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等的機會終於到了。命運果然是朝向他的,下了這麼大的賭注,雖有些小波折,但總算順利朝向他希望的結果挺進……
  
  狂亂的力量,只須他輕輕推一把,這個人連同神王都會瞬間毀滅!屆時,就算神王沒有毀滅,重創又失去宿體的神王,也將會失去掌控神劍的能力……
  
  他一切都設想好了,早在儀式開始的同時,他全心投入力量,不讓巫蘭薩發覺異樣,暗中則悄悄整理輸出的神能,絕不與其他神族的力量交纏。也就是說,當魔族出現之後,他就已經在隨時可以抽回力量的狀態。
  
  但他沉穩地忍下這樣的衝動。幸好他忍下了,所以他有現在的成果!魔刀與那些愚蠢的魔族人戰成一團,而神族眾人則因為力量耗盡,沒有人爬得起來,更別說發現他的行動了。
  
  所有的佈置,只要他一掌,就可以全數收取成果。
  
  他太過高興、太過興奮、太過得意,以致於沒想到,薩摩的身邊還有琉璃,神族裡還有一個元氣未傷的巫蘭薩,不遠處還有一把渴求強大力量的魔刀……
  
  他小心卻篤定地往薩摩逼近,緩緩舉起手臂,就待揮出之際……
  
  「叛徒!」厲喝劃破混亂的能量場,將那人驚得心神混亂。
  
  巫蘭薩不知從何處竄了出來,一下撲倒了心神不屬的人──啻波!
  
  「我就知道,我就說過,你絕對會叛變!」巫蘭薩掐著啻波的脖子,咬牙切齒地道。怒火狂燃的雙眸,染著血紅色的色澤,看起來竟似有些猙獰。
  
  方才一進來,看到沆羅的所作所為,讓他驚覺啻波的意圖。
  
  就如沆羅一般,啻波等待的,一定也是神王最虛弱的時候,奪取足以號令全族的神劍!
  
  想通之後,巫蘭薩瞬間冷靜下來,不動聲色地斂起所有力量,逼近、等待……
  
  啻波此刻心中沒有後悔,只有懊惱,因為他一時心神不集中,被巫蘭薩扼住了脖子,力量也同時被壓制住了。但是,只要他能掙脫,只要一掌……他還是可以取回主控權!
  
  兩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考當中,都沒注意,發現強大力量的魔刀,就像被鮮血吸引的野狼,疾掠而回!
  
  琉璃在巫蘭薩出現時,才發現啻波的逼近。她還不了解為什麼啻波和巫蘭薩會打在一塊兒,但那個疾掠而回的黑影她卻看到了。
  
  「小心!」
  
  琉璃驚叫的同時,黑影已然逼近,從琉璃眼前閃過!
  
  巫蘭薩聞聲一驚,直覺往旁邊一倒!
  
  這一倒,卻帶得其下的啻波往上一偏。
  
  於是,「噗!」的一聲!黑影穿入啻波的身體,接著扎進離巫蘭薩腋下不足一厘米的地面!啻波圓瞪著眼,不明白為何自己會被魔刀刺穿……
  
  他……只差一點就成功了啊!為什麼,為什麼讓他這麼輕易就……失敗了?
  
  
  「看到了嗎?你那些愚蠢的信任啊!」在劇烈震顫的世界裡,魔王一邊閃避咒縛,一邊仰頭笑得酣暢。
  
  他很累了,被抽掉龐大魔能的他,已經是前所未有的虛弱狀態,而神王為了要困住他,在神能不足的情況下,硬是發出攻擊,狀況也好不到哪裡,勉強比他好些罷了。他一直試圖讓神王無法專心,沒想到啻波竟然幫了他一把,只看神王全身劇震,他就知道,神王已經沒有機會了。
  
  神王仰頭看著心鏡,臉上帶著震驚之後的失望。
  
  啻波……終究還是背叛了他,在他信任了那麼久之後,挑了這麼一個真正致命的機會,背叛他……
  
  巫蘭薩,我到底還是沒有看透神的本質啊!
  
