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人很喜歡神魔變時,你可以叫他神魔fan
而…當一個寫同人文的人已經突破fan的境界…又該叫什麼呢?


(以下…BL猛獸肆虐中…危險勿入…)



原本已經使用神能幾乎到臨界點的薩摩,不知為何…突然發現這個魔族的話有榽撬,如果只是知道長相…是不會那麼快找到這的,何況是認準的進入龍人族王宮?
而且他剛剛說了…神王長相一樣?

可惜牌面已經掀開,現在已經不是可以直接套話的時候…也只能直接讀取記憶了。

當魍丹被制住之後,仍然不甘心的用魔能抵抗,本來只是本能想反抗,沒有想過會有效果,但是當眼前的薩摩伸出手接觸到他時…魍丹卻突然覺得薩摩身上一絲絲氣息流出。

這氣息是…魔氣?

薩摩的臉色也瞬間不太對,似乎突然慘白了一下,魍丹雖然狐疑…但是也試著繼續輸出魔氣…傳來的氣息流也越來越明顯…

眼前的薩摩也突然眼神呆滯了一下,就這一下子,薩摩的氣息完全消失…可是身體卻還是繼續往魍丹的方向貼近。

魍丹也感覺到了,久違的壓迫感…是屬於魔王的…和剛剛的感受完全不同!

魍丹怔愣的瞬間,薩摩已經接近到兩臉互貼的地步。

他看到的,除了外表燦亮內裡卻又暗沉的紫色眼眸之外,是不會錯認的邪虐笑意…似乎很開心也很有報復意味。

[來的正好…剛好我也很久沒有嘗過你的味道,還可以教教那小子…]

薩摩馬上就將魍丹兩手攔腰抱起,他知道六衛還跟在後頭,得找到個不會被打擾的地方…不會被打擾,那當然是那個地方最好。

[薩摩]又邪邪的冷笑了一下,橫抱起魍丹…他反而往龍人族方向而去。

雖然這裡沒有魔王別宮,但他知道,這裡還有個很適合的地方。

[薩摩]把氣息完全斂起,魍丹儘管已經疑惑到了混亂的地步…但他知道,這真的是他要找的人,儘管…剛剛像是神王。

[薩摩]很快就到了龍人族的神殿,他知道…這裡最不會有人來,而且…這裡的氣息也剛剛好,再適合[教學]不過了…[薩摩]相當的滿意。

熟門熟路的蜿蜒而下,沿路上…手也慢慢伸入魍丹的衣襟,輕輕慢慢的揉著,一點都不著急…

到了他的目的地,他就順勢放下魍丹,並且給上一個深沉的熱吻。不同於薩摩平常的冷靜,這吻裡充滿了侵略…和情慾

用舌嘗遍了口內每一處,才慢慢從相吸的舌尖處離開,牽出的銀絲還留在魍丹的嘴角,他也不顧魍丹能否理解,直接就開口說了:

[這裡可是你們所謂龍人族的聖地阿…魔氣來源充足的多…小子,你知道這些,卻連你來自魔族的認同感都沒有!]
語氣中…有嘲諷,也透著不易察覺的憤怒。

這間房間,在兩人頭上的…就是神殿中那幅龍神圖。

[看來你真的需要我的指導,不然…連基本的魔族交往你都還不會阿…]不只是那見鬼的…純情?還有…羞恥感?這樣也可以當自己的分身?

不過,有完美的東西可以破壞…也實在是不錯的事…

往上看著精細而莊嚴的浮雕,[薩摩]嘴角邪邪的一提,更是一陣快意
[就讓你們的龍神見識一下,你這龍人繼承人的教學吧]

他往魍丹的方向傾身而下,直接就在魍丹頸上輕輕舔吻起來,同時跟魍丹提醒:[很久沒嘗過你…現在是很特別的情況…待會,我有不對,記得,制住我繼續!]

不顧魍丹的回應,薩摩…這時候該說是魔王了,魔王將魍丹上身衣物輕鬆的撕毀,伸手就往魍丹的蓓蕾上揉捏起來。

這時候的薩摩,可以說完全是氣急敗壞。

本來只差一點就要殺死這個魔族了,沒想到光是接觸竟然會造成魔王的甦醒?
而且現在還要跟魔族…魔族就算了…男性!?

想到這,舌上的觸感更是讓他噁心,竟然用自己身體做出那麼過份的事!

