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李霽並沒有繼續討論他的怪異,話鋒一轉,問起了韓軒的現況:
「對了,你家還好吧?」


「老樣子。」


許多人只知道韓軒性格怪,卻不知道他的家也怪。


他有一個媽媽卻有兩個爸爸,不過都不是他的親生父親。這兩個爸爸一個賣毒品,一個賣軍火。從小,韓軒第一件學會的事就是如何辨識毒品和改造槍枝。哥哥在牢裡,三不五時假釋出獄,沒隔幾天又被抓回去,因為他實在太喜歡燒房子了。姊姊前陣子生了一對龍鳳雙胞胎,寶寶的父親不詳,待查。


除了戶籍上登記的這些人,他家還有很多流動人口。


例如,某家超商搶案的嫌犯、某某分屍命案的嫌疑犯,某某強姦犯.....。這些人偶爾會來。


其他像是,隔壁角頭的老大也常來他家吃飯喝酒,大聲唱卡拉OK,順便過夜。更別說小頭目們三不五時都要來孝敬他的兩個爸爸。


其實,警察如果找不到通緝犯時,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守著他家這顆樹,等待那幾隻走投無路一定會來找這顆樹的兔子。


「你沒告訴他們我們要考大學了嗎?」李霽問。


韓軒搖搖頭:
「沒有!前幾天槍爸的貨被抄了,心情不好。媽媽賭博輸了十幾萬,心情也不怎麼好。」


李霽瞪大眼:
「別管他們心情好不好了!報名截止日是後天耶!」


韓軒聳聳肩:
「沒關係,我不考大學也不要緊。」


「什麼不要緊?難道你不讀了?喂!高中畢業你想找什麼工作?別跟我說你要學你們槍爸去做軍火生意。」李霽皺眉道。


韓軒破天荒笑了笑:
「這個工作也不錯,順便可以把槍爸的客戶接過來,讓他安心去吃牢販。」


李霽翻翻白眼,受不了道:
「不行!今天我陪你回去,我跟你媽講。報哪間學校你自己決定,但是錢還是要有,先找你姊,你姊比較阿沙力。」


聞言,韓軒一呆,立刻搖頭:
「不好。我姊姊這兩天心情很差。女人發起瘋來是六親不認的。」


說到這個,李霽精神就來了。
「你姊有什麼好心情不好的?她不是為她的寶寶找了幾個有錢的爸爸嗎?」李霽好奇地問。


韓軒苦笑,無奈地道:
「因為昨天DNA鑑定結果出爐,那五個冤大頭全都不是寶寶的親生父親。」


聞言,李霽誇張地張大嘴:
「啊!你姊實在太神了!五個耶!五個都不是?還有其他吃乾沒抹淨的嫌疑犯嗎?」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