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霽一張俊臉扭曲起來。恨啊!他竟然在這種事情上輸給韓軒了!!咦?!不!才不是這樣!韓軒那小子沒貞操,他幹嘛要羨慕?!
  
  對!他才不是羨慕!也不是忌妒!他只是…對!只是好奇…。
  
  「第一次是什麼時候?」李霽努力將表情控制成毫不在乎的模樣。看清楚喔!他只是好奇!只是好奇而已。
  
  韓軒看著顏面神經有失調跡象的李霽,一個有趣的念頭浮現腦中。
  「國小六年級。」韓軒的表情依舊沒有其他變化,但眼中卻已閃著奇特的光芒。
  
  此話一出,李霽大受震撼!!國小六年級?!想他國小六年級還在討論花輪小丸子,這小子就…就開葷了!!李霽的臉色正式變變變,五顏六色,精采得讓韓軒看了心情大好。
  
  就在李霽大玩變臉之際,韓軒乾脆上前,三兩下將李霽剝得精光,這才對旁邊兩個侍女點頭示意。
  
  兩名侍女會意,連忙七手八腳地把準備好的衣袍套上李霽身上。
  
  一轉眼,李霽和韓軒都已是一身輕軟的白色長袍,腰間繫著亞麻色的寬大布帶。
  
  李霽看著韓軒,驚訝地道:
  「沒想到這種像睡衣的衣服穿起來也是不錯的。」
  
  韓軒沒有李霽那麼多感慨,只顧著撩起長長的袍尾,皺著眉頭思量。
  
  四個少女都退走了,李霽自在許多,蹬上「祭台」,盤腿一坐,見韓軒瞪著袍尾發呆,不禁問:
  「噯?你在想什麼啊?」
  
  韓軒抬頭看著李霽,沉默了一會,似乎在估量值不值得告訴李霽這件事。
  
  「衣服太長,行動不方便。」最後,韓軒還是說了。
  
  聞言,李霽恍然大悟。因為自小練武,韓軒向來不喜歡累贅的衣服,學校裡的制服,到了冬天,又是西裝外套,又是領帶、領夾、腰帶,常見韓軒不耐煩地東扯西扯,沒一次穿戴整齊。不過,韓軒就適合這樣半邋遢的模樣,有種性格的帥氣。認識他的人都對他的個性和脾氣沒輒,不過外校的人,尤其是女生,卻是崇拜死了這樣的個性小生。當然囉!要論歡迎程度,韓軒還是拍馬,不,是就算拍噴射飛機也趕不上他李大爺的!
  
  想到這裡,李霽又陶醉了一下。
  
  一看李霽眼睛上飄,嘴角掛著詭笑的模樣,韓軒放下了對袍尾無謂的努力,專心研究起李霽。
  
  李霽真的很有趣。像小寵物一樣,只要看看牠們的行動,就知道是餓了,還是想出去玩。韓軒從小接觸的都是些弄刀舞槍的人,有些個性粗豪,不過更多的是,表面海派,實則心機深沉。畢竟,能跟他槍爸和毒爸直接接觸的,都是些智慧犯,就連最小的小弟也是外頭的大哥。
  
  如果李霽只是性格單純,那也不是無可取代,只是,有時候,李霽又鬼靈精得不得了。面對外人,又虛假得極為高竿。這種人該說複雜還是單純?
  
  醒過神的李霽發現韓軒盯著他的臉發呆,不由皺起眉:
  「你看我幹啥?愛上我了?」
  
  他沒有帥到這麼罪惡吧?!
  
  李霽不過隨便問問,沒想到韓軒卻是更加認真地看著他的臉。
  
  正當李霽為韓軒的嚴肅眼神忐忑不安之際,韓軒卻突然蹦出一句話:
  「愛上是什麼感覺?」
  
  不久前,他才聽他姊說她有多愛哪個男人哪個男人,但是因為他姊很愛的人常常在變,對象的特質也常天差地別,所以他一直捕捉不出,愛上的意義在哪。
  
  愛上?李霽翻翻白眼。他哪知道?向來只有別人來愛他,他又沒去愛過別人。
  
  「你去找一個女人試試不就得了。」李霽隨口胡謅。
  
  韓軒沒有回答,倒是認真想了起來,找一個女人就可以試試愛上的感覺?這好像不難……
  

PS.舊版異域之人,白夜看來看去,總覺得不夠嚴謹,不夠完整,所以舊版更新到此為止,接下來將會重新整修發表。目前已有新版異域之人,請大家多多發表感想,作為白夜創作的參考。謝謝^^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