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韓軒左腳一踢,左手邊的少年立刻被踢中下巴,應腳後退。

接著韓軒右肩一搖,左手一伸一扯。右手邊少年的手就落到韓軒手中。這時,韓軒右腳往少年背後一跨,少年的手立刻反扭向後。

「啊----!」少年才剛驚叫一聲,同樣的聲音又出現了。

“喀喳”!

少年的痛叫聲立刻響了起來。這時另一個剛被踢退的少年才剛站穩腳步,連咬破的嘴唇已經流血也還沒來得及發現,又一個同伴加入斷指的行列。可巧的是,斷的同樣是小指!

這一個發現讓少年腳下一時遲疑。

就這一個遲疑,韓軒便趁機回頭,按住另一名少年架著李霽的手,勁腿向下一掃。

少年膝蓋應力一曲,單膝跪了下去。李霽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總算知道趁機逃開少年的控制,直覺跑到韓軒身後避鋒頭。

這邊少年曲腿而跪,另一邊剛剛被踢退的少年也回過神,見狀不妙,立刻趕上前。可惜遲了,韓軒一手擒住了少年的手,手掌一翻一扭。“喀喳”一聲,少年立刻軟倒在地,捧著受創的右手,痛得全身發抖,唉聲連連。

又......又是手指!

少年見同伴又倒了一個,急忙一手勒住韓軒的脖子,另一手一拳就往韓軒的側腰打去。

怎知,一拳下去,眼前這個少年竟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反手扯住少年勒住脖子的手,右腳後掃,彎身一甩。少年只覺眼前一花,人立刻被凌空翻了過去。下一刻,他的背部就被狠狠摔在柏油地上。

只是他的災難還沒結束,韓軒把他甩過去後,立刻一腳跪上少年的肚子,少年當場忍不住痛叫一聲。

叫聲才剛起,兩手立刻落入韓軒手裡。

“喀啦”一聲,不,不是一聲,而是兩聲疊在一起。少年兩手小指同時被折斷!殺豬似的叫聲當場響遍整條小巷。而韓軒呢?他竟然笑了,對著痛苦唉叫的少年笑了。

李霽在旁邊看了,冷汗直冒。他怎麼不知道他這個怪人朋友有折人家手指的不良癖好啊!瞧他連折了四個人五根手指頭,看情況還想繼續的樣子,李霽不自覺地握緊了手,深怕下一個遭殃的就是他十隻修長白淨的手指!

李霽在一旁心驚肉跳,倒是在一旁照顧傷者的少年被一連串的變化驚得連扶住同伴的手都鬆了。直到韓軒站起身,把冷漠的黑眸轉向他,他才驚覺。

「啊!」少年驚叫一聲,不自禁地猛退一步,一臉蒼白。

韓軒疾步而上,少年驚懼之下,右手往懷中一掏。

沒想到,東西還沒掏出來,便被趕上的韓軒一手壓住。韓軒另一手扣住少年的肩膀,右腳曲起上蹴。

「啊----!」少年應腳曲跪於地,重要部位被襲擊,哪還不痛徹心扉的?!

韓軒不理他,一手折了少年的小指,然後便逕自伸手拿出了少年來不及拿出的東西--一把槍!

李霽在一旁看了,背脊當場冷了起來。沒想到這幾個長相不起眼的少年竟然有槍?!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