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天在自家大廳中聽屬下匯報最新敵情,表情凝重。

儘管困守碧琉城,磐天也可以猜知這回強震所造成的災難不小,更讓他納悶的是,災難之後突然零零散散來了好幾批魔族人。都是些中低等魔族,加入魔族大軍之後不久,魔族軍隊開始出現軍心浮動的現象。以往每天固定會展開攻擊的情形,也鬆懈下來了。外界的狀況到底如何了?

「這幾天還有魔族抵達嗎?」磐天追問一些細節。

「稟大人,這幾日魔族人已經來得少了,至於之前離開的高等魔族仍然沒有回來的跡象。現在外頭魔族士兵騷動的現象越來越嚴重了。」傳令兵跪在地上,仔細報告。

高等魔族還沒有回來?

磐天心裡一直感覺不大妙。魔族悄悄抽離了部分軍隊,卻沒聽說哪裡出現戰事,那麼那些魔族軍隊都到哪兒了?前幾日那個天搖地動,雖然碧琉城十分堅固,但城裡居民還是各個心頭惴惴,都害怕這天地巨變跟魔族軍隊的失蹤有關。

磐天與其他人不一樣的是,他最擔心的是那場天搖地動,會是驅魔儀式失敗的結果!偏偏這個關頭他又抽不出身去查,流亡之島也遲遲沒有捎來消息,累得他只能在這兒窮緊張。

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想了想,磐天一咬牙,終於下定決心:「傳令下去,等候機會,全軍反攻!」

這段時間,神族一直是消極防守,久了,眾神族人不免心中氣悶,如今聽得可以反攻,傳令兵臉上立刻露出激動的表情,大聲應是,趕緊通報去了。

看著傳令兵離開大廳,磐天視線落向窗外。神族哨兵,一直緊密守在結界邊緣,密切監控魔族的一舉一動。

由於高等神族以上,只有磐天一人留在碧琉城,所以當初就做好決定,儘可能防守,不要主動攻擊增加傷亡。但眼看這麼窮等下去不是辦法,磐天也只好改變策略了。


另一方面,圍攻碧琉城的魔族大軍,卻陷入了派系鬥爭當中。三輔五羅和絲妲兒各自的屬下各推領袖,為攻打碧琉城的主導權爭論不休。

魍丹離開之前,雖然已經命令過魔族眾人,圍攻碧琉城直至他們回來為止。但是不久前,逃到東大陸的魔族帶來了約塔消失的消息。這對隸屬於五羅的魔族眾人衝擊極大,畢竟約塔已經成為他們的根據地。為了確保他們的利益,每一個人都暗自開始為將來打算。加上這麼重大的事件,上頭卻沒給任何指示,人心立刻浮動,根本無心攻打碧琉城,有些魔族士兵,甚至開始轉向西邊的人類城鎮劫掠。

也因此,當神族眾員突然反撲,魔族眾人可說是立刻潰散,誰都不想在這關頭多耗費力氣。

磐天領著族人追了一天,將魔族趕出神跡密林之後,立刻遇上了人類的軍隊。磐天無意協助人類,一確認魔族確實離開神跡密林,就打算率領族人返回碧琉城,沒想到人類卻找上來。

原來,巴耶帝國遭逢莫名天災劇變,還在緊急復原,卻又遇上魔族打破協議,連忙緊急調派軍隊,由左將軍皓軍率領,前往神跡密林週邊。

東行的巴耶帝國大軍,首先遭遇了第一批從神跡密林潰散出來,四處流竄的魔族。魔族儘管無心與神族糾纏,但對於人類這種軟柿子,自然是不肯放過,魔族不動手便罷,一動手就帶給帝國大軍莫大壓力。

皓軍此行的目的並不是與魔族交手,而是試圖見魔族高層,溝通為何破壞約定。沒想到他們遇到的盡是毫無行伍的中低等魔族和魔物。這些人根本不與帝國軍溝通,見面就打。皓軍此行率領的帝國軍人數並不多,幾次交手,就毀了好幾個分頭搜尋魔族主力的分隊。不得已之下,皓軍只好緊急命令所有士兵集體行動,以免讓魔族人各個擊破。

