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軒低頭數了一下,好一會才道:
「按時間來算,嫌疑犯還有六個。不過這六個都沒什麼錢,有幾個還是我槍爸和毒爸的小弟,靠他們養是沒希望的。」

李霽搖頭,他實在不知道怎麼說他們這一家子。一堆問題人物!最怪的還是眼前這個面無表情說著姊姊找不到孩子的爸的少年。

生在這種家庭,他,會抽煙、會喝酒,聽說也會幹架、飆車,但他卻不去做,原因是因為“無聊”。更別說他還認識一堆毒梟、和黑道大哥大,一天到晚都有人要找他去當左右手了。

更好笑的是,這樣一個家庭出來的人,在學校除了他這個號稱區中第一號天才、萬年第一名的李霽之外,竟然沒有人知道這個怪人的怪背景。

他們只知道,那個區中第一怪人跟第一名人是好朋友。

每個人都納悶,為什麼李霽願意跟一個成績平平,長相,呃....也平平,更是怪到不行的人當朋友。

要是有人知道韓軒的“顯赫”家世,現在恐怕會有一票人想跟在他的身邊當小弟。

前途無限“光明”啊!

而那幾個在學校號稱可以呼風喚雨的小老大,不消說,馬上就要來他的面前恭恭敬敬地叫一聲---韓老大!

正當李霽還在想著要不要哪天讓韓軒的真實身分曝光一下時。韓軒接下來的話卻幾乎讓李霽嚇到靈魂出竅。

「我懷疑寶寶的爸爸是我哥。」韓軒淡淡地說

「啥麼?」李霽口齒不清地叫。

韓軒還是沒有反應,平靜地將他的話重複一次:
「我懷疑寶寶的爸爸是我哥。」

李霽掏掏耳朵,懷疑地問:
「我沒聽錯?是你哥?」

我咧!亂倫耶!

韓軒點點頭,還是一派輕鬆自然。
「我哥上次假釋出獄,開了一個狂歡party,我猜,他弄錯人了。」

雖然韓軒的話一貫是高速跳躍的,但是李霽還是聽懂了。他的意思是說,他的哥哥在上次假釋開舞會時,酒醉獸性大發外加神智不清,誤把馮京當馬涼,把自家姊妹當成乾妹妹使用,鑄成大錯.....。

「那你姊咧?死了不成?」總不會他姊就是在等這種機會,然後一點也不反抗吧?

韓軒搖搖頭,簡單解釋:
「我哥開party,她玩得比誰都還要瘋。」

意思就是說,他姊也玩瘋了、喝醉了,然後兩個醉鬼就.......

李霽聽了真是頭大。
「那現在呢?」他是很想知道到底確定了沒有。

不過韓軒顯然聽不懂他的暗示,很自然地說出“現狀”:
「我姊心情很不好,一天到晚威脅要把房子炸掉。」

李霽看到韓軒一臉不在乎的模樣,好奇地問:
「你不擔心?萬一你在睡覺,然後就這樣莫名其妙嗝屁....」

韓軒聳聳肩,無所謂地道:
「炸了也好,順便把我槍爸堆在倉庫裡的火藥、毒爸塞在床底下、沙發裡的白粉通通炸掉。順便可以把那群無所事事的無聊人炸死。」

聞言,李霽很沒氣質地張大嘴,呆了好半晌,才連忙搖頭:
「不要吧!火藥白粉,一炸起來不得了,消防車不夠用,別到時候死了你們那群可憐無辜的鄰居。」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