  直到現在,他才真真正正相信,神……是絕對不容許一絲雜質!他曾經懷疑這個定律,但終究還是失敗。
  
  神王沉浸於接近悲傷的情緒中,魔王則為神王的失神暗喜,兩人都沒想到,致命的變故會來得那麼突然,所有算計,在不久都將化為灰燼……
  
  
  巫蘭薩一驚!終於想起瘋狂的魔刀那種無差別攻擊的殺傷力。拋開力量急洩而出的啻波,巫蘭薩彈身而起!
  
  他現在只希望,連殺兩人的魔刀已經飽足,否則,他的下場絕對跟啻波沒有兩樣。
  
  只可惜,插在地上的魔刀微微一抖,「刷!」的一下再度飛起!
  
  巫蘭薩見狀,連忙倒飛而出,卻那麼剛巧撲進六根晶柱圍起的地方。
  
  魔刀盲目地追尋力量,刷地衝進了那處有著他天敵的地方。
  
  
  「糟!」神王全身一顫。神劍就在他失神的當兒,突然脫體飛出。
  
  不須細看心鏡,神王和魔王都知道這種情況只有一個原因,而那個原因將會導致他們毀滅!
  
  這下不只神王,連魔王也驚恐地停下腳步。
  
  意識世界的神劍迅速消失,金色咒縛也來到魔王面前,但,咒縛卻再也來不及完成他被賦予的使命……
  
  
  神劍的金光異常耀眼!薩摩體內神劍感應了魔刀的敵意,脫離了意識世界,兩把神兵就這麼陰錯陽差地撞在一起!
  
  巨大轟鳴聲才剛響起,先後失去神族眾人,和神魔雙刀牽制的能量,正式失控!爆裂了!
  
  與此同時,琉璃感覺全身一輕!痛的感覺只有一剎那,緊接著的就是奇特的漂浮感。視線裡,最後看到的是糾纏的神劍、魔刀,和一臉痛苦的巫蘭薩……
  
  
  陣外的尼路等人,本來聽從巫蘭薩的話,並未入陣,卻聽得陣內隱約傳來激動的話聲。隨後,連續好幾道強烈的震動將尼路等人連連往後推,到最後,幾乎要退出整個廣場了。
  
  終於,尼路等人受不了這樣不明狀況的等待,決定進到淨化陣。
  
  只是考慮到漢斯三人有傷在身,只好先把漢斯等三人送到大殿裡。
  
  據說,這大殿還有一層結界,將漢斯等三人安置在這裡,多少也能讓他們安心一點。好不容易安置完,尼路、明斯克和皮喇才剛打算回轉到廣場去,強烈光芒突然從窗門透進,淨化陣像是瞬間得到了龐大力量似的。這光芒讓尼路等三人腳步一緩,下一刻,只聽得一聲轟隆,接連響起清脆的碎裂聲,驚人能量爆衝,如洪水般沖入!
  
  已經接近門口的尼路等人只感覺正前方一道強烈衝擊,同時感覺雙耳暴鳴,雙眼瞬間失去視力,全身遭受重擊,連痛都來不及感覺,身體已如斷線風箏般往後彈飛。
  
  何時落下?尼路已經沒有印象了,意識裡最後停留的是對薩摩還有琉璃的擔憂……
  
  
  對里爾公國而言,這一天發生了一件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事情。
  
  凌晨,在流亡之島附近作業的漁民,發現了流亡之島陷入重圍。他們不敢接近,只敢遠遠地看。
  
  儘管距離遙遠,他們還是看到了天空上黑壓壓的黑色影子。少數擁有遠望鏡的人,甚至看到了大批船隻團團圍繞著流亡之島,其中還間雜著從未看過的細長船隻。
  
  那是魔族嗎?流亡之島被魔族圍攻了?
  
  發現這一點,有人趕緊離開,卻有更多的人聞訊聚集。魔族的目標不是他們,他們很安全……
  
  只看流亡之島那方煙塵密佈,就知道魔族已經登陸,不知殺了多久。要不是凌晨的日光,恐怕就算結束了,也沒人會想到,那個偏遠海島也會成為魔族覬覦的目標。
  
  他們本來只是這樣看著,等著看最後的結果,沒想到,就在太陽即將升上天空的正中央時,恐怖景象映入眼簾!他們首先看到那座島嶼揚起如烏雲般的煙霧,漫天蓋地散了開來,緊接著轟隆隆的聲音,海水翻了起來。
  
  驚恐中,漁民紛紛抓著船舷,被瘋狂外捲的海浪捲得往外一直流,好幾艘船受不了顛簸,翻了過去,轉眼被海浪吞噬。
  
  漁民正驚恐著想退離這片海域時,海浪突然反捲,盪了回去!
  
