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運站前,瀰漫著詭異的氣息,人群都在不安騷動。

原來,捷運站入口處正圍站著十幾個人,全都穿西裝打領帶,外加一副墨鏡。這一批同樣裝扮的人出現在這個人潮來往不絕的地方,自然引起眾人的側目。但這群人卻絲毫不理會,兀自盯著站外來往的人群。這一看分明就是黑社會的陣仗!怎的卻不見警察來取締呢?

李霽心裡忐忑不安,正想拉著韓軒繞過那群人,沒想到韓軒反倒大踏步走上前去。李霽臉一垮,也只得跟了上去。

兩人才剛接近,那群人便已經發現,全都拿眼瞪著他們。

韓軒表情不變,在這群人面前停下腳步,沉默不語。李霽心裡七上八下的,就擔心那群人發飆,賞他們這兩個可憐的高中生兩顆子彈。沒想到這群人非但沒叫他們滾開,還恭敬地彎下身子。這可把李霽給看迷糊了。就在這當口,這群人當中穿出了一個人,很快走到韓軒面前。這人看起來大概也有四十歲以上了,頭髮黑白相間。本來還戴著墨鏡,卻在見到韓軒時,把墨鏡拿了下來,堆起笑臉道:
「韓少爺今天怎麼換路啦!」

韓少爺?!李霽稍一思索便猜出原因了。看來因為韓軒槍毒二爸的關係,尋常地方勢力為了不得罪衣食父母,所以對韓軒格外巴結。但是,他們特意聚在這裡是為了什麼?特地等候韓軒嗎?為什麼呢?難道跟剛剛那幾個勒索他們的不良少年有關嗎?

韓軒看著面前那位中年男子,微微皺起眉頭:
「楊叔叔,有事嗎?」

中年男子尷尬地搓搓手,欲言又止:
「聽說剛剛幾個不長眼的小朋友找韓少爺的麻煩.....」

「你的人?」韓軒挑挑眉,恍然大悟。

「那幾個小朋友是新來的,不懂規矩。我已經處罰他們了!希望韓少爺....回去的時候...多...多留情...」

聞言,韓軒似是毫不在意地微笑了一下。李霽何其聰明,一眼就看出韓軒這一笑實在是夾著頗多嘲諷。這也很好理解,這些人對韓軒這般恭敬說來說去也不過是因為他有兩個有地位的爸爸,掌握著黑社會最重要的兩項利器─槍和毒。也就是說,這種恭敬是建立在利益上的,也難怪韓軒對這種恭敬這麼不以為然了。

「你擔心什麼?我還不會為了那幾個人斷了我槍爸和毒爸的生意。」韓軒淡漠地道。這話說得可圓滑,叫李霽也忍不住驚奇起來。沒想到韓軒這怪人平常吭都不肯多吭一聲,今天打起官腔來倒是有板有眼。

中年男子聽韓軒這麼說很明顯地鬆了一口氣,說話也輕鬆起來。
「謝謝韓少爺!」中年男子喜上眉梢地道謝。

韓軒輕輕頷首,不再理會中年男子,逕自邁步穿過人群。李霽瞪著這付陣仗,猶豫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

這些人沒阻攔兩人,反而連忙讓開道路。李霽自然知道是託韓軒的福,不過看這些牛鬼蛇神,心裡還是七上八下不大妥貼。

才剛穿出這些人的包圍,韓軒驀然停下腳步,轉過身,掀起書包摸索起來。李霽正自愕然,卻見韓軒摸出了一把槍和六發子彈。

槍一拿出來,這群男子大驚,不約而同地猛退一步,往懷中一掏,想也知道是掏槍,李霽看得頭皮發麻,幾乎有被打成蜂窩的預感。

「手放下來。」中年男子神情嚴肅地喝止手下。

眾男子聞言,遲疑地對視一眼,終於還是放下手。李霽這時幾乎忍不住要高喊大哥英明了。

韓軒似乎早就料到中年男子會喝止手下,因此只是撇撇嘴,不置可否,將手中的槍和子彈通通丟給離他最近的男子,然後轉身就走。

李霽見狀一楞,連忙跟上。才剛起步就聽身後傳來那位“大哥”的聲音:
「謝謝韓少爺。」

韓軒連理也不理人家,李霽基於根深蒂固的好寶寶禮貌觀念,只好轉過身對著大哥點點頭,這才轉身快步跟上韓軒。

兩人走了一陣,穿過捷運剪票口,李霽終於忍不住好奇地問:
「我說,韓軒啊!為什麼沒看到警察把那些大哥小弟抓走啊?」

韓軒斜眼看了李霽一眼,眼神很是不屑,一語不發。不過李霽區中第一名可不是當假的,只看到韓軒這一眼,立刻將韓軒的意思猜得七七八八。

「你是說,是那些人叫警察不要來的啊?」李霽滴滴咕咕地猜測。

韓軒沒回答,李霽頓了一頓又接著問:
「警察怎麼肯聽他們的呢?」

韓軒翻翻白眼,又送了一記不耐煩的眼神給李霽。李霽倒也不在乎,自顧自又道:
「你的意思是,他們有條件交換啊?」也沒錯啦!搞不好警察和地方黑道勢力有一定的默契也說不定。

韓軒還是沒回答,不過李霽似乎很自得其樂,又自言自語地猜測一陣。這段問答全是李霽自個兒說,很是有趣。韓軒聽著聽著心中也不禁又好氣又好笑,忍不住道:
「你真是奇怪,既然知道為什麼問我?」

李霽一聽,臉馬上垮了下來,深受打擊地道:
「怪??你這個天字第一號大怪人竟然說我怪????天啊!我不想活了!」說著當真捧著心,一臉痛苦。

這滑稽模樣,不只其他候車的人側目,就連韓軒也忍不住揚起嘴角輕笑。

「啊!你笑了?!」李霽驚喜地叫,滿臉詭計得逞的模樣,看來剛剛是他故意這樣說的。

聞言,韓軒一呆,接著陷入迷惑當中。他以前可不會因為這種事笑的,是因為他跟李霽這人相處久了,才變“正常的嗎?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