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噯…,韓軒,我有沒有聽錯?神使是指我們嗎?」李霽在少女離開之後,忍不住好奇問道。
  
  韓軒點點頭,沒講話。
  
  「這是說…我們被炸藥炸來這裡,就成了神了?」李霽誇張地大叫。
  
  「大概是。」韓軒同樣冷靜回答。
  
  這…?不是很奇怪嗎?神…?他應該還是人類吧!
  
  李霽張嘴又閉嘴,卻說不出話來。
  
  這時,那名叫做花兒的少女又回來了,這回跟著來的還有另外兩名看來相同年齡的少女。
  
  花兒捧著衣服,領著另外兩名少女,跪在韓軒和李霽身前:
  「神使請更衣。」
  
  瞥了一眼還在混亂狀態的李霽一眼,韓軒才對著少女們點點頭。
  
  三名少女見狀,立刻站起身,花兒抖開了一件看起來像是浴袍的衣服,一名少女來到韓軒身邊,開始替韓軒脫衣服,另一名少女則走到兀自出神的李霽身邊,為李霽脫起衣服。
  
  感覺身上的衣服被拉扯,李霽一驚,直覺拉住:
  「你要做什麼?!」
  
  李霽突如其來的大吼嚇著了那名少女,只見她腿一軟,喀地一聲跪了下去。
  
  「神使恕罪…。」少女的聲音在發抖,聽起來可憐兮兮的。
  
  見狀,其餘兩名少女驚懼不已,不時將視線往呆立著的李霽臉上看去,但又擔心李霽怒氣(?)發到她們身上,所以都不敢替同伴求饒。
  
  兩名少女畏懼的神情李霽看到了,不只如此,李霽還看到韓軒那面無表情的臉,冷冷的眼神,就好像在指責他是欺負女人的撈種男人!!(韓軒:誰理你那麼多,不過就是看著你像護著貞操的女人一樣,扭扭捏捏,覺得有趣罷了。)
  
  「我…我沒有欺負她。」李霽訕訕地解釋。
  
  韓軒沉默了一會,然後點點頭。這時,替韓軒脫衣服的少女也將韓軒身上的衣服都除下了。韓軒就這樣裸著身體站著,一點遮掩的意思也沒有,倒是為他換衣服的少女連頭也不敢抬一下。
  
  韓軒這麼輕易“裸呈以對”令李霽相當驚訝,暫時忘了地上還在發抖的少女,詫異地問:
  「韓軒…你都不會不好意思嗎?」
  
  不好意思?韓軒抬抬眉,思索一下,發現自己的字典裡好像一直都缺乏這幾個字。也是,他家有的都是臉皮核彈也打不穿的人,三不五十開個裸體轟趴大雜交好像也挺正常的,從小看到大的他,若不是覺得一堆裸體沒有美感,恐怕也加入了。這種環境下,脫衣服算得了什麼?記得他從國中開始,就常被幾個阿姨姊姊脫光光,好像也沒什麼。
  
  「以前常常這麼做。」韓軒用最簡短的句子解釋原因。
  
  常常這麼做?!這是什麼意思?!李霽愣著,看著韓軒平舉雙手,讓少女為他穿衣,遲遲說不出話來。
  
  一個男人可以在女人面前這麼…有“信心”…,還常常被女人脫衣服…,難道…是…?!
  
  想到這裡,李霽表情不由有些古怪,啞著聲音,小心問道:
  「那個…韓軒…。」
  
  韓軒轉過頭,默默看著李霽。那意思李霽懂,就是:你有廢話快講。
  
  吞了吞口水,李霽輕咳幾聲:
  「咳…我說,韓軒,你不會已經跟…咳…跟女人…那…那個…了吧?」
  
  說完,李霽立刻緊盯著韓軒。應該不會吧!他們畢竟還是純純的高中生啊!韓軒又不喜歡跟他那些親人們攪和,所以……一切都是他想太多..一定是的。就像他,雖然仰慕他的女人可以從台灣越過大平洋排到美國,但他也還是“清清白白”的啊!李霽打死也不會承認,他會為了韓軒可能已經有了經驗這件事吃味的!
  
  聽到李霽的問題,韓軒面無表情的臉慢慢揚起一個令人想要一把撕碎的可恨笑容!
  
  夠了!他知道了!這個死小子已經有過經驗了!!但就算這樣,有必要笑得這麼“賤”嗎?!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