儘管如此,他們還是多次遭遇魔族挑釁。戲耍似的在帝國軍當中胡殺一通,然後抽身遠颺,完全無心戀戰。

就在皓軍不勝其擾的時候,一身白袍的神族軍隊出現了。迥異於魔族近乎混亂的行動,神族軍隊行伍分明,雖然皓軍遇到的只是一隊數量不過數十的低等神族,也足以讓皓軍明白魔族潰散的原因。

不知道其中交錯的複雜原因,皓軍起碼可以判斷眼前是魔族失敗!皓軍心中暗自佩服讚嘆。

當初魔族借道攻打碧琉城,帝國迫不得已地答應了。後來看到一批批湧上東大陸的魔族大軍,還真是擔心極了。儘管只是千多人的魔族人混上兩三千的魔物,那黑壓壓一片,仍舊令人膽寒。沒想到這麼大一批人,竟也被神族給打敗了。

眼下,帝國各地災情頻傳,實在禁不起多了魔族肆虐,幾番思量,皓軍終於決定商請神族協助。

皓軍後來見到了磐天。

「請您務必要協助我們將魔族徹底趕出東大陸。」皓軍身段柔軟,一點也感覺不到軍人的硬脾氣。他很清楚,當初答應借道,本就相當對不起當時已是巴耶盟友的神族了。

「為什麼?我族有這個義務嗎?」磐天冷聲道。

其實,他本來連見都不想見,但看在神王曾經命令神族協助人類的份上,他還是見了帝國這次的指揮官皓軍。

磐天話說得尖銳,皓軍卻神色平靜。他早就知道神族對帝國借道給魔族,一定是多少有微詞的。面對早已料到的反應,皓軍也準備好應對的方式:「義務之說,自然不敢。我知道借道給魔族,對你們不起,儘管迫不得已,皓星還是要代表帝國,在此對貴方深深致歉。」

磐天哪裡不知道帝國的狀況,只是多少有些不諒解,如今皓軍道了歉,磐天表情也好轉許多。

皓軍見狀,這才接下去道:「如今我帝國災情遍地,又要救災又要面對魔族,是有些有心無力,只好商請貴方協助。畢竟,魔族留在東大陸,對貴我雙方都不是件好事。」

這是道理!磐天也很清楚。要是放任魔族在東大陸流竄,終究是個隱憂,只是磐天光想到就這麼答應,就未免有些不甘心。想個幾想,突然靈機一動:「要我們幫忙可以,只是我有個條件。」

皓軍心中一跳,開始緊張了。

「請說……」皓軍表面鎮定,心頭卻是忐忑,就是擔心磐天會提出不合理的要求。

磐天指著神跡密林蓊鬱一片道:「從神跡密林開始,往東的這片地方,人類必須完全撤離。」橫豎他也厭煩了人類不時進入神跡密林騷擾了。

這話等若是說,神跡密林及其以東要劃給神族……皓軍神情凝重,良久才苦笑著道:「此事事關重大,能否待我稟報王上,再給答覆?」

「可以。」對此,磐天倒很乾脆:「你們什麼時候給我答案,我就什麼時候幫你們。」

兩方會談到此結束,皓軍快馬將此消息送到臨時帝都,蘭普頓市。


不多久,帝都傳回指示,決定以巨震後的高崖為界,以東全數交由神族,以交換驅趕魔族離開東大陸。

這個決定簡直太過大方,皓軍本來很疑惑,卻在看到另一封決策信函時懂了。

原來巴‧赫多以為,神族要取得這些土地本就不費吹灰之力,帝國何妨大方一點退讓,讓神族與帝國成為生命共同體,如此一來,往後魔族要再來,就不怕神族會袖手旁觀了。雖然主動割讓領土未免有些屈辱,但若這點屈辱可以換得帝國的平靜,爭取重建,富國強兵,那也是值得的。

