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霽這會雙眼緊閉,躺在地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抽蓄著。
  
  剛剛讓他讓他痛得死去活來的,李霽也貢獻了一份,只不過,看在方才那老頭讓他出了氣的份上,韓軒便決定對李霽好一點…。所以他彎下身,輕輕搖動李霽的肩膀,叫喚:
  「李霽!…李霽!」
  
  昏迷的人仍舊沒有轉醒的跡象,韓軒挑起了眉,按下想要狠狠摔李霽幾下的慾望,將頭湊近李霽的耳邊:
  「台灣第一天才美男子。」
  
  李霽最愛炫燿他從小到大考試毫無敗績的豐功偉業,外加對自己過人的外貌沾沾自喜,所以只要每逢有人稱他為台灣第一天下美男子,不論怎麼忙,李霽都絕對會開口回應。
  
  不過,這回顯然例外了,因為李霽除了緊皺的眉頭微鬆之外,沒有其他反應。
  
  是對這個稱呼麻痺了嗎?韓軒偏頭想了一想,突然霹哩啪啦丟出一串:
  「世界第一天下無敵俊美聰穎美少年。」
  
  韓軒面無表情地說完這串稱呼,又將視線凝注在李霽臉上。這會,李霽有反應了,他的嘴角抽蓄,似想扯出笑容…。但,李霽嘴角抖著抖著,卻不見清醒。
  
  還不夠嗎?韓軒仍舊是一號表情,但心裡早就開始認真尋思如何讓李霽醒來。
  
  突然,韓軒拉高聲音,用著毫無起伏的語調叫了起來:
  
  「李霽,你聽好了,其實你一點都不英俊,一點都不天才。」沒反應,繼續…。
  
  「你根本就是自大狂。」沒反應,再繼續…。
  
  「沒有佣人就活不下去的生活白痴。」再繼續…。
  
  「只會讀書的書呆。」再繼續…。
  
  「只會賣臉蛋的小白臉。」再繼續…。
  
  「只懂得做表面功夫的偽君子。」再繼續…。
  
  「只會照鏡子的自戀狂。」再繼續…。
  
  「愛操心又幫不上忙的老媽子。」再繼續…。
  
  韓軒越唸越順口,只覺得心情越來越好,聲音也就越唸越大聲,完全沒發現躺在地上的李霽表情越來越扭曲…。
  
  「完全沒救的大音癡。」
  
  「天下無人能比的運動白痴。」
  
  「跑一百公尺要花二十秒。」
  
  「打籃球被球砸昏。」
  
  「踢足球踢斷腿。」
  
  「釣馬子釣到太妹。」
  
  「捐款遇到詐騙集團。」
  
  「唱歌遇到包廂起火。」
  
  「看電影遇到大停電。」
  
  ………。韓軒越講越順口,直到地上躺著的人突然蹦了起來,兩手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
  
  「你…聽好了,那只是本少爺,我,非常少、非常少的失誤,和一點點的缺陷,根本不妨礙本少爺的天才和帥氣,知道了嗎?」李霽咬牙切齒地道。
  
  韓軒揚了揚眉,沒理會李霽的威脅,自顧自道:
  「醒了?」
  
  李霽一愣,這才想起方才兩人吞下那像玻璃珠的東西,然後就鬧肚子,接著呢…?李霽想了起來。喔!是了,他好像夢到一個長得非常英俊的男人,喔,當然囉,這個人還是差了他一點。那個男人用非常冷酷的表情要他永遠睡著,這令李霽相當不滿。這種帥氣的話,應該由他來說吧!不滿之下,李霽開始對這個人說教了起來。從遠古時代談到2004年,從地心談到外太空,從經史子集談到莎士比亞,就是要告訴那個人,所有的一切,只要是他李霽說的,都是對的。
  
  李霽長篇大論,似乎將那個人唬得一愣一愣的,直到韓軒那該死平板的聲音開始數落他的缺點,才讓李霽正式失控,打從韓軒的第一句話開始,李霽就很想糾正,無奈說不出話來。可韓軒竟然就這樣越數落越順口,把他心裡的痛通通挖了出來。士可忍,孰不可忍!李霽怒火狂飆,終於在那個囉哩叭嗦的男人再度要求他睡著時,李霽結結實實賞了他一記手刀。他這個區中萬年第一名可不是當假的,人體構造嘛,不過就是那回事,不用很用力,效果就可以很大了。
  
  反正,就是這樣,那個死男人昏倒了,然後他就這麼醒了。
  
  想清楚之後,李霽抓了抓頭,不怎麼確定記憶中的一切究竟是夢還是真實。
  
  李霽怔愣之際,韓軒扯開了李霽的手,兀自走向一旁呆傻著的一老一少。
  
  韓軒方才的表現讓這對老少非常驚訝,因為,他們聽到韓軒像唸咒一樣唧哩咕嚕地說了好長一串,然後另一名神使就醒了!
  
  「衣服。」韓軒用著理所當然的表情和語氣道。
  
  一老一少,滿臉茫然。實在是,他們聽不懂韓軒說的話。
  
  韓軒瞪著眼,把地上那見破爛的上衣踢了過去,然後指著自己光裸的身體。
  
  喔~~~~~~~~~~。兩人這會懂了。
  
  「花兒,趕快去幫神使取兩件衣服來。」老婦人連忙道。
  
  那個叫做花兒的少女聞言連忙轉身離開,離開前還不忘對著李霽和韓軒行了一禮。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