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突然消失,韓軒正覺奇怪,卻突然覺得頭一昏,眼前一黑,睜開眼睛卻是看到一片滿是雕刻的牆壁…。
  
  這裡…?韓軒愣了一會才想了起來。喔!他現在是在那個莫名其妙的房間,但是,剛剛那兩個人呢?
  
  韓軒坐了起來,茫茫然地抓抓頭。
  
  「啊!他醒了!」旁邊傳來驚呼。
  
  韓軒轉頭看去,原來就是那三個把晶石給他吃的元兇!!韓軒可完全不管為什麼剛才明明聽不懂三人所說的話,現在卻聽得懂。他只管雙眼噴火地瞪著三人看,只是詭異的是,韓軒雙眼明明燃著怒火,臉上卻笑得極端燦爛。
  
  「您是…神使…嗎?」老人戰戰兢兢地問。
  
  如果現在看到韓軒笑容的是李霽,肯定會知道,現在最好有多遠跑多遠。但偏偏,這三人完全不了解韓軒,不知道韓軒的情緒向來不能以表情來揣測。
  
  韓軒從來不知道禮貌兩個字怎麼寫,君子兩個字對他來說更是完全的笑話!所以,老人話一問完,便被韓軒一腳踢得仰天栽倒!
  
  「神使?…哈!沒錯!我是神!現在我腳踩在你身上,我就是你他媽的神!」踩在老人胸膛上,韓軒叉腰瞪眼,極度囂張地道。
  
  剛剛被兩個莫名其妙的男子搞得心頭火起,一把火還沒散呢!韓軒當場將餘火通通發洩在老人身上。
  
  敬老尊賢?哈!那是什麼?沒聽過!
  
  「長…長老…?」一旁的少女驚得手足無措,也不敢去招惹發飆的韓軒,只敢趴在地上,急聲問著被韓軒一腳踢岔了氣,差點便歸天的老人。
  
  老人吃力地連連喘氣,一時說不出話來。
  
  「是還不是?老頭子也說一聲吧!」另一個老人見狀也急了,連連追問。
  
  是不是什麼?韓軒皺皺眉,看著三個在眼前打啞謎的人,心中不爽到極點,於是他的臉上再度漾起笑容…。
  
  這麼暴力的人怎麼會是神使?老人好不容易擠出一點力量說話,本想說這人根本不是神使,沒想到韓軒因為怒火再起腳下不覺一個用力,那個“不”字便這麼硬生生被韓軒給踩掉,於是老人的回答聽在眾人耳裡便成了:
  「…是神使…。」
  
  話一說完,老人氣一噎,頭一垂,於是老人這把老骨頭終於在韓軒的折騰下,完蛋大吉!
  
  正因為這個莫名其妙的原因,韓軒和李霽兩人理所當然成了神使,而老人則因為“冒犯神使神威”故世…。
  
  「啊!!老頭子…!」另一個老人驚叫。
  
  見老人死了,韓軒心中的怒火也消了,放開腳,這才回頭尋找與他一同落難的李霽。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