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碧琉城裡,巫蘭薩站在聖殿裡思索。

他已經將惡耗告訴所有族人,悲傷的情緒瀰漫在碧琉城的每一個角落,為了躲避哀傷的情緒,巫蘭薩才會躲到聖殿裡。

歸功於神族人的良好紀律,巫蘭薩本來是不用擔心沒有了神王,族裡會發生爭權奪勢的情形。不過,巫蘭薩卻猛然想起,那些沒有經由神王去除雜質的初生神族,已經開始茁壯了……

想起啻波,巫蘭薩不禁擔憂。這些是神族裡的不定時炸彈啊!

神族再沒有人比他更清楚神王對神族的重要性,絕對不只是象徵意義。巫蘭薩突然發現,他必須想辦法將神王消逝之後可能造成的缺口,彌補起來。

巫蘭薩也許不羈,但在經過流亡之島的變故,看到那麼多高等神族瞬間殞落,巫蘭薩才發現,原來他心裡一直有著對神族的責任感,在發現神王確實消逝之後,這個責任竟催使他,去擔起神王的責任!

責任吶!這種多餘的情緒,應該是他那兄弟不小心多給他的,而且似乎還不小心多給了很多。巫蘭薩自嘲地想。

看來,他還是有必要和磐天好好談一談了……


西大陸上,魍丹一手扣著一名中等魔族的頭顱,任它爆裂,紫紅色的鮮血噴濺在身上、臉上,讓魍丹冰冷的表情更添殘酷。

魍丹毫不浪費地將竄流的魔能全數吸納,全然不管如此一來,將使得這個中等魔族確確實實地毀滅。

這是最適合不自量力者的型態──死亡!

魍丹毫無感情的視線緩緩移動,落到那些措手不及的中、低等魔族身上。

那些中、低等魔族們全身開始無法克制地猛烈顫抖,本能讓他們知道,他們正處在極端危險的境地,卻沒有辦法在那冰冷的視線下逃離。魍丹那全身強大力量昭告他的身分,一個絕對的超高等魔族,曾經他們以為已經不存在的超高等魔族……

方才,他們正在慶賀他們的勝利,並讚頌領導者的力量,沒想到一眨眼,他們的領導者就在眼前死亡,快得讓他們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等到回過神,看到的就是強大得令人又恐懼、又想膜拜的超高等魔族。冷酷、美麗、強大……

就在他們驚嘆之際,那個超高等魔族的視線,帶著輕蔑,掃過每一個人,突然一聲冷哼,接著,一陣旋風颳起,轉眼間,那強大的超高等魔族就失去了蹤影。

威脅除去,眾人理該鬆了一口氣,沒想到這些死裡逃生的人,不僅沒有慶幸逃過一劫,反而失神地紛紛離開了。

被強者俘虜是魔族的常態,而現在,這些中低等魔族第一次看到那為數不多的超高等魔族,早已如同被呼花蜜吸引的蜂群,只懂得追逐……


北方大陸模裡邦聯 穆答烏普

「這是薩摩最後告訴你們的話?」圖甦在聽完尼路等人轉述之後,沉默良久,才說了這麼一句話。

「是的。」尼路垂著頭回答。

「沒有神王,沒有魔王,也沒有薩摩了嗎?」圖甦輕聲呢喃,神情顯得有些恍惚。

薩摩是在什麼樣心態下,說出這番話,做下這樣的決定呢?放棄一切,是薩摩所要的嗎?龍人族的王位,精靈人族的王位,對他,終究只是負擔嗎?

薩摩想過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人生,是不是也表示龍人族和精靈人族已經剝奪了太多他的自由呢?

雙手撫摸著王座冰涼的扶手,圖甦心頭沉殿殿的。

這個王座,曾經也剝奪了他的自由,在他肩頭壓上重擔,讓他逐漸只為族人而活,忘記了自己……

薩摩找回了自己,而他,當了幾百年的王者,卻發現,他已經忘記自己本來的樣子!

也許,薩摩是對的。王位是個沉重的負擔,重到讓人只能彎著腰、垂著頭,根本無暇看看自己的模樣。

回想短短幾年間的波折,圖甦發現,他無法怪罪薩摩為何不肯擔負龍人族與精靈人族的王位繼承大責。而他,則是直到聽到尼路所轉述的話,才赫然發現,薩摩失去的,似乎遠較他想像中多得多……