  全然相反方向的大浪,激起了半天高的浪花,瞬間吞噬了好幾艘漁船。
  
  海水不停回抽,海浪由高到低,總算慢慢平靜下來。
  
  倖存的漁民驚魂未定,卻隱約感覺海面比原來要低了尺餘,而遠方那個海島,在煙塵散去之後,似乎變得小了一些……
  
  經過這兩次變故,儘管海面已經恢復平靜,也沒有人再敢停留,殘餘的三艘漁船,趕忙離開這片水域。最終,沒有人知道,那場戰爭的勝負如何。只曉得,經過這一天,海水面的確下降了,里爾公國北邊海岸硬生生往外移動了最少一里,有些漁港甚至根本靠不到海……
  
  
  流亡之島的巨變,在接下來的一、兩天內蔓延了開。就如骨牌的效應,流亡之島附近的海域,連續好幾起劇烈震動,里爾公國海岸居民緊急撤離,所有海岸村落城鎮都被緊接而來的海嘯吞沒。同一時間,各大陸紛紛發生嚴重的地震、海嘯!
  
  第二天,約塔地區,甚至一夕之間沉入海裡,其上的人類固然全數罹難,就是魔族魔物也死傷慘重。尚幸因為魔族動員攻打碧琉城之故,約塔地區剩下的魔族人已然不多。逃過劫難的魔族人,越過海洋,部分流竄到東大陸與圍攻碧琉城的魔族軍隊合流,部分則到了西大陸。
  
  同一時間,巴耶帝國東大陸東部劇烈隆起,在蘭普頓市東邊二十里處,甚至出現高達三十公尺的大斷層,南北延伸。在斷層線附近的東部大港立姆市和萊姆鎮,沒有逃過這次大劫,被迫全毀。就連蘭普頓市,建築物也倒塌過半,死傷無數。但也因為東部隆起超過三十公尺,正好擋住了約塔陸沉所造成的巨大海嘯,總算沒有在震災之後,又添水災。
  
  西大陸同樣面臨大地震,三山地區大位移,整個蒙腦特市被位移導致的山崩和陸地不規則扭曲摧毀殆盡,一夕之間成為死域,人類固然死傷殆盡,低等魔族和魔物亦是損傷嚴重。
  
  中央大陸陸地抬升了近兩公尺,面積大增,只是沿海島嶼全數被海嘯淹沒。北方大陸沿海城鎮同樣傷亡慘重,碎島海域淹沒在海浪中。漫流的海水,直過了五天才有消退的跡象。
  
  
  當尼路恢復意識時,全身僵直無法動彈的感覺,讓他知道他受了重傷。仔細回想,卻想不出傷從哪裡來。
  
  重創的身體不適合思考,尼路很快就被頭昏目眩打斷了思路。
  
  放棄思考,尼路開始嘗試著動動身體。手和腳像是都不在了,尼路不僅無法控制,甚至感覺不到它們。
  
  終於,尼路發現了唯一可以動彈的地方──脖子!
  
  吃力地轉動頭顱,尼路首先看到的是躺在身邊一動也不動的明斯克。尼路當場大吃一驚!若非是剛清醒的喉嚨乾啞得無法發聲,尼路恐怕就要驚叫出聲了。
  
  狂跳的心臟讓尼路的胸腔隱隱發痛,只得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別緊張!他還活著,明斯克不比他差,不一定會死……
  
  冷靜下來之後,尼路總算發現明斯克的胸口有微微起伏,總算狂跳的心才漸漸緩和下來。
  
  沒事!他還活著。尼路虛脫地安慰自己。
  
  尼路本想嘗試著轉頭看看其他地方,是不是還有他的同伴,卻發現,因為方才的情緒波動,他竟然虛弱得連頭都無法轉動。
  
  嚐試不果,尼路的視線從地面的明斯克身上往上飄,看到了半片殘破不堪的牆,牆外是一幕驚人的景像……
  
  朝向廣場的厚牆塌了半片,讓他看到那一片狂亂旋動的渾沌,飛沙走石,嗚嗚的呼嘯聲,有種鬼域般的恐怖。
  
  尼路又吃了一驚,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喘,結果胸腔傳來的疼痛,又差點讓他背過氣去。
  
