  
  他和其他人不一樣,他來這裡的真正目的,不是為了救魔王,而是為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沒人想到,經過驅魔,薩摩體內對魔能的控制能力會降到最低,而這時,那把象徵魔王權威的武器,將輕易被更加純粹與龐大的魔能所吸引。
  
  沆羅對攔在前方的琉璃視若無睹,兀自讓魔能在體內高速運轉。
  
  果不其然,薩摩身體一個抖顫,刀影由模糊到清晰,最後,一把紫氣繚繞的黑亮大刀,從薩摩的體內分離出來,一點一點地往沆羅移動。
  
  琉璃看見了,這才知道沆羅的目的是那把魔刀。這下,她也不知道該不該阻止了,畢竟,魔刀和魔王都是薩摩想要擺脫的,就此讓沆羅取走似乎也沒什麼不好。
  
  沆羅心中激動萬分,完全忽略了淨化陣的震動又加劇了。
  
  就在沆羅手指堪堪接觸到魔刀之際,突然斜裡飛出一把黑刀,往沆羅伸出的手而去。
  
  沆羅一驚,魔能蓄在掌心,反手一拍!
  
  「鏗!」的一聲,黑刀被拍下,落到地面後立刻彈起,倒飛而回。一隻手掌半張著等在那裡,把倒飛回去的黑刀接個正著。
  
  沆羅順著手掌看上去,瞳孔瞬間一凝,腳步不由得更往陣中心站了一步。
  
  「你不配擁有魔刀。」黑刀的主人,魍丹冷著臉,陰沉地道。
  
  這時,絲妲兒和其餘三羅也同時到達,見沆羅留在淨化陣裡,就是為了取得魔刀。現在雖然因為他們來得及時而失敗,但只要看著沆羅距離魔刀僅有咫尺之遙,眾人就忌妒得雙眼都要噴出火來了。
  
  他們也想站在那裡,手一伸,就能成為魔刀的主人。儘管,要讓魔刀認主並不容易,但,誰也不想錯失這個機會。
  
  沆羅也很焦急,他很想立刻就擁有魔刀,但他卻不能如他心裡所想的,伸手奪取。魔刀具有靈性,要是動作過於急躁,很容易被它視為敵人,反受攻擊。
  
  沆羅故做平靜地道:「王和神王在同一個軀殼,不可能完全甦醒的。與其如此,不如讓魔刀選出新的魔王……」沆羅一邊說,一邊還不忘繼續凝聚魔能,吸引魔刀。
  
  魍丹才不理會沆羅說什麼,兀自一步一步逼近,冷聲警告:「離開那裡。」
  
  沆羅的掙扎隨著魍丹的不斷接近,逐漸減弱。他知道,只要魍丹一靠近,他就完全沒有獲得魔刀的機會了。於是,沆羅心一橫,暗中已有決定。
  
  只見沆羅陡然露出溫和的笑容,以輕鬆的語調道:「別緊張。我只是提供一個建議,魔刀畢竟還是屬於我們整個魔族的。」說著,沆羅往前踏了一步,就似準備離開似的。
  
  沆羅突然一副無意奪取獨占的模樣,讓魍丹疑雲大起。
  
  就在這時,沆羅突然猛一個轉身,探手就抓!
  
  「啊!」眾人一聲驚呼,都是同時彈身欲進,變故卻同一時間發生!
  
  原本靜靜懸浮著的魔刀,就像找到獵物的獵豹,瞬間彈射!
  
  沆羅的手,就僅僅離魔刀一吋,魔刀瞬間暴起,他連驚訝恐懼都來不及浮現,魔刀就化作一道黑芒,穿胸而過,直往其後的魍丹等人而來!
  
  本準備彈身向前的魔族眾人見狀大驚,本能地轉躍為仆,就地一個翻滾!
  
  果如所料,眾人才剛滾開,身邊就揚起偌大一片沙塵,伴隨著空氣被高速劃破的厲嘯。
  
  魔刀不發威便罷,一發威就是不分敵我,只挑力量強的攻擊。在場的神族人所有力氣都用在淨化陣裡,意外的成為魔刀最不可能襲擊的對象。更何況,被魔刀認定為敵人的沆羅,身上有的是魔能,這對同樣擁有魔能的魔族眾人,更是致命。
  
  這頭魍丹眾人忙著躲魔刀,根本無暇注意淨化陣已是另外一番景象。
  
  琉璃位在淨化陣的中心,很清楚地感覺到魔刀展開攻擊的同時,一股力量也同時自薩摩身上抽離!
  
  平衡被破壞了!
  
  本來規則聯繫著薩摩和眾高等神族的能量,瞬間出現混亂擾動,緊接著,薩摩的身軀重重一震!輕輕一聲轟隆,所有聯繫突然一下斷了!
  
  所有高等神族應聲仰倒!
  
  
  意識世界裡,混亂的能量波動也直接影響到意識世界能量的穩定。神王的心頭焦急,因為這些混亂的能量狀態,讓神能難以凝聚。神王知道,如今只要他多浪費一分時間,勝算就會少一分,偏生他根本無法阻止外頭那些干擾他的因素。
  
  就在神王不斷試圖凝聚神能時,魔刀卻突然從魔王身上抽離!
  