緩緩自王座站起身,圖甦長長嘆了一口氣:「就讓他去吧!」

「王?」圖甦恍惚的神態讓尼路有些緊張。

圖甦沒有回應尼路,這個主宰龍人族數百年的王者,眼神從恍惚到堅定:「傳令下去,對外公佈,龍人族王位繼承人薩摩……已經亡故。」

鳥兒要飛,就讓牠飛吧!飛得又高又遠,也許哪天倦了,牠還會回來。

就讓薩摩這個名字,連同神族與魔族的糾纏,一同埋葬。有一天,他看到的,會是一個全新的人……


中央大陸

海因站在窗前,遙望天空。一封信攤在他身後的桌子上……

所有事情,他都從信中得知了。

他雖然也像圖甦一般感傷於薩摩轉述的那句話,但卻更高興他的孫子和孫媳婦安然無恙。

和平的中央大陸讓精靈人王位的繼承,顯得沒有那麼重要,加上已經失去靈珊和宇瀚的衝擊,讓海因更加在乎薩摩可以活得更快樂。薩摩還是襁褓時,就成為龍人族的儲君,後來又成為精靈人的王子,海因不只一次心疼薩摩承擔的莫大責任。只是薩摩隱藏得太好,從沒有正面表達過對龐大責任的不滿,他總是默默達到所有人的期望,這讓海因也只能將心疼,默默放在心底。

直到看到那句話……

海因發現,他非常樂意讓薩摩去過自己的生活,只要他還好好活著。

信中,圖甦還安慰他別太傷心呢!

海因忍不住勾起嘴角。

不過這也讓海因鬆了一口氣,因為圖甦的決定說明了他也已經想通,薩摩現在最需要的應該就是他們的成全吧!

轉過身,海因拿起桌上的信,伸指一彈!火光瞬間吞噬薄薄的紙張。

火光中,海因還在想……

聽說,薩摩和琉璃帶著一個小男孩。那應該不是他們的孩子,但海因真心期望,有一天薩摩會回來中央大陸,帶著他和琉璃的孩子……


東大陸巴耶帝國的蘭普頓市,低頭翻閱公文的巴‧赫多在聽到消息時,猛地抬起頭來,一臉震驚:「你說……摩耶,不,是薩摩死了?」

「……是的。」帕蘭徳彎身低頭,看不見表情,但聲音聽來似有些顫抖。

巴‧赫多站起身,來回踱了幾步,末了用力搖頭:「不可能!」

頓了一頓,巴‧赫多轉向帕蘭徳:「他不是有神王和魔王,怎麼可能死呢?」傳說中,神王和魔王是無敵的啊!

「臣不知。」帕蘭徳知道,巴‧赫多並不期待他能說出一個滿意的答覆,那問話,說是問他,不如說是問自己。

巴‧赫多又踱了幾步,再度坐回椅子上,伸手揉揉額頭:「你確定不是謠言?」

薩摩的風采他一直記得,無法相信那樣不凡的人物,會殞落得那麼快……

「臣已經向中央大陸查證過了。師父確實已經……死了。」帕蘭徳一直垂著頭,中規中矩的回答中,直到最後一句隱約的哽咽,洩露了他的情緒。

他這一生最敬愛的人,不是他的君主,而是那個將他從地獄中拉出來的薩摩!為了報答薩摩的恩情,帕蘭德一直努力學習,就是後來被派來輔佐巴‧赫多,他也努力做到最好。沒想到,薩摩卻走了……帕蘭德的心裡像開了一個大洞,即使知道,這個消息應該立刻報告巴‧赫多,他還是忍不住悲傷了一晚,才整理好情緒前來報告。

巴‧赫多撐著額頭,終於想起薩摩可算是帕蘭徳的師父,薩摩的死,想必更讓帕蘭徳無法接受吧!

「抬起頭來,帕蘭徳。」巴‧赫多柔聲道。

帕蘭徳身軀微微一震,巴‧赫多甚至可以看到他肩膀一個起伏,像是努力吸了一口氣。接著,帕蘭德抬起頭,以往雌雄難辨的輪廓,已隨著年紀增長,添上些許英姿,也少了不少脂粉味。那雙一向閃著智慧光芒的雙眸,如今卻泛著血絲,顯見應是一夜未眠。

看到那雙微腫的眼,巴‧赫多嘆了一口氣:「帕蘭德,你……節哀順變吧!」

如果連最不能接受這件事的帕蘭德都說出口了,那麼這件事,已經不可能會有假了。

巴‧赫多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他現在的心情。

不久前,他們還在學院,薩摩為他療傷,幫助學院撤退,轉眼間,帝國這棟雄偉的建築垮了,魔族出現,他在殘破中撐著風雨飄搖的帝國。這時候,來自精靈人的援助,讓他暗自感激薩摩。排除眾議,在國內一片陰謀論中,堅定與中央大陸建立友誼,就因為相信薩摩。

沒想到,薩摩突然成了神王,也成了魔王,讓他不知該將薩摩定位在什麼位置。儘管如此,巴‧赫多心中還是深信著,薩摩終有一天會成為精靈人,甚至龍人的王。到那時,巴‧赫多也相信,他們一定可以維持良好的情誼。

想不到,突然之間,薩摩竟然死了……

薩摩的死,和神王與魔王的失蹤有關嗎?和高等神族和魔族的傷亡有關嗎?

不自覺的,巴‧赫多這樣聯想,而且發現內心深處,他已經深深相信兩者的關聯性。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