  怎麼回事?尼路直覺一定發生了非常嚴重的事情,但是,任憑他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在他失去意識之前發生了什麼事。
  
  就在尼路極力回想的時候,一把沙啞虛弱的聲音傳來:「醒了,能動就動一動吧!」
  
  尼路一時聽不出是誰的聲音,只好掙扎著移動視線,終於看到了說話的人。
  
  那人頭髮凌亂、臉色蒼白,全身上下全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痕,一臉萎靡地盤坐在斷牆下。仔細一看,竟是那個向來豐神俊朗的巫蘭薩。
  
  也許是太過驚訝,尼路遲遲說不出話來。
  
  見狀,巫蘭薩露出一個苦笑:「你要是想早點痊癒,就想辦法自己到我這邊來吧!」
  
  啞了半晌,尼路努力吞嚥口水,確定能夠發出聲音之後,才澀澀地道:「為什麼會……變這樣?」
  
  聞言,巫蘭薩突然低下頭笑了,顫抖的肩膀似乎笑得歡快,只是啞啞的笑聲聽起來卻比哭還難聽。聽到這樣的笑聲,尼路心中越來越不安,越來越恐懼。
  
  「閉嘴。」同樣沙啞的聲音從另一個方向傳來,不耐煩中有隱忍的怒氣。
  
  尼路偏頭看去,又同樣是個一身殘破,滿臉鬍渣的男人,靠坐在另一堵斷牆之下。儘管一身狼狽,但沾滿灰塵的灰色頭髮下,那一雙眼睛仍舊炯炯有神。
  
  尼路認出來,那是來襲的超高等魔族裡,那個叫做魍丹的人。
  
  魍丹的埋怨,巫蘭薩像沒聽見似的,又持續笑了一陣,才喃喃地道:「都毀了、毀了……」
  
  毀了?心中一驚,尼路想起身,卻在一陣劇痛後失敗。
  
  「王呢?王妃呢?」尼路焦急地問。
  
  巫蘭薩慢慢的舉起手,慢得彷彿每一個動作都很吃力似的,指向斷牆外的那片渾沌:「在那裡。」
  
  那裡?那片渾沌!那麼狂亂的氣流,儘管看不透,也不像可以待人的地方。
  
  就在尼路詫異之中,巫蘭薩放下手,虛弱地重重喘了幾口氣,才慢慢地將事情來龍去脈說出來。
  
  距離那個變故已經有三天了。
  
  在沆羅的野心、魔刀的攻擊和啻波的反叛之後,魔刀意外衝入晶柱之中,與神劍衝突之後,導致能量失控,高密度的能量對在場的所有人而言,都是非常致命,於是,誰都管不了對手,拼命就往外逃。其中,這處大殿正好是整座宮殿裡,唯一除了外牆結界外,還有個別設立結界的地方。只是,大多數人都無法成功逃到這裡,便消滅在能量風暴之中。巫蘭薩和魍丹先後逃到這裡時,狂暴的能量也幾乎要將這個結界衝破。生死交關之際,兩人首度合作張起結界,在狂暴能量中苦苦支撐。
  
  暴動的能量破開了外牆結界,衝出了宮殿,也不知道又外衝了多遠。
  
  當巫蘭薩和魍丹都期望狂暴能量能夠盡快散去時,他們親眼看到神劍、魔刀掠上天空,快速盤旋,那態勢就像在保護什麼似的,緊接著,龍影閃現,響亮的龍吟夾在風暴中隱約可辨。刀影、劍影、龍影盤旋著,混亂的光線明暗不定……
  
  隨著神劍魔刀現蹤,狂暴的能量轉眼間翻轉方向,突然反捲回來,發了瘋似的往中心凝聚。神劍和魔刀又盤旋了一下,突然逐吋、逐吋地消解了!
  
  這樣的反捲,牽動了四週能量,巫蘭薩和魍丹見能量不再衝撞結界,正打算收起結界,盡快離開這裡時,沒想到全身力量卻被反捲的能量流,迅速吸走!
  