皓軍知道,對一個帝王而言,下這個決定必然承受了相當大的壓力。眾多臣子必然認為此舉有失國格,但皓軍卻認為這決定深具遠見。沒有人比在前線的他們更了解神族與魔族的力量,也就是因為了解,所以知道帝國需要時間,需要一個和平的環境成長茁壯。

磐天遵守規定,在正式契約文件送到手裡簽署之後,就領著神族軍隊,聯合帝國軍,開始大規模掃蕩,將魔族軍隊趕回了西大陸。


除了東大陸正式分裂成東邊的神族和西邊的巴耶帝國之外,里爾公國北方賢者之谷的亞矮人也正式現身,並宣告獨立,與里爾公國間關係頓時緊張。至於北方大陸,則因為又一次的巨震和伴隨而來的海嘯,讓碎島海域周邊的矮人往內遷移,壓迫了獸人領土,衝突零星出現。而從東大陸敗退的魔族軍隊,和因為約塔消失而撤離的魔族人,全都聚集在西大陸上。西大陸正式成為魔族樂土。


災變之後,各式傳聞甚囂塵上,流亡之島的異狀,有著時間上的巧合,很快就與災變聯想在一起。於是,開始有人為了找尋真相,前往流亡之島,卻被流亡之島四周比以前規模更大的漩渦急流給阻住去路,有些冒險者還因為試圖闖越而葬身海底。以前在漩渦區外,可以遙遙望見流亡之島,如今範圍大增的漩渦區,浪濤急流,卻讓他們連一點影子也捕捉不到。經驗老到的航海老手,判定這片海域根本是個不可能通行的死亡海域。

另一方面,精靈人和龍人也陷入同樣的狀況。

薩摩寫來的信沒有交代他沒有立刻回來的原因,更完全沒有提到驅魔儀式,但海因和圖甦卻都將災變與薩摩聯想起來。

災變的中心若真是流亡之島,是否表示薩摩等人就在流亡之島上?災變之後,薩摩他們的狀況又是如何?

傳說中瞬間毀滅的景象,讓他們不安。尤其以海因最擔憂,他已經失去了女兒和女婿,僅存的親人,就是薩摩了。若薩摩也有了不測……

為此,他們試圖到人類所說的災難起源地,流亡之島去看,卻也同樣被漩渦急流所阻。他們焦急萬分,卻無計可施。

不過,這片死亡海域阻得住精靈人、龍人、人類,卻阻不了神族。

流亡之島的傳言一傳到神族,磐天立刻派了一批族人,秘密前往流亡之島。

他相信,驅魔儀式一定出差錯了。

想到驅魔儀式失敗可能的結果,磐天就不由汗毛直豎。這麼大規模的驅魔,要是失敗了,所有高等神族都將元氣大傷,他現在只期望,就算失敗,也不要讓那些人受創太深。

儘管擔憂,磐天卻怎麼也想不到,會是那樣的結果……


「不能接近?」磐天不滿地看著領隊前去流亡之島,卻無功而返的族人。

率領此次行動的是一名中等神族,見磐天表情不善,連忙惶恐萬分地解釋:「是的,大人。我們進入漩渦區沒多久,所有人就發現體內神能有流失的現象。屬下等不敢冒進,只好派出一人前行探路。但是,那名族人才又往前一段距離,光翼就突然消散,掉落海面,一會兒就消失了,所以屬下等只好撤退。」

光翼消失?光翼是光元素凝成,突然消失就表示,那名神族人失去了操控元素的能力。而神族用來操控元素的,就是神能……

神能怎麼可能會流失呢?神族只有死亡才會流失神能,可是那名族人卻是在健康的狀態下流失!這種狀況磐天還是首次聽到。

「你確定是神能流失?」磐天再度追問。

「屬下非常確定。」中等神族表情嚴肅地道。事實上,他現在一想起那種力量脫體而去的感覺,還心有餘悸。

磐天從座位上站起,來回踱了幾步。想不透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讓流亡之島變成這樣。是因為驅魔儀式失敗?那麼,又是什麼使驅魔儀式失敗?

