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拳的少年沒打到目標,一時失去平衡,往前頓了兩步。

出擊失利,少年愣了一愣,怒氣又起,立刻捲起袖子:
「跟他囉唆什麼,打了就不怕他不乖乖掏出來!」看來是準備大幹一架的樣子。

其餘四名少年聞言自然也同意,五對二,白痴也知道穩贏的。

李霽聞言臉差點綠了!真的要打?!他是天才沒錯!但是天才向來是動嘴巴的,要他動手實在是太欠風度了。

正考慮著該不該烙跑時,那邊的人卻拉開了架勢。

伸手悄悄拉著一直怔在一旁的韓軒,想提醒他,風頭不對,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時,這個天殺的怪人卻動也不肯動。反而直直地看著五個凶神惡煞問:
「你們是哪裡人?」

聞言,李霽差點昏倒,管他們是哪裡人,總之現在他們就在小小台灣島,而且還十分不巧地站在他們眼前,更不巧的是,他們再不跑,就準備去醫院掛傷號。

不過韓軒似乎一點緊張感都沒有,看起來完全沒有逃跑的打算。

「哈!這個蠢小子竟然問我們哪裡人,你他媽的,老子台灣人!」一名少年哈哈嘲笑道。

韓軒皺起眉,他沒料到會遇上這幾個生手,真是討厭。如果不是不喜歡之後那種排場,他早就動手了。

幾個少年沒有理會韓軒不悅的表情,只顧著嘲笑。

這時李霽已經顧不得什麼,趕忙拉著韓軒邁開步伐打算開溜。沒想到五個少年笑歸笑,倒是眼明手快,一見兩人想走,二話不說,近身去攔。

一個少年橫跨了一步攔住了李霽的去路,而後面一個少年則是伸手一拉,準備把跟在後面的韓軒拉回來。

沒想到手才伸過去,連衣角都來不及碰到,手腕卻猛地一緊,接著手便被一扭,痛得少年大叫起來。

「啊--------!」
聲音才剛叫出口,“喀”地一聲,清脆地響起。

一秒鐘的停頓,少年又更加痛苦地叫了起來。他的手已經被放開了,但是他的疼痛卻沒有減少,反而尖銳地刺著他的神經。

只見他左手握著右手腕,全身發抖,痛得連眼淚都流出來了。

仔細一看,原來少年的右手小指被人硬生生地扳斷了,正不自然地垂晃著。

這一下,兩邊都呆了。

大家都沒看清楚,但是其餘四名少年見同伴莫名受傷,也不管到底怎麼回事,直接就將目標放在靠同伴最近的韓軒身上。

「媽的!是你幹的嗎?操!」眼神一撇,四人分開行動。

只見一名少年留下照拂受傷的少年,因為他到現在還在哭叫著。其餘三名立刻撲了上來!

這三個人到是分得出輕重緩急,一個先去架著還在呆滯當中的李霽,其餘兩個一左一右,分別按住了韓軒的雙肩。

李霽被人架住,這可回神了。他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個肉腳會突然斷了手指,但是,不是他們的錯吧?!瞧他們手無搏雞之力的模樣,怎麼可能折斷他的手嘛!難不成那肉腳的手是紙糊的啊?!

韓軒雖然怪了一點,可也沒那個身手可以在一瞬間折斷人家的手指,這一定是誤會!說不定,根本就是那個肉腳自己不小心撞到折的!

李霽在腦中飛快地分析,越想越有道理,正想開口阻止他們修理無辜的他們時,眼前的景象卻讓他活似生吞了一顆鴨蛋似地,張嘴呆立。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