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Ⅳ──尼爾的日記:爹爹的秘密】

尼爾抱著母親送他的羊皮捲和羽毛筆,珍惜的在床邊小桌上攤開。

這是母親讓他習字用的。他已經把母親教他的字通通記牢了,母親很高興的送了他這些東西,希望他能把字學得更好。

可是,該寫什麼字?尼爾盯著空白的羊皮捲,苦惱了起來。

想了許久,尼爾終於想到可以寫的東西。拿起羽毛筆,尼爾在羊皮倦寫下幾個生澀但工整的字:爹爹的秘密。

看著墨跡慢慢滲入羊皮捲,尼爾滿意地笑了……

爹爹有一把很奇怪的鐵棒,長長的、扁扁的、尾端尖尖的。聽媽媽說,那隻鐵棒叫做劍。

劍要做什麼呢?媽媽說是打壞人用的。我長大也想打壞人,所以也想有一把劍。但是媽媽說,爹爹那把劍很重,我太小,還舉不起來,而且爹爹很珍惜那把劍,不一定會送給我。這真是令人遺憾。

有時候,我會偷偷跑進爹爹的書房,看看那把劍。我很想把劍拉出來仔細看看,但是劍又重、又長,我根本拉不出來。

後來我問爹爹,為什麼要拿那麼重的劍?這樣打壞人不是很累嗎?

爹爹卻回答我,以前那把劍在他的身體裡面,一點也不重。

我知道爹爹一定是騙我的,因為那麼大、那麼重的劍,怎麼可能放在身體裡面?那不痛死了?

我想,爹爹一定是因為劍很漂亮,所以才願意忍受那麼重的重量。

因為,有一次,我看到爹爹拿起那把劍,很小心、很愛惜的擦拭。爹爹好像很專心,讓我可以躲在窗外專心偷看。

那把劍非常漂亮。黑色的底,金色的花紋,上面還有一個黑龍圖騰,看起來好漂亮、好威風。爹爹對那個圖騰好像特別喜歡,反覆摸上好幾次,爹爹摸的時候,我還看到那個圖騰動了一下,不過,我想這應該是我的錯覺。

爹爹好像為他的劍起了名字,因為爹爹一邊擦劍,一邊說了一個名字,不過我沒聽清楚,只聽到一個「生」的音。到底是什麼生,或是生什麼?我不敢問爹爹,因為這樣爹爹就會知道我在外面偷看,我才不會做那麼笨的事呢!

這把劍是爹爹的秘密,因為後來我發現,爹爹老是在媽媽不在時,才會去擦劍。

爹爹還有另一個秘密,這是我不小心發現的,我答應過爹爹不告訴媽媽。

有一次,波波和塔塔突然來找我,說要帶我去看一樣好東西。那時候我剛認識波波、塔塔不久,也是他們第一次到我家來。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知道我家,不過我想,應該是別人告訴他們的吧!

喔!我忘了解釋。波波叫做波多爾,有一頭跟媽媽一樣漂亮的金色頭髮,也有媽媽的耐心,除了對塔塔外,波波從來不會大聲說話。塔塔叫做塔克,頭髮灰灰的,不像村裡的爺爺那樣白,但是眼睛卻是紫色的。聽村裡的大叔說紫色的眼睛不好,不過我卻覺得很漂亮。

唔……說回來那天吧!

我不敢吵醒爹爹、媽媽,盡量很安靜的下床。

波波和塔塔帶著我往森林裡走。所有村人都不敢接近森林,他們說,森林裡有很多野獸,牠們的利牙、利爪會把人撕成碎片。但是,我進過森林很多次,從來沒遇到野獸,只遇過波波和塔塔,但是他們不是野獸。爹爹也沒有禁止我去森林,因為很多時候,爹爹也會自己一個人到森林裡砍柴或是獵些野味。

晚上的森林有點兒恐怖,我跟著波波和塔塔走了好一會兒,他們突然要我停下來。接著,波波和塔塔突然飛起來,而且還把我抬飛起來。

我嚇了一跳,差點叫出聲音,幸好及時捂住了嘴巴。波波和塔塔為什麼會飛?聽爹爹說,有些人可以擁有翅膀,所以可以飛,波波和塔塔應該就是爹爹說的那些人,真令人羨慕……我也希望可以飛。

波波和塔塔抬著我,躲在樹上。

「你看那邊。」波波一手指著方向,一邊湊在他耳邊道。

黑漆漆的森林能看到什麼?我本來有點懷疑,沒想到朝著波波指的方向,我竟然看到一大片白光!

白光很奇怪,明明很亮,卻沒有照出任何東西,我只看到白光裡站著一個人……

那個人……啊!

我揉揉眼睛,發現那個人竟然是爹爹!我差點就叫出聲音,幸好早一步捂住嘴巴。

爹爹為什麼跑到這裡來啊?波波、塔塔認識爹爹嗎?