  神王見狀大驚!
  
  平時,魔刀抽離自然再好不過,但現在,已經岌岌可危的意識世界,卻已經經不起更多的擾動了。神王想阻止魔刀的脫離,但他卻不能動,因為他要是動了,純然的神能會催動魔刀。而在意識世界裡,這絕對是極端糟糕的事。
  
  要是這時薩摩在就好了……神王的視線不由落到在另一個角落沉睡的薩摩。要是薩摩還醒著,他就不用擔心魔刀了。
  
  相較於神王的吃驚與懊惱,魔王卻咧嘴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他可以阻止魔刀,但他不會也不願在這關頭浪費魔能,何況,破壞平衡正是他所等待的機會……
  
  魔刀抽離了魔王的身軀,在意識世界消失。這代表魔刀已然實體化。
  
  但沒關係,只要魔刀還與這具身體保持聯繫,就不會對平衡造成太大衝擊。神王努力安慰自己好讓自己冷靜下來。魔刀沒有那麼容易脫離……與其擔心,不如充分掌握時間。
  
  抿抿唇,神王小心翼翼地凝聚力量,點點滴滴累積成足夠束縛魔王的咒縛。
  
  就在神王的攻擊隨時都可能發出的時候,意識中心正上方的心鏡突然混濁起來,伴隨著意識中心也出現扭曲,凝聚著的攻擊,不由得一散!
  
  神王一驚,連忙再聚神能,卻發現神能迅速流失。糟糕!魔刀有變!
  
  就在這時,意識世界開始強烈翻轉!
  
  魔王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奮力一掙!甩開了神王的鉗制,就地一滾!
  
  被魔王掙脫,神王情知此時不動手,就再也沒機會了。不敢再等,神王低叱一聲,咬牙將所有能掌控的神能全數投入!只見夾著白光的金色咒縛鎖定魔王迅速旋出!
  
  沒有外力支援,加上意識世界的不穩定,神王此舉幾乎抽盡了大半氣力,何況金色咒縛還需要他攻擊鎖定所需的力量。也因此,發出攻擊之後,神王全身脫力,幾乎無法動彈。
  
  這個咒縛還不夠強,神王很清楚,卻已經沒有機會強化。現在,神王只想趕緊恢復足夠的氣力,與咒縛合圍魔王!
  
  魔王似乎也料到神王不會輕易罷手,快速翻滾遠離神王之後,不敢耽擱,雙腳一蹬,翻身躍起,騰空而起又急轉而下。身軀甫降,金色咒縛便自頭頂呼嘯而過。
  
  魔王暗捏了一把冷汗,落地一點,再往前掠!他刻意以快速的改變方向來閃避攻擊,他知道那咒縛以他為目標,肯定不會輕易散去。
  
  那張寬大座椅就在前方,魔王轉眼掠近,一手按上那張大椅子,再倏地側掠!果不其然,緊咬著魔王的金色咒縛敲碎了寬大座椅,一回頭還是朝著魔王而來。
  
  「這點程度也想困住我嗎?」魔王不改邪魅風格,即便被金色咒縛鎖定,依舊不忘開口嘲諷。
  
  經過這番追逐,魔王多少掌握了咒縛的力量和速度。這個封印並不強,但對已經被奪去大半力量的魔王而言,仍舊有極高威脅。本來,魔王應該專心一意地對付咒縛,但他更清楚,不能讓神王有機會回復氣力。所以,魔王不僅說話挑撥神王,還故意繞著神王閃避咒縛,為了就是讓神王無法專心。
  
  神王似乎看穿了魔王的企圖,硬是咬牙不語,臉上神情嚴肅堅定。
  
  他不會輸的……
  
  千萬年的相處,最後還被迫共處一個軀體,薩斯想了很多。
  
  神王與魔王需要一個了斷,正如世仇的神族與魔族,需要一個徹底的解決。如果可以,那就在這裡解決吧!如果他們能在這裡有一個結果,那麼外頭神族與魔族的未來,也就會有更清楚的軌跡。糾纏著勝負成敗的日子,神族和魔族也該過膩了。若是無法在這裡了結,那麼,也只有留待以後。
  
  只是,還會有機會嗎?
  
  
  意識中心外,同樣一團混亂。魔刀驟然發動攻擊,不僅徹底破壞了淨化陣,更打亂了魔族部署。
  
  只是琉璃卻無心關注高等神族和魔族們的情形,因為斷了聯繫的神能在薩摩體內忽進忽出,像是已經全然陷入混亂,薩摩的身體也似乎伴隨著出入的神能,漲縮不定。
  
  琉璃害怕極了。因為薩摩這個模樣,就像隨時都要爆開了,偏偏她卻不知道如何幫助薩摩。
  
  琉璃慌急地看著薩摩,卻沒瞧見,在晶柱遮掩的一處死角,有一個人正緩緩站起……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