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滿臉的薩摩,剛解放過卻懷著另一種慾求的饑渴著,在剛才的交歡期間,身後的穴壁已經慢慢卻確實的被那液體侵入,偏偏又不足夠碰到癢處,只讓自己更加饑渴難耐,現在再受到熟悉的刺激,才安靜點的慾望又翻湧起來,分身在魍丹體內又漲大幾分,自尊讓他說不出那句話,甚至希望現在就昏迷過去,但是頭已經出賣自己,輕輕的點下

獎勵式的吻了下薩摩,魍丹拉開了兩人的連結,「還好你沒蠢到哪去,既然都像個魔族人一樣無恥的淫蕩了,還不打算說嗎?不說我是不懂的…而且在那之前…必須要我也準備好…」

像考驗般,魍丹將自己的分身移到薩摩眼前,眼見薩摩猶疑的神色,立刻以指尖在自己下腹皮膚上,劃下一道長傷口,血緩緩流出,便漫到自己分身上,這對未成熟魔族而言,可也是本能的誘惑。

眼前情景讓薩摩癡迷,不斷有著性慾的刺激下,本能也漸漸上升,在思考能夠運轉之前,舌已舔上了魍丹分身,一絲不露的將血跡舔淨,嘗到那陣讓自己微暈的腥味,看到對方慾望火熱的抬起,也本能想要讓它更加昂揚…

魍丹享受薩摩不成熟的技巧,回報的含舔著薩摩的手指,用動作教他放在自己身上的適當位置,固定身體方便動作,魍丹那染上淫液的指稍,輕輕渲染著薩摩閃亮的金髮「看來你身體比嘴巴老實,那後面呢?說說看…還要不要?」也許是自己也情動了,魍丹冷淡的姿態,開始變得有一點誘惑,畢竟不管如何,他都是個魔族。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