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霽見劉主任轉身走了,一把抓著韓軒來到活動中心和圍牆中間的小走道。

「那是你槍爸的東西吧!」李霽將雙手岔在胸前道。

韓軒默然看著李霽,意思像是,你明明知道又何必問我。

「不是告訴過你,出門前要翻一翻書包嗎?」

他們家時常會又不小心遺失的物品,那些物品不時會在電視機後面、牆角、馬桶水箱、瓦斯桶旁邊出現,當然也包括韓軒的書包。

「我已經找到一把槍和兩個子彈了。」韓軒面無表情地道。

李霽知道他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說,他早上已經找過了,那顆子彈是漏網之魚。

聽到韓軒這樣講,李霽也不知道還能怎麼辦。
嘆了一口氣,無奈地道:
「下次眼明手快!看到那個中年禿頭就趕快溜!」

中年禿頭指的是訓導主任劉主任。這個劉主任時常以學校安危為己任,視學校名譽為生命,所以天天就會守著校門搜書包,目標通常是學校的問題人物,韓軒雖然平日裡沒做什麼壞事,但是拜他的“怪”名之賜,劉主任從來沒有一天忘記過他。加上韓軒太過準時的到校時間就注定了天天被搜書包。

韓軒想了一下,迷惑地道:
「為什麼要溜?」

「當然要溜,不然被他搜到你槍爸和毒爸的東西,先不管上不上頭條,退學是肯定會了,而且說不定一要送警察局。」李霽嚴肅地道。

韓軒直質地看著李霽,突然不發一言轉身就走。

李霽見狀,苦惱地拍拍額頭。平常人要是看到韓軒這樣的反應,不是以為他生氣了就是以為他不屑理人。不過李霽可知道,這是韓軒心有定見反應。表示韓軒對他所講的東西並不在意,而且顯然另有想法。但是,是什麼想法呢?

「你不會是覺得有沒有退學都沒關係吧?」根據李霽長期對韓軒的了解,這是最有可能的。

韓軒一邊走向教室一邊輕輕點頭。

李霽在後面緊緊跟著,對一路不斷跟他打招呼的學妹們敷衍地揮揮手。
「好吧!就算你不覺得退學很嚴重,但是持槍械很嚴重耶!要是留下案底,你的一生就毀了!」李霽苦口婆心地勸。

韓軒對李霽的話聽若未聞,基本上他對警察、警察局都很不以為然,當然,連帶的,他也不喜歡什麼法律規範的。

不過要是問他喜不喜歡他的家人,他也會說不喜歡。他不喜歡那些天天到他家作客的兄弟,不喜歡喜歡燒房子的哥哥,不喜歡收集男人的姊姊,不喜歡毒爸槍爸,也不喜歡天天賭老千的媽媽。

天底下,他喜歡的東西少得可憐,小時候他最喜歡的是小黃狗,可惜那頭狗被毒爸試毒毒死了。

之後他喜歡的是這個叫做李霽的人。

因為他代表了好管閒事的人類,老是一頭熱地幫他安排打點,他覺得他像以前的小黃狗,會提醒他吃飯和起床時間。

然後就好像小黃狗是他小時候唯一的朋友一樣,李霽也是他現在唯一的好朋友。他會保護他的好朋友,所以,李霽建議的事他會盡量聽進去,但是,有一些他就不能接受。

像是這種牽涉到案底的東西,他不覺得重要,因為他家人人都有案底。就連他也做過很多所謂的壞事,只不過他聰明一點,沒被抓到。李霽不知道,他還以為他是好人,只不過有點怪。

他這麼盲目的相信他,讓他覺得很有趣。因為李霽平常就很精明,不知道為什麼看不出他一點都不是好人。

李霽勸了好一會,總算讓韓軒答應,下次會改變到校時間。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