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軒陷入沉思,李霽則是因為證實了自己的猜測,而在心裡計劃著怎麼把韓軒的“正常”引出來,因此兩人又沉默了一陣。等到上了車之後,李霽才猛然想起一事,馬上迫不及待地問:
「你之前不肯跟我走這條路是因為你猜到會有人找麻煩嗎?」

韓軒沉默了一下,才輕輕點頭。

見韓軒承認,李霽驚訝地追問:
「為什麼?」難道韓軒這怪人還會未卜先知嗎?不..不可能!要是他會未卜先知,那萬年第一名就不會是自己了。

韓軒果然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因為他道:
「因為他們不知道我會走這條路。」

聞言,李霽更好奇了,接著問道:
「那你以前走的路呢?他們會淨空嗎?」這話李霽只是隨便問問,他卻不相信那些人真的會為了李霽淨空街道。沒想到,韓軒還當真點頭了。

「上下課時間他們會叫在那條路的自己人離開。」韓軒理所當然地回答。

李霽聽到這話詫異地瞪大眼睛:
「你是因為這樣所以固定走那條路?」

韓軒倒是很老實承認:
「麻煩還是少點好。」

李霽沉吟了一陣,又滴滴咕咕地分析起來:
「這也滿奇怪的,就算因為你毒爸和槍爸的關係,他們也不需要這麼麻煩啊!總不可能每次都會遇到像今天的事啊!」

沒想到此話一出,韓軒反倒用詫異的眼光看著李霽:
「你怎麼知道?」

「知道什麼?」李霽楞楞地反問。

沒想到他一反問,韓軒反倒不響了,逕自搖搖頭不講話。但是李霽這人怎會這容易放掉這個疑問,稍一思索,他就想出癥結所在,立即追問道:
「你不會是說,你真的每次都遇到吧?」

韓軒遲疑了一下,接著點點頭。這下,李霽反倒張大嘴巴不知該說什麼。其實韓軒自己也很納悶,怎麼牠只要一出門幾乎都會發生事情。當然,吃虧的從來不是他,那些地盤老大在不能招惹他,又頻頻被他打得損兵折將之下,乾脆就劃定禁區,特定時間特定路線不准手下人等接近。韓軒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考量下當然樂見其成。李霽不知道其中曲折,但想到韓軒不僅是怪人,連身邊發生的事也怪,怪事多了,好像也不怎麼稀奇了。

捷運列車在軌道上奔馳,李霽的腦袋瓜裡也彷彿有一列捷運列車正在疾馳一般,呼嚕呼嚕地響著。



到士林站之後,李霽一邊扯著韓軒出站,一邊叮嚀道:
「等一下你就乖乖在旁邊等著,我負責說服你爸媽拿錢出來。開玩笑,賣毒賣槍的沒錢讓你報名,會讓人笑掉大牙了!」

韓軒憂心地皺皺眉,他家人從來不知道道理這兩個字怎麼寫,李霽竟然想去說服他們?不過轉念一想,他又不擔心了。橫豎等李霽不行的時候,他再出面就好。因此隨手招了輛計程車,率先鑽進後座。李霽本擬轉搭公車,一見韓軒進了計程車,不由翻翻白眼,大概也想到韓軒必是沒耐心了。

計程車直達韓軒家大門口,韓軒看也不看計費表,皮包一開,一張千元大鈔便丟給司機。也不等司機找錢,便下車走人。

司機是個老實的人,拿了這張大鈔愣了一下,連忙開口想攔住下車的韓軒。李霽卻急忙擺擺手:
「不要叫啦!他從來不等找錢的。你就收下吧!」

司機聞言又驚又喜,一時竟不知該收還是不該收。李霽不等司機作決定,也接在韓軒身後鑽出了計程車。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