薩摩拼了命也要阻止下去!可是魔王儘管頭很痛,卻也開心得笑著…不願意停止,一邊還真的像是指導似的,告訴薩摩魔族身體的差異…

敏感點的差別…

還有對男性的愛撫方式。

薩摩不得不承認這些他的確都不知道,而且…

魔王也真的很成功。

光是看到魍丹臉上的紅雲,和勉強抑制住的輕喘就可以看出來

魔王搓揉蓓蕾的手,在兩個蓓蕾都充血腫大之後,不斷親吻魍丹嘴唇和攪拌內部的嘴也離了開來。

魔族還有個敏感點…這和神族是很像的,那是背後連接羽毛的連接處。

儘管沒有伸出翅膀…但是敏感度一樣很足夠。

轉到魍丹背後,兩手繞過魍丹腰間,直接探入下身衣物,就摸索移動到魍丹那…魔族明顯粗大的男根上,熟練的彈挑撫摸之際,嘴也移到魍丹的後背處,邊咬邊舔舐起來。

這時候…就連薩摩都可以感覺到魍丹的抖動,和手掌傳來的感覺,那不能控制的充血挺立。

可是薩摩不能接受!

他已經可以想像待會的發展,甚至手現在就放在一個男性的根部…愛撫?手上的粘膩感讓薩摩噁心…卻也有點點的,掌握全局的…興奮?

絕對不可以!

在不斷奮力衝擊之後,魔王總算是無法忍受這種內部的抵抗,皺起的眉間越來越深,手也只能離開已經有點沾汚的私處,按住自己的頭,狂吼出聲~

臥在地面上,眼神已經有點迷離的魍丹,總算是神智清醒,畢竟也是久經欲場的魔族,這種事,即使是常常只顧追求力量的魍丹也很熟悉,何況…已經跟著魔王那麼的久。

還記得剛剛王的吩咐,而且看王真的有不對勁的跡象

只好跟著慢慢站起身,反向魔王愛撫起來

薩摩能夠阻止魔王…心裡才剛剛鬆了一口氣

沒想到接著傳來的…是一陣陣的刺激

雖然薩摩也是有過經驗的人,但是畢竟也只是自己嘗試…琉璃更不會懂得太多情事,薩摩在這種事上比起魔王的經驗,可說甚至是不如人類和魔族的力量之差。
這種被人愛撫的事…對薩摩而言,真的可以說是破天荒第一次。

環抱輕揉舔舐之後…只見魍丹矮下身,分開了薩摩的衣擺,微微嘆息了一聲: [王……]
兩手就微握上了薩摩的分身…嘴就像碰觸易碎物品一般輕輕吻觸。

同時魔族特有的魔氣也緩緩注入

魔族之間…魔氣可以說有幫助催情的作用

這時候對魔王而言…更是幫助良多

除了能量的微微補充,魔王也很得意的發現…

薩摩的抵抗有變弱的趨勢。

不需要再捧著頭,魔王綴著得意的笑容…兩手就往魍丹的頭後方按住

魍丹也很清楚王的意思,嘴便從剛剛不斷的舔舐轉為慢慢含入

手也放到下面的球上…搓揉起來

魔王對這種刺激,其實還不覺得過癮。

可是他知道…有人可是第一次嘗試阿…

薩摩間接感到了身體上傳來的陣陣刺激,他卻連想停…都作不到,除了無力感之外,一陣陣氣息的傳入…也挑動他心底的慾望,有如有隻手伸進他體內,輕輕探撫一般…呼吸也不禁略為急促起來…

儘管這還不能讓薩摩改變姿態,但是他也不能夠冷靜下去,冷靜到…阻止這一切,尤其當,其實魔王自己沒有在動作之時

魔王瞇著眼享受之際,身上也慢慢散出黑色的氣

慢慢,這房間就被黑霧所繚繞,也更讓魔王感覺身心舒適

[丹…再進去一點]魔王命令之際,手也化出一點點黑氣…轉化為黑色粘稠的滑液。

滑液有些沾染到魍丹頭上,也有些滴下地面

魔王可不管這些…他把手往自己的…或者說薩摩的後穴慢慢抹上,一邊抹,一邊也伸入手指…慢慢的磨動

薩摩從沒有被撫摸伸入過那種地方,只是直覺的覺得危險…可是身體不由人的情況下…也只能任這該死的魔王擺布,而且他發現,除了魔王手指傳出的搔癢感,那滑液也似乎像有生命一般的,向著內壁滲入…也向著自己的深處滑動…薩摩幾乎忍不住要顫抖起來

