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身上沒錢啊!我們提早回家就是要拿錢到學校繳的啊!」李霽無辜地道。

他們這樣放走他們最好,再不然,說要跟著他們回去拿也無所謂,反正到了人多的地方他就不怕他們了。

可惜,秀才遇到兵,便是有理也是說不清的。眼前五個人只是想勒索,其他理由他們總當屁話,一概不聽的。

因此,五個人只對視了一眼,然後其中一人開口了:
「你要拿錢不會叫你爸媽送嗎?你他媽的唬我們啊?!」

李霽啞了一啞,幸好反應超快,立刻想出了一個理由:
「我爸媽出國了,錢放在保險箱,不能叫菲庸拿,一定要自己回去拿。」

五個人聞言,眼睛為之一亮。

「我們抓到一尾大魚了!」剛剛說話的少年興奮地道。

其他少年也一臉振奮,這一ㄊㄨㄚ做了,他們又可以逍遙好一陣子了。

李霽正在心中讚美主的睿智,懂得要把有些人做得笨一點,有些人做得聰明一點。現在他這個聰明人只要把他們騙出去,大概就好好幾個方法把他們順便騙上警察局。

想到這裡,李霽幾乎忍不住要歡呼了。

可惜,他忘了,主除了睿智之外,恐怕還有一點點小幽默。他偶爾也是喜歡惡作劇的。

這幾個被李霽歸類在笨一點的人類,通常在笨到極點的時候,會偶爾出現一點小聰明。就是這點小聰明,就毀了所謂聰明人的計劃。

五人高興過後,突然一個人對著李霽嘲笑道:
「哈!枉費你還讀那所天才學校,竟然還笨笨的告訴我們你爸媽出國了!果然是笨書呆。」

李霽聞言在心中大叫不妙,雖然他及時裝出了悔不當初的表情,但是其他四個人卻已經警覺了。

要當傑出的不良少年,當然警覺性一定要有,不然逍遙不成,隨時都得上警察局了。

其中一人,大掌往還在嘲笑對方的同伴肩膀上一拍:
「哇靠!你沒說我們都差一點被這個小子唬弄去了!」

被拍的少年呆了一呆,有些莫名其妙。

另一個少年立刻附和:
「沒錯!既然讀區中,怎麼可能笨到告訴我們他家沒人,又不是三歲小孩!」

此話一出,剛才還在莫名其妙的少年恍然大悟。

「媽的,這渾蛋真賊,你想把我們騙出去?你他媽當我們白痴嗎?」這一想清,頓時惱羞成怒,握拳便往李霽揮去。

李霽在心中哀嚎,眼看來不及躲掉這一拳,沒想到旁邊一股大力傳來,韓軒竟巧在這節骨眼拉了李霽一下,李霽應力一偏,可就這麼巧的躲掉了那一拳。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