我想得頭都快爆掉了,突然看見爹爹雙手捧著舉高,然後一顆一半黑、一半白的石頭浮了起來。

那是之前我送給爹爹的石頭,因為裡面有精靈,所以我把它叫做精靈石。

爹爹拿精靈石來這裡做什麼?我有好多好多問題想問,塔塔卻比了個手勢,要我安靜。

精靈石浮起來之後,四周的光突然全往精靈石集中,好像硬要塞進去似的,我看得愣住了。

為什麼光會動?

光一直塞進精靈石,接著精靈石突然在原地轉圈圈,然後,兩隻精靈從精靈石裡慢慢浮了出來。

一隻黑的、一隻白的,兩隻精靈蜷著身體,我認得!那是精靈石裡的精靈!但是爹爹為什麼可以把他們弄出來呢?

兩隻精靈出現了好一會兒,卻一直沒有動彈。

突然間,我好像聽到爹爹發出一聲嘆息。

我想這應該是我的錯覺,因為我跟爹爹的距離,應該不可能讓我聽到爹爹的嘆息。

這時候,白光慢慢散去,精靈也慢慢回到精靈石。

就這樣?

我心裏一堆問題,還是不知道波波和塔塔帶我看這些要做什麼。

「那個人好強!」波波壓低聲音這麼說。

「那個人是誰?那麼強大的初始能,那麼快就能聚起來……」塔塔的表情看起來很嚴肅。

波波、塔塔的話很奇怪,難道他們不是因為看到爹爹,才叫我來看的嗎?

我本來想告訴他們,他們說的很強的人,是我的爹爹,不過,我還沒說呢!爹爹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小淘氣,下來吧!連你那兩個朋友一起來。」

我嚇了一跳。爹爹竟然知道我在偷看。不過爹爹既然叫我小淘氣,就表示沒生我的氣,所以我立刻就催著波波和塔塔放我下去。

波波和塔塔好像很緊張、很害怕,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

「這麼晚了還出來做什麼?」爹爹拍拍我的頭。

「爹爹也出來了啊!」還說我呢!

爹爹微笑,突然又轉頭看向波波和塔塔問:「他們是你的朋友?」

「是啊!」記得爹爹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他們。我立刻告訴爹爹誰是波波、誰是塔塔,也告訴波波和塔塔,他們說的很厲害的人,就是我的爹爹。

我不知道塔塔怎麼了,他竟然還問爹爹:「你是誰?」

「這不重要。」爹爹的表情還是沒變,我想只有媽媽會讓爹爹的表情變來變去。

爹爹本來很討厭陌生人,不過好像並不討厭波波和塔塔,因為他絕對不會對陌生人說那麼多話。

「我知道你們是尼爾的朋友,在尼爾有能力保護自己之前,就麻煩你們照顧他了。」爹爹這樣說。

我不懂!我明明已經很強了!才不需要波波和塔塔保護呢!但是波波、塔塔卻很認真的答應了。後來波波和塔塔說,爹爹的意思是我的力量太不穩定了,所以要他們照顧我,但是,只要有壞人來,爹爹都會打跑他們,我也不需要太強啊!

後來他們開始聊天,說了好多我都聽不懂的話。我聽好久才有點明白,爹爹好像在解釋怎麼利用初始能。

但是,初始能是什麼?

我問爹爹,爹爹卻說,等我再長大一點,他會教我。

什麼時候才能長大?我又問爹爹。

村裡的小孩長得好快,可是我好像一點都沒有長大。每一次我問媽媽為什麼我不會長大,媽媽都說,只要乖乖吃飯、乖乖睡覺,就會長大。

我有乖乖吃飯啊!而且大部分也會乖乖睡覺,卻沒有長大。如果我再不長大,其他人一定會笑我。

後來,爹爹說,如果我答應不把今天晚上的事情告訴媽媽,他就會幫我長大。

長大也可以幫忙嗎?我覺得很奇怪,但是我知道爹爹從來不說謊,所以我答應了。我很想長大。

爹爹用雙手在我身上摸來摸去,熱熱、溫溫的,還有點癢癢的。我忍不住一直笑,笑到沒力氣,就忽然睡著了。

第二天我醒來時,已經躺在我的床上了。我知道一定是爹爹帶我回來的。

我想起那個約定,立刻跳起來,跑到我量身高的柱子,在頭頂碰到的地方用石頭刻了一橫。回頭一看!

爹爹真的沒騙我,我真的長高了。

原來長大真的可以幫忙!

之後每隔十天,爹爹都會幫我長大,然後我要幫他保守秘密。

糟糕!這張紙不能給媽媽看到了!

我想,我必須另外寫一張給媽媽檢查……


─本書完─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