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軒,你真是一個超級大怪人。」
韓軒喝茶正喝得高興,死黨李霽突然冒出這句話。


抬眼看了李霽一眼,偏頭思考了一會,也不否認:
「是啊!因為我名字怪。」


李霽翻翻白眼,拿起吸管拼命咬:
「就是這一點怪!我說你的人怪,不是說你的名字怪。」


「原來如此。」韓軒淡淡地道,很正常,他又再次聽錯了別人的意思。


他從來不否認自己很怪,事實上,根據從小到大的所有經驗,他知道它的確是一個怪人。


看到別人哭,他會想笑。


看到別人笑,他會想生氣。


看到別人生氣,他會覺得愉快。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的情緒總是跟別人不同。


進了鬼屋,大家放聲尖叫,他卻揚聲大笑,嚇呆了鬼屋裡扮鬼的工讀生。


大家覺得他無釐頭,而他也覺得其他人很莫名其妙。


最慘的是,他.....不會痛。從小不管受了多重的傷,他都不會痛。


他很奇怪!沒錯。


不過,他不在乎。反正他再怎麼奇怪還不是一樣有一個平凡的人生。


「有時候我真懷疑你的所有感官都有問題,很可能是神經線路接錯了。」
李霽瞪著韓軒不斷加糖到綠茶裡的手


「我很正常,會看會聽會說話。」韓軒拿起吸管攪拌著桌上那杯淡綠色的液體,淡淡地反駁。


李霽聞言死命地搖頭:
「不正常!像現在!你的綠茶已經是全糖了耶!幹麻再加糖?!你要不要乾脆點一杯糖?」


韓軒不說話了,視線直直地看著桌面上的水漬。


李霽看到韓軒的反應,尖叫起來:
「夠了!你不要想了!我只是開玩笑,你千萬不要把它列入考慮。」
他絕對相信韓軒會把waiter叫來,然後跟他說:
「麻煩給我一杯糖。」
他不想跟這個大怪人一起成為這家店的“傳說”。


「你是開玩笑的?可是這個建議很好。我一直覺得這杯綠茶沒有甜味。」韓軒驚訝地回答。


李霽翻翻白眼:
「不是人家店裡的綠茶有問題,而是你的味覺根本就有問題。」


韓軒沒有反駁。這是很有可能的,因為,他從來不明白朋友口中的美食究竟有多美味。


「我很怪嗎?」韓軒在一陣沉默這麼回答。


李霽聞言張大嘴:
「當然怪!天下無敵的怪!」


韓軒沒有回答,只是拿眼瞪著李霽,他不以為他有那麼怪。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