[小子,果然很不錯阿,相當的緊密呢…]魔王邪邪的嬉笑著說

[可惜阿,到這年齡竟然都還沒有開發過呢…]雖然魔王不在乎痛,可是也不想無謂受太多傷。

一根手指在內壁括搔覺得差不多了…就不再深入

他有心想讓薩摩嘗嘗所謂開苞的滋味…魔王很得意的想著。

將手指從後方取出,一邊舔舐手上帶出的黑色滑液,邊向著還在細細含吐的魍丹道:[好了,夠了…現在來開發我這附身體]

[這可是處女身阿~不過…你還是可以讓我們玩快樂一點]魔王臉上有著幸災樂禍的神情,不顧魍丹疑惑的表情,邊轉身將手貼到牆上。

魍丹也只好依言轉換位置,不再多作動作…

不過幸好…已經含吐了一段時間,後穴也有著魔氣滑液在慢慢的擠壓滲入
他相信這種程度的痛感,應該也是幫助王快樂的泉源之一。

魍丹環抱住薩摩腰身,將被薩摩搓揉過,自己稍微有點分泌的分身,慢慢抵上,薩摩身後完美的渾圓之中,那還在不斷吞吐黑液也稍微擴張的後穴之上。

這時候,魍丹可以感覺到王的…顫抖?後穴和自己分身的距離,也是稍稍分開一下又拉近回來。

可是沒有時間讓他不解,只見魔王又皺著眉,直接就命令道:[丹,進去!]

魍丹幾乎是反射性的將他粗大的分身塞入了那團稀薄的魔氣滑液之中,沿著那順滑性…一下就突進了半根。

薩摩的口中發出了慘叫,同時,也有魔王舒暢的歡笑聲夾雜在內

沿著薩摩股間慢慢流下的,除了黑氣…還有就是紅中帶紫的鮮血…

薩摩可以說是被[刺激]到突破了極限,瞬間就拉回了身體控制權…原本撐在牆上的雙手也連著身體,想要往後面魔族的頸上給予致命一擊

魍丹雖然一時反應不及…但是頭也稍微退開,只被揮來的手刀削下了一些頭髮,連上的分身也沒有因此退出

連著薩摩後穴的身體也順著薩摩身體移動,甚至更加往內深入的頂了一些…
更深一層的劇痛傳來,可是薩摩也不是會為此屈服的人

可惜的是,魔王的意識剛剛不小心…現在可不會再放過他!

抓回掌控的魔王,拉住魍丹的頭,就著魍丹的嘴熱吻了一陣,好一陣雙唇才分開,連出閃亮的唾液絲

[可以了…接下來先放緩一點。]

讓薩摩開苞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狠狠踩住薩摩的尊嚴之後,魔王雖然自己是沒有問題…可是主要目的是要讓那小子沉淪,還是不要讓他反感到底阿…

手上又化出更多量的滑液,沾著黑亮滑液的手直接就向著自己的身上…口內…蓓蕾上…一樣樣慢慢的抹去

這些在非魔族的身體上而言…可都是催情很好用的東西阿

魔王壞壞的想著…自己輕輕享受快意之時,也不忘壞意的觀察薩摩的意識
薩摩經過剛剛的奮鬥…精神又不支的疲憊起來

後穴還是傳來一陣陣的痛麻感,可是,身上傳來的卻是陣陣的戰慄感?連痛感都不放過的,一絲絲轉化抽走痛感的戰慄感…

這種近乎被強姦的滋味…薩摩從來沒想過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難道…是奪走琉璃第一次那時候的關係,被老天逞罰?薩摩只能自嘲的想著。

[老天?神?你還是滿腦子愚蠢的思想]魔王的意識向著薩摩不滿的輕喝

聲音是輕的,可是手可不是那麼一回事…

現在要逞罰薩摩可是簡單的很,手往薩摩的分身移動,狠狠的拔了些毛起來
在薩摩意識剛無法說謊的痛叫之時,魍丹也一步一步的摩擦內壁,漸漸伸進了全根,從穴內擠出的,有血,也有一些滑液,更發出了液體和內壁摩擦…淫靡的聲音…

才剛痛叫完,無暇他顧的薩摩沒注意…

魔王已經開始把滑液往薩摩的男根上塗抹了。

魔王除了熟練的挑弄,更不忘不時的輕觸尖端的穴口,邊看著男根的抖動壯大,一邊還輕輕冷笑道…[怎麼…不喜歡?那你身體的顫抖和這裡的興奮難道是假的?]

