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下課,李霽跟老師告了假。原因是他知道韓軒還是沒交報名費。眼看明天就是截止日了,依韓軒的性格肯定不會在意,所以他乾脆第八節不上課,目的就是要逮住同樣不上第八節的韓軒,跟他一起回家,跟他家人“溝通”一下。

抓著書包,李霽很快就在校門口追上韓軒。

「你逃命啊!跑這麼快!」

「我不回家。」韓軒牛頭不對馬嘴地回答。

不過李霽也不以為異,不給商量餘地,抓著韓軒就走。一邊走一邊叨叨唸唸:
「管你回不回家,今天我一定要幫你要到錢,你就先寄放在我這裡,明天我幫你繳。」

他知道韓軒放學從來沒有準時回家過,老是在外面晃蕩,等到想睡了才會回家。當然他大可以等放學後再抓他回去,但是,事實上是,那個時候他根本就找不到他。

韓軒的表情閃過一絲興味,就是李霽這種老媽子性格讓他覺得有趣。所以他沒有再抗議,任憑李霽扯著他破破爛爛的書包把他往前拖。直到......他發現韓軒走的不是他平常回家的路。

「你走錯了。」韓軒停下腳步,淡淡地說出他的意見。

李霽聞言,愣了一愣,翻翻白眼,又扯著韓軒往前走。只是,剛剛明明還走得好好的,但是這會兒任憑李霽怎麼用力,卻還是絲毫都拉不動輕鬆站著的韓軒。

李霽努力沒用,無奈地嘆了口氣,轉過頭來埋怨:
「路不一樣有什麼關係,也是要去你家的啊!」

「我走的是那一條路。」韓軒肯定地說著,一邊還指著一另一條岔路。

李霽張張嘴,啞了好一會,才聳聳肩問:
「我們是人,對不對?」

韓軒沒有回答,但是鄙視的眼神就像在說:你白痴嗎?當然是人啦!

李霽對韓軒鄙視的眼神視若無睹,
「既然我們是人,幹嘛要學螞蟻和蝸牛,天天走一樣的路呢?」

韓軒聞言並沒有認同,反而正經地道:
「那條路比較安全。」

李霽呆了一呆,放眼望去,兩條路都是兩線道加上寬闊人行道的大馬路........。

「台灣的治安沒有那麼差!換條路就會被殺被搶?嗟!」不以為然地反駁,拉著兀自杵在路上的韓軒往前走。

韓軒猶豫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耐不住李霽的催促,龜速地被李霽拖著走。

*******************************************************************

這條大街怎麼看怎麼平常,平常時候即便他走上個兩三趟也沒啥問題,怎麼這次帶上韓軒,一切都不一樣了呢?

李霽緊張的看著圍著他們的五個不良少年,心裡還在納悶。

剛剛走得高興,卻被人拉進了小巷。更慘的是,眼看行人一個個從小巷口經過,就沒人願意注意他們這兩個可憐人一下。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一邊嘆息,李霽還不忘一邊看著眼前所謂的不良少年。

五比二.....應該是沒有勝算的。正在估量著應該大喊救命,還是虛與委蛇,覷機求救。還是.....乾脆花錢消災時,五個不良少年踩著三七步,雙手全橫叉在胸前,一臉得意地道:
「區中的....,時機歹歹,兄弟們最近手頭緊,想跟你們借點錢來週轉週轉。」嘴上是商量,不過那態度明擺著搶錢。

李霽實在是很不甘願的,爸媽賺錢很辛苦的,他花都不夠了,哪有錢讓他們搶....?只是...不給的話他們肯定不會放他們走的。

李霽聰明的腦袋開始高速運轉起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