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薩摩聽著在耳邊不斷繚繞的冰冷聲音,變得低啞而溫柔,充滿著魔性的誘惑時,才驚覺自己的動作,他正舔著對方的生殖器…而且是自己不斷主動向前方頂觸那個熱燙的物體,就在回拒跟排斥的情緒湧起前,全身…尤其是後方那被刺激過的部位,更加空虛麻癢的傳來一股貪念,分身忍不住的一陣顫抖。

「要…」薩摩忍不住貪念的小小聲回答,那聲音幾乎連自己都聽不清,可是他知道,自己心中有條界線…斷了……

「真是魔族的姿態了…」魍丹戲謔的笑出聲音,轉好姿勢,分身便不客氣直插而入,耳邊傳來薩摩滿足的輕嘆嬌喘,快速抽插了一陣,不顧後穴緊緊的吸著,便緩緩的拔出,發出「波」的聲音,連著淫靡的攙血黑色液體從交會處流下

「這樣子夠了嗎?大聲點…你……要不要?」魍丹探手握上薩摩的分身,嘴細細囓咬著薩摩的後背,在上面留下一個個痕跡,而自己的分身更刻意在外面慢慢的磨著

「阿…我…阿阿~~我要……進去阿…進去裡面…」才剛感到快感,現在卻整個空虛下來,薩摩不斷移動著,可是後面卻套不到魍丹的分身,反正剛剛都說了「要」,他現在也已經不顧那麼多了,……去他的……自尊……

薩摩快被慾火燒焚的渴求著,看著他淫亂的需索姿態,魍丹重重的咬了薩摩的後背一下,聽著薩摩難耐的呻吟,舔著傷口,總算將慾望又放入了後穴,薩摩也自動的將臀部向後移,緊貼上魍丹的慾望,只想要更深,更深一點…口中無意識的快樂滿足低喊,一邊也要求著更多,更快,後穴緊緊吸著魍丹,舌也舔上了剛剛遺留在嘴旁的殘蹟,感受滿足的充實,無所不到的侵入

在魍丹噴灑入自己體內,自己快樂的吶喊時,薩摩也知道,一切都回不了頭了…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