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發白的臉,現在印上的是紅暈,眼睛更是染上了血絲,嘴上不敢說話,緊抿的嘴角卻也不斷的抖動,生怕自己發出的聲音…會是呻吟…

「怎麼,不說話了?你應該還能撐下去才對!」像在挑釁或激勵,魍丹瞇著眼,難得不冷漠的說完,接著又自顧自開始了另一波的攻勢,先是用舌舔上了薩摩發白的唇,腿上一個施力,在薩摩稍微鬆動之時,便深入了滑軟的舌頭,一下就將薩摩的舌牽入自己口腔,並不斷吸允薩摩的舌…和兩人的津液。

缺氧之下,意識也模糊起來,但不一時薩摩的眼睛便睜大了,因為魍丹的手指摸上了自己後穴,不顧自己的慾望,內心的想法,他現在感到的…是羞恥。

感到薩摩魔能的劇烈反抗,魍丹也跟著退離口腔,感受薩摩犀利的視線之餘,也頗為玩味手指上傳來的吸力,和薩摩分身明顯追尋自己的感覺。

「不想要嗎?……人類就是如此虛偽,相對的,魔族在這方面真誠多了!」魍丹不屑的冷冷批判完,便將手指抽離,更緩緩離開了薩摩,站在一側看著薩摩明顯迷惘起的眼神,其中還帶著…不甘心,或者是失落?

「知道自己虛偽的話,就學聰明一點吧!畢竟現在乖乖多學一些,也好免得以後成了個半調子魔族!」而那將是魍丹的恥辱,好歹他也是魔族的二把手,哪能容許自己教出一個半調子。

懷著要將薩摩調教成材的心情,魍丹輕率的將薩摩推成側躺,再悠閒的坐在後方,從手上緩緩抽出了黑絲,很快就化出如魔王作的一般滑膩的黑膏,自顧自的說明如何做出這種滑液之後,便沾上一點點輕輕柔柔的抹上薩摩後穴的外圍,用手掌輕輕搓揉,更面無表情的盤算著薩摩分身不規則的輕顫,和還帶著血跡的後穴明顯的收縮。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