磐天壓根沒想過極機密的驅魔儀式會讓魔族知曉,並因此導致驅魔失敗。所以,他儘管發現高等魔族異常失蹤,卻從沒把這兩件事想在一塊,自然想破頭也想不出驅魔失敗的原因。

他現在最擔憂的是,若接近就會導致神能流失,那麼,身在其中的高等神族們呢?


流亡之島外的紛紛擾擾被死亡海域隔絕了。那片渾沌裡,兩個相依的身影,也淹沒在狂亂的能量中……


在不知道外界風雨的流亡之島,尼路等人的傷終於痊癒了八成,就是傷勢最重的耐達依等三人,也已經復原近七成。

眾人休養一天,隔天便以接力的方式,輪流將巫蘭薩和魍丹背向海岸。魍丹雖然厭惡這樣的接觸,卻不得不接受,一路上臉色自然冷硬。

「魍丹,你回去之後打算怎麼辦?」巫蘭薩自在地趴在漢斯背上,隨口問了一句。

明斯克背上的魍丹沉默了好久,才回了一句:「不知道。」

這種不負責任的回答,巫蘭薩也不在意,又兀自繼續問:「你想,現在我們兩族裡是什麼個情形?」

魍丹又是沉默很久,才老話一句:「不知道。」

巫蘭薩同樣不在意,兀自推測:「我們族裡還好,有磐天在,總不可能出什麼大亂子。倒是你們魔族,你把高等魔族全帶來流亡之島了吧!現在你們族裡恐怕要搶翻天了。」

魍丹沒回答。他也料想是這種情形,只是不想與巫蘭薩囉唆一堆。這種極有可能出現的亂局,魍丹一想到就心煩,幾乎不想理會。

見魍丹神情略有不耐,巫蘭薩好奇地問:「你沒有一些整頓計畫嗎?」

「沒有。」這回魍丹倒是回答得乾脆。

聞言,巫蘭薩驚訝地道:「要是你們魔族亂成一團,你不打算管嗎?」

魍丹沒回答。

見狀,巫蘭薩開始苦口婆心地嘮叨起來:「你要是不管,那也沒關係。只是中低等魔族不知道規矩,三天兩頭爬到你頭上撒尿,這可不好啊!」

魍丹本已冷硬的表情更加陰沉,終於說了句見面以來最長的話:「你怕他們去你們那兒搗亂嗎?」

他哪裡不知道,巫蘭薩只是擔心無人管束的魔族四處流竄,會造成神族的困擾。

對此,巫蘭薩倒是很坦白:「沒錯。我是擔心他們到神族找死,到時候,能護著他們的人,又不想管,想起來就可憐啊!」

此話一出,魍丹臉色一僵。的確,若魍丹不出面,魔族裡簡直沒大人,屆時真是由得人家欺負了。

巫蘭薩已經提醒過魍丹,至於魍丹回不回答,作何感想,他都不管了。之後一路無話。


尼路等六人輪流背負巫蘭薩和魍丹,好不容易來到海岸,卻只能愕然地盯著海面瞧。

巫蘭薩好久才嘆了一口氣:「魍丹,當我剛才沒講那些話吧!我們走不了了。」

沒想到流亡之島四周的漩渦竟然擴大到這種程度,放眼望去的漩渦急流,就是航海能手也會一籌莫展。要是以前,巫蘭薩和魍丹能使用光翼和暗翼,飛越不成問題,但如今的狀況,卻只能倚賴尼路等人,偏偏尼路等人領兵打仗可以,但論到開船技術,頂多只比初學者好上一點,在武功全失的狀況下,想要橫越,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魍丹沒吭聲,但看著海面的神情卻是同樣凝重。他們都知道留下來的結果,純能量體的他們,總有一天會受不了那片混沌不停吸納能量,消解。

「對不住!這實在是……」尼路歉然地道。

巫蘭薩又看了海面一眼:「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們回去吧!」

巫蘭薩並不是很擔心,畢竟神族有個磐天在,族裡事務的運行起碼沒有問題。一開始他就有死於此地的心理準備,如今不過是回到原點罷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