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是因為自己的不正常?因為自己也算的上魔族?
薩摩很想苦笑,魔族好淫這自己也聽說過,可是沒有想到自己也是?連受辱到這樣都還…

「這一定是你們搞的鬼!」薩摩嘶吼…但是,其實自己都不確定

「你們嗎?說實話,我們現在是一樣的……」
魍丹冷冷的嘲諷著,俯身後讓自己的肉體緊緊貼上薩摩,兩腿交纏住薩摩的分身,就輕輕摩蹭起來,兩手更控制著薩摩的臀部,使自己的後穴總是滑過薩摩的尖端,甚至輕微的含住…但是總是一下就離開…

嘴上吸吮的,是薩摩艷紅的蓓蕾,吸舔之外,不時重重的咬住,感受薩摩的呼吸加快之餘,也欣賞著薩摩經過摧殘卻更為挺立的蓓蕾
之前,交歡時幾乎滿佈在薩摩身上的黑色滑液,魍丹是邊欣賞薩摩完事後的嫵媚睡姿,邊看著它被薩摩吸入身體的,果然效果不錯,敏感度比之前高的多阿…

薩摩努力的掙扎之外,卻還是可以感到,對方冰涼的肌膚碰在身上,就算是小小的碰觸都帶來一陣熱流漫開,何況是這樣全面的刺激,全身在不能控制下卻自發性的微微顫抖,連想要掩藏都做不到;那兩處如吸血藤一般蔓爬上來,狂肆侵佔的實質般能量,本來只帶給自己蝕心的痛苦,在這段時間之後卻跟自己唯一剩下的能量慢慢融合,從能量以及…身上受到的刺激,一種感覺也不斷的襲上自己腦海,薩摩不敢承認,但他仍然感覺的很清楚,心底冒出了渴望,那是欲求…想要…想要更多…

這是薩摩之前惡夢中最大的夢魘,夢到自己恬不知恥的要求迎和,他自己知道,之前才受創的後穴,剛剛還一陣陣的撕裂痛,現在卻傳來一陣麻癢的空虛感,空虛的難受,但是也更讓薩摩冷汗不止,嘴邊精液的味道,胸前的刺激和疼痛,給自己一陣陣顫慄,也讓自己想將魍丹的頭壓得更深…更深…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