  這一下,他們走也走不得,不走卻知道,再下去他們身上的力量將會被吸收殆盡……
  
  於是乎,兩人就成了尼路如今看到的狼狽模樣。
  
  「其他人都在裡面,但是,就算他們還能活著,也不可能抵受得住這麼長時間的能量消耗。」巫蘭薩神情落寞地道。
  
  就連他和魍丹都只能苦苦支撐了,那些沒躲過第一次能量衝擊的人,又怎麼撐得過去?一想到神族的精英毀於一旦,巫蘭薩心頭就有揮不去的愁雲慘霧。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那個啻波終於死了。
  
  尼路這才知道,原來他會突然被能量撞飛,就是因為神劍魔刀引發的爆炸,幸好大殿裡的結界為他們爭取了一點時間,後來巫蘭薩和魍丹又靠著這裡張開結界,才讓他們留得一條命,只是命留住了,卻因為衝擊太大受了傷。
  
  尼路掙扎著想起身查看身上的傷,無奈卻無法如願,幾次嘗試之後,只能氣喘吁吁地躺在地上喘大氣。
  
  見狀,巫蘭薩安慰地道:「你們的傷都是些皮肉傷,稍微治療一下,很快就會痊癒。到時候,你們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那你呢?」尼路擔憂地問。
  
  聞言,巫蘭薩苦笑一聲:「這裡現在就像個無底洞,有多少力量就吸多少力量。你還有一個軀體,可以在不動用能量的情況下移動。但我是能量體,不動用能量不能離開,動了,卻會被吸走。所以,我根本走不了。」
  
  尼路無言以對。沒想到神族與魔族的強,現在卻成了致命傷……
  
  「等你能動了,就靠過來,我幫你治療。」巫蘭薩似乎看得開了,神情逐漸平靜下來。
  
  聞言,另一角的魍丹不屑地哼了一聲:「哼!濫好人。」
  
  巫蘭薩知道,魍丹是在譏笑,他們兩人為了在強烈的吸引力之下存活,已經費盡心力,巫蘭薩卻還要把力量浪費在治療尼路等人身上。
  
  巫蘭薩不以為忤,反笑道:「反正力量留著也是會消失,不如拿來讓他們離開這裡,還比較有意義點。」
  
  魍丹沒有反駁,但從他臉上不以為然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並不認同這種說法。在魔族眼中,專屬於他們的東西,是絕對不可能分享或貢獻的。
  
  尼路早在巫蘭薩提到軀體與能量體的差別時,就陷入沉思當中,好不容易才回過神,問道:「如果我們能動了,是不是可以帶你們離開這裡?」
  
  能量體無法移動,但若是由非能量體的他們來移動呢?
  
  此話一出,巫蘭薩先是一怔,隨即雙眼一亮。
  
  是啊!到時候,只要讓尼路他們抬著他們離開,就不怕他會一直被束縛在這裡了!
  
  想到這裡,巫蘭薩不由得笑了起來。
  
  笑了好一會兒,巫蘭薩才看向眼神有些動搖的魍丹:「現在有一個非常好的交易,你要接受嗎?」
  
  魍丹盯著巫蘭薩看,頓了一頓,才道:「你說。」
  
  「幫助我治好他們,然後你就可以跟我一樣,離開這裡。」巫蘭薩雖說要治療尼路等人,但也真的怕在能量不斷流失的情形下,還沒治好尼路等人,自己就先一步嗚呼哀哉。
  
  聽到這樣的交換條件,魍丹並不意外,只以懷疑的眼光看著巫蘭薩。
  
  「保證呢?」魍丹僵硬地吐出這三個字。
  
  他怎麼知道,當他把這些人治好後,他們不會違反諾言,不帶他出去了?
  
  「沒有保證,就看你要不要賭這一把。」巫蘭薩倒也老實,輕笑一聲道。
  
  聞言,魍丹沉默了,良久才輕輕點頭:「我答應。」
  
  依靠這些人已經是他最後的希望了,由不得他不答應……
  
  
  ....趕上了呢!..= =+++
當無名的更新趕上天堂..會發生什麼事呢?A_A
那就是...每個禮拜的首發...在無名囉XD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