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抓男的女的還要經過你同意嗎?」另一個長得正常一點的妖怪尖聲尖氣地叫,兩個年輕女人就在他的手裡。說他長相正常其實也不過是因為他只有兩個眼睛一個嘴巴,只是看起來實在也不怎麼令人舒服,首先他兩眼眼角下垂嚴重,幾乎拉到嘴巴,一張闊嘴也似拱門似的大大彎曲,一隻鼻子好似吊鐘,兩隻大大招風耳耳垂幾乎垂到肩膀。這副模樣加上半駝著的身體,實在是地心引力的強大明證。

妖怪話一說完,另外兩個妖怪更是大喇喇地張開臉盆大的血紅嘴巴囂張地笑著。

年輕男子難堪地漲紅了臉,正不知該如何是好時,一名中年男子突然走上前,拍拍年輕男子的肩膀,接著對著三個兀自笑得囂張的妖怪委曲求全地道:
「大人要人,我們不敢阻擋,但是可不可以只抓一個?我們族裡年輕的女性只剩他們了。」

這倒是,三個妖怪拿眼看去,這群人除了襁褓中的嬰兒不算,二三十個輕一色都是男的,女的不僅少,還都是上了年紀的。不過這卻不干他們的事。五眼妖怪嗤笑一聲道:
「要年輕女人你們人類努力多生一點就好,我們還沒怪你們只有兩個好貨色讓我們抓呢!想要回一個?哼!」

此話一出等於是沒得商量,中年男子輕嘆一聲,搖搖頭又走回人群中。而本來還存著僥倖想法的兩個年輕女孩更是大聲哭叫起來。

大餅臉妖怪的臉突然皺了起來,像風乾橘子皮似的,不耐煩地轉頭對著駝背妖怪道:
「把那兩個女的丟遠一點!吵死了!」

駝背妖怪也很受不了手中兩個女子高分貝的哭叫聲,聞言也不反對,兩條長手臂一甩,兩位少女就碰地一聲摔到不遠的大樹下。大樹的旁邊是三頭瞇著眼抬頭啃樹葉的飛龍,看來就是三隻妖怪的座騎。這種飛龍性情凶烈,不是尋常人可以馴服,就連魔族裡也沒有多少這種飛龍。可惜這群人類從來沒看過這種飛龍,更不知道他的珍貴性,否則應該可以猜出這三隻妖怪絕對不是普通妖怪這麼簡單。兩個少女突然被甩開,忍不住尖叫一聲,哪隻落地之後才發現這一摔竟然沒把他們摔傷,一時倒是愣住了。

年輕男子見少女被甩飛,頓時一驚,又見兩女安然無事這才放下心來。眼珠子一轉,立刻又軟下語氣道:
「就算我們努力生,你們三天兩頭來抓還是沒用。用不了多久你們就沒人可以抓了!這對你們也不好。」

沒人抓?這可是大問題。大餅臉妖怪臉又更皺了。

「你們這裡沒了我們頂多道別處抓,你們人類多的是!」五眼妖怪不以為然地道。

「可是這幾個城鎮附近就數我們部落最大,而且地點固定,我們要是沒人可沒辦法保證你們可以馬上找到其他人。」年輕男子胸有成竹地道。

這倒是,附近因為魔族城鎮的魔族人抓得凶,所以幾乎沒什麼人類活動。只有這一批人因為牧牛,可以供應魔族食用,所以才能訂下約定,暫時得以生存。

「不然你要我們再把這兩個妞還給你們嗎?」五眼妖怪怒沖沖地道。

年輕男子當然知道這三個妖怪不可能把抓去的人還給他們,而他的用意不是這樣,因此他連忙搖搖頭道:
「當然不是。我們只求三位大人能保障我們族人在往後20年不再受到其他魔族人的侵擾,好讓我們能繁衍下去。」

人類長成成人20年差不多。大餅臉妖怪不禁沉吟起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