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決定立法規範,教育零體罰。
在這一面倒的聲浪中,這個社會似乎只容許一種聲音,以人權為名的零體罰。

所謂體罰,究竟定義在哪裡。
沒有體罰,是否就真的成就了人權的美名?

以人權立國的美國,校園喋血,師生暴力衝突,這是教育失敗?還是以人權為名,行縱容之實所導致的後果?

體罰是不好的,這點誰都可以認同。
體罰不好卻不能直接推斷,零體罰就是好的。
台灣總是在做過猶不及的事情,卻永遠都學不會教訓。

不體罰,是為了讓學生學會彼此尊重。
但,全然零體罰,卻也同時可以成就一個人的肆無忌憚。
這點,當下的媒體政府,究竟誰在關注?

過度體罰絕對錯誤,枉顧學生自尊的體罰也是不該。
這中間尺度的拿捏,絕對在老師身上。
我們可以責備那些尺度拿捏不當,不懂得尊重學生的老師。
但,零體罰的立法卻是在懲罰所有老師。
打手心不行,罰站不行,
OK!罰寫可以。
但是,難道沒有人想過,罰寫其實比罰站更差勁嗎?
罰寫是把讀書當作懲罰,比起肉體的疼痛,這種精神上的暗示不是更加嚴重嗎?

身在教育圈,我很少重罰學生,一但處罰,我一定清楚告訴他,我處罰的是什麼?我期待他在此之後改變什麼?
如果我是家長,我不會希望老師不分青紅皂白地處罰我的孩子。
但,家長難道就希望老師對學生採取放任政策嗎?

現在的老師,就像驚弓之鳥。
打了,怕被告,怕被媒體當成大罪人。
罵了,也怕被告,說枉顧學生自尊。
誰來教老師怎麼做?

反正,多管多錯,少管少錯,不管就不會錯!

這就是現在的社會給老師的期待。

認真負責的老師,可以因為一個錯誤被判死刑。只因為體罰兩個字。

當社會不停對老師潑冷水時,誰燃得起教育熱情?誰要為台灣的教育付出?
最後,誰能期待台灣的未來?

當我成為老師後,我最不屑的是教育部。
因為,身為政府教育監督機關,目光卻不夠寬。
理想化而不切實際的規定,完全的迂腐。還好意思責備那些堅持舊制的人不懂變通?

一綱多本、九年一貫,已經把台灣的基本教育攪成一灘混水,難道還不夠證明嗎?
教育部的大官,可層走下基層了解教育實務。
那些人權團體的人員,可曾親身參與真正的教育?

人性本善,是個理想。

我們相信學生犯錯不是故意,必須給機會讓她們成長學習。
但是基礎的教育裡,卻仍有一些,屢犯同樣過錯。
不體罰,可以用記過的方式,但是,記過對那些人而言,只有四個字「不痛不癢」

我認為,可以規範老師的體罰範圍,但是不能規範零體罰。

「零體罰」成為一種惡夢...老師的惡夢。

連罰站都不行,老師還有什麼方法可以教育學生。

口頭告誡、愛的教育....

請那些大聲提倡愛的教育的人,去親身接觸缺乏家庭教育的孩子們吧!

有些家長忙碌,對孩子的管教有心無力。

有些家長很關心孩子的學習,從平時就灌輸孩子正確觀念。

兩種環境出來的孩子,用同一種零體罰的方式,誰都可以知道,結果完全不同。

古語:「因材施教」
怎麼現代的人卻忘了。

教育不是只有體罰,但是,對於有些需要當頭棒喝的人,體罰卻是選擇之一。
我們不希望教育只有體罰一個選擇,但,卻也不必要把這個選擇完全剔除。
這就是過猶不及的做法。

我時常遇到許多家長,告訴我:
「我不相信愛的教育,我的孩子有錯,請你盡量處罰,只要不要造成嚴重傷害,打打手心,罰站都是可以的。」

或許這不能代表所有家長,但,起碼在告訴我們,請不要把社會弄成只有一種聲音。

究竟有沒有人去國中高中看看,現在的教育有多可怕?
沒有人願意擔起管教的責任。

老師處罰了,會被家長責怪,還要叫媒體把名字和長相都公布出來。

既然家長都不在意自己的孩子好不好了,當老師的管那麼多幹麻?

一句俗話說:「別人的孩子死不完。」

體罰時,我們總說,那個老師就是「別人的孩子死不完。」

但,在體罰動輒得咎,責罵管教也深怕隨時被告時,老師放開了管教的責任,難道不是「別人的孩子死不完?」

體罰,會傷害孩子的自尊。

但,當社會完全將體罰污名化,弄得老師們人心惶惶時,不僅沒人會體罰,甚至連管都懶得管。
放棄全部的結果,才真的是「別人的孩子死不完」

學校是群體,錯誤行為會被學習並且放大。
記過不痛不癢。
不能打不能罵不能罰站...
錯誤行為無法糾正,學生開始重複學習錯誤...
打不是萬能,那難道愛...就真的是萬能?

如果教鞭揮下前,老師心中有關心、有期許、有愛...
那麼這個體罰怎麼會過重?
該譴責的是那些揮下教鞭前,沒有設身處地為學生想的老師。
但,這不代表所有老師在揮下教鞭時,都是冷酷無情的啊!

學生沒有掃地,我會原諒一次,我告訴他:之所以生氣,是因為你學不會負責。
但當一而再再而三犯同樣的錯誤時,揮下教鞭,我告訴他:我相信你會學會對自己所有行為負責。群體的社會必須依賴每個人的付出,你不能只享受不付出。
教鞭揮下的意義,不是單一個體,而是一個群體秩序的維護。
我可以私下處罰,以顧全孩子的自尊,但...我不希望這把教鞭被無限上崗成罪惡淵藪。

我揣摩家長的期望,應該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學會認真、負責、明辨是非。儘管成績可以不用人人一級棒,但,這種為人正向的特質難道不該被培養?

愛的教育是個大框框,裡頭應該是無限寬廣。
勸慰、體輛、責罵、處罰,都不應該被排除在外。

就連孔子都曾對他弟子惡言相向,現代的教師反而被要求成為只懂體諒和勸慰的人?
有些孩子需要當頭棒喝,
有些孩子需要關心撫慰,
當孩子有許許多多種時,社會竟然要求老師只有一種方法?
多麼可笑?

過度體罰是錯,但將體罰無限上崗成罪惡,將體罰視為教育毒瘤,更是大錯特錯!


以上僅是私人想法,如若不喜,請見諒。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