有時還用尖端的指甲,輕輕戳著幼嫩的頂端,細細品味…薩摩現在迷惘的神智。

魔王兩手輕輕抽套,魍丹在後面,看後穴流出的血有止住的跡象,也慢慢抽出分身…分身抽出之際,魍丹也用舌舔上了血痕…

舔著魔氣的聚集體品嘗…更不願錯過薩摩血的滋味…

前後慢慢而不間斷傳來的感覺都已經不是痛覺,但是…卻也慢慢快要將薩摩逼瘋。

他的腦袋現在可說是渾沌一片,而且…他後面傷口傳來的搔癢感,感覺似乎比前方的刺激更加強烈。

魔王的手法真的很厲害…給了自己快感…卻剛好控制到不能解放的地步…

在意識裡的薩摩已經不能保持站姿,只能坐在地上喘息…

而且身體上的慾望讓他很想解決…偏偏他卻什麼都不能控制!

魔王本來有打算,讓薩摩哀求自己侵犯他,但是…他也知道,要是薩摩這樣就作的出來…他也不是自己的分身了,時間不夠阿…。

手上緊了緊根部,道:[丹…好了…來點正式的。]

轉身環抱魍丹讓他坐在地上,自己移動位置,就將後穴套入了魍丹的…

薩摩才剛清醒一點點,後穴傳來的騷動卻比之前的刺激都強,魍丹坐著,似乎不動,但是分身卻是不斷搔刮著才愈合不久的穴壁,只見血又開始由穴口滲出…

魔王可是很不客氣的上下起伏著…雖然要教人,但自己可還不算享受到…這可不行!

在魔族之間,這種事也有著力量交流的意味,所以很多魔族人期望和魔王發生關係,可是現在的薩摩身體,並不是魔族的身體…所以雖然足夠強健,但是卻不能自發的從交接處放出魔氣,但至少,可以吸收。

魍丹放出而壓縮在穴內的魔氣,在魍丹本來已經足夠粗大的分身外圍繞,除了給薩摩飽漲感之外…也不斷向內壁侵入,猶如不斷被挖掘一般…

這種舒暢感總算是讓魔王滿意一點
[這身體真是敏感…可惜你平常不會用阿…這種體質也挺有趣的。]

魔王還能輕鬆說笑的時候…這時的快感潮,已經幾乎足以讓薩摩蜷曲在意識內,不斷的抖動。

感覺到快樂之外,更讓他不能接受的是…這是被人侵犯之後所感覺到的…?

當他發現魔王減少了一點控制力,身體就有點慢了下來,可是,現在身體卻還是不斷的起伏在魍丹的身上?而且……速度也沒有減弱,反而更為加速,這是……?

[當然是你的慾望,你的想法……你的行為還真是淫蕩阿……還想要更快一點吧?讓人深深穿到你裡面去……]魔王很滿意,當然也不會忘記提醒薩摩他黑暗髒汚的內在,作為獎勵……魔王又開始撫弄薩摩的分身……而且給予的快感比之前強烈的多。

薩摩明明知道不對,明明想停下來……但是身體每個部分,尤其是胸前和身下,被滑液流動著的地方,都滲透般深深伸入纏繞著他的慾望,一層層解開自己對情慾的束縛,一直在告訴他,想要……

後面的地方更是嚴重……即使這樣不斷的套弄頂觸,讓自己快要發狂,體內的液體仍像生物般偏偏就是能找到……或者是挖掘出更敏感的地方。

連抱著自己的魍丹的胸膛,和自己乳尖偶爾微微的碰觸,都能讓自己感到一陣灼熱,在分身上的那雙手,更是讓自己陷入失神後止不住的噴發。

魔王沾著白濁,細細舔食,讓薩摩也一起品味那腥而帶甜的味道。

口邊流有白濁和黑污,薩摩的臉上有不甘,有憤怒,但是卻也有止不住的紅潮和微微的呻吟……

那麼噁心的事情,難道現在卻竟然開始覺得理所當然?甚至是還不足夠……?

薩摩被這想法嚇到了,可是……卻瞞騙不了自己,他真的在魍丹都已經噴灑入內穴,自己被快感激盪的要昏暈過去之前開始有這想法……

在薩摩完全陷入黑暗之前,魔王說話了……

好像是說了:[你的想法,不用想瞞過我,放心……不會讓你遺憾的,魍丹我會讓他留久一點……不然,要是你喜歡其他口味,也可以幫你找來。]

[不過……,下次我可不會再教你了。]魔王的狂笑聲在神殿中迴響不絕。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